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剑修阁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3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嗯!近日有何事”?莫邪回首微笑的问道。这位固根一阶圣女,莫邪并不看好,总感觉此女心机极重。

    “回长老,岭主多次派圣使请你,说有要事相商”。叶苕急忙回道。

    “带路,去群英殿”?莫邪说完,轻步出了院门。

    叶苕细眉一挑,长老要步行去群英殿。“祖宗呀!你想走到明天早晨呀”!

    莫邪饶有兴趣的在亭台楼阁、池馆水榭间穿行,青松翠柏下,怪石崎首,盆景藤萝,点缀在楼宇英姿。

    转了几道弯,穿过一座殿宇。莫邪慢慢的停下脚步。

    抬头看,迎面是赤金九兽镏金大匾,匾上书着数尺大的篆字:“药经堂”,侧书晶字:“天地之灵,莫于药者”,

    莫邪站在殿域外。“叶苕,这是何处”?

    叶苕心神一动。“长老,这是岭内药经存放之地,没有长老会令,任何圣者不得入内”。

    “哦,这么说,我这位长老,只能望而止步”。莫邪笑笑,转身沿殿外长基行去。

    叶苕松了一口气,这长老还是很守规矩的。不然,岭主必怪罪下来。

    穿过依着院墙,挺立的一丛翡白竹,走进一片碧粉相间的古树林,树叶犹如利剑攒在一起,透下几缕淡青的粉光,照在一座灰沉沉的楼宇上。楼前是紫檀雕螭案上坐着丈高青绿晶鼎,雕印金蜼、雪螭。

    莫邪停住脚步,看着楼前乌木色的楼匾,镶着錾银的字迹:“剑修阁”。

    “叶苕,这是何处”?莫邪笑着问道。

    “长老,这是岭内铸经存放之地,因久无弟子修炼铸兵之术,此处已经荒废万年”。叶苕看着灰沉沉的楼影,叹息道。

    “哦!此处不用长老会令”?莫邪看向叶苕,风趣的笑问。

    “长老,本岭以炼药闻名,铸兵之术只是皮毛,没有秘诀,你看楼门四开,却没有弟子入内”。叶苕指着案后的光门。

    莫邪早已窥视到,只是不知何意,原来如此。“叶苕走,我们进去看看,炼药我没有兴趣,铸兵,我道是想研究一二”。

    “长老......”。叶苕喊了声。

    “哦!告诉岭主,有事可以到此找我”。莫邪身形一闪,遁入光门内。

    楼内正中是九龙火鼎,鼎上盘有九条翘首腾云龙身,龙目如炬,巨口微张,对着鼎上虚空。

    鼎前是一尊石垫,放着花梨晶石案,案上墨砚晶台俱,平放展开一个晶轴,轴边压着雪白笔尖的晶笔。一边摆着雕花透空瓶。瓶口放着水晶球儿,插着一株蒂茱。

    石案后摆放着紫晶色书柜,一缕斜阳从雕花缕空的石窗透进来,照在一排排的晶轴上。轴面闪着枯黄的光,似晶轴已久无圣者观阅,失去了灵性,泛着腐化的黄芒。

    莫邪摇摇头,原以为阁内定是晶书万卷,原来只有区区十几轴。

    环视过阁域,走到花梨晶案前。只见放在案上的晶轴虽然拉开,轴面已经失去了灵光,灰暗的没有半个字迹。

    莫邪手指刚刚碰到晶轴。噗!一股灰烟升起,瞬间羽化一般变成星星点点的光芒,散向空域。

    晶轴随之亮起,闪出三个金光骨字:“育火术”。开篇写道:“欲炼其兵,必先育火,育者生也,火之源也......”。

    莫邪看了开篇几语,心里长了爪子似的痒了起来。自从得到《神工开物》,就有炼兵的想法,随着境界的提高,也越来越感觉没有称手的圣器。虽然从《神工开物》中得到“启物诀”、“启心诀”,那不过是将圣器启灵的秘术,不是铸兵之术。

    “育火术”?看来应该是培育火种的术法,应该是铸兵时,炼火的基本术法。

    想收起“育火术”,莫邪又笑笑摇摇头。经阁门开着,万年都无圣者问经,看来不是什么不可外传的秘术,身为长老把此术占为已有,传出去,不免让岭内弟子笑话。

    莫邪走到晶架前。神识架中的晶轴。轴光闪着术法名:“焌火术”、“燧火术”.....“观石术”、“鉴石术”......“识晶术”、“噬晶术”......冰鼎要术......。

    嘶!莫邪惊讶不已,没想到铸兵之术分得这么细,书架上共分三类,火术三轴、石术三轴、晶术三轴、鼎术一轴,另有几轴“心得寄语”。

    柜内铸兵之术虽然不多,已经令莫邪大开眼界。

    莫邪发现,这些术法,不同于其它术法传承。圣者传授术法,以“传功石”师传弟授。而铸兵之术确都记在晶轴之上,如此传承,将失去术法隐秘性,会被弟子随意的传看。

    都说圣剑山对圣兵看得极严,怎么会对铸兵之术如此的开放,这是莫邪没有想到的。想了一会儿,莫邪自嘲自笑。“想那么多干什么,也许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给你看,也未必能铸出圣兵”。

    莫邪走到九龙腾云鼎前,丈许鼎身半闭半开,鼎形混圆,通身如紫晶铸成,一股冰火之气从鼎内渗出,轻如簿纱般环绕鼎身,翘首九龙有如飞腾雾间,龙鳞透着紫光,龙睛闪着紫芒。

    这就是铸兵之器。一股寒气扑来,莫邪精神一振,回首看向书架一角的“冰鼎要术”。

    此鼎难道就是“冰鼎”?莫邪虽然未看“冰鼎要术”,但从鼎身的寒意已经猜到几分。

    绕着鼎体走了数圈,莫邪发现鼎体上不但有九龙,还有四字:“霜”、“雪”、“冰”、“晶”。

    每个字都寒光闪闪,那缕缕惊寒就是从四字间渗出。

    环视四域,阁内再无它物。

    莫邪径直走到晶案前,嗅了一吸淡淡的花香,盘膝坐在案边,抬头看看镂空的天色,从圣袋中取出夜晶石,悬于案上。拿起“育火术”,轻轻的划动。

    群英殿,岭主叶尤子拄着下巴看着微微颤栗的叶苕,眉头皱了皱。“你说,莫长老去了‘剑修阁’”?

    “是,岭主,都是弟子一时多嘴,才......”。叶苕吓得口齿不清,两股不停的抖着。

    叶尤子看向两侧几位长老。“各位长老,你们看此事如何”?

    “岭主,莫长老是何来历,我等都不清楚,没法去直问,必竟其是我岭巅峰的存在,交好比交恶强,看就看吧”!冼松见众长老都不语,笑着说道。

    “不错,我等最担心的是莫长老是外峰盗我岭‘药经秘要’的贼子。至于,铸兵之术,虽然为圣剑山传承之术,如今已经向山内弟子公开,就是想让弟子广研术法,已经算不上禁术。看了又如何?几十万年来,岭内有几位弟子能入选圣剑山,又有几位弟子铸成了圣器”。柳荷一脸的妖媚,说起话来,扭扭捏捏的,声音听得十分腻耳。

    叶尤子看向其他长老。众长老都点点头,未多加评论。

    “那也好,今日本想请莫长老来,令其送弟子入‘千草药域’,省得其在峰内久住,生了事非。即然如此,就让其研习铸兵之术。柳长老没事时,可代我等去问候一下”。叶尤子说完看向柔媚的柳荷。

    柳荷心花怒放。自从半月前看到莫长老移容成倪月,修炼的心都没有了,天天对着镜子照来照去,心里痒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可是,又没有借口,只能日思夜想。

    “是岭主”。柳荷深行一礼,瞬间遁出大殿。

    数位长老看着柳荷留下的残影,嗅着浓烈的香气。脸都抽了起来,眨巴的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光芒。

    “叶苕去吧,继续服侍好长老,有事立即回报”。叶尤子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是,岭主”。叶苕连磕数个响头,想起身离开。

    “岭主,我还有一事禀报”。

    “讲”。叶尤子看向叶苕。

    “岭主,莫长老到情月殿后,一直未临幸我等。但却给叶谣一枚晶药,助其突破......”。叶苕忙把事情经过细细的讲来。

    “下去吧!我知道此事”。叶尤子脸色一沉,声音微微变化。

    叶苕见岭主沉了脸,谢过后,匆匆遁出“群英殿”。

    叶尤子看向众长老。“各位有何高见”。

    “这是想拉拢叶谣,不如将其召回,换一位弟子去”。冼松又是第一个开了炮。

    “不可,这样会打草惊蛇”。另一位长老忙制止道。

    叶尤子摇摇头。“我不担心此事,我担心莫长老可能是炼药高手”。

    众长老也想到这点,只是没敢说。

    “冼长老,看来此事,还得你去找叶谣,收回晶药,看看到底是何圣药”。叶尤接着吩咐道。

    “好”!冼松说完,遁空而去。

    “丁秀,此事还得你出马,到药峰查查此圣的底细”。叶尤子看向下首一位圣女,声音十分的柔和。

    “岭主,花费的晶石怎么办”?丁秀脸上现出难色。

    “由岭内直接拨给你”。叶尤子虽然感觉到心痛,又没有办法。莫琼长老来的出奇,对于没落的叶岭,不敢有半的闪失。

    “岭主放心”。丁秀起身遁出大殿。

    转眼,殿内只剩下叶尤子。

    青色的烟纱,轻轻的拂过,香炉里升起阵阵袅袅的淡烟,卷裹着轻纱,弥漫着整个殿,弥漫了叶尤子的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