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莜天血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479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莜天血尳”!幻影莫邪正郁闷时,四个镏金兽字映入眼帘。

    “呵!果然是商族大家”。

    只见镏金字下,是一栋晶石砌成的楼阁,数只啸狼雕在楼阁前,狼首长仰,似嚎啸当空。

    楼阁两侧镂空雕花,上刻十个狼族名字。当首一名“啸狼族”,接着是“吼狼族”、“咻狼族”、“哨狼族”......“喽狼族”。

    幻影莫邪抽下腰间族令。“嚎狼族”。

    “呵呵呵,没有,就这家了”。幻影莫邪发现“嚎狼族”并未列入“莜天血尳”石屏上,心里大喜。

    “列入其中,老子还不敢进哪”?

    幻影莫邪不再犹豫,走向“莜天血尳”。“哎!说心里话,‘莜天血尳’是何处,老子还真不清楚”。

    哗啦!幻影莫邪身子刚转向“莜天血尳”,楼门前涌出数百位化识境五、六阶大狼者,一个个如临大敌一般,手持狼戳,戳锋霍霍,闪着刺目的寒光。

    幻影莫邪锁着眉头,看看眼前的架势,想转身离开,不对,老子是“狼儋少主,怕你们个熊呀”!

    两眼一瞪,放射出逼人的光芒,神识威压从识域中慢慢泄出。

    数百狼者牙齿不由的打着架,身哆嗦,脸色陡然变成腊黄,身上的战甲鳞光抖起,发出阵阵的威鸣。

    “让它进来”。威严的声音从楼内传出。

    如临大敌的狼者,似乎松了口气,身子僵硬的让出一条路来。

    幻影莫邪抱着膀子,撇着嘴,翻了两下白眼,趾高气扬的走近“莜天血尳”。

    “你......”,几只狼士怒发冲冠,咬牙切齿的想冲上前,被几位狼女挡住。

    幻影莫邪斜了下狼目,冰冷的哼了声。几声骨头震碎声响起。那几只狼士重重的撞在狼群里。

    哗!狼群一阵骚动,怒气如火山爆发似地喷射出来。怒吼的劲气冲向幻影莫邪后背。却没有狼者敢上前一步。

    幻影莫邪行入“莜天血尳”。

    只见楼内两侧浮动着无数的血色骨晶,骨晶不大,形如红枣,晶莹剔透。有点像圣境的“血噬晶”。

    晶壁的尽头坐着一位白须狼士,寒冰似的双目,紧紧的盯着幻影莫邪。

    “晕”!幻影莫邪心里咯噔一下,脸上的肉变得有些僵硬。没想到“莜天血尳”内,有一位凝心境狼士。

    “狼儋,千年不见,不知来我‘莜天血尳’何事”。白须狼士低吼的问道。

    “老狼头,没别的事,看你家有多少狼族精血,本少主想炼化几滴”。幻影莫邪不知白须狼士是谁,又不能问,索性来点横的。

    “呵呵呵!千年不见,你连本祖都不放在眼里了。‘莜天血尳’就是有精血,也一滴不卖”。白须狼士听了幻影莫邪的话,气得脸色铁青,咬牙说道。

    “老狼头,何必这么小气,千年前的事,本少主已经不计较,你何必要抱着不放”。幻影莫邪狼目一瞪,凶巴巴直视着白须狼士,没好气吼道。

    “噗”!白须狼士似乎被气喷了。脸变得紫里透青,嘴唇都哆嗦的不成个。腾的一跃而起。“你个杂粹,敢和我说这种话,老子今天就灭了你”。

    “我拷”!幻影莫邪被白须狼士给震住了,心知不好。“他娘的狼儋,千年前发生了何事”。

    “发生何事?怕是狼儋都记不得发生何事,如今,当年的一些沉芝麻,烂谷子的事,那计得过来。

    幻影莫邪一愣,如梦方醒。“哎呀!老狼祖,你看我这记性,这么重要的事都记不起来了,让你发这么大的火,你放心本少主说到做到,决不会失言”。

    哼!白须狼士气得心尖发抖,浑身的血管都要爆炸开来。不堪忍受的怒火直冲脑门,握紧双爪,真想冲上去撕碎了狼儋。不知为何,怒归怒,气归气,吃了狼儋的心都有了,可是在这狼城内不能说动手就动手。就是凝心境狼者,也要遵守这不成文的法则。

    幻影莫邪干哼一声,两只狼士大眼对着小眼站着。一个怒火中烧,浑身的血涌上头顶,脸都紫了,怒火怏及的头发都冒了烟。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傻站着,眨巴着眼睛,反正不知是何事,不装迷糊都不行。

    “哎!行了,老狼祖明说了吧,本少主千年前重伤失忆,你说的事,我早就记不得了,你也别怒了,今天我是来买血尳,你要是有,你我就交易点,没有,我狼儋转身就走,过去的事,可以到城外算”。幻影莫邪叹了口气,向老狼士行了礼,转身离开。

    “混帐,站住,莜天血尳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白须狼士一声怒呵,喊住转身要离开的幻影莫邪。

    “怎么老狼,你想在城里动手,我狼儋还真不怕这事”。幻影莫邪凶神似的转过身来,奇凶的狼脸抖着冷波。

    还真别说,幻影莫邪软软硬硬的话语,还真把白须狼士惊到了。对他的话有些半信半疑。

    狼儋真不是这个性格,如果是当年早就打打杀杀了起来,白须狼士防着狼儋不要命的这一手,今日怎么就变了?白须狼士有些懵,不知道眼前的狼儋是真是假,难道千年流亡让其改变了性格,怎么可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当年狼儋命都差点没了,到最后也没有半点服软。今日......?

    白须狼士有点下不来台,火发大了,本想能和狼儋顶牛,没想到顶到了软柿子。狼儋没有与其接火的意思。

    “你真的失忆了”?白须狼士半信半疑的问道,狼儋能失忆打死他都不信。狼儋能服软,转身要走,这事白须狼士万万都没想到,这那是狼儋。

    “没失忆,我会来莜天血尳吗?我是听狼俊说莜天血尳有狼族精血,我才来这里,这是狼俊送我的骨轴”。幻景莫邪拿出骨轴扔给白须狼士。

    “狼俊,你见过狼俊”?白须狼士傻了眼,想当年狼俊就是主杀狼儋的狼士之一,狼儋逃走时,发下誓言不灭狼吼族,誓不为狼。

    接过骨轴,白须狼士眼直了,骨轴真是狼俊的,两狼能舍去前嫌,不可能,狼儋杀了他,也不可能。可是狼俊的骨轴就在手中,不信又不行,如果狼俊死了,骨轴早就爆废了。看得出来骨轴内还有狼俊的神原。

    按理说狼吼族与狼儋的仇,可比莜天血尳的深,狼俊与狼儋见面,那就是你死我活的厮杀,怎么可能没有半点风声。

    白须狼士瞪着鬼来眼,盯会骨轴,又看会狼儋。“你真要买血尳”?

    “当然,要打架,我也不会等到现在”。幻影莫邪见白须狼声音变缓,长吁口气,心里一喜。

    白须狼士半信半疑的将骨轴交与幻影莫邪,千年前,没听说过狼儋买过东西,想要的修炼之物都是强取豪夺,“莜天血尳”的镇族之宝,狼儋都打过主意,今日怎么还说了“买”字。

    “狼儋,我姑且信你,如今‘莜天血尳’好血尳没有,败血尳道有不少,你可要用”。白须狼士眼珠转转,心生一计,嘿嘿的笑道。

    “败血尳?何为败血尳”?幻影莫邪皱着眉头问道。

    “晕,真失忆了,败血尳都不知道”。白须狼士心里鬼笑道。

    败血尳,就是狼族各境狼者突破境界无果,老死后,留下的狼族精血,虽然是各境狼者的精血,却因数万、数十万年无法突破境界,狼族认为此精血不纯正,不易炼化,因此称其为败血尳。只有那些刚刚突破境界的狼者采下的精血,在狼族中才十分抢手,称之为新血尳。血尳是启慧境狼者修炼绝佳之物。

    无论是败血尳、新血尳对于狼儋这种境界已经没有用处,白须狼士想不明白狼儋为何要血尳。细细的解释一番,本想即不得罪狼儋,也不买给狼儋血尳,打发走就算了,这血煞星,早走早安心。

    “好,我就要败血尳,有多少,收多少”。幻影莫邪凶面现出狞笑,怎么看都令人不顺眼。

    “这......”?白须狼士盯着狼儋温和的笑容,心里没了底,数千年来,第一次看到狼儋这厮,还会这么笑。

    “不过,老狼祖,我只要化识六阶血尳,四、五阶的凑合过”。幻影莫邪强调道。

    “这也要”?白须狼士眼放精光。

    狼族血尳,主要是供启慧境以下狼者提纯族血用,而助思境、化识境的精血,因启慧境无法炼化,小部分像圣域的茶叶当饮品喝了,大部分精纯的都让飞升狼者带到灵境。但,飞升狼者大多要新血尳,败血尳无狼者问津,只有当饮尳卖,很少有狼者买,说白了,喝这种血尳,都嫌嘴苦。

    “要,越多越好,老狼祖可先开个价”。幻影莫邪呵呵的笑着,越笑越慎得慌。

    白须狼士看了,反而喜在心里。“要多少,多了,我可以给少主内部价”。

    “有多少,要多少,只是老狼祖先开个价,让本少主心里有个低数”。幻影莫邪狞笑道。

    “好,少主变得爽快了,我亮个低,化识六阶血尳一百骨晶,化识五阶八十骨晶,四阶六十骨晶,如果要三阶,我给你进价二十骨晶”。白须狼士凑近幻影莫邪低声说道,像似怕外人听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