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危机四伏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129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莫邪的耳根阵阵发热,似乎千年前的痛劲还没有消失。嘿嘿的干笑了两声。话说出了口,又后悔了。莫邪想要给的宝物不是别的,是飘渺灵君送给他的“化身丹”。这宝物,别说送,圣境怕是都少有,圣云城、圣海城、圣魂城的老怪物们知道了,怕是会打破脑袋换一丹。

    莫邪说过后,心里跟倒了五味瓶,细细一算。泰阿、赤霄、夏禹、钝均、承影、秦姬、白娟,我晕,还有七位挚友。这点丹药怎么分呀!

    对了还有小月。莫邪的脑袋大了一圈,看着古欣、扁乐阵阵干笑,迟迟没有拿出丹药的意思。

    莫邪呲着牙犹豫时,耳根子猛的向下一挒,跟着火燎的阵阵的痛,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扁乐挑着倒立的柳眉,瞪着水灵灵的凤眼,噘噘的红唇间,露出咬的紧紧一点皓齿。尖尖的玉指用力揪着莫邪的耳朵,翘着脚点使劲的向上提着。“小冤家,又玩我和师姐是吧”!

    莫邪咧着嘴,痛的捂着高提的耳朵。万万没想到乐儿说变就变了脸,黑亮的指甲都要扣到了肉里。“痛!痛”!

    莫邪痛的脸变了形,歪着嘴不停得喊着“痛”,百年了,似乎早就忘记了乐儿的火爆性子,这女人的脸比翻书还快。

    “哎呀!师妹轻点,你扭得人家好痛”。倒在莫邪怀里的古欣,急得脸儿火红,忙拉住扁乐的手,急切的喊道。

    “师姐,放开手,这小子不学好,在玩弄我们”。扁乐根本没有放开的意思,反而掐的更紧了。

    莫邪的耳垂子,火燎燎的痛,似要揪爆了。一溜晶泪浸出了眼角。扁乐的手劲在傀境时就身有感受,那滋味可是深入骨髓,刻骨铭心。按说以莫邪凝气六阶的境界不可能痛成这样,不知为何,这种带着爱、带着恨、带着怨气的痛,却令莫邪无法抵御,什么护体神功?什么黑色战甲?在此时此刻都一无是处。

    一阵药香弥漫而来,咕噜噜!咕噜噜!三声饥饿的肠鸣,回荡在小小的阁域间,惊得古欣、扁乐忘记了争执,忙捂住张的大大的小嘴,一双饥渴的眼神盯着莫邪手里的红色丹丸。

    莫邪捂着红红的耳朵,变了形的苦脸挤出一丝笑容。“乐儿,欣儿,我要送你们的就是这颗‘化身丹’”。

    “化身丹”!古欣惊呼一声,直着眼,木纳的从莫邪怀里坐起,不可思议的盯着闪着红光的晶丹。

    扁乐脸色微微一变,在圣域千年,什么奇事都听了不少,晶丹?以“丹”字为名缀的晶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怎么可能?由不得扁乐不信,这两粒红色的晶丹,弥漫着红色的药气,阵阵的药香,精纯的药力。缕缕浸入心肺,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圣体上每一个毛孔都旋起小小的涡流,如饥似渴的吮吸着飘逸的药气。

    “这是真的”?古欣捂着小嘴,惊问道。

    “当然!本公子何时说过假话”?莫邪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揉着火烧火燎的耳朵,脸上现出得意之色,筋着鼻子对着扁乐轻哼一声,将“化身丹”送到二女眼前。

    扁乐微红着脸,轻轻的捻起小小的晶丹,顿时整个圣体如淋春光之中,一阵麻栗,红芒透过了战甲。

    “好......”。扁乐还想说下去,却感觉到整个圣体都变得火热,一种想吞噬的冲动在识海中回荡。

    “吞了它,吞了它”!扁乐捻着晶丹,不由自主的送到嘴边。

    扁乐的眉心处晶光一闪,猛然打了个寒战,惊慌的把手中“化身丹”扔到了空域,身子不由得向后躲去。

    莫邪捻过悬空的晶丹,嘻嘻的笑着,心里道:“臭乐儿,不给你点苦头吃,不知道本公子的利害”。

    以扁乐的境界,怎么可能抗得住“化身丹”的魔力,别看晶丹无识,但本身魔性不是一般圣者能抗得住的。如果莫邪不及时出手,挡住晶丹的魔性,扁乐吞下此丹,怕是会爆体而亡。

    “乐儿,这晶丹非本境圣药,会吃圣女的哟”!莫邪笑得更邪,眼睛都眯没了。

    哼!扁乐轻哼了声,脸上虽然有些温怒,却目不转睛的盯着晶丹。

    “这是送我们的吗”?缓过神来的古欣,惊喜的抓住莫邪的手,却没敢碰“化身丹”。

    “当然!邪儿什么时候忘记过你们”!莫邪呵呵的笑着,心里却一阵的酸痛,看着欣喜的古欣,猛然想起承影,还有一直渺无音信的纯钧和小月。

    莫名的伤感油然而生,内心阵阵的痛楚。

    扁乐微微的打了个寒战,扫了眼莫邪,感觉到针似的痛扎在了心里。莫邪心灵的变化,离着如此近的古欣和扁乐都感应到了,虽然莫邪想遮掩,但是,早已心灵相通的窥感应神识根本无法掩去心灵的微痛。

    “邪儿”?古欣被那缕心痛感染,抬头看向莫邪的眼睛。千年来,虽然未能与莫邪胶膝而坐,却因朝朝暮暮的思念,如胶如膝的缠绵,让她时刻能感应到莫邪的心声,那些藏在心灵深处的名字,令古欣的心满是酸酸的嫉妒。

    “哦!没事。来乐儿、欣儿把晶丹收好,此丹是从降灵者身上得来的,能保你们安突破化身境”。莫邪微微笑笑,知道自己心境的变化,扁乐和古欣都感应到了。眼神一动,捂了捂烫手的耳朵。

    “真的”?古欣玉指飞出一缕旋光,卷住莫邪手中的晶丹,拉到眼前。脸上的酒窝都笑开了花。

    旋光一闪,“化身丹”飞入古欣的圣袋,心花怒放的古欣身子软软的倒入莫邪怀里。

    莫邪咧开笑嘴,刚刚袭上心头的痛,被倒来的软香玉体抹去,伸手揽过古欣的细腰,刮了下小小的鼻子尖。

    扁乐不敢大意,小心接过弹来的“化身丹”,细细的看了看,才慢慢的装入梅花圣袋。看着调情艳景,默然的坐到莫邪身边,拄着腮不知在想着什么。

    莫邪偷瞄眼沉思的扁乐,那楚楚动人娇姿,寒人眼神的冷色,令他又想爱,又是怕。想揽在怀中,又怕刺扎了手。

    极美的星夜,天穹没有浮云,深蓝色的暮空满缀着繁星。横贯中天的乳白色银河,斜斜地泻向东南大地。

    凉爽清明的夜色里,陈茜站在晶莹柔和的光辉下,凝目看幽静楼阁。神识多时,无法窥视楼内的情景,每次神识接触到楼壁,深透楼体而过,似乎楼内空无一物。

    陈茜锁着眉头摇摇头,收回神识,知道以自己的境界不可能窥视到楼内的情景。

    星光渐多,青城悄悄地融入温馨的夜色中;微风徐来,如水的凉风轻轻涤荡去喧嚣和浮躁,空气中处处弥漫着花香,飘着沁人心脾的夜韵。

    陈茜看着倒影的星光,悠然的隐入青城的夜色里。

    星光洒落在波光粼粼湖水上,飘起一缕凝白的水气,奇草仙藤穿石而过,绕檐玉带从天而降,涤荡着天籁般的音乐,回荡在湖光夜色里。

    一座被雾气半掩的亭台,浮在粼粼的湖水间。哗!一阵震耳的轰鸣,风平浪静的湖面起了层层的浪涛,撇起的巨浪冲上亭台。转眼湖水如瀑,瀑落成潭。

    “倚兽友,到青城来,也用不着如此兴风作浪吧”!依水傍势的雾亭里,传出苍老的笑声,涌上雾亭的湖水,哗然落下,浪花涛天的湖水变得风平浪静,点点湖光缀着层层墨翠。

    一道凶光透出空域,黑色的狼影晃着扫帚似的大尾巴凝出空域。“哈哈哈!邢圣友召本兽前来议事,有幸进入万兽胆寒的青城,就不能让本兽兴奋一下吗”?

    狼影一闪,狼士手持狼戳凝立在亭前,阵阵血腥扑向四域。

    “呵呵呵,我劝兽友还是收敛些为好,见不得光的事,还是少弄些腥臭味”。亭雾漫来,血腥随之隐去,兽士持着狼戳消失在雾气里。

    夜像沉睡的婴儿,污染了湖光楼色。细细的滋润着熟睡的青城。当清晨的微风用她纤细的指尖轻轻掠过雾亭时,亭影随风轻摇,星光失去冷彩,静怡漆黑的夜被晨明的雾气环绕。

    湖水猛然趵突争涌,碧波击荡。兽士手持狼戳,背映粗尾狼影,飘然的遁入晨明中。

    久久过后,晶莹剔透的白玉,镶嵌在漫无边际的远天。微风拂过雾亭,现出闪烁着银光的亭影。飒飒的晨风里,邢天背着双手站在亭栏前,脸上凝着一丝狠狠的笑意。

    青光一闪,两位圣士站在邢天的身后,深行一礼。“峰主,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这次务必得到虚兵,不能再有闪失”。邢天的脸拉了老长,淡淡的声音里,带着狠狠的重音。

    两位圣士额头凝着冷汗,连连行礼。“峰主放心,这次绝不会再失手”。

    邢天冷冷的嗯了声,眯着眼睛凝神着跳出山峰的红日。

    两位圣士对看一眼,小心翼翼的遁出雾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