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青石魂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2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石洞变着颜色,由灰青变成深青,颜色越变越深,越变越浓,逐渐缩小着范围,收集着飞散的光线。

    “遁”!莫邪回手抓住仇剑,一闪消失在缩小的光门内。

    莫邪刚消失在光门里,飞散的光线聚笼而来,一道青色光门再次凝立在石域。

    突然,天边喷出数道灿烂无比的霞光,刹那间,掠光落在石域前。

    数道圣影面色惊疑,盯着危壁石壁。

    “青圣友,‘枯魂之门’在此处”?佳德疑惑的问道。

    青云子点点头,看着青光环绕的谷域,心里又犯起了嘀咕。“谁有那么大的本事,能轻易通过‘千魂阵’,破开‘枯魂之门’”。

    师父必心子说:“想过‘千魂阵’,化身境以下圣者难近其阵,不小心还会被阵法吞噬,成为阵中的枯魂”。

    刚才那一声爆音,明明就是破开‘枯魂之门’的声音,谁又会有这般能力。

    “师兄,还等什么,快破阵寻宝”。站在佳德身后的沙蓉急色道。

    “不可放......”。没等佳德说完,沙蓉抖出“混云绫”冲向青石壁。

    突然石壁地动山摇,石影突出,化成只只石爪,抓向沙蓉。

    绫光化成数道绫波,卷向飞来石爪。噗!一股石气喷来,“混云绫”抖着波纹,落入石气中,似沉入水里,一时压的沙蓉都无法抖动。

    迟疑间,石爪直取沙蓉胫部。

    啊!沙蓉惊呼一声,身子一紧,娇躯被硬生生的从石影中拉出。

    沙蓉吓得面如死灰,半天才缓过神来,羞得面赤,不停的擦着额上冷汗。“多谢师兄出手相救”。

    “胡闹!你以为此阵是凝气境圣者能过的吗”?佳德黑着脸训斥道。

    沙蓉忙再三相谢。段行拍拍沙蓉的肩。“你呀!才从鬼门关回来”。

    青云子撇眼沙蓉,心里骂道:“不知死活”。

    段行神识四域,慢慢的锁起眉头。“青圣友,是否等那位圣士”。

    青云子摇摇头。“不能再等,‘枯魂之门’已破,不久圣剑山必有大能前来勘察,我等速破阵”。

    数千万里外,一座细细的山峰孤傲耸立,峰尖直指青天。雄奇的姿态突显着霸气。漫山的火叶有如燃烧的火燃,灿烂的落叶似鳞斑铠甲。

    四位沉稳的老圣者,白鬓漂浮,饱经风霜的脸上刻一条条的皱纹,微紧的战袍裹着骨瘦如柴的圣体,各拄着奇形的手杖,看着一颗巨型的椭圆形晶体。

    光门从几位老圣者背后慢慢拉开,一位身着绛纱残云战甲圣女出现在光门内。脸儿似笑非笑,嘴角带着一丝矜持,眉梢眼角间隐露皱纹,看得出久经风霜的磨砺。

    几位老圣者并未回首,目不转睛的盯着晶体。

    “剑风子,发生何事”。绛纱圣女柔声问道。

    “剑灵子来的正好,这回有好戏看了”。一位身着龙纹残云服的老圣士呵呵一笑,半眯着灰瞳盯着晶体。

    “什么大不了的事,大惊小怪,非得让我出关,不知道本祖的虚兵即要出鼎了吗”?剑灵子没好气数落着,轻然的遁到晶体前。

    “哈哈哈,剑灵,这可比你虚兵问世要牛气的多了”。拄着锃亮木头的老圣士,偷偷的瞅了眼剑灵子,目光又聚回晶体。

    “哼”!剑灵子冷哼一声。哼声未结。“哎哟嘿!那个小兔崽子,破了‘枯魂之门’”。

    “怎么样牙惊掉了吧”!剑风子说完,几位老圣者哈哈大笑起来。

    “回放,让我看看”!剑灵子抻手点向晶体。

    “别!好戏正在上场”。一道旋光从剑风子指尖飞出,挡住剑灵子雪白的玉指。

    只见晶体上,青淡的光环中,四位圣者凝立在“枯魂之门”前,在圣者不远,一片浓黑的云团笼罩着一角。

    “哎哟喂!这是那家的败家子又要兴风作浪”。剑灵子半捂着嘴笑道。

    “那家子,看看那个小老头就知道了”。剑风子似被气乐了,呵道。

    剑灵子白了眼晶体,撇了撇嘴没再言语。

    “看看你的好徒孙,又回来闹事,剑灵子,这回你再护着,别怪我们不给你面子”。一位拄着赤金怪杖的老圣妇尖声的说道。

    “这事不用你们管,我来处理”。剑灵子眼神转转,气呼呼的说道。

    “你们看看,我说别叫她来,你们几个老不死的不干,说吧,你们谁插手”。老圣妇凶巴巴对几位看着晶体的老圣士喊道。

    三位老圣士跟没听到似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晶体内的光环。

    “哼!到这时候了,又都装上老好人”。老圣妇气的满脸的皱纹都扭到了一起。

    “行了,大师姐,让剑真师兄跟我处理总可以吧”!剑灵子话峰一转,看向一脸肃容的剑真子。

    剑真子皱纹脸抽动数下,瞄了眼剑风子。“师兄怎么又是我”。

    剑风子和另位老圣士瞪了剑真子一眼。“不是你,还能让我和大师兄去”。

    “我......”!

    “我什么三师兄,你不愿意”!剑灵子瞥眼苦瓜脸的剑真子。

    “我......”。剑真子还想说什么,一只玉白纤手伸来,轻轻一拉甲襟,剑真子与剑灵子消失在光门内。

    老圣妇气急败坏的说道:“大师兄......”。

    “行了,剑心子,我自有分寸”。剑风子厉声止住话语。

    “哼!收不回圣兵,看你升灵如何向灵祖们交代”。剑心子低声嘀咕着,另一位老圣士狠狠的瞪了眼剑心子。

    青光过后,莫邪眼前是一片青色的石路,两侧青岩林立,锋指穹空,在赤白的光环下变幻着颜色,时而深青,时而浅蓝,偶尔有风语声传来。

    一道青光爆开,青而透明的石岩中开出一朵精巧的莲花,几瓣苍翠欲滴的花叶回旋着花蕊。圣形花影凝在花蕊里。

    “圣......圣祖,是无涯子”。仇剑嘴都吓瓢了,躲在莫邪身后,指着青莲花下的青石。

    莫邪眼神一凝,盯着青莲下困在石中的无涯子。不免吸了口冷气。无涯子竟然被困在青石内,花蕊中的青影是谁?

    是魂影?莫邪心里一悸,沿着青石向内看去。果然片片青石内都困有一具圣体,青石上开出的青莲花中缕缕圣影飞舞在花蕊。

    好鬼异的谷域?莫邪发现,这些圣影,在形念攻击时都被幻影一一斩杀。

    “这就是凝水石花”!莫邪刚想移近石花,青光闪过,凝水石花上的花影,啪的一声爆开,花蕊圣影瞬间湮灭在花蕊里,凝水石闪着青色火花飞入石壁内。

    跟着,块块凝水石花爆去,一片清淋淋的水汽落下,青色的石路流了水般变得水波粼粼。

    “圣祖快救无......”。一直跟莫邪身后的仇剑,突然撕心裂肺般的喊道。

    “那跑,哈哈哈,砸中了”。流光随着粗声飞出,禁识咧着大嘴,呲着大板牙,手里拉着一段长长的晶链。

    噗!石壁里升起一股青烟,接着哗啦啦的链子声传来。

    莫邪瞥了眼禁识奴,心里骂道:“娘的,让你救人,你抡个锤子砸什么”。

    “嘿嘿嘿,不砸你,跑的更快了”。禁识咧着大嘴吐着寒气,嘿嘿嘿的傻笑道,冰手一抡,一道寒光飞出石壁。

    仇剑吓得抱着脑袋蹲在空域,豆大的冷汗滚了一脸,根根头发冻直了一般从指缝中穿出。仇剑也真是吓傻了,没尿了裤子就不错了。

    别说仇剑,就是换了位圣者,突然眼前跳出这么一个瞠目獠牙的大怪物也能吓个半死,仇剑只吓爆了毛,也算是见多识广。

    咣噹!碎铁声从空域中传来,禁识奴咧着大嘴,抱着膀子,点着脚,一脸得意的笑着。

    再看硕大的骷髅链晶锤下,一片青色的透明晶片浮在空中。那里还有无涯子的影子,就连封印无涯子的凝水石都砸没了。

    “哎哟!我的哥呀!你咋成片了”。仇剑透过手臂的空隙,看到这般景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莫邪瞥了眼得意忘形的禁识奴,看看骷髅链晶锤下的青石片,心里这个骂呀!“娘的,我让你救人,怎么还砸没了”。

    禁识奴呲着牙瞪着咧大嘴嚎哭的仇剑。“哭,再哭,把你也砸成片”。

    话音没落,仇剑嘎的一声没有哭音,只有滚滚的泪水从指缝中流出,泪汪汪的眼睛充满了恐惧,说心里话,这雪怪从哪来的,还没弄清楚,让其弄死了也是白死呀!

    仇剑止了哭声,下意识的向莫邪背后躲了躲。

    嘿嘿嘿!禁识奴咧开大嘴,笑得那个媚,仇剑看了差点没吐出来。

    “主人,小家伙在这儿”。说着,禁识奴伸出晶手,在骷髅链晶锤上一抓,拨萝卜似的从光滑的骷髅头上拉出一道魂影。

    无涯子像冻僵的青蛙,睁着恐惧而又冰凝的眼神,四肢叉叉的被禁识一握,眼珠子都差点爆开。

    禁识奴晃了晃冻的四肢嘎嘎响的无涯子。“哎!哎!快醒醒,我家主人找你哪”!

    “娘的,还睡”。禁识奴抡起冰指,敲向无涯子的脑壳,这一下子下去,不碎才怪哪!

    “雪奴”!莫邪忙厉声喊止,仇剑吓得嘴张了老大,像似一口气没喘过来,脸都憋青了。

    过了好一会儿,仇剑才说了句。“哎呀!我的妈呀”!

    禁识奴收回冰指,弹了个冰花,瞪着仇剑。“臭小子,再装腔作势,我一锤抡瘪了你”。

    仇剑忙低着头,瞄着禁识奴的骷髅头链晶锤,感觉到后脖子嘶嘶的冒着寒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