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神秘圣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40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佳德眼角微动,一丝冰笑凝在嘴边。“放!怎么可能,此圣不但害了师妹,还知晓我等秘事,不可留”。

    段行叹息一声。“如此卓越之辈,不久将名震圣峰”。

    佳德沉默一会儿。“谁让其自寻死路”。

    一道美丽的弧线,带着冰冷的寒气闪出冰鼎。

    莫邪眼皮一阵惊跳,忙内视丹海。

    冰凌花上,弧虫盘在冰九的身旁,半眯着黑瞳,伸着弧光舌头,舔着尖尖的嘴唇。

    “圣药被弧虫吃了”。莫邪脑袋又嗡了一声,有点哭笑不得。

    “小弧味道如何”?冰九拍着三根毛的虫头。

    嘶嘶!啦啦!几道弧光飞出。

    冰九笑嘻嘻的乐着。

    莫邪傻了眼,炼了一通,白费力气,让个虫子占了便宜。

    虚影闪过,幻影背着手站在晶鼎前。道道红光从圣体闪现,耀眼的光环把整个谷域照得血红。

    谷外,石阶凉亭,露水折射着耀眼的银光。

    佳德、段行凝视着被大阵封印的谷域。

    “师兄准备何时动手,难道要等到他解开冰禁”。段行神识疑惑,心里有些惴惴不安。

    “等不到那时,医好叶玄子是大事”。说话间,佳德取出一个晶球,轻轻点中球体。

    转瞬间,谷域天昏地暗,昏黄的谷地被可怕的黑暗吞噬。数道白光从阴云中闪出,黑暗被撕得四分五裂,数道剑光划向黑暗中的黑影。

    几声咔嚓,谷域熠熠生辉,耀眼的剑光消失在黑暗中。

    段行惊愕的看着“裂地斩”劈碎的圣体,慢慢的闭上眼睛,暗自的叹了口气。“师兄的‘裂地分魂剑阵’炼到如此境地,竟然轻易斩杀凝气境大圣者”。

    佳德哈哈一阵狂笑,收起阵器。“师弟未免小看了此阵,就是化身境圣者,此阵也能困其百载,何况小小凝气圣者,看为兄如何斩开晶鼎”。

    一块雪亮的浮云慢慢的凝结在腾龙晶鼎上空。道道横飞的鬼影,手持勾形斩穿梭在浮云中。无数的蛇形闪电在勾形斩上零乱的撞着天穹。

    “斩”!佳德手中神光飞去。

    横飞的鬼影举起勾形斩,落向冰禁的腾龙晶鼎。

    咔嚓!蛇形斩影落在晶鼎上,冰白的鼎体裂出无数的碎瓷纹,片片冰片响了几声,七零八落的落下。

    几息过后,腾龙晶鼎现出。

    段行看着谷内鼎影,心里一阵阵的激动。鼎中炼的并非一般圣药。实名为“百回锻心散”。是接引心脉之药,圣药峰内的药圣们都想炼得此药,但因“百回锻心散”炼制极难,几乎很少成药。此药一旦炼成,百城不换。

    据说:在圣药峰内典中,只有四次炼得此药的记载。

    佳德乐的脸蛋儿耸成个肉疙瘩。轻点阵器,点点黄光泛起,谷域被淡淡的云雾遮蔽。

    “师弟请”!佳德乐呵呵的遁入谷域。

    段行忙随后跟去。“百回锻心散”!是怎么样一种奇药,段行激动的想跳起来。

    佳德瞥眼鼎前的一堆黑灰,一股清凉的风掠过心头!心里暗叫“不好”

    红光飞向腾龙鼎,鼎上晶泡啪的爆开。

    嗖!一股冰淋淋的粘气扑来。佳德想凝结术法,已经来不及了,冰粘的粘液喷在佳德和段行的身上。

    噔噔噔!佳德、段行连连爆退,险些跌个跟头。

    佳德止住身形,觉得脸上粘稠的掉着东西,想睁眼,眼皮硬邦邦的冰结在一起,阵阵冰痛从脸上传来。

    呼!粉红的火气燃起,佳德瞬间成了冰火人,豆大冰红色的火焰从身上掉落。几声痛苦的呻吟,漫天的冰火飞去,两侧危岩、古木变成冰红色的火海,噼啪的爆着火星。

    佳德、段行站在冰火中,“千药战甲”破烂不堪,花影凋谢,似穿着枯草服。

    啊!佳德一声怒呵,跟着唉哟的呻吟起来,脸皮都烧光了。

    段行没有轻到那去,露出的地方都烧变了形,连用数次治气,不治还好,这一治,脸变得枯黑了。

    “来呀!给我追杀”!佳德怒吼道。

    数十位弟子现身在谷外,神识着谷内的惨影都吓傻了,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想死呀!还不快追”。段行跟着嚎道。

    “追谁呀”!众弟子愣了下,一窝蜂的散去。

    收敛起刺眼光芒的夕阳,渐红的晕光越来越浓,一缕灰芒象上涨的湖水,泄于天际。淡灰飘带缠绕在绿水青山之中,显得脚下的峡谷格外的幽深。

    阵阵神鬼莫测的氤氲山气升腾起来,如一副神奇的轻纱帷幔,从幽深的洞口中涌出。青光一闪,莫邪站在谷外郁郁苍苍的古木上,回首身后的益智峰,眉头不由得布满阴云。

    “邪!快跑,小弧惹祸了”,丹海里传来细甜而又急切的声音。

    “晕”!莫邪骂了句,一闪遁出近百里,几闪悄失在红霞中。

    数十息后,深邃的翠谷里遁出数百凝气境大圣者,四处神识后,分头遁向各域。

    数千里外,一位躬着大背的老圣士,背着药蒌蹒跚遁行,阵阵狂涌的雾风,吹着单薄的战襟,呼呼啦啦的打着响。

    远域,数道流光闪动,几息过后,数位凝气境大圣者遁到老圣士面前。

    “圣友,可否见过这位圣者”。为首的大圣士抖开晶轴,一幅画像落在老圣士面前。

    老圣士慢慢的抬起无光的眼神,摇了摇头。慢慢的遁向远域。

    众圣者疑惑的盯着老圣士的背影,收了晶轴遁向另一域。

    老圣士若无其事的遁行,宽大的衣襟被风吹得快飘了起来,在呼啸的雾风中,似一只断了线的风筝。

    老圣士直了直佝偻的大背,瞥着一道晕黑的石岩,捻着胡子。“圣友在圣药峰内也敢闯祸,就不怕身份暴露”。

    青光闪过,莫邪站在奇松怪柏上,笑呵呵的看着老圣士。“圣友都敢乔装进圣药峰,再下有何不敢”。

    老圣士眉头跳了下,半眯着眼睛盯着莫邪的脸。“圣友的移容术如火钝青”。

    “哈哈哈,老圣友的也是登峰造极”。莫邪感应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神识,这就是一直跟在无涯子等圣者身后的那缕神秘神识。

    “哈哈哈,不过,我想知道圣友从何得到此术”。老圣士脸上布满阴色,眼里透出缕缕杀气。

    “我与圣友同感,也想知道此术从何而来”。莫邪见老圣士杀气腾腾的样子,知道此术应该有些来路。当年从傀境学得时,就深感此术的怪异。

    “哼!对一个将死之圣,但说无仿”。老圣士阵阵冷笑,眼神冰冷透着死光。

    莫邪心里一悸,一道黑光罩住圣体。“圣友想在此决战,就不怕惊动圣药峰圣祖们”。

    老圣士只说未动,脸上虽然蒙着杀气,却没有动手的意思。“不要吓唬我,即然偷学吾术,就得有些代价”。

    “哦”!莫邪明白了,原来此术出自老圣士,这还真是巧了,难怪老圣士一眼就识破术法。

    “圣友是飘渺傀境之人”?莫邪疑惑的问道。

    莫邪当年在傀境时,从静心师太手中学得“移容术”。据说,静心师太是干将的女儿,难道此圣与剑山有关系?干将爷爷是剑山之主,莫邪反而不怕这事。

    “不是,只是此术是我留在傀境剑山镇山三宝之一”。老圣士冰冷冷的说道。

    “什么”?莫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这么巧的事。

    莫邪听必心子说过:“傀境剑山是他所创”。

    “那此圣是谁?与必心子有何交结”?莫邪有些迷茫。

    “难道是必心子的大弟子青云子”?

    莫邪迷茫的脸变得神采奕奕。“圣友可是青云子”。

    老圣士脸色瞬间无光,一道神光罩向莫邪。

    莫邪早有防范,手中黑色煞光闪过,一剑斩向飞来神光。

    嘭!一声沉音。莫邪被震出数十丈远,手中“煞光幻影剑”阵阵嗡鸣。

    莫邪止住后仰的身形,脸上布满细汗。眼睛紧盯着老圣士的手。心里暗道:“好强的战力”。

    自从回到圣境,莫邪第一次遇到这么强的对手,竟然能将其击出这么远?

    老圣士孩子似的眼神里射出惊喜之色,疑惑的目光在莫邪微汗的脸上扫来扫去。“小圣士是谁?怎么能猜出自己的名字”。

    “再瞎掰,多嘴,本祖不会放过你”。老圣士怒声呵道,脸上的杀气反而有些削减。但依旧冷冰冰的,令人不敢正视。

    莫邪忙深行一礼。“老圣友见谅,我只是想看看是否是顾圣的弟子”。

    老圣士脸上的沟壑慢慢的抽紧,心里骂道:“小屁孩,越来越赛脸,还敢和我论辈份”。

    嗖!一道飞虹掠来,眨眼间击到莫邪近前。

    莫邪身前,黑影化盾,周身形成黑色的屏障,一道黑芒斩在飞虹上。

    弦音四荡而去,莫邪如离弦的箭,遁出数十丈。

    嗡鸣声阵阵,莫邪手中的“煞光幻影剑”声声长鸣。似鹤啸九天,阵阵阴煞之气冲来,道道幻影在眼前闪动。

    莫邪被第二技击中,震得眼爆金星。明明可以躲过,怎么就被不明的神光罩住。就算老圣士神识再强,也不可能强过自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