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绿毛虚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6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都市天龙至尊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圣友这间石室可否借我用用”。

    “当然,此殿正是为圣友准备的,圣友请修复”。殿主行礼遁出石殿,回首笑呵呵的看了眼石殿。大腹便便的向翠树丛生的古林行去。

    苍郁树木里,半透明的光门隐在树后,幽幽的闪着青光。殿主判若无事的走进光门,头也不回的消失在光门内,门外的青光闪了闪,光门隐入树后的阴影里。

    屹立云中的古殿,飞瓴斗拱。数十位化身境圣者立在殿外,窥视着雾海屋桷。

    “焦殿主,大长老在等你”。

    焦讯刚遁出空域,一位圣友急切的说道。

    焦讯喜行于色的遁入大殿内。

    药鹊看着焦讯的残留的背影,眉心索成三道深沟,不祥感油然而生。

    “各位圣友,我还有圣药要炼,既然无我等事务,我先退了”。药鹊自言自语的说着,似在说给自已听,没有圣祖回应,药鹊拄着药葫芦拐杖飘然的离开。

    宁静的夜空,弯弯的月影散发着一丝轻淡的银光,洒在蓝布上面的碎银,晶莹透亮。扑闪扑闪的闪耀着,跳跃着,化了魂,流动着无形的光影。

    白涓、赤晓坐在小亭边,一个拄着面颊侧头看着星空,一个靠着石柱盯着水中荡动的月影。不远处,赤霄搧扇子,凝视着赤晓的纤纤背影。

    风儿吹过,水中荡来淡冷的荷香。白涓慢慢的站起,赤晓也抬起头。亭内光影闪过,药鹊拄石杖站在亭心,面色有些难看。

    赤晓忙站起。“药祖出了何事”。

    药鹊摇了摇头,皱着眉头却没有言语,只是长长的出了口气。

    白涓脸色跟着变了色。数年前药祖来看赤晓,白涓、赤霄求药祖打探莫邪的行踪,才知道莫邪被困禁在“修服殿”。一晃几年过去,药祖突然来访,白涓等圣的心高高悬起,不知发生了何事。

    “涓儿,今日修服殿殿主焦讯来见大长老,看其神态,让我有些心慌”。药鹊坐到亭边沉声说道。

    “为何”?白涓惊问道。

    为何?药鹊曾经接过大长老事务,隐约感觉到圣云城似乎对莫邪另有所图,确又不能直说,必竟身为圣云城长老有些事是不能说的。

    “只是一种感觉,这事似乎与莫邪有关”。

    药鹊声刚落,赤霄遁入亭内,瞪着雪亮的黑瞳不解的看着药祖。

    “药祖究竟发生何事”?赤晓看眼赤霄,见其呼吸变得有些急促,忙问道。

    “难说,难说,晓儿,如果想救莫邪,只有你父亲出面”。药鹊未看白涓、赤霄,这种事,二圣根本就解决不了。

    赤晓迟疑一下,立即想明白,知道药祖想救莫邪,又有事不能说,只好让自己求父亲。

    白涓、赤霄目光同时移向赤晓,眼里闪着焦急的神色。

    赤晓微微点点。“我会尽力的”。

    药鹊神色未改,说了句。“这里只有你能离开圣云城”。

    赤晓当然知道,这数十年之所以没有走,只因赤晓、泰阿无法离开。

    赤霄神色凝重的走近赤晓。“少主一切靠你了”。

    “好,我明日找大长老辞行”。

    “不行,现在就去”。药祖突然斩钉截铁的道。

    赤晓等圣心中一阵惊寒,看向药鹊。

    “焦讯正在殿内,正好去探探虚实”。药鹊心事重重的接着道。

    “好,我这就去”。赤晓说是迟那是快,一闪消失在淡淡的月光中。

    幽蓝的天幕下,雾里殿阁在清冷的寒辉里,披着清灰的冷光。几位圣祖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冰冷的眼神瞬间变得晶莹温润。

    “赤圣友何事这么匆忙”。

    赤晓稳住遁光,轻盈的向众圣友见了礼。“我有事要见大长老”。

    “这......大长老在议事”。

    “哦!那有劳圣友回报大长老,赤晓有急事要回圣海城”。

    赤晓声音才落,殿内传来笑声。“是赤圣侄,快进来”。

    “是,大长老”!赤晓笑媚的进了大殿。

    几位圣祖摇了摇头,大长老与殿主议事,众圣都没让进去,赤晓少主来了,说进就进了。“圣比圣,气死圣呀”!

    大殿内,汪鹤没有坐在宝座上,背着手笑呵呵的捻着胡子,见赤晓进来。“圣侄怎么在这儿住的不习惯?想回圣海城了”?

    赤晓撇撇嘴。“回什么圣海城,小妹易莹在巡视圣城,有事请我去帮忙”。

    “哦!你们这些孩子,做什么事都火急的,这都什么时候了”。汪鹤心中的疑团减去一半,易莹确实在巡视圣城防务,据报确实遇到些小麻烦。

    赤晓嘻嘻的笑着,未多解释。

    “去吧!快去吧!你们这些孩子都成圣祖了,有点小事心里就长毛,这件礼物带给你圣父”。汪鹤拿出圣袋递给赤晓。

    “大长老,我不回圣海城”。赤晓噘嘴道。

    “你不回,不会让你妹带回去”。汪鹤笑着把圣袋放入赤晓手中。

    赤晓撇撇嘴,不情愿的把圣袋系在腰间。“大长老还有何事”?

    “哦”!汪鹤迟疑了会,慢慢声说道:“去吧!记得有些事可管可不管”。

    “知道了”。赤晓深行一礼,遁出大殿。

    赤晓刚走,大殿一角淡淡的身影闪现,焦讯神色凝重的站在空域里,神识眼远域。“大长老,赤晓为何回圣域”?

    “你不是都听见了吗”?汪鹤收回目光,走向宝座。

    “是呀!就因为我听见了才问”?

    “你怕赤晓去求救兵”?汪鹤回身盯着焦讯的脸。

    “不错,我怕易绝来了,坏了大事”。

    “我自有安排,你先回吧!我还有事务”。汪鹤坐回宝座。焦讯心有余悸的遁出大殿。

    汪鹤轻敲着石案,噹!噹!不紧不慢的响着清脆的节奏,半眯的眼神凝在空域的一角。

    脆声响了半个时辰后,突然停了下来,大殿内静的能听到香雾流动的声音。

    “见过大长老”!一个怯怯的声音从殿外传来。

    “说吧”!汪鹤微微睁开眼睛,眉心挑起嘴角凝出笑容。

    阵阵神识波流水般飞入。许久后,汪鹤嗯了声。“去吧!做好你的事”。

    怯怯的声音应了声,大殿内又恢复原有的平静。

    月光下的池亭里,赤霄、白涓默然而对,谁也没有说话,各想着各自的心事。

    泰阿、夏禹都去修炼了,很多事没得商量,白涓必竟是圣女,天生柔媚,心地善良,又是四弟的圣爱,没有理由让其去冒险。

    赤霄琢磨着,暗自下着决心。“不如早点动手救走四弟”。

    “涓妹,我也去闭关,这么等帮不了四弟”。赤霄低声说道。

    “二哥,你去吧”!我再等等。

    “我去了”。赤霄叹了口气,慢慢的走出小亭。

    白涓看着赤霄的身影消失在树丛里,心里不由得紧了起来,放在亭栏上的手不停的抖着。

    “噗”!一口血丝从嘴角流出,喷入黑墨的池水里。

    一道虚影飞回眉心,白涓的脸色变得更加的苍白,抓住亭柱,支住要瘫软的圣体。

    白涓试过几十次了,想用秘术破开禁空,完是痴心妄想,境界太低了,根本无法撼动禁空大阵。

    青空一闪,白涓消失在虚空中。

    通!白涓伏在“战影晶台”中,又一口精血喷出,一股子腥气弥漫在虚空。

    “咝!咝!好精纯的血气,再吐一口”。虚空中现出淡绿的影子,浮在空中的血气飞入绿影里。

    白涓支起虚弱的身体,未理空中呲着白牙的绿毛怪影。

    “嘿嘿嘿!我说过你破不开禁空,你不信,好好练‘透影碎心箭’,或许还有一线希望”。绿毛虚影背着手飘乎乎的在白涓周围飞来飞去。

    白涓擦去嘴角的血丝,瞥眼绿毛虚影,忙将手指上的血渍吸入口中。

    绿毛虚影瞪着微红的瞳影,生咽着口气,伸着长长的脖子,一流长长粘液从嘴角流下。

    自从上次,白涓想破开禁空时,受了伤。逃回“战影晶台”里吐了口血,竟然飞出了这么个怪物来,见了血就直流哈喇子。

    “你吸了没用,都浪费了”。绿毛虚影盯着白涓的嘴都直了眼,伸出细尖的枝条手抓向白涓。爪影子透过白涓圣体,又飞回绿毛虚影。

    白涓盘坐好,微闭跳动的睫毛,自行调息着。

    绿毛虚影伸了数次爪子,只好放弃了。背着手游来荡去。“小丫头,我比你还了解莫邪,你多借我点精气,我能现出实体,就能帮你破开禁空”。

    白涓脸色微白,听莫邪提起过绿毛植祖,不用说,这个绿毛虚影一定是绿毛老怪物的一丝精魂,莫邪说过,见了绿毛怪千万别信,说话“一个*三个慌”。

    “你呀!一定听了莫邪的坏话,你修炼的‘透影碎心箭’就是本祖送他的”。绿毛虚影又嗡嗡的唠叨个不停。

    白涓皱皱眉,自从绿毛虚影吸了精血后,只要进入“战影晶台”,就会幽魂似的飞来飞去,嘴还唠叨个不停,白涓的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我跟你说......”。绿毛虚影飞到白涓的耳朵边吹风似的没了声。

    白涓躲了下,挡了下耳朵。“再没完没了,我生气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