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阴阳鼎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00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点道为止史上最强赘婿末世之召唤悍妞你是什么神

    莫邪抱着膀,摸着光秃的下巴,凝神悬挂在空中的“残云服”。

    这是最后一件修补的圣服。十载未到,寄出去,怕是又有新的任务。

    莫邪两眼闪着灵光,盯着黑寂的空域。

    “启......”。启物二十一言行云流水般飞出,句句化成“启”字飞向黑空。

    空域汤开一圈圈光波,声声炸破的惊雷震动天地。无数急促的星光落下,像漫空开了玉树银花。嗵!咔嚓!嗵!咔......嚓嚓!雷声一阵高一阵低,星雨化成短促的闪电,光线柔和掠过黑空。

    咔!一道“启物神光”飞向空域,巨型的闪电放射着耀眼的枝叉,黑色天暮有如白昼,接着雷声震天动地,整个空域都地动山摇的晃了起来。

    莫邪满脸的诧异。“好一件战甲竟然无法启灵”。

    进“修服殿”数载,莫邪共修补圣服三百件,几乎每件圣服只用一道“启物神光”。

    “启......”!莫邪不甘心,再次默念“启物诀”。

    黑色光罩上,滚滚的雷光在罩面上翻腾,磅礴凌厉的气势,像似要把黑色光罩炸开。一声炸雷在磅礴中震荡,数十丈外的晶鼎被突然的骤变震得向外飞去,黑色的火焰炸得漫空都是,呼啦啦的爆起巨大的火花。

    几位圣者吓得蜷缩在空中,不停的颤抖着,残破的圣服落了一空,像刚刚经历一场浩劫。

    守在黑色光罩外的圣使趴在空中无力的呻吟着,嘴角一滴滴的流着血,眼睛死死的盯着黑色光罩。

    荞婉儿、唐琅手持战盾挡着飞来的无名雷电,不停的向后退着。

    修服殿殿主呈报:“莫邪余下最后一件圣服”。

    大长老忙派两位特使来为修服殿助威,生怕莫邪生出什么事非。刚进殿域,就被迎面飞来的惊雷击个正着,反应慢了点,早就劈趴下了。

    “怎么回事”?荞婉儿蓬松着秀发,看向殿主。

    “不知道,刚刚发生”。殿主面色有些苍白,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莫长老在修炼术法”?荞婉儿慌张的摆摆手,趴在空中的圣者惊慌的向后退去。

    嗖!一道晶光飞入空域,退却中的荞婉儿伸手接近晶信,理了理散乱的额发,轻轻按在眉心。

    俏脸渐渐的凝重,转头看向唐琅。“唐特使,大长老令我等去城外助阵,魔城城主羽刀又来砸门了”。

    “砸门”?唐琅惊问道。

    荞婉儿向殿主使了个眼色,急速遁出殿域。

    圣云城外,狂风撼动着天域,惊雷肆虐着城墙。沙石向魔爪似的在狂风中抓啃着。一派狂扫天地之威,大有横卷万物之势。

    大长老汪鹤胡子被吹分了叉,宽大的战服,呼呼!颤着风劲。

    数位圣祖拉着黑脸,身前形成“人”字型风脊,怒目瞋视着远处黑塔似的魔影。

    羽刀脸变了形,像似气炸了。混身鳞羽乍了起来,鹰勾眼一瞪,深深的皱纹从紧咬着的嘴唇边裂开气势汹汹深沟。

    “快交出来神光,不然,我砸碎这道破门”。

    大长老汪鹤气得要吐血,和这些魔域之人没有什么可以理论的,三句不和就得一场大战。汪鹤不担心别的,羽刀身后还有个盛晴,那才是难对付的主。

    “羽魔主,莫邪私闯‘圣云城’,已经被城主处罚,百年后才能刑满”。

    羽刀没听完,嗷的一声,爆跳起来,混身鳞羽利箭般放射着栩光。“就现在,交不出来,我先拆了你的骨头”。

    大长老汪鹤胡子乱颤,混身发抖。换了别圣,早就一技斩下。羽刀,汪鹤与他交过手,而且不只一次,次次都没有占到便宜,甚至被追杀过千万里。看到羽刀,汪鹤心里就打怵。

    汪鹤明知跟魔者辩解无用,依旧干笑一声。

    唰!三根鬼骨凝在空域,转眼间化成薄薄的魔刃,阵阵腥风吹来,一股子煞气笼罩向众圣者。

    “呵呵!化了”。纤细的魔影从羽刀身后的光环中走出,银色的发丝里,一双冰幻瞳光闪着魔性的影子。

    羽刀收回“鬼刀魔刃”。“细肉吃”。

    汪鹤等圣者深呼一口气,面色反而更凝重。魔城城主羽刀对这位魔母言听计从,虽然听不清两个大魔头在说什么,可以看得出盛晴现身,羽刀的火气已经消了一大半。

    众圣者怕就怕在这里,在魔域,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羽刀如此怕盛晴不能没有道理。

    盛晴战力如何,没有圣者见过,汪鹤与羽刀交过手,却从来没有与盛晴切磋过,只知道,只要有魔母盛晴在,羽刀总跟蔫茄子似的。

    “五十载”。突然羽刀凶巴巴的吼道。

    汪鹤机械似的点点头。

    羽刀瞪眼汪鹤,转身遁向光门。一道羽光落到众圣身前,却没有圣者躲避。

    汪鹤凝视着渐渐消失的残影,回首看向梅析。“副城主,城主何时出关”。

    梅析摇摇头。“难说......”。

    汪鹤沉默不语,愣了半晌,才若有所思的道:“回城”。

    金星乱坠的空域,莫邪坐在空中,嘴轻轻的动着,一道玄光直飞黑域。几声回荡的鸣音过后,雷霆闪电横灌,落下万点星光。

    莫邪慢慢睁开眼睛,神色略带疲惫的扫了眼空域。看来想启灵黑色战甲不是件容易事。

    一道黑光隐入圣体,莫邪神情沮丧的站在殿内。圣使忙接过“残云服”,深行一礼。“恭喜圣祖刑满,殿主请你一叙”。

    莫邪扫眼数百丈空荡的空域,心里纳闷。“周围修服晶鼎怎么都没了”?

    圣使见莫邪没吱声,眼神有点怪怪的,心里这个好笑。“晶鼎都快劈碎了”。

    莫邪跟着圣使遁了几吸,神识轻轻一荡。走进一个幽静院落,几棵不知名的古树,垂着红莹莹的圣果,在淡绿的叶子里,像一只只羞涩的眼神。

    “莫圣友请过来坐”。

    红光点点的古树下,一位身着“行云服”圣女笑吟吟的坐在石墩上,肤光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清澈明亮的眼神在莫邪脸上打着转儿。

    “化身二阶”!

    莫邪微笑的走近镂空石案。“殿主把我请到这里来,就不怕大长老怪罪”。

    “十载将满,圣友可以离开修服殿,离开圣云城,有什么可怪罪的”殿主秀丽之极的笑着,明珠生晕,美玉莹光,眉目间隐着几丝神秘。

    “是呀!圣云城对莫某来说是事非之地,还是早日回去的好,殿主有何事,请直说”。

    “莫圣友果然多情善感,快言快语,本殿有一件镇殿之宝,不知圣友可有心思鉴赏”。殿主摆弄着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卖弄着风情。

    “莫邪炼服十载有些累了,想出城休息数日”。莫邪推脱掉,心里虽然想看,又不想节外生枝。

    殿主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娇生娇气的道:“圣友还是看看,在下以为与你身上的战甲出自同一铸造圣师之手”。

    莫邪一愣,眼里闪起晶光。真别说,黑色战甲这次可让莫邪伤透了心。

    殿主见莫邪一时无语。笑媚的道:“圣友请跟我来”。

    莫邪跟着殿主,没走多远,殿主直入古树下的小型殿宇。

    跟入殿内,莫邪愣了,整个殿域空荡荡的,中心处放着一个圆形晶罩。罩内一件黑色残破的战甲挂在空域。

    莫邪不由得激灵一下,混身感觉到不舒服。“这战甲太眼熟了,几乎与身上战甲无异,仿佛灵性都极其相近”。

    “莫圣友,这件战甲是城主专用甲胄,在一次大战中破损,一直无圣可以修补,如果圣友能出手相助,城主必重赏,到那时,什么圣服都不在话下”。殿主见莫邪有些直眼,忙趁热打铁。

    圣服?莫邪真没看在眼中,如果点好,现在可能得到几件。但是,吸引莫邪的这件战甲与身上的黑色战甲太像了,如果修补完,完可以以假乱真。莫邪想知道,这件圣云城城主都能穿的战甲是何等的威力。

    “好,我可以试试”。

    “多谢圣友,圣友请”!殿主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莫邪行到晶罩前。“圣友要用何种圣晶、圣石”。

    “哦!你看我,激动的都忘记了这事”。殿主忙拿出圣袋交到莫邪手中,取出一件黑色晶鼎放在空域。

    “阴阳鼎”?莫邪看着黑鼎,心里惊呼道。

    在鼎术中有四大要术:“冰鼎要术”、“火鼎要术”、“雷鼎要术”、“阴阳鼎要术”。

    莫邪修补圣服时用的就是“火鼎”。阴阳鼎是四大鼎中顶极重鼎,要术上说,此鼎用于铸造圣兵。修补圣服用“阴阳鼎”?莫邪心里诧异。“难道是圣兵”?

    催动“阴阳鼎”要用阴阳之气,这道不是件难事,只是莫邪没有得到“阳炅之火”,想炼圣兵谈何容易。

    莫邪盯着“阴阳鼎”时,殿主笑了。“圣友放心,这是修补,不是炼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