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冥神镜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64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玉面圣士点点头。“好,先带路”。

    “我信你,走”。憨厚圣士收起包子筐,掸掸身上的雾气,引着玉面圣士向街内走去。

    “圣祖,在下名为于霸,看见没,当年这街道两侧都是我的包子铺,走了千年,包子都没人吃了”。于霸口若悬河的吹着,东指一下,西指一下,似乎这街上到处都开过包子铺。

    玉面圣士只是笑,没多说话,时而停步看看街边的小吃。

    于霸干咽了口吐沫,小声的道:“圣祖,这汤你可不能喝,看见没,那位走的圣士喝剩下的汤,一会儿回锅就是老汤”。

    玉面圣士挑挑眉头,被于霸说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不由自主捂了下肚子。

    “圣祖,要吃,还是吃我包子,不是吹的,我的包子当年有十三种吃法,无人可以仿效”。于霸又吹起牛来。

    玉面圣士笑笑,怎么找了这么个带路,就是个碎嘴子。

    大街上,处处都飘散着烹、炒、炸、煮的清香,看得玉面圣士直咽口水,每每驻足,定能听到于霸的一番牙碜声。

    逛了小半日,于霸带着玉面圣士来到一片雄伟的建筑群前。雕廊水榭、亭阁楼台依山势而建,四周的墙壁似波浪般起伏,围着一塘轻轻漾动的楼影。

    “圣祖,这就是城主府,明日的选拔赛在城主府东边点兵台”。这一路上,于霸嘴角的吐沫星子都未干过,

    玉面圣士取出一个晶石,放在于霸手中。“多谢”。

    于霸见玉面圣士走向城主府,心里暗骂道:“真他娘的太抠门了”。

    “晕”!于霸狂拍脑门。“圣祖,还有包子钱哪”?

    玉面圣士早没了影子。于霸这个骂呀!白费了半天口舌。

    于霸跳着脚骂娘时,一阵香气袭来,白涓走近骂娘的于霸身边。

    “于霸”!

    叉着腰,骂大街的于霸愣了下。猛的回头看去。

    眼神一对,厚重大嘴唇咧成了瓢。“哎哟!少主回来了”。

    白涓点点头,轻声问道:“怎么到这里来了”。

    “少主,你不知......”。于霸喷着吐沫星子讲了起来,不知为何,竟然一点郎当词都没有了。

    “走吧,跟我一起入城主府”。白涓细心的听完于霸的牢骚,飘然的向城主府行去。

    “多谢少主,主持公道”。于霸屁颠颠的跟了过去。

    白涓刚走到府门前,青光闪过,一位凝气四阶圣士笑呵呵的迎出来。“白少主,城主在接待贵客,让在下前来迎接”。

    白涓轻还一礼,带着于霸行入府门。

    水波似的波光落下。白涓、于霸出现浮云般的殿域内。

    云形花垫上,坐着三位圣士,个个眉清目秀,目光炯炯的看向白涓。

    中间上首圣士眼里闪着灵光,似乎愣了下,迟了息,才站了起来。“少主回城,候峰未能远迎请见谅”。

    其余两位圣士也站了起来,打量着白涓。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圣云城特使易神,易家少主”。候峰拉着身边穿浮云服,凝气六阶圣士介绍道,语气间带着几分亲昵。

    白涓微行一礼,易神点点头。

    “这位是杜家长老杜琼亲传弟子夏禹”。

    白涓眼里闪闪的流动晶光,在夏禹酒醉似地脸上打了个转,微行一礼。

    夏禹忙还礼,脸儿变得更红。

    “两位圣友,这就是万云洞白涓少主”。介绍完,候峰又不由得细看白涓。白涓少主竟然到了凝气三阶?

    “少主,就是那个夏禹吃了包子不给晶石”。于霸凑近白涓小声的说道。

    候峰语塞了下。“各位请坐”。

    夏禹躲着白涓的目光,心里跟长了毛似的。“于霸怎么跟到这里来要晶石”。

    白涓坐到浮云花垫上,向候峰点点头。“城主,白涓来访只为了两件事,一是想问问圣云城‘圣服大赛’的事,二是想找夏圣友谈些私事”。

    候峰看眼易神,又看向脸红脖子粗的夏禹,想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少主,‘圣服大赛’在本城的预选由易神特使负责,有事你可以问他”。

    白涓向一脸傲然的易神看去。“易特使,圣云城‘圣服大赛’何时举行”。

    “明日参加预选大赛后即知”。

    白涓还想再问几句,见易神冷冰冰的样子,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夏圣友......”。白涓刚开个头。

    夏禹红着脸,从圣袋中取出一个晶石。“少主务怪,我当时忘记了”。

    候峰、易神看着夏禹手中的晶石都愣了,心里暗道:“不能吧!堂堂少主为了一个晶石追到这里来了”。

    白涓微微一笑,未接晶石。“夏圣友,我想问你可否认识莫邪”?

    夏禹举着晶石,猛的放下。惊愕的盯着白涓。慢慢的,机械似的点点头。“认识,在傀境时,与我是密友”。

    易神转过头,脸皮抖动数下。

    “那就好,等圣友与城主商议完事务后,请到‘悦来圣栈’找我”。白涓说完站起身,向候峰、易神微行一礼,转身离去。

    候峰、易神看着白涓的背影,未多说此事,三圣又小声的议论起来。

    三圣声音很小,根本无法听到在议论何事,似乎在三圣四周罩着透明的隔音罩。

    月光如潮,恍若玉冰,悦来圣栈淹没在晶莹清冷的光华中,月儿像娇媚的白莲花,悠然地在湖水里缓缓地凌波微步。

    湖边的楼亭里,淡淡的银光落在白涓的脸上,嫩白如水的面颊,凝了一层柔柔的脂光。

    白涓抬首看着流动的光华。“夏圣友即然来了,何必徘徊在园外”。

    亭前清光闪过,夏禹面无表情的站在湖面上。

    “白圣友,不知约在下来,为了何事”?夏禹微行一礼。淡淡的说道。

    白涓轻轻一笑,在冷月的光华里像燃起的薪火。“夏圣友不必这么紧张,在下是莫邪圣爱”。

    夏禹眼皮跳跳,冰冷的面容瞬间从一丝冷笑变成惊喜。“哦!原来是弟媳,你看我这紧张的”。

    白涓忙行大礼。“给圣兄请安,没想到在沈城能见圣兄”。

    “是呀!我与莫弟一别千年,没想到圣弟媳如此丽智”。夏禹落到亭内,眼睛不住的上下打量着白涓。

    白涓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慢慢的低下头。听莫邪谈起夏禹,讲了许多傀境时的故事。白涓也没想到会遇到夏禹。

    “圣兄来此是为了参加圣服大会吗”?白涓忙变个话题。

    夏禹呵呵的笑笑,嗯了声。“圣弟媳也要去”?

    白涓脸上现出羞昵之色。“想去的,接到莫邪晶信,约我到圣剑山,圣兄没接到吗”?

    夏禹心神动动,不久前,也接到莫邪的晶信,只是......!

    “哦!接到了,我想得到圣服后再去”。夏禹笑容有些僵硬,似乎笑得不那么自然。

    “我也这么想”。白涓笑了起来,没想到夏禹和她有同样的心思。

    夏禹脸像挂不住色,起了点红晕,似乎想到白涓心思,叹了口气。“圣弟约了傀境时的密友,我怕混的不好,只好弄件圣服撑个脸”。

    咯咯咯!白涓笑了起来,夏禹也跟着傻笑。

    白涓笑了会,有点气喘的说道:“你这当哥的也变得事故了”。

    夏禹只好干嘿嘿两声。

    “有圣哥同行,我也安心多了”。白涓笑道。

    夏禹点点头。“圣妹不知,此行怕是不只你我”。

    “还有谁”?白涓惊道。

    “听说圣海城赤晓少主也去了圣云城”。

    白涓不以为然的笑笑。“那个爱女扮男妆的少主,那有什么,我不认识她”。

    夏禹一愣,哦了声,没再说别的。

    “圣兄明日一起参加预选赛”。白涓轻笑的问道。

    “好!圣妹,在下还有要事,明日再见”!夏禹说完,向白涓点点头,转身遁向空域。

    白涓挥挥手,目送着夏禹离去。看着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湖面,明眸里轻轻地淡出阴影。

    莫邪对夏禹夸的天花乱坠,而白涓感到,夏禹笑得那么牵强,似乎两圣间有一道不越过的鸿沟。

    白涓凝视着夜空,轻轻的摇摇头,也许想的太多了,必竟第一次见到夏禹。

    清晨,沈城飘散着洁白的雾花,千楼万阁缀着洁白的晶莹,棵棵古树挂着玉丝银线织成的素装,显得晨辉中的雾气更浓更丽。

    噹!一声龙吟般的钟声,穿透雾花裹住的城影。白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下了雨般沙沙有声。

    抬头望去,雾空被钟声撕开,浅蓝色的,像浩瀚海洋的天穹,在狂涛恶浪的雾海中露出,退去的雾浪蒙上一层淡紫,像一圈黯淡地云墙围在空域。

    数十万圣者翘首在淡蓝色的空中,凝视着空域远处,一面深蓝色的光环。

    易神身着玉甲,肃面站在光环前,环视着屏息翘首圣群。

    “各位圣友,‘聚英钟’已响过。百年一次的‘圣服大赛’预选赛开始,与以往相同,能通过‘冥神镜’者即可入圣云城”。

    圣群一阵骚动,有圣者叹了口气。“又是‘冥神镜’”。

    “是呀!怎么连续千年都是‘冥神镜’”。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