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倪月长老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20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男儿膝如铁,那能轻易曲”。莫邪笑笑说道。

    叶岭主哈哈哈大笑。“莫圣友如此圣才,难怪温鹏会记恨在心,不但派出‘埭城六老’,还亲自追杀。而莫圣友不畏强权,来投我叶岭,令圣者钦佩”。

    “岭主过奖了。莫某早就耳闻叶岭名贯药峰,特来学些药识,将来到了灵域,也能有个安身之地”。莫邪也恭维的奉承道。

    “药识就不用学了,炼药之术应该拜个师父。对了大圣士,不如我教你吧”!叶菹不失时机的插嘴。

    “叶菹—!不得无理”。叶岭主脸色一沉。

    叶菹嘻笑的伸伸舌头,悄然的站到莫邪身后。

    莫邪笑笑也不再意,品口香茶。“叶城主不知此草出了何事”?

    “哎!说来话长了。众所周知,药峰之所以名满圣域,就是因为收罗圣境万年药草,并以草立峰......”。叶岭主哎声叹气的讲起众圣不知的往事。

    叶峰原名‘虫草峰’,种有圣境“万年万虫草”。此草,是圣药峰开峰百草之一,也是虫族化形必备之物。当年圣药峰为得到此药,以奠定药峰“圣境万草”的美誉。不惜发动战争入侵虫域。

    虫城一战,圣剑山动用当年仅有的二件圣兵,斩杀了虫族族主、大长老及数千虫族大能,几乎在万年间,差点洗劫整个虫域。最终攻破了虫王洞,抢到“万年万虫草”。

    圣族与虫族原本久积的仇怨因此更深,虫族为了夺回“万年万虫草”,连年进犯圣域。从那时起,大大小小的战事不断,几乎是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不仅如此,时常派无数虫者潜入圣域盗取虫草。

    圣药峰开峰后不久,圣域迎来又一次魂族暴乱,为平息战乱,防止腹背负敌。圣剑山与虫族大能们达成协议,自那时起,圣药峰每千年供十叶“万年万虫草”,准许虫族定形境以下虫者入圣域采集“万虫草”。

    事事难料,数千年前,圣剑山发生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夺位之战”。大战在前任圣剑山山主两位弟子必炎子和必心子间展开,必炎子得到圣祖梦空子的支持,最终大败必心子。

    叶玄子,是必心子同宗师弟,也是必心子最好密友。当年,在虫草峰修炼药术,并代为峰主。必心子逃亡时不但盗走圣剑山宝物,路过“虫草峰”时,盗走“万年万虫草”。

    峰主叶玄子因此被圣药峰打入“枯魂谷”,罪名是:私通判贼。

    为了找回“万年万虫草”,虫草峰,凝气六阶以上大圣者都出峰寻找,追杀必心子。然而一晃,数千余载过去,“万年万虫草”依旧没有半点消息。圣药峰下了死令:“找不到‘万年万虫草’,不准回峰”。

    虫草峰因失去“万年万虫草”,被清出峰域,降为岭。也因大圣者们至今无法寻回“万年万虫草”,叶岭衰败到今天这种地步。

    然而对于叶岭的危机并没有过去。自从“万年万虫草”被盗后,圣药峰已经三千余载未向虫族提供“万年万虫草”草叶。虫族三番五次的来圣剑山讨要“万年万虫草”,如今火药味越来越浓,一场惊天的大战即将爆发。怕是那时,叶岭第一个为其过失向圣族谢罪。

    叶城主讲到此,止了声息,四域变得一片寂然。好闹事的叶菹愣愣的看着圣祖。当年事出时,叶菹未出生,原来叶岭并非如此凋零,数百大圣者都流亡在外,数千载未回。

    莫邪默言不语,在博图山时,必心子也问起“万年万虫草”的事,自己佯装不知。当时并未再意“万年万虫草”有这么多的隐情,只当是棵万年奇草舍不得而已。何况此草一动,万虫相随,是杀敌震敌的密术,不到万不得已时,莫邪从来不用。

    如今听到叶城主推心置腹的一番话,莫邪才知道,自己圣袋中的“万年万虫草”即关系到圣族兴衰,又关系到虫族存亡。原来入圣族以来,许多祸事都是因此草而起。

    不过为何叶城主要将叶岭的密事讲的这么细,莫邪一时想不出为何?难道也有让他寻找“万年万虫草”的意思。想想岭内大圣者都出谷寻觅,莫邪想得八九不离十。

    叶城主沉默一会儿,接着道:“莫圣友想入叶岭,必需像所有大圣者一样,出岭寻找‘万年万虫草’。大元老有令,谁得到‘万年万虫草’,谁入主虫草峰。圣友,你可知晓”。

    莫邪点点头。“多事之秋,莫某能有个名份,已是件难事,又怎能不为本峰尽一份力”。

    叶岭主听罢忙站起,向莫邪深行一礼。“多谢圣友体谅”。

    莫邪忙还礼。“岭主不必这样,莫某即入叶岭,当然要为本岭出力”。

    叶岭主谢了又谢,脸上又不觉得现出难色。沉吟一会儿。“莫圣友还有一事,必须告之。以圣友的境界,应该由长老会授封,拜为长老。但是,本岭元老、长老都尽数出岭,难以分封,而叶某虽为岭主,却没有此权,就是有,叶某也不敢不经长老会同意而授予圣友新职,只能等将来寻回‘万年万虫草’再补封。圣友,你看如何”。

    “我晕”!莫邪心里骂了一句,看看自己这个点,想找个靠山混入圣剑山,他娘的,连个名份都不能给。

    莫邪苦笑的摇摇头。“岭主总得给我一块岭牌吧”!

    叶岭主沉思一会儿,面带难色。“圣友,我只能封护法以下弟子,但是这些岭牌对你也不符,还有失身份,外者看来也笑我叶岭不识英才。不如这样,我这里有一块刚刚战死的长老令牌,因元老不在,识能未消,圣友如果不嫌弃,可以用此先挡挡身份。等他日再想办法”。

    “拷!看我这点”!莫邪差点没气乐了,身后的叶菹捂着小嘴硬憋着笑意。

    十位长老也愣在那里,岭主所说的授封等事,句句属实。众圣者虽然名为长老,只是挂了个名头。但是岭主用战死的长老令给莫圣友,这似乎有点......。

    众长老低头不语,心里暗暗为岭主担心,大圣士来气一走了之还好,一旦急了眼,那后果不堪设想。众长老手缩袖内,指掐术法,心里惊慌不已,怕是一场大战即刻爆发。

    莫邪摇摇头,回首看眼叶菹。

    叶菹做了个鬼脸,捅了莫邪一下。想阻止莫邪发火。

    莫邪咧下嘴,叶岭主见莫邪脸色一变,心知不好。看来自己想的不错,此圣来投叶岭,来者不善。指尖闪起一点红光。

    “哎!看我这命,就如此吧!为了出峰行事方便,有个令牌就行,总比我四处游荡体面的多”。莫邪恢复面容,叹气说道。

    叶岭主和众长老都愣了。“这也行”?

    叶岭主心里咯噔一下。本想激将莫琼,让其知难而退,没想到这个莫琼竟然答应了。“莫圣友,哦不,莫长老果然海量,非我等之辈可比。请接令”。

    嗖!红光从叶岭主指尖飞出。一枚雕着白花的晶牌落到莫邪手中。

    莫邪刚想神识晶牌。叶岭主突然阻止。“莫长老,不可神识,以你的神识怕是轻易抹去令牌识能,那将无法出入圣药峰”。

    莫邪忙收起令牌。“岭主,可以说说令牌的事”。

    “哦,我正要告之莫长老,此令牌原来长老名为倪月,是本岭颇有些争议的长老,生性好动,爱花爱草,有时也会打报不平,毒杀异族。因此有几位仇家。前不久,圣魂晶突然破裂,十有八九战死异乡。果然不久后,长老们送回令牌”。

    叶菹眨巴两下眼睛。“倪月是谁,真没听说过”。

    十位长老脸色变了变。“怎么是他?这些年,战死长老多了,已经不下六位,令牌都送了回来。岭主怎么偏偏把此令给了莫琼,这不是要生事吗?什么生性好动!爱花爱草”!

    莫邪没再意,炼药之圣,那有不爱花爱草的,仇家有几位也正常,自己混了千余载,圣族、植族、兽族仇家多了,谁都想除掉他。十几道追杀令还背在身上,还怕几个仇家吗?

    “哦,倪长老道是性情中人,有点豪气。不知这位倪长老相貌如何”?莫邪想即然是长老,还是赞赞为好。

    “莫长老放心,绝对是天下少有的美圣士,长老请看”。叶岭主取出晶轴,送到莫邪身前。

    莫邪接过晶轴,轻轻拉开。轴内是一位白甲圣士,风动的甲襟,俊朗的面容,邪媚的眼神,怎么看都有几分圣女气息。

    “哇!好帅的长老”。叶菹惊呼的伸过头来。

    “边去”。莫邪拍了下叶菹脑门,收起晶轴。

    “哎呀!别收,再让我看一眼”。叶菹打着莫邪,撒娇的嚷道。

    “叶菹,不得没大没小,在莫长老面前怎么可撒野”。叶岭主脸色一沉,训斥道。

    “哼!我还抓......”。

    “哦,没事,小孩子吗”?莫邪忙止住叶菹的话,知道这死丫头要说什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