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尿血生意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05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殿域内,灵气剧烈的波动。依在莫邪怀里,漆黑如墨的睫毛和充满野性的眼睛狂跳着。

    圣鬼子头发笔直垂在脸前,像破毡片一样贴在头上。从眉间处分开,露出一张掉了齿的嘴。“莫长老”。

    莫邪愣了下,轻轻的推开怀中的扁乐和古欣。干噎似的笑了两声。“圣长老,不知有何事”。

    圣鬼子理了理乱蓬蓬的头发,嘿嘿两声。“莫长老,我的‘定魂珠’窥到此东西,不知是否想看看”。

    莫邪脸色微沉,知道圣鬼子说的何事。

    “圣鬼子,有话就说,别东躲西藏”。

    “哈哈哈,果然爽快,我想请莫长老帮我找位圣女”。圣鬼子露出半张黑脸,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谁”?

    “盎然”!圣鬼子说完,瞥了眼莫邪身旁端坐的两位圣女,心里这个气呀!真想一技斩杀了莫邪。只可惜,现在是有那个心,没那个力。

    盎然?莫邪锁起眉头,这个名字十分的陌生,从来没有听说过,凝神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请细讲”。

    “讲”?圣鬼子如刀刻的脸凝着寒霜,深邃得看不到底的眼睛从发缝间射出刀锋,混身散发着冰冷的气质!

    “嘿嘿,我可讲不出来,你还是自己看看”。

    唰!一道冰光飞过来。

    莫邪接过透着寒息的晶轴,脸色闪着不解的迷光,实在是想不出,盎然是谁?圣鬼子为何如此杀气腾腾。

    看了眼左右面现怒容的扁乐和古欣,轴面慢慢的在面前拉开。

    画面闪过时,莫邪的脸腾的红到脖子根,扁乐、古欣惊得急忙捂住了眼睛。

    一流流的细汗从额间滑落,断了线似的砸在裙甲上。

    一幕幕闪过,莫邪的脸痉挛抽动着,渐渐的变得苍白起来,吓到似的,混身不由得微微抖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光轴,呼吸都暂时停止了。

    圣鬼子脸抽搐的变着形,眼神变暗了,闪耀着燃起不可遏制的怒火,狰狞的盯着莫邪。

    扁乐都快气炸了肺,只恨得银牙搓得咯吱咯吱怪响,几乎咬破了嘴唇才抑制住愤怒。

    “无耻”!

    啪!一声脆响,莫邪脑袋嗡的响起玄音,脸跟着火燎燎的痛。

    一道黑影飞出殿域,留下一股令人心痛的酸气。

    “师妹”!古欣嘴唇和面颊极其的惨白,化成一缕黑烟跟了出去。

    莫邪愣愣的摸着面颊,五道细长的指印,深深的印在脸上。

    莫邪表情麻木的收起晶轴,看了眼圣鬼子。“我能帮上什么”。

    “去找回她”。圣鬼子似乎也被刚才的变故吓没了火气。凝气境圣女敢搧化身境圣祖耳光子,这可是从来没见过的,就算换了自己,早就爆跳如雷,非一技斩杀圣女不可。

    “在何处”?

    “魔域?当年她为了救你,被魔城城主摞去”。圣鬼子有点心虚的说道,他也不知道当年的事,莫邪是否记得。

    “好,我会去救她,有一事相求,带我两位圣爱回圣剑山”。

    “啊”!圣鬼子爽快的答应下,感觉到莫邪并非是那种无耻之辈,无情无义。

    “圣云城事务后,我即去魔域”。

    莫邪说完拿着晶轴,双目犹豫的盯着空域。

    圣鬼子站了会,见莫邪不再言语,默然的离开殿域。

    飘渺峰风驰云涌,一霎时黑云盖过了头顶。狂风吹得山边的树木呼呼作响。闪电像弯弯曲曲的赤练在空中窜动。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飘泼大雨从天上倒了下来。

    扁乐捂着脸站在风雨中,任由狂泼的雨,从头顶灌下。古欣揽着扁乐颤抖的双肩,眨着呆滞的眼神,盯着铅灰的天空在流泪。

    太突然了,古欣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莫邪怎么会做出如此可耻的事。但是,从莫邪的表情里,能读懂一切。“这是真的”!

    许久,扁乐放下手,摇摇晃晃的遁入雨中。

    古欣不敢回头。身后的山影渐渐消瘦、模糊,断断续续的雨声辗转着飘入耳中。雨水夹杂着眼泪从脸上肆意滑落,滴落在起伏不平的胸峰上,碎了,绽开一朵朵怨恨的花……。

    雨像是千万支魔指,渐渐的挡住莫邪的神识,看着扁乐、古欣悲伤的身影,莫邪慢慢的闭上眼睛。

    千万条雨丝拨弄着琴弦,弹着千变万化的声音。谁也不知道,莫邪为什么没有去解释?

    “来呀!请苗长老”。莫邪沉声说道。

    殿外久候的圣者应了声,大气不敢出的退出基石,谁都不知殿内发生了何事。

    半个辰后,苗盟顶着雨,拄着木杖,急匆匆的遁入大殿。

    又过了一个时辰,苗盟颤抖站在殿外,向大殿连连深行大礼,吓得殿外圣者都跪在空域。

    苗盟转过身来,眼圈有点红。“此峰,从即日起闭峰,莫长老要闭关修炼”。

    “是”!众圣者跟着苗盟遁离山域。无数支雨箭齐刷刷地射破地上的积水,模糊的山峰消失在烟雨中。

    万云洞沈城隐于云雾间,朦朦胧胧的好似海市蜃楼一般。模模糊糊的城影透着巍峨轮廓。青色的山峰在雾中飘浮着像海洋中的座座孤岛,忽隐忽现。

    唰!唰!浓云般的雾气被撞开圣形雾洞,黑了点,又被挤来的雾气吞淡了。

    沈城门外,道道圣影浸着雾,细细的朦朦的湿气扑湿了面容,脸上轻柔的绒毛挂着极细的水珠,盈盈一笑,睫毛点落轻柔的水珠,清凉的滑下面颊,润到心底。

    没有圣者意识到雾的美丽,披着满身的雾气匆匆走向城门。

    一位白衣圣女,秀发凝着水珠,雪白的圣甲湿透了一般紧衬着婀娜的曲线。白纱挡住了半张脸,只有珠光闪闪的睫毛藏着一双精灵凤目。

    圣女头儿微低,似乎怕圣者认出,匆匆的行进城门。

    “圣友,根源晶”。坐在城边的圣士漫不经心喊道。

    白衣圣女侧着头,取出一块晶牌轻轻按在晶罩上。

    守门圣士腾的跳了起来,眼珠子差点跳出眼眶。盯着入城的纤影,嘴哆嗦着道:“少......少......主”。

    依在石尊上,闭养神的老圣士猛的瞪大了眼睛。“吴壮,谁”?

    守门圣士指着城门,激动的有些发不出声。“希......艽......门主,是......白涓......涓......少主”。

    黑影闪过,希艽站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街上圣头簇动,那里还有白衣圣女的影子。

    吴壮跟在希艽身后,神识着街域。“门主,少主是不是想参加圣服大典”。

    希艽点了点头,圣云城百年一次的圣服大典即将开始,圣域各圣地都会选精英弟子参加,散圣也可以凭实力到附近的城池参加预选。明日预选赛将开始,消失千余年的白涓少主出现在沈城,一定是想参加圣服大典。

    “嗯”!希艽许久才嗯了声。

    “怎么办”?吴壮小声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我什么也没看见”。希艽抖着袖子迈出城门。

    “哦!那是我眼花了”。吴壮扭头跟了出去。

    “哎哟”!吴壮刚遁出城门,即被撞了个跟头。

    “瞎呀!敢撞本祖”。吴壮跳将起来,气乎乎的吼道。

    定睛一看,吴壮吓得脸都白了,忙深行大礼,脚软了数次,差点没跪在地上。

    一位玉面圣士淡淡笑笑。“圣云城特使住在何处”?

    吴壮低着头,发稍滴着汗珠,又变得磕巴了。“圣......祖......在......城主......主......府”。

    玉面圣士未再多问,遁入城门内。

    希艽瞪了眼吴壮,神识道:“你今天遇到好圣祖了”。

    吴壮伸着舌头,小心翼翼的退到城门边,不时的擦着冷汗。

    玉面圣士遁入城门后,笑盈盈的神识着喧嚣的街市,小声嘟囔一句。“没想到沈城这么热闹”。

    站了一会儿,玉面圣士东看看,西逛逛,随着圣流走向城内。

    “包子嘞!于家香包嘞!欲得圣云服,先品于家香包嘞”!

    玉面圣士停住脚步,看着冷清的包子幌。“圣友,来五个香包”。

    “好嘞!圣祖,你买我的香包子就对了,在下在沈城混了数百载,经历三次圣服大典,只要吃过我包子的,都得到一件圣甲”。咧着憨厚大嘴唇子圣士吐沫星子直飞的夸着海口。

    玉面圣士打量了眼包包子的培行一阶圣士,心里阵阵好笑。“培行境圣士卖包子真是少见了”。

    “哎!圣祖,你真问对了。在沈城没有我不知道的”。憨厚圣士点头哈腰的将包子交到玉面圣士手中,小声的说道:“圣祖赏十个圣晶,我可以给圣祖当向导”。

    玉面圣士嗅着手中的包子,摇了摇头,心里道:“培行圣士这点小钱也赚”。

    憨厚圣士见玉面圣士摇着头,急了,忙道:“圣祖,五个也可以”。

    玉面圣士差点笑喷了,这么快又降了一半,跟着又摇着头。心里道:“沈城圣士穷成这样了吗”?

    “两个,两个怎么样,不能再低了”。憨厚圣士急眼了,伸出两个手指晃着。

    “圣祖也穷的要尿血了......”。玉面圣士憋着笑说道,没等说完。

    啪!憨厚圣士猛拍了下大脚。“一个,我也陪尿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