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炼服刑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791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圣云城沉浸在云海间,肃穆,静谧和森严的城影飞着萤火般的光点,忽闪忽闪地或昏或明,整个城池像笼罩在梦幻中,睡在银色河床里。

    沉睡中的城池外,一阵诡异的阴风刮起,晕黑的城影清晰起来,显得城外的空域更加的阴冷。

    不起眼的夜空,似被风吹起了涟漪,黑烟爆起,鳞羽魔士抱着膀子站在未散的烟尘中,鹰似的眼睛凝着晕明的城池。

    静寂的城池被阴狠的目光惊吓了,嗡的抖起细波,颤抖的看不出城池的轮廓。

    城影微微暗去,一位挑眉圣士凝立在城外。见到鳞羽魔士后,脸色变得凝重,哼哼两声。“羽城主因何来我圣云城”?

    “细肉吃”!羽刀念咒语般说了句,却没有回答圣士的问话。两肩鳞羽轻轻抖起,身后水纹里走出两位窈窕圣女。

    一位圣女上盈盈半步,向圣士微行一礼。“长老打扰了,我家城主来索要被被捋魔奴”。

    挑眉长老锁起眉头,像似听不明白圣女在说什么,瞪着不解的眼神。“魔奴?城主的的魔奴怎么可能被捋到圣云城”?

    “细肉吃”。羽刀怒吼道。

    几滴飞剑似的吐沫星子飞向挑眉长老。

    挑眉长老被熏到般退了步,指尖点点鼻息,几根尖尖星刺凝在空中。

    “城主说,不交出魔奴,就荡平圣云城”。圣女娇呵道。

    羽刀瞪起鹰目,道道寒光闪烁。手里凝出鬼骨魔刃拄在身影前,缕缕幻影魔光从刃锋上漫来。

    挑眉长老眉头倒立,似被魔光逼退。脸色也阴了下来,厉目如炬,盯着魔光锋刃。

    “城主,魔、圣从无干戈,怎么可能敢捋城主爱奴”。

    “细肉吃”!羽刀凶巴巴的吼道,抡起“鬼骨魔刃”似要斩去。

    “少废话!不交先斩了你”。

    “呀”!挑眉长老惊愣了,说三句了,怎么没魔性大发?

    “好!容我细查”。

    挑眉长老心寒不已,羽刀三句不现魔性,必起杀心。再僵持下去,不劈个魂飞魄散都是轻的。

    羽刀嘴噘了老高,低头盯着挑眉长老,黑淋淋的眼仁只留下半个。

    挑眉长老哆嗦下,刚要退去。羽刀身上鳞羽爆起黑烟,身后水纹空域走出一位披发魔女。

    “魔母盛晴,她也来了”。挑眉长老凝立在空域。

    “呵呵!化了”!披头白发里一眼柔媚的眸子扫了眼挑眉长老。

    另一位圣女上前半步。“主人说,交出盗取‘冥域神光’的孽圣”。

    挑眉长老嘴张了张,似乎想分辨,却没说出声。只是点了点头。

    “呵呵!化了”。

    “主人说:给圣云城十日,交不出贼圣,让紫玲提头来见”。

    挑眉长老默默的点点头,一句话也没说。转身遁回圣云城。

    羽刀狠狠的瞪了眼城池,手中“鬼骨魔刃”轻轻一划。一道碧色长缝裂开,噼啪啪延长百里,阵阵碧烟升起挡在圣云城池前。

    “细肉吃”!羽刀转身遁入水纹空域,盛晴与两位圣女跟着消失。

    佳木茏葱,奇花闪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

    莫邪忽悠一下,眼前由黑而明,疑惑的看着眼前景物。再进数步,是清溪泻雪,石磴穿云的碧水长池。池边平坦宽阔碧草上,一栋飞楼插空,雕甍绣槛,隐于山坳树杪之间。

    摸了摸有些昏的头,刚才在虫洞中,仿佛撞到厚重的墙上,脑袋痛的说不出什么地方疼,耳朵响着钟鸣声。莫邪拍拍脑信子,扣了两下耳朵。

    “这是什么地方”?

    晶石为栏,环抱池水,玉桥凌空,灵气浓郁。在圣域时从来没有如此浓重的灵气。

    凝目皓月下的池亭。倒映的月影形成“月影浮亭”。

    “圣月亭”!莫邪看了眼亭匾放心了,有“圣”字,应该还是圣域,莫邪真胆心又不知穿越到何域去了。

    “何圣私入圣园”。莫邪诧异时,娇媚的声音传来。浮着一层薄雾的池面,被惊扰般晃了起来。

    莫邪顺着声音看去,月影中的浮亭中站着一位亭亭玉立身影,一袭明黄淡雅圣妆,墨发侧披如瀑,素颜清雅面颊上凝着淡淡笑意,那双酒红色的眸子,明净清澈,灿若繁星。

    莫邪不敢太放肆,圣女竟然化身四阶。莫邪放下怀中盎然,深行一礼。“圣友,在下在城外与魔者斗法,不小心败逃于此”。

    圣女眼睛弯着月牙儿,灵韵溢出,一颦一笑之间,挡了下红唇。“圣友真会说笑,不着圣云服,能逃进圣云城”。

    “果然是圣云城”。莫邪脑袋也大了,别的地方还好说,圣云城,想起大长老汪鹤那脸子横肉心里就犯嘀咕。

    “请圣友见谅,请指条路,再下这就出城”。

    圣女眼里闪着清雅灵秀的光芒,轻轻的摇摇头。“进来了,怕是很难出去”。

    说话间,远处灵光闪动,金碧辉煌的琉璃瓦间,数十位化身境圣者站在花木下。

    “城主恕罪是我等疏忽”。一位圣士低首说道。

    “不急,请问圣友尊名”。城主走到亭边,月影里修长的玉颈下,一片****如凝脂白玉。

    莫邪忙再行礼。“城主恕罪,在下莫邪”。

    城主笑吟吟的站在亭栏边。“莫邪,我听说过,下去吧,唐长老按律处罚”。

    圣士应声走近莫邪。“莫长老多有得罪,在下唐琅,请”。

    圣云城能叫城主,只有紫玲。莫邪看眼面目惊艳的城主,行了一礼,拉着默不作声的盎然跟着唐琅行出这片殿宇。

    “圣女留下”。城主突然说道。

    莫邪松开盎然,歉意的笑了笑。盎然面色冰冷的看了眼莫邪,低首退到一边。

    “唐长老,在下能受何处罚”?莫邪跟着面色冰冷的唐琅,低声问道。

    唐琅皮笑肉不笑的道:“到长老会自有结果”。

    莫邪一听到去长老会,心反而放宽了。怎么说汪鹤是大长老,荞婉儿也在,总不能给自己重刑吧?何况......。莫邪点点头,默不做声的跟着。

    穿过数间大殿,走过几道长廊。莫邪发现走过的殿宇,看似很远,一息到了近前,又如流水般慢慢的过去,时间停止在穿行殿域的空间里,像似总也走不到头。

    唐琅停在幻景般的殿宇前,回首对莫邪道:“莫长老,在长老会议事时,不要多辩解,必竟是你错入了圣云城,否则会加重处罚”。

    莫邪点点头,心领神会,想想自己干的那些事,唐琅提醒也是应该的。

    黑光一闪到了近前,幻化的殿宇变得殷实。晶玉雕龙盘绕百根巨柱,将黑沉沉的殿梁顶上百丈空域。雕凤刻龙的围屏前坐着一位位阴着脸的圣者,莫邪等人进来,众圣者连看都没看,有的闭目,有的凝神前方,有的仰面望着殿顶。

    大殿上首坐着位老圣士,正是汪鹤大长老,阴着脸盯着莫邪。

    “见过大长老”。唐琅行礼,莫邪也跟行礼,没问候,道省了句话。

    “嗯”!汪鹤冰冷的回了声,目光落到莫邪。

    “莫长老是化身境圣者,不应该犯如此大错”。

    “莫邪知错”。

    汪鹤一时哑了声,没想道莫邪会这么知趣,竟然没有理论,看看两侧长老。

    “史长老,你主刑律,看应该如何处罪”。

    汪鹤下首一位枯皮脸圣士,抬起长眼皮眼。“化身境圣者擅圣云城,按律应罚‘炼服十载’”。

    “这么轻”?汪鹤不知为何问了一嘴。

    数位长老也不由得抬起头来,看向史迪,似乎对这位铁面无私的刑院长老说的话有些不满。

    “不错”。

    汪鹤看向莫邪。“莫邪,你可伏法”。

    “炼服十载”?莫邪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听起来并不太重。忙说道:“伏法”。

    汪鹤眼神闪动着,似乎有太多的意外,停了会才说道:“唐琅带莫邪去炼服阁”。

    莫邪行了礼,跟着唐琅出了大殿,身后的殿影一闪退出千丈之外。

    唐琅面无表情的看眼莫邪。“你太走运了”。

    莫邪没吱声,神识着退去的威严大殿。默然的跟着唐琅。

    唐琅走了数步后,来到一处椭圆形的光环前。嗡!光环亮起。“莫圣友请跟我来”。

    莫邪跟着唐琅进入光环。

    神识忽悠一下,莫邪耳朵仿佛失聪了,四域静的吓人。

    广阔空域里,无数的晶鼎排列在空域,晶内各色的识火在燃烧,不停的变幻着颜色,像掉入万花筒一般。

    鼎前坐着圣者,一个个目不转睛的盯着晶鼎内的识火。莫邪神识鼎内,一件圣服挂在识火内,似在煅烧。

    圣者身侧放着晶罩,里面摆着圣服。噗!一声低音,远处晶鼎外的光环落下,一件“意云服”飘在空中。

    晶鼎前圣女忙收了晶鼎内的识火,轻轻招来“意云服”。身着圣云服圣女出现在身边,接过“意云服”,在身边的晶牌上点了下。

    晶牌上的数字变幻着,蓝光闪过,数字少了个数。

    “唐长老来修圣服”。莫邪神识圣女炼服时,数位化身境圣女落在身前,轻轻一礼。

    唐琅眉开眼笑。“想来修,没有战事呀!这不给你送来个服刑者”。

    化身圣女上下打量着莫邪,似乎有些吃惊。

    “怎么没见过化身境圣士服刑”?莫邪打趣的问道。

    几位圣女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不是没见过,是没想到不穿圣服也敢来炼服”。

    莫邪被几位圣女笑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