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药峰故人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5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盛华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万道成神

    神识着幽蓝碧珠,叶菹轻声说道:“这是圣祖留给圣父的‘镇魂珠’,此珠百万里内能感应到圣祖的气息,或许能帮助你找到‘枯魂谷’”。

    莫邪心神一动,果然如简术元老所说,叶玄子留有后手。忙伸手接过“镇魂珠”。“少主放心,我此去必迎回圣祖”。

    叶菹眼含泪花,轻轻的点点头。“我相信你,只是太危险了”。

    莫邪凝望着阁域,似透空千里。轻叹一声。“就是虎穴,我也要闯一闯”。

    叶菹默然,看着莫邪钢毅的背影,知道莫邪必去“枯魂谷”。自己境界太低,就是想跟去,也是碍手碍脚。

    莫邪起身走到晶柜前,放好“烃火术”,取出“燧火术”放入圣袋中。

    “大圣士,你现在就要走”?叶菹见莫邪如此举动,眼里闪出惊慌之色,一把拉住莫邪的战襟。

    “时不我待,我怕夜长梦多”。莫邪回首淡淡一笑。

    “我......我想跟着你”。叶菹拉着战襟的手紧了紧,不舍的说道。

    莫邪无语,看了眼可怜巴巴的叶菹,轻轻拽下战襟,拉得叶菹的身体都倾了过来,顺势抱住莫邪。阵阵的哽咽声从怀中传出,一股酸酸的气流充斥眼眶,莫邪不由得鼻子酸溜溜的。

    大手轻轻的放在叶菹颤抖的肩上,拍了拍柔弱的肩膀。“听话少主,在峰内好好修炼,无论何时都要以实力说话,我这儿有几颗圣药,或许对你有用”。

    莫邪掰开叶菹身子,拭了拭红润的面颊上滚滚的泪水。将数十颗“百启真晶”、“百识真晶”放入叶菹手中。

    一股灵气流冲入叶菹丹海,星花如雨的叶菹,啊的一声捂住了小嘴。那里还顾着躲在莫邪怀里撒娇,一溜烟的遁没了影。

    莫邪拍拍手,嘿嘿的一阵干笑。“搞定,小丫头没个十年二十年的出不了关”。

    次日清晨,天色刚蒙蒙亮,莫邪若无其事的踏着晨雾遁向峰外。

    “倪长老”!一直守候在“剑修阁”外的叶谣、叶苕深行一礼。

    “我去踏青,你们不用跟着”。莫邪点点头,他算是最穷的长老,峰内每位长老都有几百位弟子,出出入入前呼后拥,左拥右抱。来到虫草峰这么久,只有叶谣、叶苕两位圣女跟着。

    莫邪此时已经弄明白,叶谣是叶尤子的世孙,叶苕是叶菹同父异母的妹妹,难怪,叶菹看见叶苕眼睛就起刺。

    “叶谣、叶苕”!莫邪刚想遁行,又停住身形,回首看向两位圣女。

    “长老何事,请吩咐”!两位圣女轻盈伏拜。

    两个圣袋飞到叶谣、叶苕身前。“这是几粒圣药,拿去修炼,我要出峰数载,你等不得荒废时日”。

    叶谣、叶苕一听,激动的跪在空域,连连拜谢。

    叶谣知道,自从叶苕得到长老圣药,修行一日千里。这些日子叶谣兢兢业业,就是想得到长老的垂爱,果然长老仁爱、大方。

    “修炼去吧”!莫邪说完,踏着黎明的肚白,逐渐的消失在淡蓝的天穹边。叶谣、叶苕神贯注的凝视着远峰,中央山脉的顶峰亮起一片霞光,四射而去,一眨眼遁出两位圣女的神识域。

    叶谣、叶苕互看一眼。

    “谣族姐是否禀报峰主”。叶苕怯声声的问道。

    叶谣眼里闪着灵光,摇摇头。“长老说去踏青,几个时辰后就会回来”。

    叶苕点点头,两位圣女盘膝坐在“剑修阁”外的石尊边。

    如轮的旭日跃升而出。刹时万道金光投向大地,山林绿影,幽谷浓深,溪水青翠欲流。

    莫邪踏着绿韵,遁停在奇峰遮掩的山峰上。拉开手中的晶轴,锁着浓眉。圣药峰万峰连绵,峰峰相映,奇峰间是雾气飘散的谷地,曲折的山路就隐在雾气中。

    山间朵朵白云像白色的蝴蝶,围绕山峦,翩翩腾舞,高处看,像波涛滚滚的海潮,近处看,座座青山只露出小小的山尖,仿佛是海中的孤岛,时隐时现在云雾之中。

    “紫葳开峰。还有檀香、铁线、芎穷、蘼芜、芍药......”。莫邪低头默默的划着晶轴。

    简术元老说:圣药万峰,只有开峰时才能通过,峰不开,想过峰岭,必被峰族大阵挡住,想强闯,少不了一场血战。

    开峰?圣药峰网罗圣域万年以上圣药后,为平息圣域各族怒火,而采取的一种方法,每百年开峰一次,开峰后,圣域各族都可入峰采专属草药。

    圣药峰为了保证草药纯正,每座山峰只种专属草药,如杜若峰,只有杜若一种圣药,入峰内千年以下杜若应有尽有。千年以上圣药,被迁至各药域,供峰内弟子炼药。

    莫邪神识数息后,选择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盘山路。听简术元老说,埭城有传送阵,可以通向各峰。想起埭城城主那个老家伙,莫邪心里存有余悸,还是不去为好。

    曲曲弯弯的盘山路,虽然曲折些,在莫邪看来安的很。

    莫邪未极速遁行,画蛇似的在山间谷地穿来穿去。方圆百里尽是波涛翻滚的石海。石间长着龙曲的古树古藤,像盘龙塔,像巨伞,又像蘑菇云,密密麻麻的,整个山峰如墨绿色披肩。

    嗖嗖!几道圣影穿雾而过,见到莫邪飘然于峰间,猛的遁住身形,深行大礼。“见过圣祖”。

    莫邪袖风一抖,未理几位圣者,默然的遁向山间谷路。

    几位圣者见莫邪遁去,慢慢的抬起头。圣者中一张憨厚的面颊上凝起一片疑云。“移容术”?

    圣域大圣者会用“移容术”?憨容圣士眼里闪着疑惑。

    “师兄怎么了”。憨容圣士身边一位玉面圣士,两道浓浓的眉毛泛起柔柔的涟漪,不解的看向憨容圣士。

    憨容圣士摇摇头,凝视着远处的淡雾。“仇师弟,刚才过去的那位圣祖,竟然会‘移容术’”。

    “晕!我以为是什么事,圣域之大,难道就你无涯子会‘移容术’”仇剑撇眼远域,没好气的笑道。

    “你懂什么,此术出于傀境,会此术的只有我和丹青子,哦,除了我师父”。无涯子疑惑的揉着眼睛,总以为自己看错了,在圣域“易容之术”繁多,大都是变化面容,以假乱真。而“移容之术”,是用人皮为主料,再与画像为依托,将人皮修复成画像面容,有如从他人脸上移来的皮,因此为“移容术”。圣域圣者那会干这种费力的事。

    “难道是你师父干将”?仇剑吓得面色发青,自从拜在师父刘松的门下,隐约知道师父刘松与圣剑峰有些渊源。这次就是奉师父之命前来探山。

    “他!他要是到了这境界,还能容得下我吗”?无涯子没好气的骂道。

    “两位师兄别再猜忌,刚才那位就是虫草峰倪月长老,是当今圣剑山名赫一时的圣者”。另一位圣士低声说道。

    “哦!这个长老不简单呀!有背景”。无涯子喃喃的道。

    “别管闲事,师祖在前方等我们哪”?一位面着黑纱的圣女狠狠的轻呵。

    “是,大师姐”。无涯子又看眼远域,满面疑云的跟着众圣者遁去。

    莫邪站在漩涡石上,淡笑的神识着数百里外的空域。

    “无涯子!竟然在这里见到他”?莫邪即有点好奇,又有点激动。神识着八百里外的圣者心里犯起了嘀咕,干将爷爷和小月的行踪,无涯子是否知道?

    莫邪见众圣者渐渐的遁近,青光一闪,消失在悬崖峭壁的石缝间。

    雾气涌起狂呼怒吼的巨浪,六位圣者遁近这座山峰。

    “大师姐,我们去何处采药”。无涯子憨笑的问道。

    “跟着就行,别多言,这次是办圣祖的要事,容不得半点马虎”。黑纱蒙面的圣女低声呵道。

    “是”。无涯子吓得无语,这位凝气二阶大师姐脾气有点发酸,问多了,可没好果子吃。

    众圣无语,沿着曲折的山谷遁空而去。

    许久,莫邪从石缝里伸出头来,摸了把光秃秃的下巴。“无涯子等圣者不像是采药的,走的路线与自己设定的大体相同,难道另有所图”。

    莫邪神识眼数百里外圣者,眨巴两下眼睛,随着众者而去。

    跟了几息后,莫邪顿停在空中,回首看了眼远域。眉头不由得锁起,竟然有圣者尾随而来。起先,莫邪未感到疑惑。今年,圣药峰开峰三百四十七座,在峰缘边穿行的圣者络绎不绝。一路上遇到不止十几波。但这缕神识十分的鬼异,时强时弱。

    似乎在尾随着自己,又像似在尾随前面的圣者。以莫邪的神识,千里可觅其踪,而这缕神识远远超过千里,时而锁定数百里外的圣群,时而锁定过往圣者。

    莫邪慢慢跟着这群圣者,警惕着那缕神识源,却无法神识对方隐匿在何处。

    “必心子”。莫邪淡淡一笑,看来必心子从魔域回来了,不知是否带回飘芳的魔躯?

    入夜,天穹缀满繁星,细碎的流沙铺成斜躺的银河。无涯子等圣者遁落在郁金峰边域,

    “无涯子守夜,其他弟子修炼”。大师姐盘坐在古树根上,神识着墨黑的空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