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难辨真假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8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轰隆”一股黑烟爆起,灼热的火气被爆开的烟尘吞没。

    莫邪抬头看着火气中隐约的黑色服影,闪烁着耀眼的黑色金光,慢慢的向四周扩散开来。流光四散开的点点黑光,把虚空装点得灿烂夺目。

    又听得“啪”的一声脆响,一朵巨大的黑金色的云菊在空中盛开。仿佛黑色战甲被散着耀眼的流金云团托起,着魔了似地一层嵌着黑花,转眼黑色服影一件扣着一件,一环套着一环,壮丽的黑色流彩,展现无比惊美和华丽。

    莫邪被眼前黑色圣服的华贵而折服。太美了!不得不为精彩迷人的景致喝彩。

    “这就是圣云城城主的战甲”?莫邪目光中现出贪婪之色,真想立马脱下战甲与之交换。

    “嚯嚯”几声怪声穿越空域,在夜空中脆响、震荡、回旋,整个空域被浓浓的焰火包围了。

    莫邪咬咬牙,平静了心静。身上这套战甲也不懒,这么多年,从灵气境到化身境经历无数的战事,没有掉过脸子。

    “启......”,莫邪嘴角多了一点白沫,一息不知念了多少遍“启物诀”。

    嗖!一道神光飞向空中凝立的黑色战甲,动人心魄的脆响中,整个暗下的黑空再次被跳动的黑焰火芒照亮,瞬间天域染红。一团团盛大的烟花象一柄巨大的伞花在夜空开放,一簇簇耀眼的黑芒在夜空中亮起,像一丛丛黑色的花朵盛开后飘散着金色的花粉。

    莫邪眼里凝成一缕疑光,伸手接过一点掉落的黑金粉。手心里细小火星息去晶光,慢慢的现出小小的细鳞甲。

    鳞甲?莫邪愣了下,怎么会有鳞甲爆开?

    夜空中,一串一串地晶光不停得分散、盛开,最后像无数拖着长长尾巴的流星,依依不舍地慢慢从虚空滑过,消失在天际。除了,莫邪抓在手中的那片细鳞,所有爆开的黑金光“倏”地一下远去,闪着诡谲的灵光,有规律地在头顶飘散,像簌簌飘飞的樱花。

    莫邪忙抬头看向黑色爆焰中的战甲,眼珠子差点惊爆了。火影里,黑色战甲只剩下个轮廓。

    莫邪吓得吸了一口冷气,茫然失措,五雷击顶般愣愣地戳在那儿。整个精识处于半痴半呆的状态中,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何事。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牙齿都打起了寒战,哒哒!只听到牙声,看不见嘴合上。

    真的傻了,到底发生了何事,刚刚修复的战甲怎么会爆开,只剩下个影子。

    “莫圣友发生何事”?焦讯遁来,瞪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爆光熄去的空域。

    莫邪傻傻的拭着脸上的汗水,眼神有些闪烁,刻意的躲着焦讯的目光。

    “战甲哪”?焦讯惊问道。

    莫邪愣愣的,接着咽了两三口唾沫,好像是嗓子里发干,声音有些沙哑低沉。“焦殿主,不知为何战甲刚刚修复就爆碎了”。

    “爆了?这不可能。此甲是圣云城城主世代相传的战甲。名为‘暗云服’,‘残云服’都无法比拟,是一件圣兵”。焦殿瞬间眼睛都急红了,声音变得有些撕裂,尖尖的划着空域。

    “是呀!圣兵怎么能爆碎,一定是假的”?莫邪无奈的说道。

    “假的”?焦讯眼里闪了血光。数千件圣服丢了,如今城主的战甲都变成假的,这怎么可能。

    焦讯呵呵两声。“莫长老,还是跟我到长老会去解释吧”!

    莫邪一时也没了主意,这事太怪了,好好的一件战甲怎么就爆了。莫邪点点头,炼此战甲时,特地没有封印识空,相信修服殿内应该有摄影晶。

    青光闪过,焦讯、莫邪消失在空域。

    一处玄光四溢的大殿前,现出黑色光门,门前数百位圣祖退了一步形成椭圆型,警惕的盯向黑色光门。

    焦讯、莫邪同时踏出光门。黑光闪过,黑色光门立即又消失。

    “焦讯见过各位元老”。焦讯身形刚稳,便向四周圣祖们深行大礼。

    莫邪眼神凝重,差点跌破了眼珠。四周站的都是化身四阶圣者。“晕!不是长老会吗”?

    莫邪也忙行大礼,心里虽然疑问重重,暗叫不好,在众元老面前,莫邪还真不敢太放肆。

    众元老默然的点头,脸上没一丝热情。

    “进吧!元老在等你”。离焦讯最近的老圣祖慢声细语的说道。

    焦讯没敢多言,忙拉着莫邪遁入大殿。

    殿域看似很宽,除了两只怪兽伏在两域,再无他物。

    “焦讯,你是来告诉我‘暗云服’也丢了吗”?冷得让人心寒的声音响起。

    莫邪偷眼环视却没看到谁在说话。“啊”!一侧怪兽打了个大的哈欠,声音在殿内回荡。

    “这事可以问莫邪圣友”。焦讯没多解释,让到一边,冷眼看着莫邪。

    两侧怪兽混身黑色兽毛立起,血色的瞳光聚来。

    莫邪微微寒战,向虚空深行一礼。

    “大元老......”。莫邪忙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焦讯呵呵的撇着嘴。

    “你身上的战甲是......”?虚空中传来冷笑声。

    “大元老,此战甲是师傅圆寂时留下的,......”。莫邪又解释道。

    虚空默不作声,听着莫邪将如何得到黑色战甲讲了一遍。许久虚空里传来笑声。“即是这样,请莫圣友脱下战甲让本元老分辨真假”。

    莫邪一听这话,脸色沉了下来。黑色战甲一直未炼化,到谁手中,就是谁的。如果脱下来,就等于拱手将战甲让与他圣,如果不脱又无法洗清嫌疑。

    犹豫来,犹豫去,莫邪一时拿不定主意,没了战甲保护,自己就算是化身境,又能如何?“这......”。

    “怎么?还怕我圣云城夺你的战甲不成,‘暗云服’乃当世第一圣兵,那是普通战甲可比,元老不过要验明真假罢了”。焦讯见莫邪犹豫不绝,冷笑的呵斥道。

    “也是,师傅留下的战甲再好,怎么能和圣兵相比”。莫邪笑笑,红着脸道:“大元老莫要生气,在下神识一般,因此至今未能将师傅传与的战甲炼化,必竟是师傅遗物所以小心了些”。

    “哼”!焦讯不懈的哼着鼻音。

    黑光闪过,莫邪托着战甲举过头顶。一只玉纤细手从虚空中伸出,捻过战甲拉入空域。

    “来呀!将莫邪拿下”。莫邪低首等待时,突然虚中传来一声怒呵!

    莫邪一愣,心知中计,想逃已经没有机会。数十位化身四阶圣祖遁入殿内,两道凶残的兽目锁住莫邪。

    “大元老......”?莫邪惊呼道,惊愕的盯着虚空。

    嗖!四道凶光里飞出四条金光,瞬间锁住莫邪四肢,金光紧缩,莫邪被悬在空中。

    “大胆莫邪,盗取圣兵,还想蒙骗本元老,来呀!压入炼魂殿等待发落”。虚空怒声呵止莫邪的辩解。

    莫邪再想张嘴,一道金光飞入喉咙。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只见莫邪张着嘴,却听不清在说什么。

    三位化身四阶圣祖遁来,手中玉淋鞭啪的响出数声。伏在空中的怪兽跃起,慢悠悠的走向殿外。

    焦讯见“索神兽”飞出大殿,向虚空深行一礼。“大元老,此事已经办完,焦讯这就回圣服殿”。

    “你不用回去了,圣服殿已经有圣接管,你去刑殿等待长老会发落吧”!虚空淡声传来。

    焦讯打了个寒战,果然未能逃过此劫。只好礼毕后,独自遁出元老殿。

    焦讯刚走,汪鹤出现在殿中,捻着胡子满目的疑惑,沉吟了会。“大元老,此服真是‘暗云服’”?

    虚空中叹了口气。“难说,但比其它假‘暗云服’要真的多”。

    汪鹤知道自从“暗云服”失窃后,圣云城找回一堆假“暗云服”,莫邪这件是真是假,圣云城也无法判定。

    “暗云服”身为圣服之首,奇就奇在,以普通圣服没有什么分别,可以凝出圣剑,也可以凝出圣盾,遇弱则弱,遇强则强。只有圣剑山才能分出真假。

    “请圣剑山元老来圣云城鉴兵”。

    “是”汪鹤应声退出大殿。

    古树掩映中,苍色的山岩脚下。一间石屋躲在鞭子似的多节竹林里,青白的竹根从石缝垣间垂下,像石崖生了长长的白须。

    阵阵药香在竹林、石岩间飘荡,将凝了水的雾气赶出竹林,显得这片静寂的山域,更清更明。

    石屋前,药鹊盘膝而坐,捻着指甲掐算着,眉心锁起,脸色变了变。盯着远空木纳的愣起神来。

    过了一会儿,默默的念道:“人算不如天算,看来神算子点破了天机”。

    药鹊面色渐渐的凝重,忙取出晶信,按在眉心,几缕清烟后,一道晶光飞向千里之外。

    元老殿内沉寂的空域晃动着,沉沉的响起骂声。“这死药罐子,多管闲事”。

    金光飞出大殿,极快的速度消失在夜空中。

    “大元老!神算子说的事,我们是不是考虑一下”。

    “张元老,你有点神经了,神算子有几件事算对了,信他还有何事可以做”。

    虚空中叹息一声。“我真怕呀!何况莫邪是圣域千载难得的奇才”。

    “什么奇才,不就是神识大圆满了吗?圣城内此类圣者还少吗”?

    空域一阵沉默,青烟缭绕,在大殿内飞来荡去,刚才喋喋不休的辩论声,还在空中环绕,却不知声音来自何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