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恨起青城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59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树叶沙沙的响着,远处的树影扭动着婀娜的身子,好似在睚风中漫舞。

    “扁圣友—”?

    陈茜笑嘻嘻的站在楼门前,轻轻的叫着门。

    “几时了”?扁乐枕着莫邪的胳膊,猛的坐起身,慌张的整理着有些乱的战甲,说话间,脸不由的一红,狠狠的瞪了眯着眼装睡的莫邪。

    “不知道呀”!古欣忙拿开伸入胸甲内的大手,背过身系着甲扣。一头秀发落下挡住了脸儿。

    “懒虫快起来”。扁乐白晰的大腿狠狠撞了下莫邪。

    “哎哟!这么快天亮了”。莫邪一骨碌爬了起来,站在晶床下,凝视着黑漆的楼域。嘴角凝出一丝鬼鬼的笑意。“昨晚,还是占到了便宜”。

    楼阁后,池亭水榭,映在青松翠柏之间,奇石花景,藤萝翠竹,点缀着石边的荷池曲径。浮桥流水“叮咚”的夹杂在阵阵的娇声笑语中,交织成一幅碧水佳人的晨景。

    莫邪扶着石雕浮桥栏杆,看着三位千岁圣女嘻笑的向水池里撒着鱼食,涟漪阵阵的池水,渐起大朵的水花,数百只鱼儿噼啪的跳跃,逗得三位圣女笑得前仰后合。

    “公子快过来,看圣境的鱼儿比傀境机灵多了”。

    扁乐一反常态,笑容妩媚、温柔的像绽开的白兰花,笑意写在脸上,溢着愉悦。

    “来了”。莫邪受宠若惊,搓了两下滑滑的指尖,似乎昨晚留在指尖上的温香还在。

    古欣伸手拉住莫邪的手。“公子,看那条鱼儿一身的金鳞跳的最高”。

    莫邪把留着温香的手背在身后,伸出另一只手接过古欣手里的鱼食,看了眼水池。“娘的,那来的金鳞鱼,怎么像那条死‘金鲤’”。

    一道灰光从莫邪捏着的鱼食里飞出,打个旋儿落向池水里。

    啪!一排波浪涌起。映照在浪峰上的霞光又红又亮,像霍霍燃烧着的火焰,闪烁着,滚动着。哗地一声,闪着红光的池水涌上桥栏,转眼又裹起泥沙,遏了回去,泡沫嘶嘶爆去,泥浪水花飞上了空中。

    “你娘的莫邪,又坏老子好事,本祖在此逗圣女百年了,你来掺和什么”。滚滚滔水,一浪高起,一条金甲鱼影瞪着大大的水泡眼,呲一口细小的白牙,鳍手叉腰,指着莫邪破口大骂。

    “哈哈哈,果然是金友,我只想试试是否是金友在此”。莫邪一见金鲤现出原形就破口大骂,心里虽然有气,当着三位圣女的面反而乐了。

    “滚!有你这么试的,你是想把本祖烤鱼片,娘的,多亏老子昨晚就知道你来了”。金鲤呲着尖牙,没好气的骂着,心里这晦气,躲来躲去,又遇到莫邪这个丧门星。

    “呵呵呵!金友数百年未见境界又精进不少,看来我得擒你回去,好好烤问烤问,为何千余年就修得正果”。

    啪!莫邪指尖燃起四色火燃,浮桥下的池水瞬间燃去一半,唰地卷起几丈高的浪花,形成一堵水墙。

    扁乐、古欣、陈茜被眼前突变惊得锁起秀眉,没想到小小的池水里,有会这般境界的鱼怪。

    “那条金鱼……”?扁乐认出了金鲤。

    “烤你娘的头,你以为本祖好欺负是吗?怕你本祖昨晚就跑了”。

    金鲤满身的鳞甲抖着刺目光芒,鳍手猛力握住,一把月形金叉指向莫邪。

    “哈哈哈!金友好气魄,我道想品品成了精的鱼味”。莫邪对这鱼没有太多的好感,每次遇上,或多或少的都要吃点亏,上次那档子事,莫邪可没忘记。

    啪!啪!四声火燃连爆,四色火燃将抖起水墙的池水围在中心。

    “邪儿住手”。扁乐眼里闪着晶光,止住莫邪猎杀鱼儿。

    “乐儿何事,这条死鱼精的很,不先拙了他的锐气,他不会听摆布的”。莫邪怕古欣手软,没想到乐儿会来阻止他出手。

    扁乐看着金鲤笑笑,神识道:“邪儿,青城与圣域只有光门可通,你不觉得此鱼来的怪异”。

    莫邪嘴里凝着狠意。死鱼鬼精,能来到青城必有鱼道,莫邪早就想到了,所以想擒下金鲤厉火烤问。

    “金友在池中修炼百年,与我三姐妹都不见外,即然已经现身,不如到亭内一叙”。扁乐笑道走到莫邪身前,向金鲤盈盈一礼。

    金鲤水泡眼转了转,吐出几个水泡泡。“嘻嘻嘻,本祖最喜与圣女打交道,不像那些圣士,一身的臭味”。

    金鲤说完,落到浮桥上,叉着两双鳍脚,淌出一溜水迹。

    莫邪无耐,只好收起阴阳四火,斜着眼睛看着金鲤脚下的水纹。“娘的,这条死鱼那学的密技,怎么会‘踏路为水’”。

    金鲤淌了两步,又停下鳍步,回首瞪着莫邪的眼睛看了会儿,冲着水花落尽的小池喊道:“啾啾,来见见三位圣友”。

    一层细浪从池心卷起,朝阳的照耀下,一时光辉四射。银白的浪花像挂上了一串串银链,水波涟涟、亮光熠熠的升起。细浪涌来,变得狂怒的墨黑,滚滚的惊涛咆哮着骇浪。

    纤纤细影从滚动的黑浪中凝现,一位纤腰微步,皓腕轻纱的鱼女站在浪涛中。

    鱼女眸含春水,樱唇如赤,皮肤细润的带着微黑的光泽,两缕秀丝湿扶在面颊,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混身珠光闪耀着刺眼的光芒,有如玉珠堆成。

    鳅儿手里卷着细鳞鞭,站在墨黑的水头上,看眼抱膀斜眼的莫邪,哼了一声,遁落在浮桥上。

    “哎哟!没想到金友还有这么标致的修友”。古欣嘻笑的走了过来,伸手抓向鳅儿的手。

    唰!一道水屏从鳅儿身边漫起,瞬间挡住伸来的手。

    古欣急忙收回手,咯咯的笑着。“怎么鳅友怕我心怀不轨”。

    鳅儿在水屏里轻轻一拜,柔声说道:“古圣友多虑了,鳅儿境界不足,不能粘圣者精气”。

    “拷”!莫邪暗骂了一句,死金鲤跟随他从傀境到圣境,没有圣者精气怕是也没有今天。心里有气,见扁乐和古欣面色阿谀,也只好不接死鱼的底。

    “哦!我还当鳅友看不起我哪”!古欣娇笑道。

    “古圣友别这么想,如果不看好三位圣友,我与金友不会在此与三位同修百年”。鳅儿咯咯的笑着,向扁乐、陈茜一一见礼。

    扁乐瞪了眼莫邪,笑盈盈的走到鳅儿面前。“来来,不用客气,百年朝朝暮暮,今日才知两位修友有这般的境界”。

    陈茜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聚了过来,拉着鳅儿进入池亭。只留下金鲤与莫邪斜眉瞪眼。

    亭内笑语如花,叽叽喳喳的不知谈着什么,惊得亭瓦上雾珠,滴滴哒哒的落入水中,淋的莫邪满身湿漉漉的。

    莫邪咽了口吐沫,哼了声。“金友,看在几位圣友的面子,本主先不与你计较,等有时间再与你较量”。

    噗!金鲤吐了几个水泡泡,叉着水纹进了池亭,话都懒得回。

    莫邪气得鼻孔生烟,又拿金鲤没辙,只好咬牙切齿的进了楼阁。

    阳光如利剑一样穿过楼域,照射在楼里。莫邪坐在光域里,神识眼楼后的水池,手一挥,黑光遮住楼域。

    “主人,这条死鱼比我们来的还早,我与两位主人到了青城就发现了此鱼,扁主人百年来一直在讨好死鱼”。莫邪刚刚屏蔽楼域,一直沉默的“雾化石”就唠叨起来。

    莫邪对此并不奇怪,在兽域时与死鱼交过手,死鱼能来青城没什么好奇的,只是不知是怎么混进城的。

    “主人,扁主人怀疑此鱼有办法回到圣域......”。“雾化石”接着絮叨着。

    莫邪摇摇头,笑笑。“死鱼的性格太了解了,一定是青城有便宜可占,因此才隐在城内”。

    “雾儿,死鱼的事让乐儿去对付,你说说青城的见闻”。

    “好呀!我都快憋疯了,死鱼在这儿,我百年未敢说话,主人来了,我终于可以放开嗓子嚎了”。

    莫邪笑着,“雾化石”与金鲤之间的恩怨不是百载的事,让“雾化石”说金鲤,一定没一句好话。

    突然,莫邪锁起眉头。“雾儿,雷儿未何一直没来见我”。

    “哈哈哈!主人,雷老大现在被吓破了胆,那里敢出来呀”。

    “雾化石”噗噗的吐着白雾,鬼异的笑声在楼域内回荡。

    “怎么回事”?莫邪趋着眉头,凝视着“雾化石”。

    “主人,那还是百年前的事......”。“雾化石”慢慢的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莫邪越听越惊,没想到,百年前还有这么一挡子事,竟然药祖、邢天都卷入其中,如果没有药祖出手相助,不但古欣命难保,扁乐也会因此失身,雷影龙纹匕险些被邢天夺走。

    嘶!莫邪倒吸口冷气,眼里布满了血光,狠狠的盯着墨色的楼域,脸色阴森的拉了老长。

    “邢天是谁”?莫邪冰冷的问道。

    “主人,邢天就是圣剑山药峰峰主,化身三阶,擅长用毒,听说其铸造的毒器是圣境一绝”。“雾化石”恶狠狠的说道。

    “难道是他”?莫邪想起百年前与一位用毒老圣者相遇的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