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育火术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5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大圣士—”!叶菹遁落“情月殿”外,柔声喊道。

    叶菹已经来三次了,每次来都被叶苕挡了回去。这次,叶菹刚遁到殿外就喊了起来。

    殿影一闪。俏容低装圣女遁出大殿,向叶菹深行一礼。“少主,莫长老已经去群英殿”。

    “叶谣”?叶菹忽悠悠的眼神,闪着惊异的灵光。十几日前,叶谣还是灵动七层,怎么到了固根二阶?

    叶菹轻哼一声,小声嘟囔着。“不是装死修炼,就是没影”。

    叶谣俏媚的红润嘴唇,好像两片带露的花瓣,微凹的嘴角边,隐约挂着一丝儿笑意。

    叶菹瞪眼美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族妹,小嘴像弯月般咧咧,遁向群英殿。

    “剑修阁”内,莫邪拿着“育火术”,细细的读着。

    “育火术”,是凝气境圣者将炼化的阴阳之火,育化成炼器之火的秘术,术法云:“阴阳之炎利于战,而不利于炼。只因阴阳之气的阳炎过烈,阴炎过寒,会使石晶难合密晶”。因此必需育化阴阳之火。

    育火有三阶:一阶为心育,就是以心育火,由心教火,用心感火,此火育化后,由心而动,由心而控。能达到心想而火燃,自由控制火势。其神识必需达到四百里,方能心育阴阳之火,否则将无法育得心火。

    心火是炼器最基础的火种,想炼得圣器,没有心火,根本无法成器。

    莫邪暗吸一口气,难怪圣域铸器如此之难,两个必要条件已经让无数的圣者望而止步。一是神识必在四百里以上。二是必须炼化阴、阳三火。先不说四百里神识,仅仅阴、阳三火,对于凝气境圣者就是不可逾越门坎。看来,这圣剑山真是龙潭虎穴,不知有多少圣境奇才聚集在这里。

    二阶为念育。就是以念育火,由念教火,用念感火。此火育化后,由念而动,由念而生,念到而火燃,念息而火熄。其神识必须达到七百里。方能念育阴阳之火,否则将无法得到念火。

    念火,不同心火,心火为红色,念火为紫色。是炼得虚兵必备之火,念火不育,难铸虚兵。想得到念火必得到阴阳各一火,方可育得念火

    原来如此,莫邪此时才如梦方醒,难怪圣境虚兵极难铸得,想铸得虚兵必须有七百里神识,这神识其实并不高,千年来,莫邪见过不少神识卓越之辈。但是这炼得阴阳各一火,那就是极难事。

    在圣境能炼得阴、阳三气中一气,已经是幸运儿,得二气,并炼化,那已经走了狗屎运。得到阴、阳各一气炼化,那不是走运,是玩命。

    阴、阳二气相悖,想炼化,必须抗住阴、阳之气焚烧。有许多凝气境大圣者,虽然得到阴、阳二气却不敢炼化,只能望而兴叹,谁会拿千年修炼,万年寿命开玩笑哪。

    想想自己启化的“吞雷神刺”。莫邪不免一笑,对于“育火术”中的说法,有些将信将疑。

    当年启化“吞雷”时,莫邪虽然三大神识大圆满,却并未炼化阴、阳三气,不是照样,得到堪比虚兵“吞雷神刺”。

    细一想,这是“育火术”,自己得到却是《神工开物》中的“启物诀”,术、诀之差何止一层。莫邪乌黑的眼珠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嘿嘿了两声,继续看“育火术”。

    三阶识育,就是以神识育火,由神识教火,用神识感火。此火育化后,由意而动,由意而生,神识千里,火燃千里,神识凝聚,火即凝聚。其神识必须达到大圆满,方能识育阴阳之火,否则将无法得到识火。

    识火不同于心火与念火。二火无识,只能以圣者神识育得。而识火可以启识,育得火灵,有火灵者能使识火与圣者神识相通,方能炼得圣兵。但是想得到识火,必需有火源,阴、阳三气缺一不可。

    莫邪看到此,眼睛瞪得跟玻璃球似的。这么说,想铸圣兵必需有千里神识,也必需得到阴阳三火。这谈何容易。阴三火:阴焚之火、阴烬之火、阴寒之火,阳三火:阳炎之火、阳炙之火、阳炅之火。想将六火得到,还要炼化,简直就是惊天说梦。

    圣境此世只得八件圣兵,可见圣域能达到识火之阶的圣者万载难遇。

    啪!一缕黑燃从指尖燃起,跳了几息,色泽一变,黑火化成青燃,转而变成绿色、粉色、红色。

    噗!五燃熄去,又跳燃在指尖,五色之燃,悠悠之气,飘乎的在指尖流转。五燃变幻着色泽,爆着朵朵火花。整个阁域都变得五颜六色。

    如今,莫邪已经得到五燃,唯一缺少阳炅之火。

    “何处能得到阳炅之火”?莫邪看着晶轴发起愣来。

    五指一合,五道火燃响起一声脆音,黑溜溜火珠落在手心,嗡嗡嗡!转动着。每转一息,五色火气旋成光环。

    “哎呀!谁那么缺德!在这里玩火”。突然,阁外转来一声惊呼,就听得嗵嗵数声。阁外没了声音。

    莫邪脸色一变,忙放下晶轴。“晕,小妮子怎么这时来到这里”。

    青光闪过,莫邪遁出“剑修阁”。看眼楼外石林,禁不住咧咧嘴。只见参天古木里,几块奇石碎裂成沫。叶苕四仰八叉的躺在石尘中。

    不远处的石壁上,凹进一个圣形坑,坑形窈窕,有如刻过圣女图。

    嗖!一阵香风从石坑中喷出。光环一闪,叶菹披头散发的从坑中遁出,身上战甲冒着白烟,只要露肉的地方都黑糊糊的,跟烤了炭。那惨样,难以入目。

    “叶菹发生何事”?莫邪惊问道。

    噗!一股黑烟爆起,黑糊的肉气弥漫,叶菹周身闪起数道环光,将破甲羞容罩住。

    “谁刚才在‘剑修阁’内玩火”。光环中,叶菹凶巴巴的娇呵道。

    晕!刚才莫邪看得入迷,不小心将炼化的阴、阳五火捏合在一起。没想到就这么小小的脆声,竟然将叶菹、叶苕烧成了这样。

    莫邪看眼叶苕。只见石粉中,叶苕混身爆着火气,烧熟了似的变成黑炭。

    一缕冶气从指尖飞出,轻旋在黑色的炭影上。

    啪的火气爆去,叶苕赤裸的躺在黑炭中,竟然将战甲都烧成了灰。

    莫邪忙转过脸去,看向叶菹。“少主没事吧!是我刚才不小心启动了‘九龙晶鼎’”。

    叶苕慌张的从圣袋中取出战甲,胡乱的裹在身上。

    叶菹看着白条鸡般叶苕,又想笑,又是气。刚才如果没有“欲衍心魔环”护体,怕是比叶苕还要狼狈。

    叶菹狠狠的瞪眼莫邪。“色圣士,想色,也用不着想这损点子”。

    莫邪眼皮跳跳,未理叶菹,转身行向“剑修阁”。

    “大圣士别走,我想去‘千草药域’”。叶菹气呼呼的喊道。

    “我在研术,找别的圣者护驾吧”。莫邪说完遁入阁内。

    “果然是白眼狼,当了长老,就牛的不得了了”。叶菹没好气的骂道。

    “再骂,我再烤了你”。阁内腾起阵阵火气。

    叶菹吓得遁出数百丈远。“老头,你到叶岭时都说什么了,一点信誉都没有”。

    阁内沉默了一会儿。“别墨迹,坐那儿等着,等我习完此术,再带你去”。

    “这还差不多”。叶菹噘着小嘴坐到阁外的石亭处,瞥着阁楼。

    叶苕红着脸遁进石亭。“少主”。

    “看着这老头,别让他跑了”。叶菹气不打一处来。“老色头,还会玩硬气了”。

    天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镶嵌着几颗残星,朦朦胧胧的楼域被银灰色的轻纱笼罩。

    “叶菹少主,请入阁内一叙”。沉寂半月有余的“剑修阁”,突然传出声音。

    盘坐在清雾中的叶菹脸皮动动,一闪消失在空域。

    阁域内,莫邪拿着晶轴头不抬眼不动的盯着闪动的光字,像似在沉思。

    良久,莫邪抬起头来,看着对面拄着香腮,瞪着大眼睛的叶菹。“少主可知阴阳之火”。

    “当然知道,在圣剑山不知阴阳之火,谈何铸器炼药......”。叶菹小脸一扬,头头是道的讲起阴、阳三火。

    莫邪频频点头,没想到叶菹才到培行境,懂得还不少。“即然如此,可知阴、阳三火出在何处”?

    “切!还大圣士,这点常识都不懂......”?叶菹白眼莫邪。

    阴火喜阴,必在地极之处。阳火喜阳,必在天极之地。想得其火,必入其地,方可得到......。

    莫邪看眼叶菹,太多的废话。不过小圣女,这方面知识确实丰富,莫邪自叹不如,不愧生自圣地。

    “少主果然学识渊博,本祖想问,何处能得到阳炅之火”。莫邪不等叶菹说完,接着问道。

    叶菹愣愣。在“千草药域”时,见过莫长老用阴焚之火,怎么要找阳炅之火,这两圣火会相克,炼化十分危险,十有九败。

    “不行,炼化阳炅之火太危险,我知道也不告诉你”。叶菹将头撇向一边。

    莫邪乐的眼睛都没了,看来有点眉目。“少主,有什么条件尽管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