第三十八章咒虫血气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528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易绝的脸刷的白了,一股子腥气扑鼻而来。极大的暴风和霹雳光芒盘旋着,撞钟似的击在易绝近前。

    唰!“赤血残月”立在易绝身前,道道弧光从灵器上泛出。数声啵音后,易绝被隐隐的霹雳光击出数十里外。

    一阵紧一阵松的雪亮的电弧扫过,一切都静寂下来,易绝止住呼吸,惊慌的神识着远域。

    莫邪消失的无影无踪,空域落下成千上万的红莹,一群群的闪动着,随着暴舞的风飞来飞去。奇形怪状的,像一条条血色的伤疤。

    漫漫的青岩,被落下的鲜丽的血弧渐渐的映得通红,流了血似的裂开一道道长缝。

    数百里外,莫邪惊愕的收起怪面鬼头盾,混身跳着血色的弧光纹,整个圣体似掉到闪电中,嘶嘶啦啦的响着爆花。

    好犀利的术法,莫邪强压的胸内乱窜的血气,鼻口流出一溜血丝。

    莫邪神识千里之外,灼热的火气滚滚而来,血气浓重的几乎令人作呕。难道虫祖真的被峰祖灭杀了?

    莫邪扶着起伏不平的胸口,吐了几口血气,黑影一闪遁向远域。

    暴风卷着血腥的咒气,闪着血色的雷霆,辟开重重的浓烟黑幕,靛出一片青色的天空。

    飘渺持着“光潋滟灵剑”,凝视着百里外肉红色的光团。刚才那一剑,虽然只是试探,却凝聚了千里神识,竟然没能斩开血光罩。

    淡淡红翳从光罩上泛起,一道血色的虫影从红翳中现出,虫影闪着弧光,忽明忽暗的亮着。

    刺耳的尖鸣声从“血光罩”内传出。“孽灵,你还是来晚一步,本灵虫已经合体,哈哈哈......”。

    飘渺眼神微变,细眉高挑,凝视着血色虫影,果然异性同体。

    “血咒,你以为炼化同体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回到灵境,你一样一无是处”。飘渺阵阵冷笑,冰杀的寒意令周围淡去的咒气都凝结了。

    “嘿嘿嘿!这就不用你操心,灵族占我咒域,总得要血债血偿”。血影咒虫撩着八只骨刺,吱嘎的划着空域。

    “嚣张!刚刚炼化同体就如此跋扈,有本事回灵域一战,我道要看看你的同体秘技有何威力”。飘渺冷笑过后,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灵族阻止咒族“炼化同体”,就是为了防止灵域再兴灾难,怎么会有一只血影雄咒留在圣境。

    数千万年来,“万古咒虫”每隔三百万年发生一次虫爆,但来到圣境的血影咒虫都是雌咒,从来没有雄咒能逃到圣境。灵族为灭杀雄咒可谓是煞费苦心,每有血影雄咒凝血,必派大灵灭杀。会有雄咒逃到圣境简直不可思议。

    “嘿嘿嘿!圣境这点血食已经对本灵虫无用,你不请我回灵域,我也要杀回去。先拿你的血魂祭旗,血洗灵域”。血影阵阵奸笑,笑得人毛骨怵然。

    “小小定魂境咒虫如此狂妄,等我擒你回灵宫”。飘渺发着狠,却没有动手,冷目盯着血影。

    一条血红血红的尖舌伸出血罩,舔了舔尖尖的螯齿,翘了翘钢针似的骨须。“孽灵,谁狂,一会儿就见分晓”。

    蓦然间,一道流光划破夜空,擦出无比奇异的栩状血芒。这道血光芒在黑鳞鳞的夜空里划出长长的光痕,血光罩上瞬间闪出光洞,龙形的血影冲天而起,一闪钻入光洞里,一点点地融化到夜色的星光中。

    飘渺目送着流光,回首神识星雨下的圣域,丽影战襟渐渐的风摆,带着耀眼的光芒遁入即逝的光痕里。

    寂静的夜空,像落下无数滴绝美的泪光,耀眼的划落在寂静寒冷的夜幕。

    易绝仰首看着细细的一条光亮,慢慢消失在遥远的星际,数缕丽色的光丝带,纤舞飞扬,柔龙画凤,飘逸的渗透着夜色。

    数千里外,赤霄绝望的站在冷风飕飕的夜空中,看着数千疲惫的圣者。

    这些圣者刚刚从痴迷中清醒过来,无力的瘫坐在一起,迷惑的盯着手持黑色光珠的圣士。在所有圣者的记忆里,只有迷雾弥漫、术法爆击、痛苦呻吟。

    如今,那一切的一切都停留在识海深处,而眼前只有一位圣士和浓墨的黑色。

    “谁看到泰阿”?赤霄问了百来遍,木纳的圣者点头又摇头,在他们记忆里,泰阿和他们一起被涌起的怪雾吞没。

    赤霄沮丧的站在空域,眼神没有了光泽,木纳的看着眼前傻傻的圣者。大哥泰阿的魂识明明被强,为何却找不到?赤霄看看手中“九魂珠”,悲切的低着头。

    “没找到大哥”。沉沉的声音传入赤霄识域。

    “没有”!赤霄淡淡的回道。

    “我能感应到他的存在”。沉音继续神识着。

    “我也能”。赤霄的声音显得十分的疲惫。

    “是不是大哥不想见我们”。神识停了许久,又荡起一阵涟漪。

    “也许是吧”!赤霄叹了口气。

    “走吧!大哥安然无恙就好,也许他有要事未办”。千里外一道黑影站在夜空里,抱着膀子神识着空域。

    赤霄慢慢抬起头,环视着夜色里道道黑色的斑纹。一双黑黑的眼睛里射出惜光,对着夜色神识数语,转身遁向远空。

    圣者们瘫坐在夜空中,木纳了许久,蹒跚的趴了起来,抖了抖破烂的战甲散向四域。几息过后,叮噹的术法爆击声传来,无数的火光和漫骂声混杂在一起。

    青芒石壁摩天般仰面压来,坍塌下来的咄咄气势,令人窒息。山巅下,密匝匝的骨刺林衬得绝壁黑森森的,青岩壁上蹦蹿出一簇簇不知名的血色骨花。

    整个山峰,都是阴森森的可怖的浓绿,没来得及散尽的咒气像骨林间生出的长长白毛,一缕缕地缠绕其间。

    天边渐渐泛起朝霞,刹那间,天宇变成色彩缤纷的瑰丽,黑絮似的云霞背后闪烁着金红的光芒,恍如齐天的巨峰横卧在天际。

    金光冉冉升起,照在莫邪微黑的脸上,映得赤霄清瘦的面颊显得更加的俊逸。兄弟俩面无表情的望着远域的万道金光,悲伤的眼神闪着淡淡的忧郁。

    霞光驱云散雾,转眼漫天彩霞被刺目的光芒取代。照得漫山的骨林闪着青淋。阵阵血腥、咒臭弥漫而来,吹着两道伟岸的身影。

    赤霄、莫邪默默的站在灼热闷臭的山巅,满面黑红。举首望去,身后高耸的山峰,染上片片青光,重重叠叠的峰峦间,镶起道道青芒,闪烁得如同金蛇狂舞……。

    “二哥,我们走吧!大哥或许有难言之瘾,所以不想见我们”。莫邪看着青绸帐幕,升起凝白的雾气。圣族大军已经席卷过这片山域,只留下数万圣者在清理咒虫遗骨。

    赤霄转首看向莫邪,犹豫的眼神里布满着血丝。“二弟,我们三兄弟从小一起长大,虽然在圣域漂泊千余载,经历无数险难,却心心相系,我不想大哥在这里不明不白的落单”。

    赤霄的心境,莫邪当然知晓,可是为何大哥泰阿躲着不见,明明能感应到他的气息,却无法神识其在何处。两圣也只好这么默默的等待。

    斗转星移,莫邪和赤霄守候这座山峰百载。座座青岩被岁月的风霜侵蚀,刀削斧砍般变成高低不一的山峰。

    石岩渐渐的被碧绿的小草掩盖,郁郁葱葱,放眼望去,草儿在微风的吹拂下,扭动着柔弱的身子,滴着点点青光。

    遮光蔽日的奇花异草障显着峰峦叠嶂的灵魂,莺歌燕舞的鸟鸣替代了云蒸雾寂的神秘。石缝间长出繁茂松柏,绿荫成林,树木葱茏。山间泉水流淌,淙淙潺潺,恰似游龙吐珠,迎合着翠鸟尖鸣。

    两道身影遁在松柏上,凝望着幽寂的山谷。神识数眼后,修长的身影一闪遁向远域。

    青城,在夕阳洒下金辉里,披着蝉翼般的金纱,飞檐宫殿,腾龙雕凤,映着金鳞金羽,欲腾空飞去。

    余辉射在一侧的白岩壁上,闪闪地耀眼的石光仿佛是流动的水珠。

    数千圣者踏着淡红的流云,悠闲的出入一道光门。

    突然,空域灵气一阵燥动,平静流辉的光门猛然暗去,刚刚跨入光门半个身子的圣士,被弹出数十丈远,来不及躲闪的圣者,撞得趔趄数下。怒目看向面色微寒的圣者。

    “真缺德......”。几位圣女娇里娇气的骂了半句,就被空域红光惊没了声。

    附着金碧的雾气,反射出耀目的光彩。两位圣士俊朗的遁在红霞间,神识一眼夕阳余辉里的青城,遁落在光门前。

    门前,数百位圣者见了鬼似的闪出一片空地,惊愕的看着这两位不速之客。

    “咒虫血气”?众圣者都惊得直了眼,青城域门不会轻易的关闭,原来,这两位圣士身上凝有浓重的“万古咒虫”血气。

    一晃,虫爆已经过去百余年,怎么还有圣士回归,而且身上咒虫血气把域门都惊关了。就是当年与“万古咒虫”血战时,也没有圣者有这般的血气。

    “何方圣士回归青城”。

    唰!四道重甲身影凝立在域门前,厉声的喊呵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