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剑峰之祖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哈哈哈!寒魂”!叶玄子暗淡的黑眸亮起,骨影抡开骨爪抓向寒奴。

    “寒妹别怕,我来了”。

    咣噹噹!禁识奴拉着骷髅头链晶锤遁出空域,没等莫邪止住身形,抡锤砸向骨影。牙呲呲的笑笑,还不忘抛个媚眼。

    莫邪圣体遁在空域,幻影提盾,抡剑冲向叶玄子。

    唰!嗖!“透影碎心箭”飞出“无影弓”,划开两道飞虹射向骨影。

    一片硝烟爆起,骨爪重重划过“赤日神兵”的剑弧,承影感到剑身一阵剧烈的抖动,化成无数的剑芒,嗡的一声抖落剑锋,空域里现出黑色的空洞。

    承影身子一沉,神识被重重的一击,眼前变得骨花乱溅,根本看不清骨爪飞向何处。

    又一声碎音,禁识奴抱着冰奴,抖着碎甲跳出爪影纷飞的战团。“主人挡住,我救出来一个”。

    噗噗!两道幻影在爪影里爆开,瞬间化成一缕清烟。

    骨影闪出道道骨芒,落向神识微迷的承影。噹噹!两声爆音,“透影碎心箭”穿过骨爪,射在叶玄子支起的骨盾上。随着爆音,晶光箭影穿盾而过。骨影被晶光射中,叶玄子向后退去,殷实的圣影随之暗去,空域里留下一只磷白的骨足。

    莫邪遁到承影身边“丫头......”!

    承影剑身斜指,轻轻的扶着秀眉。“没事,神识被噬力震荡一下”。

    莫邪关切的看眼承影,脸色变得十分的凝重。

    叶玄子骨尸一定是“骨化噬魂尸”,幻影根本接不过骨爪。

    禁识奴!莫邪神识眼躲在身后,抱着冰奴的雪奴。“娘的,关键时候跑的比谁都快”。

    “丫头,那枚戒指哪”?

    承影微微一愣,冰冷的手轻轻按在圣袋上。“戒指很怪,我一直不戴”。

    莫邪点点头,必心子数次寻问“绿晶戒指”。此戒定非同小可。

    嗵!磷白骨足一步踏空,血浪和狂风卷起满空碎芒绞成一团。像千万棵血针在浪花中穿梭,穿的黑空水烟细末变成万马奔腾、血光飞溅的浪潮。

    承影虽然感觉用“绿晶戒指”有些不妥。血浪涌来,不敢再犹豫。

    指间绿光一闪,一道绿色光环将莫邪和承影罩住。莫邪吓得一咧嘴,想拉住承影。身上黑色战甲消失了,莫邪抬手遮住圣体要害。承影啊的一声,吓得莫邪脑信子冰凉。

    只见承影轻纱抖成细波,玉白细腻的玉体在轻纱间闪出喷血的妙姿。

    莫邪也顾不上什么骨足、血浪,急忙挡住承影圣体。

    “主人,还有屁......”。雪奴喊了半声,身体猛的向后坐去,跌了个重重的屁股墩。

    冰奴收回玉脚,挡在承影身后。慌了神的承影,吓得小脸煞白,根本想不明白发生了何事,胡乱的裹着轻纱。神识数次,竟然发现圣袋没了。

    莫邪凝视着空域,嘴张的能掉进个瓢。“丫头看”。

    “看你个头呀!战甲哪”?承影又急又气,脸都快红成了苹果。

    “在哪儿”!莫邪撞了撞承影。

    承影躲了躲差点被撞到的玉峰,脸色变得青白,又渐渐绯红,眼里夹着惊疑的光,看向空域。

    绿光闪芒的空中,两道圣影身披黑、红战甲傲空而立。圣影面容模糊,从形体上能分辨是一位圣士和一位圣女。

    圣士身披黑甲,手持“怪面鬼头盾”,斜背“煞光幻影剑”,战襟如风飞展,飘然的凝视着滚滚血浪。

    圣女身着红甲,手持“粉红荷叶盾”,腰挂“红穗剑”。粉带飞扬,玉影临风。

    血影踏鼓而来,呜呜的风吼声,卷着血光闪闪的刺芒,一滚一滚向绿环环绕的圣影冲来,听着那潮落潮涨的声音,犹如推开古旧的水闸,扑空而下。

    “游魂戒”!“暗云服”!莫邪识域深处传来两声刺耳的尖叫声。

    “我拷,圣剑山让小圣士端窝了”。又一声骂音响起。

    莫邪打了个寒战。“两个魂鬼在说什么”。

    “游魂戒”?“暗云服”?这不是圣剑山两大神兵吗?莫邪在叶岭时看过圣剑山典籍,越多越少的了解圣剑山圣兵。怀疑过必心子要找的就是“游魂戒”,果然送给承影的就是此戒。只是师父传给他的战甲怎么可能是排在圣兵榜第三位的“暗云服”。据说“暗云服”是圣云城镇城之宝,只有圣云城城主才能着此甲。

    “两个放屁的恶魂”。莫邪恶狠狠的神识道。

    “小子,我哥俩看中你不是没有原因,信不信由你,小心点,你要大祸临头了”。识域内传来奸诈的笑声。

    突然,滚滚血浪止住涌动,浪心血花中磷白的骨足上露出两双惊恐的黑眸。

    “圣兵”!尖吼声从血浪中传出。强劲的阴风激动了,像滚水沸涌,兜底翻动,摇撼着天地向后退去,转眼间骨足踏着汹涌的血浪逃没了影。

    “丫头,快收起‘游魂戒’”。莫邪神识道。

    声未落,傲立空域的圣影,抽出“煞光幻影剑”斩向空域。

    咔嚓!道道幻影剑芒腾空而起,似天女散花直冲云霄,在谷域里勾画出一道美丽的折线。天穹被硬生生的斩开雪白裂缝,缕缕黑光吸入缝隙,似要织补破裂的虚空。

    承影惊得忘记了羞涩,急忙栽下指间的“游魂戒”。空域中挥剑圣影外的绿环,放出耀眼绿芒,芒光离弦之箭般直射天穹,一闪消失在空域。

    两道圣影被随之而来可怕的黑暗吞噬,只留下闪着黑色线形光芒的裂缝。

    “走”!莫邪不再犹豫,拉冰凉的小手,遁向天穹上的缝隙,不用说,刚才绿环中的圣影,一剑斩破了“枯魂谷”域的禁空。

    黑光裂缝随着两道圣影消隐,像贪婪的魔鬼将仅有的光明吞噬掉。

    突然,一道闪电光环像条矫健的白龙,把黑暗撕得四分五裂,三道圣影脸色煞白的踏出空域。惊愕的眼神盯着刚刚缝合的天穹。

    “师......兄......是......圣......圣......兵”。梦空子嘴巴抖颤着,极度兴奋变得有些结巴。

    “我—知—道”。梦鑫子拖着长音回道,心里这个后悔,满嘴都是苦酸水。

    “师兄追吧”!梦翎子柔媚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有气无力的道。

    梦鑫子摇摇头,追!还追什么,圣兵再现,“圣兵榜”必显现,如今的圣剑山怕早已经炸开了营。何况传送是随机的,到哪儿去寻找两位圣者的踪迹。

    “枯魂谷”外,数万里、数十万里圣剑山、圣药峰、圣器峰等近峰空域流光闪动,无数的流星布满了天穹,像墨黑的天空上,炸开了无比巨大的惊雷,披着万点闪光的银纱,带着耀眼的光芒划过寂静的夜空,向“枯魂谷”聚来。

    圣剑山,剑型的山峰下,方圆数十里尽是剑涛屹立的剑林。剑锋如龙潭虎穴一样凝成剑形的漩涡,悬崖峭壁、石岗石坡,到处剑锋林立,阵阵狂呼怒吼的热浪吹过,剑林剑峰间鱼鳞般闪过流线形风纹。

    剑林中心的剑型山峰,型似直指天穹的利剑,粗旷岩石闪着晶铁般的光芒,在星光闪耀的星空下,有如天河落地,繁星挂峰。

    峰上没有一点生气,阴森可怖而又冷寂无声。只有一处跳动的鬼火似的火影,在峰巅处微弱的晃动。

    透过火影。峰巅侧下,利剑削成三座石台上,黑岩铺成的石地座落着燃着火燃的晶鼎。鼎前坐着一位鹤发圣士,长眉随着火燃微微的跳动,半眯的眼神里闪着红色的剑影。

    五位身着剑服的圣者,恭敬垂首在鹤发圣士身后,一动不动的等待着。

    鹤发圣士闪着黑光的剑服微微一动,五位圣者忙垂首更低。齐声道:“剑祖”!

    鹤发圣士嗯了声,眼神中的剑影消失。慢慢的转首看了五圣一眼。

    剑风子沉首上前一步。“剑祖大喜,‘游魂戒’再现峰内,我等已经布下天罗地网”。

    鹤发圣士点点头。“‘暗云服’为何离开圣云城”。

    剑风子怯怯的摇摇头。“剑祖—,此事—,我等也不知晓,胄祖未开启护鼎大阵,我等未敢请谕,一时难分战服真假”。

    鹤发圣士面首微抬,看眼一侧峰台,叹了口气。“生擒圣士,不可伤其性命”。

    “尊剑祖谕”。剑风子退后一步,垂首而立。

    鹤发圣士抬起纤白手指,轻点空域。一道晶光大屏闪现在空域。五道金字闪过,落在屏首—“圣兵威能榜”。

    屏上,八道光影里,除一件黑色战甲为虚影,七件光影都是殷实的兵型。

    鹤发圣士微微点头。“可知道是谁戴‘游魂戒’回峰”。

    剑风子眼皮跳跳,心狂跳个不停。微微向前一步。“剑祖,只知在‘枯魂谷’,并不知晓谁戴的‘游魂戒’”。

    鹤发圣士长眉尖飘飘的抖了抖。“把他带来”。

    “是,剑祖”。

    剑风子话音刚落,一道晶光飞入峰域。鹤发圣士挑挑眉头,剑风子抬手捻过晶光,轻轻的按在眉心处,脸色微微变变,不由得锁着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