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独占药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3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遁在三域看热闹的五位大圣者吓得张着大嘴,看着仰面朝天的申纪倒栽葱跌下空域。

    怎么回事?明明看见申纪抓住叶菹,怎么会是一缕白光。叶菹哪?

    只见叶菹跌落的空域,空空如野。那里有叶菹的影子。

    千里外,叶菹混身颤抖的站在空域,心跳得厉害,嘴唇抖颇着,牙齿打着大大的寒战。

    叶菹身前闪着细细的光,一支银光闪闪的玉钗遁在空域。

    “好险!‘凤鸣钗’又救了他的命”!叶菹神识眼远域,不知如何是好。

    叶菹心里明白,每次“凤鸣钗”出现,必会杀人噬识。怕是这次又闯了大祸。咧了下小嘴,慌张的逃向叶岭。

    青光一闪,莫邪遁出流沙大阵,一股子血腥扑鼻而来。

    莫邪一阵惊悸,毛发着了魔般地冰冷地直立,心里暗叫不好。

    五道威压笼罩而来,莫邪一声怒呵,弓弦声起,六道晶光飞去,近域五声闷音。六道血线喷出,随之血线身影飞出千丈远。

    莫邪持着“无影透心弓”立在空域,怒目凝视六道血影。

    六道身影伏在空域,滴滴血线落下,一滴一滴地打在树叶上,滑了下来,“哒”地一声掉到草丛中。树红了、草红了,弥漫的雾气也红了。

    莫邪的眼里闪着红光,一时茫然不知所措的识域像一张白纸,惊愕的凝神看着六道血影。

    一道晶光飞回“无影透心弓”。箭弦嗡鸣,莫邪不由得锁起眉头。“透影碎心箭”术法中有一绝:“伤敌不回,杀敌必噬”。

    其所言的“必噬”,就是噬血。刚才莫邪一怒箭发,五道“透心箭”射穿五位大圣者眉心,使其失去战力,却有一道晶箭飞回。

    莫邪混身顿时被血气弥漫,站在骄阳下,红光闪闪,有如煞神一般,威压四射。

    数百圣者吓得跪在空域,知道倪长老闯了大祸。

    莫邪面色冰冷,漫身的红光散去。“滚”。

    五位伏空大圣者蠕虫似的爬起,看了眼黑枯的申纪圣体,吓得脸都黑了,这是什么秘技,如此的霸气,能吸噬大圣者的精血。

    “再欺我叶岭,此圣就是下场”。莫邪伸出大手,一道晶光落去,手一收,硬生生的将申纪圣体捏的的粉碎。

    五位混身是血的大圣者,仿佛着了一个霹雳,四肢颤抖着,过度的紧张,使其脖颈发硬,两眼发直,看着莫邪,如同看到了阎罗,一溜烟的逃没了影。

    莫邪回首看向跪拜在空的数百圣者。“都起吧,随我进药域”。

    数百圣者惊慌的站起,倪长老斩了申纪,竟然没有一丝的胆怯,还要带众圣入“千草药域”。数百圣者早就吓破了胆,迷迷糊糊的跟着莫邪遁入药域。

    一石惊起千重浪,叶岭长老倪月强行出头,斩杀药峰十强申纪一事,不经而走。

    药峰上下为之震惊,数千年来,叶岭大圣者们卑躬屈膝,在强权威压下,只求寻回“万年万虫草”,根本无心与他峰争雄。如今突然出现这么一位强势的长老,轻易力挫埭城六老,怒斩药峰长老申纪,简直让药峰万域刮目相看。

    与埭城相邻的紫葳峰、希莶峰、泽漆峰、乌蔹峰等数十峰峰主无不惊愕,一时没了主意。临近“千草药域”的紫葳峰更是不知所措。

    叶岭长老倪月放出话来,要占“千草药域”,这还了得。“千草药域”是周边数百峰千年圣药的采集地,此域被占,就等于断了百峰炼药的根基。

    由其是紫葳峰、乌蔹峰,自从虫草峰败落后,两峰尽占药域资源,每年派出大量弟子在药域内采峰,炼得无数奇药,在圣药峰内排名数次进阶,眼看进入五百峰内。这次药典大会,紫葳峰派出数十位弟子参加埭城、圾城、塥城选拔大赛,虽然只有两位弟子入选药岛,这已经是晚辈弟子最佳的战迹。

    叶岭强势出头,令周边数峰无不寒颜,似乎又看到当年虫草峰不可一世的样子。

    群山相拥,错落有致的叠翠间,千丈山峰屹立在古木中。幽长的石道上,两位绿甲圣者飘然前行。

    石边长长的小溪,清澈见底。碧水顺流而下,映着两旁的茂密古林和奇花异草。

    两位圣者踱步溪边看着小溪的尽头飞泻而下的瀑布。流水瀑布、古林奇花景致虽然美,两位圣者却面色微寒。

    “沙长老,你不说倪月已成刀下之鬼,怎么又回到叶岭”。

    一位圣女锁着眉头,精致的面容饰着浓浓的重妆,依旧无法掩去眼皮几条浅浅的皱纹。“我怎么知道,是外面传来的消息”。

    “这么说,你我的‘衍识粉’,白白送给了那厮,娘的吃了也让他爆识而死”。圣士怒气冲冲的神识道。

    “说那些有何用,倪月既然强势回归,必然会查个水落石出。其强占‘千草药域’,很可能想看看谁来攻域”。沙蓉半眯着眉眼,略有所思的看着远域。

    “我等,怎么办,是不是怂恿峰主攻域”。圣士低声道。

    “你傻呀!峰主十有八九让你我出战”。沙蓉哼了声骂着,心里又暗骂:“这畅铁真是没脑子,怎么能与他合作”。

    神识间,沙蓉抬手捻住一道晶光,看都没看放入圣袋中。

    畅铁看眼沙蓉。“沙长老何事”。

    “还用说,峰主定是找你我议事”。沙蓉没好气的瞪眼畅铁,真是个乌鸦嘴。

    唤滗峰,山势险峻,顽石如骨,柏林如盖。平静的唤滗湖像一面镜子,镶嵌在劲骨的峰石下。飞流直下,千尺银瀑落在五色的卵石上,溅起五色的晨光。

    湖边黑石上,莫邪面色平和,盘膝而坐。手捏术指,微目凝视着峰外千里空域。

    数位大圣者遁在山巅处,神识着五百里外的唤滗峰,个个脸色阴沉。

    青光一闪,巅顶闪出一道光门。畅铁拉着长脸遁出。见数位大圣者背对着他,心里暗骂了句。轻身遁落山巅。

    “郎默,来有早呀”!畅铁笑着向身边中年圣士问好。

    “来了,是闯域,还是来送死的”。郎默没有好气回道。

    “屁话,本长老是来看热闹”。畅铁哈哈的笑道。

    “放屁,紫葳峰都来看热闹,我等只好回去等消息”。郎默瞥眼畅铁哼了数声,身旁几位大圣者不约而同的冷哼。

    “哈哈哈!看你们这点娘们样,见个不首妇道的娘们腿都迈不动了”。畅铁讥笑着,闪身遁向“唤滗峰”。

    “站住”!畅铁遁出百里,淡淡的声音从远域传来。随即神识威压四处弥漫。

    畅铁面色冰冷的遁停在空域。“好强的神识!好陌生的神源!好惊寒的杀气!不过,这声音并非是倪月,是谁要假扮不男不女的倪月”。

    “倪月,别来无恙。回到叶岭,强占‘千草药域’,是否有些过了,这里可是圣药万峰共享之域”。畅铁压着声音吼道,似想喊,又怕声大了,低沉的像闷在葫芦里发声。

    “来者那位,报上名来”。远域传来冷漠的声音。

    “晕”!畅铁想骂娘,不用说了,倪月是假的。

    “在下畅铁,紫葳峰长老。我劝你还是让开药域,以免百峰共愤”。畅铁顿时来了底气,只要不是倪月,就有一百个放心。

    “让开并不难,回答我一个问题,答出来,即可入域”。远域声音里凝着淡淡的笑意,听得畅铁那个别扭,真想暴跳大骂。“那来的圣士,敢在此装神弄鬼”。

    “哈哈哈,只是免于干戈,造福圣域,别说一个问题。一千个问题都可以”。畅铁的脸抽搐着,想发火又不能发,必竟对方的底还没摸到。

    “问题很简单,告诉我何处有阳炅之火”。

    “晕”!数位大圣者都直了眼,心里骂道:“娘的,要知道那个地方有阳炅之火,还轮得到你,老子早就去抢了”。

    圣地大圣者都知晓,阴、阳三气中,有一气最难得,即纯阳之气,炼化可得阳炅之火,紫色。

    圣域万物阳气若天,似能得,而不见其终。故得阴气者易,而得阳气者难。有曰: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天之阳,阳中之阳也。如得纯阳必从纯阴之地炼之,而阴阳互化,想得纯阳,必入纯阴之地。

    而纯阴之地是何处,只有圣剑山知晓,那就是令圣域胆寒的魂城。入魂城?数十万载不曾有圣者进入,何得纯阳之气。

    “倪圣友的问题太难,畅某不知”。畅铁脸色阴寒,这明摆着是难为众圣者。

    “畅圣友请回,得到阳炅之气的消息再来”。远域传来一声叹息,显得十分的失落。

    “倪长老真想独占‘千草药域’,不怕百峰怨气”。畅铁一听,气得七窍升烟。

    “本祖并未挡着,想入药域,请自便”。淡淡的笑声里,带着轻蔑,远域数位大圣者听得脸都绿了。

    四域神识威压弥漫,有如铜墙铁壁般,众圣神识根本无法入内,如今唤滗峰,如同石沉大海,被迷雾遮掩,无法看清峰体在何处,还谈什么“流沙大阵”、“千草药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