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三散四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9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霎时青云盖过头顶,一道青色光屏在雷电中拉开,数行金光篆字闪在空域。

    “叶岭长老倪月,见令速离圣药峰,不得‘万年万虫草’,永不得归峰”。

    幻影凝视着青屏,眼神怪异的跳着,微行一礼。“倪月遵谕”。

    回首看眼叶岭,幻影踏着狂风吹起的树涛,遁向闪电交加的空域,弯弯曲曲的赤练留在黑色的背影后,越下起猛的雨将凄凉的叶岭罩在雷霆暴雨下。

    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飘泼大雨打在清雾山影上。殿域瞬间扩大到山前。

    岭主叶尤子带着数十位长老遁出叶岭,颤巍巍的站在冰冷的雨水中。

    巨大的雷声如同山崩地裂,震得叶岭颤动着阵阵嗡鸣。滚滚乌云排山倒海地涌来,有如千万匹脱缰的野马,奋蹄扬鬃。忽然天空中划过一道“之”字形的闪电,叶岭披上了一层银辉。

    一道青屏再次闪现在闪电中。“叶岭弟子听令”。

    炸雷似的声音,令人胆战心惊,有如巨钟碎裂当空。叶岭上的迷雾天河决了口似的铺天盖地卷去,转眼间,只留下水淋淋的黑山墨林。

    数以万计圣者跪拜在绵延百里山巅,低首伏空,豆大的雨点瞬间打透战襟,冻着似的打着寒战。

    哒哒的骨碰声如同石岩颤栗,细碎的响彻在千里空域。山在颤,树在抖,就连雨中的小草都抖着碎音。

    岭主叶尤子兀自站在冷风里,像木雕泥塑般的一动也不动,继而被惊雷震得肋骨发抖。脸色异样地悲戚、沉痛,渐渐的拉长,一溜溜的雨水冻结般一点点的移着。

    “终于到了这一天,虫草峰再无回天之力”。叶尤子颤巍巍的跪拜在空,双手支在冰冷的岩石上一般颤栗着。

    身后数十位长老,一口怒痰堵在喉中,想骂,骂声变得哽咽,慢慢的随着岭主跪在空域,声声悲切,呜咽梗塞,哗啦啦的水流从发丝间流下,分不清是雨是泪。

    千万载基业就此断送。叶岭弟子个个肝肠寸断,阵阵作痛。喉咙里如塞了块硬石头,哽着气不能下咽。

    雷雨交加,闪电乱挥,这儿一道,那儿一道,照着煞是吓人的脸。随着雷声炸开的隆隆轰鸣中,金光道道的晶轴许许从栩光闪闪的乌云里拉开。

    “虫草峰峰主叶玄子串通反贼必心子,盗失圣族圣草,以至与虫族交恶,连年战乱不断,圣族边域危急,无数圣者断修。如今六千年时日已至,依然无法寻回。圣剑峰令:削去叶岭岭名,凝气境弟子发配‘炼药谷’,培行境弟子发配‘万草园域’,固根境弟子发配‘断草洞’,灵动期弟子分到紫葳、希葵、芊蘼......十二峰。遗留峰域、殿宇另为它用,即速启程,不可拖延,违令者散去修为。特谕”!

    黑云压着天穹,闪电道道劈斩,仿佛天域被斩成两半,钟声洪音一字一顿的读着。

    叶岭弟子的心像是被毒蜂鳌了似的阵阵紧缩,浓重的悲怨笼罩在心头,冰冷的随着字字声声颤栗。

    跪在弟子群中的叶菹吓懵了,哭得跟泪人似的。

    “万草园域”是何地?此域与邢汩扯不开关系,正是邢汩的圣父邢琛管理的园域。是用来种植百年圣草之地,圣剑山获罪弟子大多在此劳作,日夜耕耘再无修炼之日,只要进了此域,必老死园内。

    叶菹怕的不仅是此事,还有邢汩,进了园域,就等于掉进邢汩的手掌心,想逃都没有机会。叶菹吓得几乎瘫在空域。

    叶尤子直愣愣的盯着空中晶轴。

    “炼药谷”是圣药峰炼药重地,多是犯错的凝气境弟子聚集之地,没什么可怕的,也就是按圣药峰要求大量炼些低等级圣药,供圣域买卖。

    叶尤子并不担心,在圣药峰,能以“子”为名的弟子都是圣药峰传承弟子。而得此殊荣的叶岭弟子只有十三圣,就是在圣药峰内也少之又少。因为,以“子”为名的弟子,在炼药上已经达到“药尊”级。只有这样的圣者,才能拥有“固化能”。这是炼顶级圣药必备异能,这些“子”字弟子万圣能出一圣,相当的难得。就算到了“炼药谷”也是顶级炼药师。

    叶尤子不甘的是:六千年,叶岭三位元老、数十位长老在圣域历经磨难,苦寻“万年万虫草”。圣剑山竟如此的绝情,不是将叶岭降为洞,而是直接肢解,这等于灭杀了叶岭的传承。

    “叶尤子,接谕”。威声中,晶轴徐徐的合上。晶光一失,落向叶尤子。

    叶尤子盯着停在眼前的圣谕,迟迟未接,眼神里闪着莹光,模糊的已经看不清圣谕落来。

    “各位圣使,虫草峰立峰三千九百七十九万年,为圣域立下无数战功,为何不能宽限千年,再给本峰一次机会”。叶尤子声泪俱下,泣不成声。身后闪现出光屏,密麻麻的金光篆字由小而大的飞来。

    “圣域第一神丹:‘湮灭丹’”;

    “圣域第一进阶奇药:‘三阶散’”;

    “圣域第一战力奇药:‘四阶狂’”;.......。

    瞬间闪过二十三组金光篆字,每组金光都看得众弟子泪流满面,失声痛哭。

    这是虫草峰昔日的辉煌,曾经刻在虫草峰的镇峰碑上,供弟子瞻仰。数千万年来,虫草峰弟子就是在这些光环下奋进,创造了二十三个圣域第一。如今荣誉的光环陨落,其痛何止是穿心撕肺。

    远域一声清脆的霹雳,携着星星的雨滴。雷声、骤雨变得消声匿迹,只有闪电撕扯着乌云,在惨烈的白光里聚拢。远域沉默了几许。“此乃圣力不可为”。

    虫草峰黑压压的,变得鬼异的静。

    叶尤子的脸一阵痛苦的痉挛,绝望的目光盯着远域,仰天长叹一声。“天灭虫草”!

    叶尤子的悲声,回荡在千里空域,炸雷般令万心俱碎。

    一双颤抖的手伸向“圣剑令”。

    嗖!一道耀眼的蓝光射中令牌,蓝焰燃起,鬼异的爆光炸得“圣剑令”滴下蓝色的火星,滋滋的爆着蓝弧。

    “谁?竟敢毁我‘圣剑令’”。远域一声怒呵,一群黑傲傲的鬼影从天上落下,电闪雷鸣中金色的战甲刺得眼目发花。

    蓝色光环在空域炸开,一位身着蓝金战甲圣士,手持“钰金环”,面无表情的站在空域。

    叶岭弟子一愣,见岭主叶尤子跪拜在地,伏首痛哭。“弟子叶尤子拜见元老”。

    唰!数万弟子随声伏在空域。“参见元老”。

    “嗯”!蓝金战甲圣士沉声回应,凶神似的眼神半眯着,瞄向雷霆闪闪的夜空。

    远域吓到似的无言。轰隆隆的雷鸣散成一阵阵霹雳,刹那间,霹雳咔嚓一声撕开乌云,金箭似的闪电从密布的浓云中射向大地。

    轰轰雷声中,乌云似在燃烧。数道黑影踏着雷霆而来,慢慢的停遁在爆烈的电光里。

    “简术,你想干什么”。

    喷着可怕蓝色火焰的“钰金环”在天空抖着,山峰树影在蓝色的光环中变得异常的可怕。

    “不干什么,我只想看看谁敢动我‘虫草峰’”。简术嘴角抽动着,紧握着“钰金环”的手微微的抖着。

    “放肆!简术,这是圣剑山令,容不得你说话”。

    “别拿‘圣剑山’来吓唬本祖,我‘虫草峰’还真不怕这事”。简术颤抖着阵阵干笑,笑容里带着几分苦涩。

    “简术,你想反了不成”。

    “哈哈哈,要反等不到今日,六千年来本祖四处奔波,就是为了早日寻回圣草,尔等竟然要动虫草峰,居心何在”。简术怒呵当空,大地在胆怯中震动,惊得数道黑影不约而同的退后一步。

    “就凭你一已之力”。

    数道身影一退百里,一道雷光劈了下来,磅礴凌厉的气势撞向山巅,整个虫草峰如落火海中。

    简术退了一步,挡在虫草峰前,手中白色弧光一闪,两个晶珠闪在手中。

    退到远域的身影,盯眼晶珠,眼皮啪啪的跳着红光,牙齿都打着寒战。

    “三阶散”、“四阶狂”。竟然是刚才叶尤子的光屏中闪过的晶珠。虫草峰留有后手,这二种圣药,不是在圣剑山圣剑殿吗?

    风云骤变,令远域的圣者欲攻之势收敛。

    简术化身二阶,无论服用何种圣药,几位大圣者都不是对手,一战下来,必死无葬身之地。修炼到这份上,那位圣者不是怜命如金。

    退到远域的身影,伸得脖子都痛了,硬是没敢动手。

    “简术,不要以为有圣药倚仗就敢与圣剑山作对,你保得了今日,躲不过明日”。

    “哈哈哈,大不了,我虫草峰与尔等共焚。哈哈—”!简术狂笑不止。

    刚笑数声,又讶然而止。手中的晶珠噗的一声爆开,化成两团药气。

    简术的脸一阵抽搐,一流细汗流了下来,似滑在冰面的冰珠,滚在煞白的脸上。

    远域,数道身影吓得脸都黑了,瞬间又泛起红晕,续尔发出阵阵的冷笑。

    “简术,这障眼法能吓死个人呀”!

    简术脸色渐红,瞬间红到了发根,鼻翼因激动张得大大的,额上滚着豆大的汗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