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情月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6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哎,你呀!那有一点少主的样子”。叶岭主叹道,突然一愣,看向莫邪。

    只见莫邪从圣袋里取出一些瓶瓶罐罐,拉开晶轴平摊在空域。拿了些不知名的圣器,叮叮噹噹的敲打起来。

    众长老伸着脖子,看了过来,不知莫长老在干什么,又不敢神识,只好拉长脸,挑着眉,斜眼看着。

    叶菹手指支着嘴角,微张小嘴,看直了眼,越看眼睛越大,越看伸的脖子越长。嘴里还不停的哇着。

    叶岭主更是诧异不已,想不出莫长老又在唱什么戏,对于莫邪,叶岭主心里有太多的疑惑,总感觉莫邪有所隐瞒,因此四处刁难。看似风平浪静的对话里,暗藏着无限的杀机。

    莫邪熟视无睹,对叶岭主的刁难并未放在心上。坐在白花石樽上敲凿着。

    叶岭主看得惊奇,不由得锁起眉头。众长老也偷眼看了过来。

    “莫长老在做什么圣器”。有长老窃窃私言,脸上确是恭维之色。众长老知晓,以莫长老的神识,这么近的距离,神识私下议论,不如明着疑问。

    “不知道,看来莫长老会一种奇术,是我等都无法知晓之术”。又有长老叹道。

    “是呀!不过,我看了许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惭愧呀”!

    “不错,我也是看直了眼”。

    恭维之声,此起彼伏。听得叶菹都咧了嘴。东白愣一眼,西撇一下。却又不敢太溜号。叶菹发现,只要一失神,再看莫邪的手中的圣物。变戏法似的多了不少东西,根本不知从何而来。似乎许多关键的步子,都事先做好了。

    哎呀!叶菹气得小嘴都噘了起来,心里狠狠的骂着莫邪。“死大圣士,明摆着在玩花样”。

    数个时辰后,莫邪拿着簿得透了明的皮,轻轻在空中一抖,附在脸上,抹了一下。

    “啊”!叶菹惊呼了一声。眼前的莫琼,面容大变,除了衣着,面像与晶轴上的倪月一模一样,难分伯仲。

    “嘶”!叶岭主和众长老这才如梦方醒,原来莫长老在做面皮。

    众圣者盯着莫长老的脸,惊得目瞪口呆。

    “天哪!太像了,比真的还像”。

    众长老看了眼惊呼的柳长老,脸皮都抽紧了。谁都知道,柳荷与倪月有一腿,她能有今天,都是用温柔香迷惑倪月的结果。

    “比真的还像”。这道是令众长老吐血的惊呼。

    “哈哈哈!没想到,莫长老不但药识卓越,造物之术也是一绝”。叶岭主摇头惊叹,没想道,莫琼会当众来这么一手。如果不是这样,还真是难分真假。心里也是一惊,似乎莫长老有意展示此技。

    “岭主笑话了,这不是一种雕虫小技,难登大雅之堂,掩人耳目罢了”。莫邪收起工具,将晶轴还与岭主。

    “来呀!设宴”。岭主心里嘀咕着,感觉到这块长老令发的有些鲁莽。

    大殿内,顿时歌舞升平,一群圣女迈着轻盈的步子,“飘”进大殿,半裸轻纱,透着雪白的曲线。飘逸的而优雅的舞姿,荡来阵阵薰鼻的轻香。

    一位白净的瓜子脸圣女走到莫邪桌前,弯弯的笑眉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盯了莫邪一眼,着了魔似的眼睛都直了,倒着香茶的手哆嗦起来。

    “给我”!叶菹看得俏眼飞星。夺过晶壶,把白净的圣女推到一边。甚至把那群舞得像美丽的蝴蝶般圣女都挡住了。

    “你们这些圣士,见到美女就直眼”。叶菹气愤的哼着。

    莫邪斜看着,飞舞,婀娜多姿的柳条样扭动着圣女,随着圣女的舞姿轻晃着。“美!美的让人陶醉”!

    “噹”!晶壶重重的摔在桌,溅起的茶雾喷了莫邪一脸。

    莫邪似乎并未感觉到烫,抹了把脸,色眯眯的盯着扭过眼前的臀影。

    这小小的插曲,似乎并没有长老再意,叶岭主却看在眼中,瞄了眼莫邪的色像,心里喜出望外。不怕你境界高低,就怕你没有喜好,那就不好对付了。见莫邪色眯眯的样子,叶岭主心里有了底数。

    几曲歌舞后,天色已经渐晚,莫邪余兴未尽的抬头看看殿域,打了个哈欠。“岭主,这些时日四处奔波,我与久未修炼,今日就到此吧”!

    岭主早已经厌倦,见莫邪这么说。“倪长老可否尽兴”?

    “回味无穷”!莫邪盯着低首域间的圣女,呵呵的笑道。

    “叶苕、叶谣!带长老回‘情月殿’”!岭主吩咐道。

    “是”!两位眼如秋水,俏容圣女遁到莫邪身边,轻扶微醉的圣体。

    “好!好!岭主明日见”。莫邪半瘫在圣女怀中,摇晃的被圣女扶出大殿。

    叶菹气得小脸微白,刚想跟去。

    “站住”!岭主威声喊道。

    叶菹拉着脸,不情愿的回过头。“圣祖—”。

    “过来,我还有事问你”。两侧沉在酒色中的长老,立即清醒起来,忙清去圣食,看向岭主。

    叶菹玩弄着战襟,噘着小嘴,眼里闪着急色。

    “把如何认识这位大圣士的经过,细细说来”。岭主沉声说道。四域顿时鸦雀无声。

    夜风阵阵,一丝凉意吹来,树叶“沙沙沙”的声,像在窃窃私语。

    两位圣女扶着莫邪穿过数座庭院,遁过九重石阶,来到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宇。殿体不高,四个飞檐挂着晶铃,在微重的夜风中,响着清脆的叮噹声。

    “长老,这就是你的寝殿”。叶苕羞羞答答的说道。

    莫邪嗯了声,像似酒还未醒,被两位圣女架入殿*******殿,古色古香,明亮宽敞的殿域,摆放着几件小巧精致的圣具,一张紫檀色晶石雕花大床放在殿中,铺着绒白绸被。床头挂着各色鸟雀。床边跪拜着几位穿红着绿的圣奴。

    一阵清香入鼻,莫邪似被香气薰醒,猛的站直了身子,吓得叶苕、叶谣忙低下头。

    “都出去吧!我要修炼秘术”。莫邪面无表情的扫眼众圣女。

    叶苕、叶谣小脸现出一丝失望,慢慢的向后退去。

    “你留下”。莫邪指着娇小的叶谣。

    叶谣有些惊慌的看了眼叶苕,叶苕使了个眼色,与众圣奴退出大殿。

    叶谣有些慌张,低首看着脚尖。

    莫邪行到床前,盘漆坐在床沿。看眼叶谣。

    小圣女脸儿微圆,小而挺直的鼻子,翘翘的,有一股儿傲傲的心气儿劲。极透的轻纱,衬着白皙细腻的皮肤像水莲花似的,玉峰微突,微微的起伏,略带几分急促的呼吸。

    “灵动期多久了”。莫邪柔声问道。

    叶谣忙跪在床前。怯怯的回道:“回长老,已经五载”。

    “哦!应该突破固根境了”。莫邪点点头。

    叶谣低首不语,脸腮绯红,像月季花瓣,一溜细汗流下,动动嘴唇,咬咬牙,头低的更低了。

    突破谈何容易,自从叶岭没落后,能分到这些低级弟子的资源太少了。如果是以前,以叶谣的资质早应该突破固根境,如今……!叶谣微微抬头,看到莫邪下摆风襟。修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跳着。

    “抬起头来”。

    叶谣心里咚咚的打起鼓来,许久才慢慢的抬头。

    莫邪微笑的盯着叶谣,从圣袋中取出一颗“百识真晶”。轻轻一弹,“真晶”飞到叶谣慌张的眼神前。

    “拿着吧,去突破境界,我不喜欢身边的圣女,境界太低”。莫邪说完,微闭双目,不再理叶谣。

    叶谣看着浮在眼前的晶光闪闪的珠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看看闭目的长老。动动红唇。“长老,这圣药怎么用”。

    “晕”!莫邪这才想起,未说其用法。“含在口中,炼化即可”。

    “谢长老”!叶谣轻磕三个响头,慢慢退出大殿。

    一直伸着耳朵,守在殿外的叶苕,见叶谣从殿中出来。眼神怪怪的。“这么快”?

    “什么呀”!叶谣脸色一红,慌张的躲着叶苕的眼神。

    叶苕嘻嘻的笑笑。“看你那慌样,有什么呀,这事见怪不怪,与长老双修没给点好处呀”!

    “给了,给我个珠子”。叶谣从圣袋中取出晶珠,脸腾的红了。“谁双修了,长老说我境界太低,不适合在他身边,让我用此圣药突破,不然就赶我走”。

    “什么”?叶苕惊得张大了小嘴,久久的没合上。好一会儿才有点结巴问道:“就这么简单”?

    叶谣点点头。“就这么简单”。

    叶苕眼神怪怪的走向台矶上的浮亭。

    一晃数日,情月殿内没有半点声息,叶苕神不守舍的徘徊着,岭主已经派圣使来了数次,说是有事相商,可是长老在修炼,谁敢去打扰,圣使也只好欣然离去。

    这日,朝霞闪着耀眼的金光,花草叶瓣儿上的露珠儿像一粒粒晶莹的珍珠,一闪一闪地滚动着。

    哒的一声滴在叶苕的脸上,激灵一下,打了个寒战。叶苕吓得脸儿都变了色,忙遁空而起,慌张的神识殿域。

    凉风吹来,殿影有如浮在云海中的岛屿,轻轻的浮动着。一道伟岸的清影站在岛边,背手凝望的晨光。

    “参见长老”!叶苕忙带众圣奴跪拜空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