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谷域论药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6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哈哈哈!圣友,你说错了,我在等圣友来品茶,这可是‘飘渺遗茶’,贵的很呀”!

    莫邪提起茶壶,斟了两盅,轻轻的将一盅茶推向一侧。

    深邃的夜空,云雾缭绕着草香。遁在湿雾中的圣士一阵默然。许久,一位老圣士嘴角露出狞笑遁出雾域。额头上像小溪般皱纹,挤成深深的沟壑,干裂、粗糙的像松树皮一样的手捻着下巴上的胡子。迟疑一息,遁落在莫邪身前。接过茶盅,吱了一口。

    “好茶!果然有飘渺余香”。老圣士含了一会儿茶,眼睛里凝聚成两点火星,转瞬消失在眼波深处。

    “坐,再品一盅”。莫邪说着又要斟茶。

    “不必,看在圣友一杯香茶的份上,本祖还是劝圣友一句,离此域远点,不要沾惹叶菹少主,不然在下这茶就白请了”。老圣士眼神阴沉,盯着莫邪的茶盅,想再品一盅,却严词警告道。

    “哦,圣友为此而来,就不必担心,我与叶菹只是萍水相逢”。莫邪品口香茶,呵呵呵的笑道。

    “那就好,告辞了”。老圣士脸色微缓,转身遁向夜域。

    “哎!圣友,我想问此处可有圣城”。莫邪见老圣士遁走,忙喊道。

    “有”。数百里外传来简短的回应。

    “在何处”。

    “五十万里外......”。苍声袅袅失音。

    “晕,等于没说”。莫邪心里骂道。拿起茶盅悠闲的品了起来。

    “五十万里外?往那儿走哪”?莫邪神识着茫茫夜色,四域黑漆漆的,只有夜风抚慰着微寒的夜幕。

    莫邪自斟自饮了一会儿,茶香虽酣,独品无味。只好收起茶具,闭目开始修炼。

    星稀云淡,惨淡的月色笼罩着千里山域,苍白苍白的衬着黑黑的底蕴。冷风迎面吹来,忽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这夜寂静的有点诡异。

    莫邪眉头微皱,感觉到一阵心悸,习惯了植域、兽域的喧嚣,圣域的静令人心慌。

    只有崖边的树枝咯吱的几声轻响,惊雷似的回荡在山间谷地。

    夜雾慢慢淡了,颜色变白,像流动着的透明体,浮动着的轻纱笼罩住近前的古树,一切都变得若有若无。隐隐露出苍黑的筋骨黑影。

    “哎呀!你躲在这里修炼,我找了你一夜”。俏丽的身影遁出雾域,湿淋淋的秀发粘在面颊上,一脸喜色的叶菹见到莫邪,眼睛都乐成了缝。

    “晕”!莫邪睁开眼睛,看着被雾气淋湿的叶菹。刚才只嗅到一缕淡香,叶菹竟然就找到了他。此女是怎么追踪来的。

    莫邪看眼叶菹脚下踏着的花影,不由得锁起眉头。

    “少主要回城,我可以保护你,如果还想采药,我可在此等着”。莫邪收回目光,闭上眼睛,漠然的回道。

    “你到底是那个峰的,把晶牌拿来,我看看是那个老不死的派你来保护我”。叶菹擦着脸上的汗水,遁到莫邪身边,叉着腰,瞪着温怒的凤眼。

    “要晶牌没有,想要我保护就回城”。莫邪面色平静,神识一眼遁入千里内的数十位圣者。

    “看你那牛样,谁要你保护,我不过是想找个背草药的,你如果肯帮我背,我就跟你回城”。叶菹撇撇小嘴,梗着下巴,脸上微现急色。

    “什么草药,还得背着,吸了就完事”。莫邪想起初到圣境时犯下的伤植之罪,心里不由得咯噔下。“小圣女要害自己”?

    “当然是好药,只是本主不能背”。叶菹俏脸鬼笑着,眼里闪着鬼灵灵的晶光。

    莫邪沉思一吸,以其在此茫然不知城域何处,不如让叶菹带路。只要见到圣城就好办。

    “好!请少主带路,不可再生它事”。莫邪站起身来,抖抖身上水气,一阵清烟笼罩住身影。

    “哼!走就走呗,弄得那么神秘干什么”。叶菹见莫邪隐去身形,不屑的撇着小嘴。

    “快走吧!你的跟屁虫又来了”。莫邪拉过叶菹,淡影飘入晨明中。

    叶菹甩了两下玉臂。“放手!老头子,总想乘机沾便宜呀”!

    “别嘤嘤呀呀的,小心我把你扔给施霄”。莫邪揽住叶菹的柳腰,手紧了紧,拉得叶菹腰都弯成了弓形。“往那边走”?

    叶菹放弃挣扎,瞥眼数百里外的黑影。指着远处的雾谷。“那边”。

    嗖!雾风吹起,一团袅雾混入滚滚雾气中。

    数息后,施霄鬼头鬼脑的遁出空域。神识数遍后,脸上现出惊色。回首看向身后老圣士。“俞长老,你可神识到踪迹”。

    俞源脸色十分的难看,看着崖头那块凝着淡淡余温的岩石,慢慢的摇摇头。“叶菹少主的遁术十分了得”。

    “她!她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一定是那个臭圣士搞得鬼。俞长老刚才没追杀到他吗”?施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无名之火烧红眉梢。

    俞源摇摇头,未做回应。心里很清楚。同是大圣者,追杀就意味着生死之战,到了这般境界,谁会拿命开玩笑。欣慰的是,那位大圣士也躲开了。

    施霄眼神闪闪,果然不出所料。“俞源是出工不出力,明显不想与同境圣士为敌”。

    “俞长老,少主来了,我等应该怎么说”。施霄鬼精的问道。

    “施护法,这事还用我教你吗”?俞源脸色一沉,知道施霄有所指。

    “长老放心,我明白”。施霄心里冷笑,又不敢在俞源面前太放肆。必竟俞源在峰内地位极高,峰主又极为看重。他在少主面前混得风声水起,和俞源比,那还是差了一大截。

    “俞长老,孽圣是否斩杀”?晨雾拉开一扇雾门,邢汩气喘喘的从门中遁出。

    “少主,此事不可再提,我等还是收敛些为好,叶菹少主的外援战力十分的惊圣,不知是何峰派来的大能者”?俞源脸色现出威严之色,声音略带训斥的说道。

    邢汩似乎没长眼睛,并未看到俞源的神色。一脸疑惑的问道:“长老也奈何他不得。施霄再去请帮手”。

    施霄眼神跳跳。“少主,请再多的帮手都无用”。

    “什么?此圣如此可怖,快请圣祖出手”。邢汩面现急色,取出晶信按向眉心。

    嗖!一道金光击在晶信上,白烟爆起,邢汩面色瞬间煞白,退了一步,惊愕的看着手里的残影。

    俞源脸拉了老长。“少主不可如此,圣祖真身在研炼秘药,已到了关键时期,化身远在青城未归,没必要打扰圣祖”。

    “你......”。邢汩瞪了眼,咬咬牙,脸色又缓了下来。俞源必竟是峰内长老,邢汩虽然蛮横,面对俞源还是有几分畏惧。

    “少主,我等从常记忆,另找机会”。俞源神色威严,传身遁向另一域。

    邢汩不甘心的神识一圈。白晰的脸拉了老长。

    “少主,俞长老的话有些道理,等纪涞长老回来,一定会有办法。还是先回埭城等着,叶菹不久必回城内”。施霄忙上前打着原场。

    邢汩脸色十分的难看,神识一眼站在远域俞源,无奈的跟了过去。

    峡谷深处,映入眼帘的尽是乳白色的雾,从峡谷底部一团一团的溢出,缓缓地漫上山崖,散成一片轻柔的薄沙。

    头上奇形怪状的石头,在雾中飘飘忽忽地笼罩着整个大峡谷。狭小的一线天空,变得有些昏暗。什么都看不清了。只有白茫茫的雾,湿漉漉的刮着冷风。

    脚下传来湍急的流水声,抽着冰冷的雾气沿着水流的方向涌去。呼呼的刮着突出的石壁。

    莫邪放开叶菹的腰,神识着这片险峻的峡谷。在峰上时,没有再意这片谷地,没想到这样的鬼异。如此境地会有何种草药?

    叶菹噘着嘴,轻轻的揉着腰。“不是你的肉了,揽得这么紧,痛死我了”。

    莫邪收回目光。“少主草药在何处”?

    “你那么牛,自己找”。叶菹斜瞪着莫邪,哼了声。

    莫邪当年也是采药高手,如今千年不呈采药,好像已经生疏了。窥味觉神识竟然未嗅到谷内有草药的气息。

    “嘻嘻嘻!神识失灵了吧!别看你是大圣士,本主的术法不是谁都能窥视透的”。叶菹美滋滋的晃着头,见莫邪没有找到草药,得意的扭着腰姿。

    “世间万药,能生于阴山之谷,八月采食。其草性必烈,而喜独植,又生于石间,饮于溪水。其药性必辛,应有极细的草株。因不好阳,而喜阴,不好干,而喜湿,其株体必柔韧,呈深紫色或深黑色。纵观万药。也只有四药可入其中:万阴草、龙辛草、千血藤、阴芷”。莫邪如数家珍一般,细研草药的习性。

    叶菹听得一愣愣的,久久才撇下嘴。“有什么了不起的,还是没蒙中”。

    莫邪眉头锁起,心里暗笑。“能猜中就鬼了,这些都是在傀境时从《药经》中学的,这里是圣境,药学经典怎是傀境所能比拟”。

    “大圣士就这点药识,还在本主面前摆弄,让你开开眼界”。叶菹见莫邪一脸的尴尬,心里乐开了花。终于将到一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