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五燃惊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06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看着圣女漂亮的脸孔上带着几分轻佻,似恬的微笑却又狡黠,温暖的令人难以琢磨。

    莫邪撇撇嘴没与圣女们斗嘴,清瘦的身子弥漫着淡淡的紫色气息,勾起的眉梢唇角凝着淡笑,不以为然的看着近处晶鼎火燃。

    “大长老有令,莫邪在此炼服十载”。唐琅跟着呵呵两声,半眯着眼儿说道。

    “殿主已经接到谕令”。

    唐琅听罢,也不再多说,色眯眯扫过眼神,头也不回的遁离。

    几位化身境圣女目送着,许久才收回目光。媚眼瞥过莫邪。“走吧!给你安排个地儿”。

    圣女的傲气劲,令莫邪听了极不舒服,又不好在脸上表现,神识着殿域,跟在圣女身后。

    殿域似没有边际,晶鼎延展何止千里。遁了几息后,才从晶鼎群中找到一个没有圣者的地。

    几位圣女遁住身形,憋眼莫邪。冰冷的道:“莫邪,此鼎归你了,先学修服吧”!

    一道晶光飞来,莫邪接在手中。圣女看也不看莫邪,各自遁离。

    莫邪接过传功石按在眉心处,呵呵,当是什么术法,原来是“噬晶术”、“煅石术”。

    这两种术法,莫邪已经研习过了,只是还没有机会用。

    “嗵”!莫邪思量时,几位圣者飞近,放下一个晶罩,里面放着一件件破烂的圣服。

    “十年内能修好这些圣服,即可离开,修不好,十年也你,百年也是你”。一位圣士声音冰冷的说道。

    另两位圣者将两个圣袋扔到莫邪身前,一声不响的离开。

    莫邪神识晶罩,罩内挂着圣服不多只有百件。

    “这么几件圣服也值得如此叫嚣”。莫邪心里骂道。

    “衣念诀”。莫邪神过两道术法后,又看到另一道秘诀,原来修补圣服的秘诀在此。

    莫邪神识秘诀中的密语,不由得起了几分狐疑,好精妙的秘诀,如此秘术圣云城怎么会让这些普通的圣者修炼?

    扫眼四周。没有圣者再意他,一个个眉头轻锁,打出一道道清色的光环,环光飞入晶鼎跳起美丽的黑焰。

    那环光是“衣念诀”?莫邪疑惑的凝视着。

    不能愿莫邪多疑,这“衣念诀”要求的神识太高了,九百里?这么多圣者有九百里神识?

    莫邪捻起术指,开始修炼秘诀,不用多想,众圣用的是不是“衣念诀”,修成自然知晓,何必这么累脑子。

    日复一日,在殿域内无法计算岁月的流失,莫邪指尖时而有环光生成,时而又变成环火,环光时而青色,时而蓝色,不停的变幻着。

    莫邪的额头不时凝出细汗,一滴滴的沿着嘴角流下,滴哒的落在黑色的战甲上。

    呼!一口浊气从口中喷出。莫邪长吐口闷气。“啪”!指尖一道青色环光飞起,打了个旋飞入晶鼎内,冰冷的晶鼎瞬间燃起黑色的火焰,火势猛的扩开,整个晶鼎都被黑燃吞没。

    莫邪微微睁开眼睛,扫了眼近处圣者的晶鼎,果然没有分别。

    神识一会儿晶鼎内外的火焰,莫邪从晶罩内取出一件圣服。这件圣服应该是件“圣云服”,也不知道是那位圣者穿过,缕缕血气从破烂服皱中散发出。

    莫邪摇摇头,圣云城太小气了,破成这样的“圣云服”还要修补。

    破碎的袖口上别着一块晶牌,牌上写着六种“圣石”、三种圣晶的名字。这些晶石莫邪没有听说过,看来想修补此圣服必须要这九种晶石。

    破碎的“圣云服”飞入晶鼎内,黑燃的晶鼎透出一个圆形风口,圣服挂在风口中心,四周无数的青环飞舞,不时的击打着服面,几次爆燃后,“圣云服”像炼红的云彩。

    莫邪拿过圣者留下的圣袋,好家伙,圣袋内何止这九种晶石,神识一眼,竟然不下三百种。

    “圣铁石”。莫邪取出第一种圣石,心念一动,一缕黑火燃在指尖。

    “煅石术”中云:“欲煅其石,必念其火,火正而石化,火异而石坚”。

    也就是说:“想炼圣石,火种必须用对了,用正了,圣石瞬间即化,用错了,圣石越烧越坚硬”。

    而圣域的晶石也分阴阳,阳石必用阳气之燃,阴石必用阴气之燃。“圣铁石”是阴石,莫邪用的是“阴焚之火”。

    果然“圣铁石”落入“阴焚之火”中,瞬间化成一滩红液,液体在火燃里慢慢的聚起,变成一颗红色的火珠。

    啪!红色火珠飞入鼎心风口。莫邪心念一动,“衣念诀”化成青环随之飞入。几声脆弱的响声后,红色火珠消失在火红的云彩中。

    溶入“圣铁石”后,莫邪凝神晶鼎,鼎内“圣云服”没有任何变化。

    莫邪从圣袋中取出“圣锡石”,指尖一错,熄去“阴焚之火”,一道红色火燃跳起。

    拳头大小的“圣锡石”飞入“阳炙之火”中,一息间化成豌豆大的白色火珠。

    轻轻一弹,白色火珠飞入鼎心风口,青色环影重锤般砸在白色火珠,火珠响了几声爆音后,消失在云影里。

    莫邪并未停留,取出圣石、圣晶,幻化着不同的阴阳之火。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黑焰晶鼎内的风口里,滚动的云彩火焰息去,一件崭新的“圣云服”挂在风口中。

    鼎内黑焰瞬间息去,“圣云服”飞出晶鼎,悬挂在鼎外空域,圣服外云霞流动,似仙气从圣云服内飘出,灵动的闪着灿烂的光芒。

    四周几位圣者,被“圣云服”飘出的霞光迷了眼,愣了下,眼里闪着惊愕的光芒。

    刚刚遁离的圣使,遁回到鼎前,眼里放着光,惊得嘴半张着。这么快就修复一件“圣云服”?这才多久呀,按常理修完一件圣服,少说也要半月。

    莫邪没管圣使的惊愕,轻轻摆摆手,示意圣使将“圣云服”收走。

    圣使心事重重的收了圣服,遁离晶鼎。

    莫邪没有停,只用了不到一日时间,修完三十件“圣云服”。

    殿域内,另一处空间里,数位化身二阶圣祖面无表情的盯着光屏,尽量压抑着内心的恐慌。嘴巴不停的咽着吐沫。

    “这是阴烬之火”。

    “阳炎之火”。

    “天哪!还有阴寒之火”。

    几位圣者惊得嘴张得像箱子口那么大,喊完后都忘记合上嘴,伸着脖子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喊的嗓子里发干似的,抑止住了其它的声音。

    为首的老圣士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伸着五个指头,脸都变了形,憋得通红,半天才说出个字。“五......”。

    “是殿主,五种阴阳之火”。

    化身境圣祖们都是从凝气境打拼过来的,当然知晓炼化阴阳之火是何等的困难和危险。别说五种,就是二种都是九死一生,拿命换来了。五种?难怪几位化身二阶圣祖都吓成这样。

    殿主长出一口气。“快去报大长老”。

    汪鹤半依在玉石雕成的宝座上,手指支着阳穴,轻轻的揉着,近来很多事令汪鹤伤透了脑筋。特别是那个惹事精莫邪来后,许多不顺心的事接踵而来。

    “大长老,修服殿有要事急报”。一位圣使低首说道。

    “有什么事,务要烦我,报监事长老”。汪鹤声音极小,却没有停止揉脑信子。

    “大长老,此事与莫邪有关”。

    “又是他”。汪鹤睁来微闭的眼睛,眉头锁成了疙瘩。

    “大长老,请看”。

    圣使将“摄影晶”放到晶案上,汪鹤拿着“摄影晶”转了两下,拾起按在眉心处。

    唰!汪鹤的脸色变得深青色,都发了黑,嘴唇哆嗦两下。

    “快去请梅城主”。

    圣使从来没见过大长老这副容颜,吓得腿都软了。啊了两声,才遁出大殿。

    汪鹤手指不停的敲着案面,“摄影晶”,嗡嗡的跳着,不停的在案上打着旋。汪鹤的脸色虽然好了许多,阴沉的十分吓人。

    不多时,身影缦妙的梅析副城主笑盈盈的进了大殿。“大长老何事这么急”。

    “梅城主,请看此晶”。汪鹤将“摄影晶”弹向梅析。

    梅析接过“摄影晶”,按在眉心处,两眼一黑,耳朵里嗡地一声,觉得身仿佛微尘似地散了,小脸透了青色。

    胸口急速的起伏着,似有万千斤巨石压着,脑袋都快爆裂了。

    许久梅析平静下来,死目似的眼睛看向汪鹤,一字一句的道:“大......长......老......”。

    两位大圣者神识流转,不知商量着什么?

    清晨,一处不起眼的圣园内,花瓣凝着几滴晶莹的露珠,躲在苍翠挺拔、郁郁葱葱的古树下,吐着晨的冷芳。

    几位圣者心思各异,默然的走在花众间,晶莹的玉滴落在圣服上,跳跃起珍珠般五彩的光芒。

    白涓轻点郁金香花,一滴香露掉到小小的晶杯里,咚咚的极其悦耳。

    赤霄、泰阿、夏禹默默的跟在赤晓身后,看着两位圣女忙碌着收集香露。

    弯曲的小径上,芬芳的气息从花间弥漫,傀人无法嗅到,而在几位圣者神识里,这香几乎令人陶醉。

    “少主,我来帮你”。赤霄凑了上去。

    “让开,别惊了花魂”。白涓打落赤霄伸向花众中的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