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决战在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2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众圣者慢慢的散去,空荡荡的草地上只留下叶菹和莫邪。

    叶菹漫无目地的乱逛,昏淡阴郁的天色,重浊乌黑的水气,阴暗无光的沙滩,掠起阵阵刺骨的冷风。

    瞬间的恍惚中,莫邪看到天真的面容一晃一晃,几点泪水晶莹的闪过。

    寂静的夜空,没有尘世的喧嚣,也没有心灵的浮躁。唯有那树叶淋风的天籁之音从天而降,弥漫在偌大而空洞的古林里,弥漫在叶菹空旷的寂寞的心境……。

    莫邪跟着孤单的身影在月光中游荡,感受着叶菹的悲伤和迷茫。月光与影子中间隔着雾霭茫茫,在这虚无中,有着无法言说的伤,郁结在叶菹心里。

    哎!莫邪叹了口气。“少主,随我去药岛”。

    叶菹悲伤而失落的看眼莫邪,摇了摇头。“不去,我要去采药,你送我去好吗”?

    “采药?我晕”。莫邪听到“采药”脑子就大了。

    “你不是想进药岛炼药吗?我可送你去”。莫邪笑笑说道。

    “不去,温峰主不会收叶岭弟子”?叶菹失魂落魄的回道。

    “为什么”?莫邪有几分不解,药峰内部关系这么复杂?

    “这事你都不知道”?叶菹眨巴着媚眼看着眼前这位大圣士。

    “我常年隐于山间,从不过问峰内的事,并不知晓,不知发生何事”。对付眼前这个涉世不深的小圣女,随便找个借口都能骗过。

    “真悠闲,都像你这样与世无争就好了,难怪能成为了大圣者,药识如此......”。叶菹说了一半,没好意思再说。

    “呵呵!说说无防,我就这样,炼药千载不如寿命万年。在圣域,境界才是实力的象征”。莫邪狂笑道,笑得胡子乱飞。

    “哼!我炼出一药,足以升一阶,比你拼命的修炼要强多了”。叶菹不屑的瞥眼莫邪。

    “真的”?莫邪惊问道。

    “那是,我修炼到培行境,也不过数百年时间,就是因为我能炼出进阶粉,炼好了,十年就可以成药......”。叶菹看着莫邪痴迷的样子,立即来了精神,把如何选药?如何辨燃?如何结气?如何结晶,讲的头头是道。

    莫邪在傀境时熬制过药剂,配过奇药,但对圣境炼药一无所知,叶菹讲了半天,还是一知半解,只是哼哼哈哈的应着。时而脸上现出崇拜之色。

    叶菹越讲越兴起,不知不觉的拉着莫邪坐到湖边的卵石上。清例的湖水,被风激起鳞波,在淡淡的月影下,仿佛一道道花边时隐时现,听那浪涛声,低沉委婉就像叶菹时喜时忧的心境,令人遐想。

    原来如此,莫邪有些惊异,叶峰上任峰主叶玄子,竟然是必心子的师弟,数千年前,圣剑山的那场夺位风雨,使当时炙手可热的叶峰走向了衰落。从那时起,药峰便开始打压叶峰,将叶峰降格叶岭,甚至有把叶岭清出药峰的架势。

    叶岭弟子四处受欺,炼药再卓越的弟子都会无缘“药典大会”。如今埭城的小小药岛选拔赛都不让叶岭参加,如果千年内,叶岭再不能选拔出弟子参加“药典大会”,会从岭降为洞,再没有招收弟子的权利。

    在圣剑山药峰里,只有峰、岭可以从傀境招募弟子,其他洞、源都没有这种权利,只能从峰、岭淘汰的弟子中选拔。到那时,叶岭将在万年后从药峰消失。

    叶菹说着说着,神情变得失落。坐在卵石上轻撩着湖水。纤弱粉白的荷花,在水纹中摇曳,脆弱娇柔的不忍心去碰。

    晶莹的水珠溅在莫邪的手上,一丝凉意浸透了心,不觉得被叶菹的心境感染。

    两圣一时无语。黎明悄然而至,淡青的天光下,湖水静得出奇。水面上飘着淡淡的水雾,像少女蒙着轻纱,不愿露出娇美的面容。

    水中的小岛飘在云雾里,在银灰色的绸带上,蜿蜒伸向远方……

    湖的静,宛如明镜一般,清晰的映出淡淡的雾气,滴水的垂柳。

    “少主,可否给我一块叶岭腰牌”。莫邪看着忽然活了的湖水,层层鳞浪随风而起,伴着跳跃的雾气,追逐嬉戏。

    “你要入叶岭”。叶菹不可思议的盯着莫邪挂着层雾的脸。那缕飘飘的胡子累了似的垂着。

    如今药峰内的圣者,别说加入叶岭,躲都躲不过来,生怕与叶岭扯上关系。这位大圣士脑子发热了。

    “不行吗”?莫邪笑的问道。

    叶菹忙捂住嘴,瞪着大大的眼睛,愣了一会儿,高兴的差点跳起来,一把抱住莫邪的脖子。“当然好了,走,我带你回岭”。

    “还要回岭”?莫邪心里一惊。

    “当然,我虽然为少主,并没有招收弟子的权利,只有岭内长老才有此特权,何况要洗去你原来的峰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叶菹笑的合不拢嘴,没想到能为峰里请来一位凝气二阶大圣者。这可是奇功一件,长老一定会重赏她。

    “峰印,我那有什么峰印,实不相瞒,少主,我是误入‘千草药域’”。莫邪笑道。

    “啊”!叶菹惊呼一声,不可思议的上下打量着莫邪。

    “太好了,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也用不着这么提心掉胆了”。叶菹轻轻一点,一道红光飞入莫邪手中晶环。

    怪哉!晶环一闪,飞入叶菹的圣袋里。

    莫邪活动着手,眼神怪怪的。

    “嘻嘻嘻!大圣士别生气,药峰里的圣者都不看好叶岭,岭内弟子常常被欺负,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叶菹说了一半,不好意思的停了下来。

    “呵呵呵”!莫邪干笑了两声。“没事,我也被欺负习惯了,这点小事,小意思”。

    “真的,那最好了”。叶菹忙捂住嘴,知道说走嘴了。

    莫邪笑笑。“我叫莫琼,以后叫我莫兄就行”。

    “莫兄,我应该叫你莫老头”。叶菹伸手拉住莫邪的胡子,痛得莫邪只咧嘴。

    “真的呀!我还以为是假的”。叶菹风趣的笑道。

    “臭妮子”。莫邪嗡声嗡气的骂道。

    “莫圣友,走,我带你回岭。哇!这回我可以风光一下了”。叶菹拉着莫邪向埭城外遁去。

    莫邪、叶菹遁走不久,微暗的密林里行出两位圣士,远眺着微风习习湖域。

    “长老怎么办,那老家伙与叶菹越来越近乎了”。施霄愤愤的说道。

    “怎么,你想阻止”?纪涞面无表情的冷笑。

    “我那敢哪?这事还得纪长老来办”。施霄奸笑着,满嘴的奉承。

    “别贫嘴,速报城主,在城外截杀圣士”。纪涞阴森森的脸上,呲着一排不齐的白牙。

    “好”。施霄遁向林域深处。

    “晕!狗脑子,晶信哪”?纪涞骂道。

    远域传来施霄的声音。“纪长老,截杀之事,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回去保护少主”。

    纪涞撇眼远域,小声的骂了句。

    清晨的山峰,朦胧的睡在雾气中,徜徉的舒展着柔长的腰姿。

    叶菹恢复了心情,燕子似的飞来飞去。

    “莫圣友,你是怎么进的‘千草药域’,你知道吗?‘千草药域’地处药峰边缘,相距峰界有百万里”。叶菹采过一株花儿,插在头上。媚笑的看向莫邪。

    莫邪竖了下大拇指。“别提了,我在千万里传送时,不想中途出现危险,只好逃出传送域”。

    “哇!千万里。莫圣友的神识必有八百里以上”。叶菹理着发丝,一脸的惊愕。

    “算是吧”!莫邪未否认。

    “那太好了,我说你怎么能独自冲出‘流沙峰’。嘻嘻!这回我为岭里立了一件奇功。不过莫圣友,你当了护法后,我求你保护进‘千草药域’,可不要收晶石哟”!叶菹顽皮的笑着。

    “当然不会,只是不可以独自入药域”。莫邪脸一拉,声音变得十分严历。

    “哟!这还没当哪!就变了脸子,怕是到时候就不认识叶菹了”。叶菹撇着小嘴,白愣着莫邪。

    “哈哈哈”!莫邪一阵狂笑。

    笑罢,莫邪的脸阴了下来,叶菹也面色微寒。

    “莫圣友还是躲一躲吧”?叶菹拉着莫邪要遁入谷域。

    “不用,要来的总会来,不如就此挫挫其傲气”。莫邪抱着膀子站在空域,微笑的看着远域。

    “还是躲一下吧?数千年来,叶岭从不与峰内弟子冲突”。叶菹忙劝道。

    “没事,从我开始”。莫邪面无表情,这些圣者欺负人真是欺负到家了。

    龙形翘尾弓闪动着幽光,轻轻抖动弓弦,龙吟凤鸣,数尺长的晶箭搭在弦上,闪着寒光。

    “叶菹少主,让远点,看我如何收拾这几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弦音一阵威鸣,“无影透心箭”弓圆,箭鸣。

    “圣友小心,对方都是大圣者”。叶菹嘱咐一声,遁出千丈远。大圣者对决,叶菹见过许多次,声势何止莫邪手中晶箭之鸣。

    叶菹为莫邪捏了一把汗,想不出这位凝气二阶大圣者,那来的这般勇气。自己也时常叫嚣,那不过是打打马虎眼,吓唬圣士用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