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冰禁圣药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83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佳德炼药是假,借此斩杀圣士,为师妹报仇是真,只是怕莫邪真是炼药的行家,看出端倪来,才真药假炼。

    如今晶鼎内的火温,明显比十位念火圣者烃火还要强,投入的绿噬晶,瞬间被炼成了药霜。

    结霜是圣药研炼最后一步,等药精部熔化之后,合成新的圣药前,各种药精冷却时出现一种药霜,是成药的关键一步。如果新药不结霜,必糊成废药,一鼎圣药就此炼废。

    以往结霜的过程要十余载,还要放入寒晶,放多了不可,放少也不行,

    “燧火”!佳德眼放金光,满目都是赤金火影,那里还想着什么“报仇”二字。

    佳德从圣袋中取出小小的晶泡,泡中一汪褐色的水珠平滩在泡域,映得五光十色,如晶莹的水晶,似褐红的玛瑙,激起圈圈波纹,闪耀着晶莹灿烂的光辉。

    晶泡飞入腾龙晶鼎,爆成一滩褐红色的水雾,冰凝的药霜,如同淋了玉液,爆成朵朵碎露花,红莹万点,流星般陨落。

    数十道花影从爆光中现出,闪着红芒飞向晶鼎外。

    三道阳炎之火飞向腾龙鼎,击向飞遁出的花影。一击打在花影上,遁离晶鼎的花影被粉红火燃包裹,飞回鼎内。

    佳德、段行面色一紧,连连打出阳炎之火,阻止被阴魂水化魂的药霜飞出。

    沙蓉眼里满是疑惑,鬓角浸出细汗,急色的看眼大师兄,一缕魂影从百花战甲飞入晶鼎内。

    盘绕在晶鼎中的赤金龙燃,发出一声尖利的火爆声,数道青燃、绿燃从火柱中飞出。

    刚刚遁离腾龙晶鼎的药魂,被冻结在鼎外。闪出几道虚影后,被卷来的赤燃吞没。

    佳德、段行被突如其来的爆燃惊得收了阳炎之火。

    药者炼药,最难的就是损失药魂,想过此关,必修燧火之术,以火困魂。但是想燧火谈何容易。

    燧火术,并非一般火术,而为逐火术法,有驱逐之意,用来阻止药魂外溢之术。此术分三层,单燧、合燧、并燧。

    单燧即可阻单一药魂逃逸,神识不足五百里者,只能炼到此层,大多炼药圣者单燧炼得如鱼得水,得心应手,在炼药时难挡药魂损失,成败各半。

    合燧即可阻多个药魂,但合燧修炼极为苛刻,神识不足八百里,未炼化阴、阳二气者,无法修炼,一旦修得合燧,成药几率成倍增长。

    并燧至今圣域无修炼者,神识必达大圆满,修得阴、阳四气方可。在圣药峰建峰千万年来,无圣者达到此境,修得并燧,术法如何自然无圣者知晓。

    佳德等圣见假师妹轻易将药魂困入腾龙鼎内,心中大喜,圣药炼到此境,只要药魂不失,成药十有八、九。

    腾龙晶鼎内,卷动的火气充斥整个鼎域。零零落落的药霜再次落下,又小,又柔,又轻,飘飘悠悠落向鼎底。

    佳德兴奋的取出寒晶。圣药炼成最后一步就是结晶,非一般寒气可以办到,必须用“寒雪冰晶”之物才可,寒晶是圣药结晶最佳的附助圣物,因在圣域极少,只有圣祖级舍得用。

    寒晶刚要投入晶鼎内,突然腾龙晶鼎里的赤红火燃变成晶白色,三道粉红火燃从鼎内飞出。雪片般的药晶密密麻麻从晶白火燃中落下,几息之间,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晶花翻滚而下。

    “收火”。佳德惊呼道。

    莫邪一直凝神火燃变化,这才从痴迷中惊醒,术指一点,赤白火燃化成一条白色长龙飞入指尖。

    腾龙晶鼎瞬间失去热气,阵阵冰寒从鼎中滚出,厚厚的冰霜将晶鼎冻成冰疙瘩,闪着耀目而细碎的晶光。

    坐在环光中的佳德、段行,一闪遁出数百丈,混身挂着冰凌,只留下一双骨碌碌乱转的眼睛。

    噗噗!阵阵冰霜落下,佳德、段行惊愕的站在空域,脚下的古树被抖落的冰渣砸断。

    段行惊得牙齿打着颤,嘴里吐着阵阵的寒气,眯起眼看着冰鼎。

    灼热的腾龙晶鼎变成冰球,那里还有晶鼎的影子。

    莫邪眼皮跳着。“臭冰九,关键的时候又捣乱,不知道圣药可否炼成”。

    佳德脸色变变,遁近腾龙晶鼎前,看宝贝似的端详着冰鼎,阵阵寒气从鼎内透出,不禁令人寒战连连。

    转过脸来,佳德笑呵呵的打着牙颤。“师妹可否解开冰禁”。

    莫邪应了声,却迟迟未动。神识内视丹海。“九儿,快解开冰禁”。

    丹海内,小小的冰凌花开了几朵白莹的花叶,垂垂的滴着晶白的冰滴。朵朵的冰花飘然在丹域,亮晶晶的满域开放。

    冰九拄着玉莹的香腮,眨巴着顽皮的大眼睛盯着满域的冰花。像似根本没听到莫邪在喊它。

    “冰九听话,不要闹了”。莫邪低三下四的求着。这怄气的小祖宗,关键的时候来了这一手,在莫邪念火内加了冰燃。

    莫邪干瞪眼就是没有办法,如今,冰九就是寄生虫,莫邪所练的术法,她无所不知,虽然不能任意操纵,做点小手脚,想拦都拦不住。

    “不管”。冰九噘着小嘴,看着丹空。

    莫邪咧咧嘴。“师兄,刚才燧火失误,用了焐火术,让我想想破解之法”。

    莫邪见一时无法说服冰九,只好对佳德撒谎。

    焐火术?佳德、段行心里惊愕。

    焐火术,圣药峰药者都知晓,是铸兵的一种术法,据说是醒兵之术,就是将铸好圣器封印在火燃中,放置十载、百载,使圣器休眠,圣器威力如何,关键在醒兵时能否育出器灵。

    把炼药,当成了炼兵?佳德和段行都傻了眼。这简直就是笑话,炼药数千年,从来没有听说过醒药的。不过,此时佳德也没有办法,虽然是化身境大圣者,冰封腾龙晶鼎的冰晶,不是一般的寒晶。佳德遁在晶鼎前十丈,阵阵冰寒浸骨,有如针刺一般。

    佳德研习过焐火术,焐火术分三期。焐心期、焐魂期、焐灵期。只是不知这假师妹修到了何期。如果是焐心期还好,十载可解冰禁,进枯魂谷解救叶玄子还不晚,如果是焐魂期,少说也要百载,如果是焐灵期,佳德心里渐起杀意。

    “九儿,此药关系重大,不是儿戏,听话快点解开冰禁”。莫邪内识丹海,威呵道。

    哼!冰九扬着大脑袋,甩着一头的晶发,小嘴嘟囔着。“不就是想救承影吗”?

    “晕”!莫邪心里暗暗叫苦,九儿又摔了醋坛子,这事千年来没少发生过,就连不好训服的扁乐都吃过不小的亏。

    “九儿不准胡闹,这是救叶玄子的秘药”。莫邪沉声说道。

    “是为了叶菹吗”?

    莫邪脑袋嗡的一声,脑信子生痛。“九儿刚刚醒来不久,那知道这么多的事”。

    “这只是一个承诺”。莫邪简直无语了,知道九儿的醋意大发。

    “你的承诺关我何事”。冰九噘着小嘴,嘟嘟囔囔着,声音小的莫邪都听不清。

    “倪师妹,何时能解开焐火术”?段行阴笑的问道。

    “师兄放心,十日内必能解开”。莫邪见冰九没有解开冰禁的意思,只好等着冰九消气。

    佳德、段行互看一眼,默然的遁到冰冻的沙蓉身前,随手一带,段行抱起沙蓉遁离谷地。

    “师妹先看守药鼎,我去医治沙师妹”。佳德嘱咐莫邪后,飘然的跟出山谷。

    莫邪凝视着三圣的背影,心里淡然一笑,多亏了九儿冰禁了药鼎,不然真没有办法得到此药。

    “九儿,我们盗走此药如何”?看着坐在冰凌花中噘着小嘴的冰九,莫邪笑着问道。

    冰九一跳而起,晃着小尾巴,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好呀!好呀!看他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莫邪神识着漂流在峡谷口桔黄色的浮云,有如绿色的玉带上镶嵌着朵朵黄花,缠绕在群山之间。

    那道浮云在佳德遁出谷口后悄然的浮起,渐渐的形成黄色的细流,似一帘飞瀑泄于谷口。

    “这一定是阵法”?莫邪断然相信自己的判断,从佳德、段行的神识对话中,已经知晓事情的原委,炼药不过是一个陷阱。

    只是莫邪一直不解,同门师兄妹,沙蓉等为何仇视倪月,难道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九儿如何取出圣药,一会儿那两个圣祖回来,就不好办了”。莫邪收回神识,急切的问道。

    “哼!这是我的秘术”。冰九玉白的小手一捏,竟然伸入冰鼎内。

    “九儿小心药气外泄”。莫邪忙叮嘱道。

    “哦!小弧吞了它”。

    一道白光划出优美的弧线,一闪没入晶鼎内。

    淋淋沥沥的水幕,洗着青翠石叶。石阶上,三位圣者相对而坐,身侧流淌着泉水,溅起晶莹细碎的水花。潺潺的水声回荡在谷域,如鹤鸣般渲染着静谧。

    佳德眉头一索,眼前亮起一道小小的白光。

    “师兄何事”?段行收了点在沙蓉眉心的术指,诧异看向大师兄。

    “没事!像似孽圣在解冰禁”。佳德面色微缓,慢声说道。

    “师兄有放此圣的意思”?段行扶着沙蓉躺在石床上,看着面色冰凝的师兄。师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