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鳞羽圣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0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这一聊,竟然没有了时日。两圣在聊得心近时。

    守在屋外的圣女又报道:“圣祖,荞特使有事求见”。

    “快请”!莫邪想起大长老叮嘱的事,竟然忘记了。

    青光在屋内漫开,荞婉儿花枝招展的站在空域。看到赤晓在屋内,愣了下。“我说怎么找不到赤圣友,原来在此哪”?

    莫邪笑笑。“我在向赤圣友请教修炼之法”。

    “不敢!既然圣友有事,我先告辞”。赤晓向荞婉儿点点头,转身要离开。

    “赤圣友,大长老在找你”。

    “知道了”。

    赤晓遁出屋域,回首看了眼“斑竹园”内雾隐竹遮的小石屋,眼里不停停的闪着惊异。“何物能如此屏蔽神识”。

    莫邪虽然看出赤晓对荞婉儿有些不冷不热,只当是漂亮圣女天生的嫉妒。

    “荞圣友这么急,不知大长老安排何事”?莫邪笑问道。

    “急!这事还真急”。荞婉儿瞥眼莫邪,心里道:“我都在外面等十天了,独男寡女守着秘屋能干什么好事”。

    荞婉儿没好气的道:“大长老本想安排你另的要务,但因‘幽冥城’近日又现神光,请长老再次索光”。

    莫邪眉头挑起,心头一喜,脸上却见不得半点喜色。“会有此事?不知谁与我同行”。

    “还有谁,与你妮谈十日的赤晓少主和我”。荞婉儿一脸不悦,说到赤晓语气重了不少。

    “好,等赤晓少主从大长老处回来,我等立即起身”。

    “不用等了,没时间等她”。荞婉儿说完转身出了石屋。

    莫邪挑起眉头,一道圣影立在身后。莫邪起身跟了出去。

    追上荞婉儿,莫邪问道:“这次不知守候多久”。

    “我那知道,你以为幽冥城是圣云城”?

    莫邪哑了声,没想道荞婉儿火气还真不小,凶巴巴的样子,像要咬人呀!

    荞婉儿取出神梭,白了眼莫邪,径直遁入。莫邪只好默然的跟着火气极重的荞婉儿。

    粉光一闪,神梭消失在空域。

    落日的昏黄透过裸露的枝桠映照在亭台的石柱上,似一幅粗略的素描,错移的笔触留下一抹明暗金光痕迹。悄然地合拢的荷花,菡萏的蓬头在晚风中摇曳,招引着黄昏晚风。

    赤晓站在亭中,眼神怪异的盯着大长老汪鹤。对汪鹤的话似乎有些听不懂。

    “大长老想多了,赤晓不过是与莫圣友谈心论道”。

    “没其它的事”?

    赤晓心里这个气呀!能有什么事?又不能发火。低声道:“无非是修炼的心得”。

    “就这些?谈了十日”?汪鹤眼睛凝成三角眼,眼里跳着火火的亮光。

    “就这些”。赤晓气得要死,不知道汪鹤想要问什么事。

    汪鹤拄着下巴,睁着眼看了会赤晓,看得赤晓心里有点发毛,又不能回避,眨着长睫毛回敬着。

    “没事就好,不然,我无法向你圣父交待”。汪鹤瞪了会眼,像似给自己找了个台阶。

    赤晓心里都要气炸了,如今已是化身境大圣者,还用得着这样吗?嘴上不能说,心里像在火山口压了块石头,差点炸开了花。

    “你先回去,那几位神识强者一个也不能走,我另有要务”。

    “谢大长老”。

    赤晓莫明其妙的离开“落夕亭”。

    “药鹊,看来此事,还得再等等”。汪鹤盯着赤晓渐远的身影喃喃的说道。

    一阵药香飘来,药鹊拄着石杖结着两个大葫芦站在空域。“看得出来赤晓少主没说实话”。

    “这我知道。不知这几位圣者谁更了解莫邪的底”?

    “白涓不用找了,其心系莫邪,三位圣士就算与莫邪关系再密也有瑕疵之处”。

    “好!这事还得交你细查”。汪鹤笑道。

    药鹊见汪鹤打着哈哈,瞥了眼,没好气的道:“我没心管这事”。

    “药葫芦,这可是城主的意思”。

    “哎”!药鹊摇了摇头,长叹一声。

    圣云城的事,药鹊不愿去管,原因很简单。一心扑在炼药上,那有心思管那些恩怨,何况这事又涉及到莫邪。药鹊对莫邪印象极深,对这位神识出众,秉性极佳的圣士由为看好。不过负城主和大长老所托又不得不帮忙,想不明白圣云城要参合什么事。

    莫邪站在夕阳般的光晕里,沐浴着余辉的黑彩,徐徐地拂送来阵阵的幽香,令人心旷神怡。幽冥城在一抹黑晕的里,无法看清黑线的境界。

    身后是湛蓝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在黑色的晕辉映照下呈现出火焰一般的嫣红,云絮在空中飘动,像置身于轻纱般的美梦似的,使人迷幻和想往。

    莫邪看了眼荞婉儿,与之商量了几句。果然荞婉儿并不想入幽冥域,想守在域外。

    莫邪也没多想,问了几句如何得到的信息。荞婉儿说的顺溜,听不出什么不妥。

    辞别荞婉儿,莫邪幽然的遁向那道黑色的线影。

    道道拉长的幻像,湮灭在黑线的边缘。莫邪消失在神识之外。荞婉儿一双明亮的眼睛专注地目视着前方,透出一股伶俐的劲光,淡淡的笑笑,像呶了呶嘴,转身遁入神梭里。

    莫邪拂着诡异的宁静,越遁越远。如果真的还有“冥域神光”,只有一种说法,莫邪见到的黑光柱,并非是“神光”。

    为此,问过荞婉儿,她也不住的摇头,说不清“冥域神光”是什么样子。

    千里过后,远域的黑线依旧远在天边,那一线黑影远不可及,但,莫邪能感知到,再进一步,即可进入冥域。

    突然,莫邪止住脚步,勾魂似的眼眸里闪出灵光,目不转睛的盯向遥远的天际。

    身侧后千里处,一阵鬼异的灵动刺破清明的暮色。不由得令莫邪神经紧紧绷起,眉头也锁起了疙瘩。

    刺破的清明,风儿吹皱了河面,泛起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像撒在碧空里一河的红色玛瑙,熠熠生辉。幽幽的光闪过,一阵令人心乱的神识源飞来。

    莫邪一惊,忙向后退去。

    噗!莫邪站过的空域爆起一缕青烟,烟暮久久未散,慢慢的凝结在空域。一阵微风不知从何吹来,轻轻的响起怪异的铃声。几声风儿吹动树叶飒飒作响的声音后,烟暮里现出淡青色的身影。

    魂者?莫邪一惊,疑惑的盯着那缕淡去的青烟。跟着眉头又凝起,好熟悉的鬼异神识,仿佛千年前在何处相遇过。

    莫邪不由得向后退去。

    青烟里的圣影渐渐的殷实,一位身着鳞羽的圣士瞪着黑鹰似的锐利眼睛,盯着青烟爆起的空域。歪了两下脑袋,慢慢抬起魔幻瞳光,无数的光影在魔瞳里闪烁,凝视着莫邪消失的空域。

    鳞羽圣士伸出鹰爪般的手,寸长的黑指甲挠了挠蓬松的头发。呲起白牙嘟囔了句。

    噗!莫邪刚刚逃遁的空域,又爆起一缕青烟。

    莫邪脸上流下一溜冷汗,好犀利的秘术,竟然能一吸近千里。如果莫邪逃的慢了点,一定会被青烟困住。

    “细肉吃”!鳞羽圣士嘿嘿的奸笑着,喷着白沫的嘴里嘟囔出清晰的四个字。黑溜溜眼仁转了转,对着莫邪逃遁的方向哼了两声。再没有追逐莫邪。

    “细肉吃”!四个鬼异的鼻声飞出,鳞羽圣士抬腿遁入远天的黑域,身影渐渐的拉长,一股子青烟在黑线边缘爆开。鳞羽圣士的身影在渐渐的拉长中被黑燃吞没。

    四域变得清明,安静的响起玄音。

    等了半个时辰,黑线影里拱起一窝乱草。瞬间露出两双魔幻般的眼睛,四下神识一圈后,这才放心的缩了回去。

    等了许久,恣意追逐的清明里,一道身影戏弄的撕扯开昏黑的天宇。

    莫邪站在黑色的光晕里,凝视着鳞羽圣士遁入的空域,皱了会眉头,小心翼翼的遁了过去。

    拉长的身影湮灭在黑燃里,莫邪也消失了。

    墨黑的空域,似黑又似明。无法看透的黑域里,流淌着诡异的光流。

    羽光流动,一道身影遁向流着异光的球体,黑黝黝的眼神瞥了眼身后,便消失在黑域里。

    啪!黑色的爆光从黑域中爆开,刚刚隐去的魔影,又重现在黑色的流光里。

    “嘿嘿嘿,化了”!远域传来细而小的尖笑声。一条细小的蛇形影子,慢慢的从空中抽入异光的球体中。

    “城主回来了”。两道纤细的圣影现出空域,盈盈的拜下。

    “细肉吃”!点点羽光从鳞甲上抖落,黑影嘟囔着怪语遁过纤影,进入球体中。

    两道纤影慢慢起身,抬头看了眼远域,渐渐的消失在黑影里。

    莫邪站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域中,眼里闪着黑光。好鬼异的冥界,四大神识都无法使用,只有窥视觉神识可以分辨。

    沿着诡异神识源,遁行了不知多久,莫邪不敢再向前行,只见黑域里流光浮动,在流动的黑光中有三道圣影凝立在球形的物体前。

    那是什么?莫邪凝视着烟朦朦的纤影。这是与鳞羽圣士极其相似的秘术,如果是在圣境一定无法分辨其踪。莫邪之所以能逃出鳞羽圣士的秘术,原因就是窥视觉神识看清了烟幕后的那道鬼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