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凝水石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0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黑暗的树影里,莫邪手持“怪面鬼头盾”,扑闪的眼神中带着惊愕和愤怒,身体不由得冰冷,心一阵紧缩,鬼异的阴灼之气压得他喘不过气。

    莫邪微微抬头对视着黑暗中赤红瞳光,瞳影似一把无形的利剑,在寒气里颤抖着厉光,冰寒之气浸来,仿佛下一刻就要穿心而过。

    “魂友,圣药并未炼成”。莫邪不禁打了个寒颤,冰冷的回敬道。

    四域一阵沉默,仅有一点热息逃得无影无踪,只有几双凝了冰的目光对视着。

    佳德、段行心里明白,“百回锻心散”炼废何止百次,这最后一次,怕是也难成药。但,事到如今,只能说药成,不能说药废,灭杀此圣势在必得。

    “谎言,药成之时,明明就你守在腾龙鼎前”。段行目现凶光,手持鼎形圣器,慢慢向莫邪逼来。

    沙蓉俏脸凝出一丝讥笑,双目弯成了月牙,咬着碎牙,抖绫遁向莫邪后侧。

    “佳圣友,圣药是否能炼成,你比我更清楚,让在下背黑锅,是想掩盖你的无能吗”?事已至此,莫邪不得不硬着头皮顶起,怒气中带着几分委屈。

    佳德脸色微变,自知有些理亏,听到莫邪揭了短,顿时气的脸腾的红了,转而变成猪肝色。手心亮起白光,一本厚厚的圣书落入手中。

    恶毒的凶念随之而来,三根硕大骨趾从点点星光的树冠中伸出,越伸越长,根根骨节成银白色,在冷冷的星辉下,跳着煞白的磷光。磷火崩开,骨趾轻勾,阵阵阴风扑面而来,刮得脸皮生痛。

    莫邪微微退后,身前“怪面鬼头盾”,分出数道遁影,黑色的火焰从盾面燃起,无数的鬼火炸着黑色的火花。

    沙蓉,莫邪没放在眼中。佳德、段行、紫甲魂影都是化身境修者,三者围杀过来,恐惧慢慢从心间滋生,使莫邪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老圣士还没有出手,默然的坐在树根上,眯着眼睛看着莫邪的表情。

    到了这一步,莫邪已经无路可退,心里暗骂:“为何不早些逃脱”。

    “既然如此,众友信不过在下,不仿杀来一战”。莫邪咬着牙,龙形翘尾弓持在手中。

    三根羽翎长箭闪现在弓弦,点点羽光从箭芒中落下,爆着五色的羽花。

    老圣士眼皮跳个不停,盯着五色羽花,微微锁起眉头。突然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抽搐两下,打了几个笑嗝后,挥挥手。

    箭发弩张的五位修者被老圣士笑迷糊了,不约而同的扫了眼老圣士。

    “好了,好了。不就是一颗圣药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必非要大动干戈,都住手”。老圣士收了笑,捻着微卷的胡子,劝道。

    佳德等圣对看一眼,慢慢的放下手中的圣器,怒目瞪着莫邪。

    莫邪后退数步,见凝在头顶的枯骨爪没有退去的意思,箭芒再次指向爪影。

    “叶圣友别激动,想还魂,不是没有办法”。老圣士见双方依旧箭发弩张,抬杖一指,点向空中三趾“枯骨爪”。

    一道神光飞向骨趾,噗噗几声,四根骨节从树叶中落下。

    “青云子,你想干什么”?墨黑的林域里,低沉的怒声响起。

    “没什么,这位圣友是家师请来的帮手”。青云子收回石杖,慢声慢语的说道。

    “他......”。沙蓉惊呼道。

    佳德、段行也接到莫明的晶信,才来到“落草滩”。本以为是必心子要取回圣药,因此来了就对莫邪发难。难道另有别的事。

    莫邪看着青云子。“果然是必心子的大弟子,只是不知青云子是何意,必心子并没有请过他”。

    老圣士看着众圣有些迷惑,笑了笑。“各位先别计较得失,我有要事与众位商量”。

    佳德等圣恶狠狠的瞪眼莫邪,持着圣器落到凸起的树上,选了块细皮根茎坐下。

    恶影魂者裹着一团黑气,缓缓的停在树根间,似根缝中升起的瘴气。

    莫邪不置可否,见众修者都落了坐。无耐的走到古树下。

    青云子见众修者聚来,术指一点,一道光屏飞上树冠,原本黑漆漆的树影里,落下无数的萤光。十丈之内变得莹光闪动。

    五位圣者和一缕魂士围坐在一起,先是几声窃窃私语,转而是阵阵的神识波动,至于在商讨什么,无法窃听。

    夜风阵阵,摇曳着纤纤的树枝,几滴冻醒的露滴,闪着晨光落入青黑的草丛中,荡起片片叶浪,抖落点点珠光。

    湿淋淋的叶子猛的抖起,像似把群山密林涂抹上绚丽多彩的颜色。碧叶声声,幽幽的澹香伴着凉丝丝的风儿,摩挲着无穷的愉快。

    莫邪抖落身上的湿气,回首看眼“落草滩”,化成一道青光,飞向远域。

    数个时辰后,一位老圣士蹒跚的遁出,拄着石杖,咳嗽了两声,慢慢悠悠的遁离密林。

    数百里外,晨光中的山色逐渐变得柔嫩,山形变得柔和,沉浸在青澄澄的晓雾里。

    茂密的古林边,簿雾的天穹被虬枝割成一绺一绺的青缎,斑斑驳驳的光点散射下来,随着晨风曳动晃着诡秘的光眼。

    无涯子四叉着手脚躺在树根上,喘着大气,打着鼾声。仇剑盘坐在一侧,瞪着大眼睛盯着枝干上皴裂的黑皮。

    “师兄醒醒,天亮了”。仇剑扣了扣嗡鸣的耳朵,这一夜被呼噜吵得没了睡意。几位师兄妹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啊!师姐没说走吗”?无涯子的脸蹭了两下苔丝,翻了个身,又呼噜起来。

    “快起来,师祖有令”。雾气中清光一闪,黑甲妙龄圣女遁落林域。

    无涯子激灵坐了起来。摸了把嘴边的哈喇子。“什么事大师姐”。

    嗖!嗖!数道圣影从林中掠出。“大师姐有何吩咐”。

    大师姐神识手中的晶信,看眼打着哈欠的仇剑。“师祖令我等分组入峰”。

    无涯子伸了下懒腰,瞥眼远处巍巍的山影,细濛濛,青黝黝,仿佛是碧翠的林海,实际是阴森森、寒凛凛的石林。

    进这片诡异的荒峰?几位弟子都不约而同看向乌云压顶的陡林。

    “大师姐,进林找什么”?仇剑小心翼翼的问道。

    “找‘凝水石花’”。大师姐划开晶信,一道红光射在树空中。

    “凝水石花”,又名“寒水石花”,生于无声透明块状晶石上,寒性,遇水为石,遇寒为花。花为丝,红色。

    无涯子瞪着眼睛,一脸的憨样,心里有太多的不解。“凝水石花”,实为石药,而非草药,为何要到这荒芜的青石山来寻找。

    “师兄想什么哪?该走了”。仇剑拉了下胡思乱想的无涯子。

    “啊”!无涯子缓过神来,林域里空空荡荡,大师姐都没了影子。

    “师弟,大师姐说有什么赏赐”?无涯子撇着厚嘴唇问道。

    “没说,只说找到师祖有重赏”。仇剑摇摇头。

    “娘的,又被忽悠了”。无涯子看看连绵不断的石山,恰似一条青龙直飞天宇。

    石山重叠,层岩累累,犹如波涛奔腾,青浪排空。

    “走,师弟,找个石洞睡会”。无涯子摇摇晃晃的遁向青黛色的山谷。

    “师兄,不去找‘凝水石花’”?仇剑疑惑的跟在后面。

    “找个屁,这明显就是送死的事,‘凝水石花’是什么东西”。无涯子撇着大嘴,遁向隐伏在青石峰间的谷地。

    “大师兄,是什么东西”。仇剑挠挠头,“凝水石花”还是第一次听过。

    无涯子瞪了仇剑一眼。“会说话不,‘凝水石’是阴合之物,据说此石可保圣体万年不腐,而‘凝水石花’正是噬有圣体的‘凝水石’开出的尸花”。

    “啊!这就是说大师姐让我等找的是尸体”。仇剑脸扭曲着,嘴咧的老大。

    “不错,一定不是一般的尸体,能用‘凝水石’的尸体,必是大圣者。兄弟想想在圣剑山内找这东西,能有什么好事”。无涯子没好气说道。

    “对!对!师兄说的是,别被尸魂夺了舍”。仇剑贼眉鼠眼的四下看着,那熊样,那里像当年在傀境叱咤风云的仇剑。

    “哈哈哈!师弟,看你那熊样,放心,就算有尸魂,也不会夺舍你的,就你这境界夺了舍能哭死”。无涯子狂笑着,气得仇剑只撇嘴。

    “不管怎么说,还是躲躲的好”。仇剑拉着无涯子的袖子,向石林阻塞着的峡谷落去。

    无涯子拉住仇剑,眯着眼看了会峡谷。

    只见岩石上下的缝隙间,一条石枝弯曲的怪石挡着谷口。青气好像波纹似地从谷口间荡漾出来,在谷外里笼罩着灰沉沉的云雾,阴森森地令人望而怯步。

    无涯子嘴角抽动了数下,看眼瞪着厉目的仇剑。“师弟,你怎么落这来了”。

    “没有呀!师兄,明明是落在山腰处,怎么到了谷底了”。仇剑的脸色微变,四下神识着诡异的谷口。

    “不好!师弟快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