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采药圣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6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文城主怎么办,给圣魂城城主个交代吧!卞寒不久就要升灵,没有‘血魂珠’,他不会轻饶我等”。庄曷面现难色的道。

    “但愿能早些擒到孽圣,索回‘血魂珠’”。文宣叹口气,只能这样安慰几位圣友。

    “卞寒如果来索要怎么办”。庄曷接着道。

    “怎么办,谁知道怎么办。让他自己去抢”。文宣气呼呼的吼道。

    这“血魂珠”可了不得。在外圣看来,不知其有何用,但是对于要升灵的大圣者来说,这东西就是扣开灵域的钥匙。

    圣域大圣者升灵前,都会到青城取一颗“血魂珠”,等升灵时,带入灵域。至于干什么用,化身境大圣者们都掩口不提。

    “血魂珠”轻易不能聚珠。青城有记载以来,共聚成“血魂珠”三千四百一十一颗。每一颗都吸收数千载,甚至数万载,这就要看青城圣者斩杀兽者精血的纯度。

    此颗“血魂珠”,从卞寒成为圣魂城城主后就定下。如今,一晃已经过去三千多年,“血魂珠”还未化成血晶。

    天刚蒙蒙亮,深邃微白的天空中,散布着几颗星星,闪闪的眨着晶莹。碧草微动,叶尖抖着薄明的露珠,屏息静听着清晨的风语。

    穿峰越谷的云雾,凌驾着千丈山峰,一道耀眼的流星,瞬间掠过急缓的山坡,深邃的峡谷,苍翠的松林……,将淡淡的雾霭,撞出一道黑色的长线。

    缥缈的雾猛的风动起来,强风撼树,无数带着晨光的露珠从树梢上层层落下,串了线一样打在颤栗的草叶上,顿时万点流星炸起,黑墨的山林下了一场不明的急雨。

    恍如期许的梦幻山林,在急风劲雨中映着吐露青铜色的天暮,一道黑影幽魂似的出现露雨渐息的林域,风飘而起的黑发被露雨淋的湿漉漉的。

    嘶!林间黑影吸了一口清凉的晨气,脸上现出欣慰的笑意。这是圣域的气息,冰凉、柔香、土气。黑影伸手接过飘落的露水,送到眼前,一束束晨光照在水珠上,闪烁着晶亮迷人的光芒,映得黝黑的脸明亮起来。

    莫邪看着水水的露珠。望着那晶莹剔透的露容,慢慢的凝起一缕笑意。呼的一下,吹起闪着莹光的露珠,细濛濛雾雨飞落而下。

    噗!急劲的风声骤起,极尖的劲风穿破雾雨,射向莫邪的眉心。

    莫邪沉浸在美妙心境中,猛然从神识恍惚中惊醒过来,脸色一凝,极劲的风针定在眉心前数寸处。

    莫邪伸手捻过风针,望着半明半昏的山谷。只见脚下山涧里,朵朵的雾环飞卷,阵阵香风溢漫。

    唰!又一颗风针穿破雾域,射向莫邪眼睛。风针飞近数寸,又定在空中。

    莫邪抬手又捻过风针,细细的看看。“好霸气的圣器,竟然能穿破神识风盾”。

    “臭圣士别走,留下本主圣器”。莫邪疑惑时,山涧风圈中传来圣女柔媚甜美的声音。

    莫邪面容微动,冷俊的多了几分儒雅,渐渐的整个圣体的气息都变了。黑色的战甲被闪起的绿光淹没,绿莹莹的如同浮着一层碧玉的光芒。

    “别动呀!再动小心我急了”。风圈滚滚的雾气里,有些微喘的娇声又响起。声声术法的响音,雷鸣似的响在谷域。

    莫邪站在崖前,捻着风针,背着一只手,笑盈盈的看着雷霆谷域。“圣友不急,是否要我援手”。

    “滚!本主的事,用不着你”。风起云涌的谷域里急切的回了声,便没了声音。

    莫邪转身掸掸微湿的岩石,轻轻的坐下,抬手将风针打入谷域。

    慢慢得势的阳光里,白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沙沙的声从谷下传来,一股子药香味儿,带着点微醺的气息飘来。

    莫邪眉头微动,脸上凝出一点惊异。“竟然是二千六百七十年的龙菊,难怪有这般的战力”。

    “哎呀!死植妖到死还扎我一下”。变淡的雾气里,传来娇呵声。微微的血腥气飘入莫邪鼻息。

    “培行一阶,圣灵根,窥听觉神识五百三十里,窥感应神识六百四十五里,窥味觉神识五十里。呵呵呵,小圣女难怪如此狂妄,神原远超一般圣者”。莫邪品着雾气中极淡的血气,竟然把圣女的修行品的差不多。

    “哎!你怎么还没走”。莫邪细品血气时,谷里雾气涌起。圣女脚踏花影遁出空域,见到莫邪坐在崖边,不由得惊呼一声。

    圣女相貌俏丽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眉目间隐然有一股书卷的清气。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雪白的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喘着如兰的气息。

    白纱飘飘,罩着点装战甲,左肩开着一朵大红花,大片的雪肌映着晨光,似被晨乳洗过一般的白腻。玉手叉腰,手持闪闪的圣器,俏媚的盯着莫邪。

    晕!莫邪看着圣女暴露的战装,差点流了鼻血。“晕,就这主,也不怕被圣士在山里劫了”。

    “看什么哪,小心我剜了你的眼睛”。圣女柳眉一挑,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薄薄的双唇狠叨叨的喊道。

    莫邪眼睛大了圈。“呀!小圣女很叼吗”!

    “那个圣士哪”?没等莫邪答话,暴装圣女娇呵的问道。

    “那个,这里就我一个”。莫邪莫明的回道。

    “就你一个,怎么可能,圣祖没让你带数位大圣者来接我吗”?暴装圣女俏脸拉了下来,狠狠的瞪着莫邪。

    “没这事”?

    “没有,就你一个,能保护我吗?我在这等着,你再去找帮手来”。暴装圣女气呼呼的遁向山谷。

    “哎!我想问一下,附近可有圣城”。莫邪笑笑,这个叼蛮的小圣女看来是认错人了。莫邪等了半天就是想问问路。

    “你问我,我问谁,自己去找,别忘了给带点绿噬晶,我的要用完了”。暴装圣女脚下花影一开一合,遁入雾气缭绕的山谷。

    莫邪愣愣的站了一会儿,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没了主意,只好默然的站着。

    “此圣女脚下的花影,似乎在何处见过”。莫邪锁起眉头,拍着脑门想着。

    “不错,是在何处见过”。莫邪又嘟囔一句,花影就在眼前,怎么也想不起谁会此术。

    哎!莫邪摇了摇头,转身遁向远处山域。

    遁了一息,莫邪停在山巅上,凝神远望,但见峰峦起伏,重叠环绕,山谷蜿蜒深邃,无尽的翠绿森林,密密的撑着雾影巨伞。

    “娘的,应该向何处去”。莫邪神识着千里山域,重重叠叠山峰,一眼望不到边际。

    莫邪转身看看远处的山谷,无耐的摇摇头,只好又遁回那处崖谷山涧。

    “少主人,回去吧,天色已经不早了”。莫邪站在崖边,伸着脖子喊道。

    “你瞎呀!圣日刚刚升起,绿噬晶哪”?雾谷中传开柔细的声音,不温不火的怨道。

    “晕”!莫邪从圣袋中取出十颗绿噬晶,投入谷内。

    “你这圣士,是谁的门下,这么没有礼貌”。谷里怨气声又传来,似对莫邪十分厌恶。

    莫邪脸皮抽动着,心里暗骂道:“老子要不是看你是个圣女,早抓你过来拷问,还等你训斥”。

    山域一阵沉寂,山谷里腾起冰冷的寒气,将渐渐烤人的热气吹得向远山散去。

    莫邪等了一会儿,只好坐到崖边的古树下,靠着粗大的树根,盘起二郎脚,半眯着眼看着天。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漏下,在莫邪的脸上闪着光斑。

    “你就不能进谷里,帮我找几株更好的圣药吗”?谷域里传来气呼呼的声音。

    莫邪躺在树根上,撇撇嘴。“少主人,我的职责是保护你,不是采药”。

    “难怪这么高的境界,都没混出个名堂,死木脑袋”。圣女骂了句,谷域里没了声音。

    莫邪轻哼一声,拿出晶鼎,放上紫晶壶,泡起茶来。

    谷域内时而传来惊呼声,时而响起几声术法的轰鸣。偶尔又传来喊声:“你就不能来帮帮手吗”?

    “少主人,我只负责保护你”。莫邪美滋的吸着茶,有一句没一句的回道。

    “死木脑袋”。

    喊喊叫叫的声音响了几天,听得莫邪只打瞌睡。

    嗵!莫邪迷糊时,屁股重重的挨了一脚。“好呀!本主累的要死,你在这里躲清闲,说,你这不长眼睛的家伙是那个峰派来的”。

    莫邪一骨碌遁起,摸了下屁股,想发火,又不屑的低下头,收拾起身边的茶具。

    “你哑巴呀”!暴装圣女接着娇呵道。

    “无可奉告,我只保护少主回峰”。莫邪灵机一动,硬气的说道。

    暴装圣女气得凤眼倒立,凶巴巴的瞪着莫邪,指着莫邪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又没说出来。

    “走,回峰,等回去再找你算帐”。

    “这就对了,你不急着回去,我都急了”。莫邪没好气的说道。

    “哼,你们这些老不死的,就想着自己那点破事,铸了一辈子圣器,还不如本主百年锻造”。暴装圣女扭着水蛇腰遁入山域。

    莫邪在其身后默默的跟着,也不说话。心里却多了不少的疑问。“此圣女是谁,说谁会铸圣器?难道是圣剑山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