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媚魂术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8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仰望天峰,峰上云雾缭绕,峰下湖水无波无澜,似凝结成冰,阵阵山风吹过,本可以随风荡漾,却不起一丝波澜。湖上柳絮般飘过细雾里,一个小小的黑点时隐时现。

    风大了一点,丝绸般的细纹滑过嫩绿光芒。四根长长的晶链慢慢的随风摆动,往远处望,黑点的颜色一点深似一点,渐渐变成了圣影,一晃又谈了下去。

    又一次飞荡来,风儿吹来散乱的黑发,一双勾魂的眸子仰望幽碧的天空,云儿悠然地移动,雾儿轻轻的掠过,几滴凝珠的露水从发间滴落。咚!箭影似的飞珠打了个圈,又飞起。一道枝形的闪电飞去,噼啪的落在圣者身上。

    啊!圣者猛得扬飞发丝,一张微白的脸露了出来。喊声过后,整个圣体随着电弧不停的抽搐着,隆起的肌肉缩成条,鼓起青筋,无数的弧虫慢慢的爬过,抖了几下,从皮肤上消失,仿佛钻入肉中。

    弧光过后,圣影随风荡去,转眼淡去了影子。

    “那是谁呀”!低视湖边,云影浮动的湖水里,倒映着几位圣女的影子。一色青青,情意缱绻的飘着。

    “这你都不知道!一个月前送到刑殿,听说是化身境圣祖,名为莫邪”。蹲在湖边玩水的冷眉圣女不屑的呶着小嘴。

    “莫邪?这么有名气的圣祖,怎会被重罚”?

    “听说盗了圣兵”。冷眉圣女回道。

    “多什么嘴,去采你们的花露”。雾中走来身着浮云服的圣女。

    几位圣女伸伸俏舌,慌张的逃进湖边的竹林里。

    那位圣女看了眼湖中升起的青烟,摇摇头,轻盈的随着众圣女遁去。

    不多时,几位圣士行来,锁着眉头看眼湖水,话都没敢说,青着脸离开湖边。

    竹林里露惊愕的丽眼。“华圣姐,再打下去,雄峰毕现了”。

    啪!手影拍在露出的发顶。“想死呀!被长老们听到扯掉你的舌头”。

    惊愕的眼神消失在竹叶后,冷眉圣女背靠着青竹,摸着额头,做着鬼脸。“哼!好像没看过似的,上次第一个眼直的就是你”。

    “再贫嘴”。手影飞来,冷眉圣女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四师妹、七师妹,师父找你们”。

    突然竹林里传来细甜的喊声。

    “哎呀!听到了,每次都跟破锣似的,耳朵都要震破了”。冷眉圣女和另一道影子从竹林里遁出,转眼消失在湖边的另一头。

    天峰外,一座不起眼的山峰长了犄角,小小山顶上隐约可见一栋石楼,四面八方一片林影。

    绿影闪过,冷眉圣女穿着绿色云袍落在石楼前。

    “师父,你老人才想起我们”。

    “芎苓不得乱闹,师傅这儿有客”。石楼内传来威严的声音。

    冷眉圣女忙止住步,轻轻的行了一礼。

    石楼内静了一会儿,三位圣祖从楼前光门行出。

    一位微瘦长脸老圣祖看眼芎苓,笑呵呵的回头看向身后中年圣祖。“师弟,你带的弟子越来越小巧玲珑了”。

    “呵呵呵!师兄,现在卓越的圣士不好找,只能如此了”。中年圣祖干笑了两声。

    “哦,这么说我和九师弟的弟子都酒囊饭袋了”。瘦脸老圣祖瞪着眼睛问道。

    “师兄想那去了,我说难找,不是没有”。中年圣祖笑道。

    “行了,吩咐你的事吧”!

    中年圣祖看向弟子芎苓。“为师与几位师伯有事,你与芎华去帮几位师哥守刑峰”。

    跪在空中的芎苓、芎华应了声,深行大礼。

    几位圣祖边谈边笑离开了不起眼的山峰。

    芎华跪了会儿,收回神识。“师妹,几位师姐为什么不去,师父却让我们去”。

    芎苓冷眉挑挑,撇了下小嘴。“还不是让我们去跑腿”。

    “一定是”。

    二位圣女站了起来,脸上凝着几分不快,遁离小山石楼。

    天峰下,湖面又起了一阵风,顿时鳞光闪烁,像无数鱼儿浮出水面,眨眼间,伴有沙沙声响起。大风骤起,黑云翻滚,竹叶吱吱的摇动,倾斜的指向湖心。

    几道闪电掠过。“啊”!湖面雾影里,转来撒心裂肺的呼声。抖动的竹叶呼啦的泄了劲,不惊的湖面,不追风,也不逐浪,又恢复以往的平静。

    二道圣影停在湖边,惊魂似的丽瞳看了眼湖心深处。等了一会儿,默不作声的沿着湖边行去。

    几息过后,湖边的草影里,一只金甲怪兽伏卧,两只赤红的兽目里连着指粗的晶链。清雾遇到晶链,凝成细小水珠,链子轻轻的摆动,细珠流水似的向链子另一头聚去。

    啊!雾气的深处,传来撕心般的呼喊声,震得空域嗡嗡的呻吟着,痛得惊心的声音远去,无数的晶莹露滴落下,像似山在流泪。

    芎苓俏面微变,被那撕心声,扯得心角针刺般痛着。

    难怪刑峰不让圣女来守刑潭,心太软了,总有一天会被那声音绞碎。

    “夏师兄,师父让我和师妹来守峰”。芎华声音很低,像似怕声音大了惊怪兽。

    “苓师妹、华师妹快进来,外面狼哭鬼嚎的”。

    雾气里拉开光门,二位圣女忙遁入。

    光门内,一只晶光大鼎上,放着硕大的光球,六色火焰包裹着球体,球体内伏空卧着一只怪兽。

    六位圣士手捻六色火燃,不时的打入晶光鼎内。另有数位圣士盘坐在一侧闭目修炼。

    这么多师兄?芎苓掩去内心的怜悯,看着十几位师兄,想不明白,为何困住一位化身境圣士要用这么神识卓越的师兄在这里守“圣兽”。

    “师兄,三位师叔伯都外出办事务,让我和苓师妹通晓一声”。芎华低声说道。

    “知道!几位师叔伯未说让你和师妹做何事吗”?一位圣士睁开眼睛问道。

    “没有”芎华回道。

    “没有”?圣士眼皮跳个不停。

    圣兽名为“炼魂兽”,是用来炼化圣者精魂用的。一旦圣者无法熬过,意识溃散,必会炼化精魂。如今一月已经过去,十二位圣士已经尽心了,却无法突破莫邪的神识。以往圣者别说一个月,就是十天都无法撑过去。

    圣士沉吟一息,眼神怪怪的看向两位师妹。

    芎苓、芎华被师兄怪异的眼神看得有些不知所措,羞涩的低下头。

    “师兄”?

    “啊”!圣士忙收回目光。“师妹的‘媚魂术’修炼的如何”?

    芎苓、芎华都愣了。“媚魂术”是师父的秘术,有何用从来没有说过,这些年,十几位师姐妹都修得此术,却很少有师姐妹用它。师父叮嘱过,不入刑湖勿用此术。为何?没有师姐妹问过。

    数年前,五师姐、六师姐曾经进过刑湖,回来后吓得神魂颠倒,数年才清醒过来。是何原因,众师姐妹私下议论过,却无法自圆其说。而五师姐、六师姐之后都外放了事务,很少再回来,回来也是见一次师父就离开,从来不与众师妹见面。

    “师兄,此术家师不让乱用”。芎华回道。

    “两位师妹,师叔之所以让你们来,就是为了此事,只是没明说罢了”。圣士笑道。

    “这是为什么”?芎苓、芎华有些发蒙,想不明白为何家师不明说。

    “因为此术只能在刑湖中用,我与十一师弟已经尽力了,却无法攻破莫邪的神识域,只能求助于师叔。两位师妹在刑湖用术,只有两个结果,一是被吞噬神识,二是身而退”。圣士慢声讲解道。

    芎苓、芎华听了吓得小脸都绿了。五师姐、六师姐算什么,是身而退?

    “我们去问师父”。芎苓吓得小嘴都白了,嘴唇哆嗦的说道。

    嗖!六位圣士将二位圣女围在中心,脸上现出狰狞之色,眼里闪着迷乱的灵光。

    芎苓、芎华吓得背靠在一起。“师兄,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这是几位师叔伯的手谕,违令者斩”。圣士拿着令牌,目现凶光。

    一道晶屏在空中拉开,数十个篆字晶光闪闪的出现。

    芎苓、芎华:

    见谕后,用“媚魂术”助几位师兄炼魂,如违令,可先斩后奏,......。

    芎苓、芎华越看越心寒,骨头都颤抖起来,想不明白师父为何下此毒令。这不是要了二圣的命吗?

    芎华咬着嘴唇,脸儿被挤没了血。“师......兄,我和师妹商量一下”。

    圣士摇摇头。“没得商量”。

    “那!能告诉师妹湖内有何危险”?芎华吓得脸上凝出细汗,厚厚的胭脂都冲出一条条白沟沟。

    “对不起师妹,我们没进去过”。

    芎华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还用问吗?一切靠命了。

    圣士看着吓得要死的二位师妹,似乎心里也有点软。“师妹,我只知道进湖后,必须用‘媚魂术’,是否可以出来,看师妹术法造诣”。

    芎华看着吓得要瘫的芎苓。“师妹,两位师姐能出来,我们也能”。

    芎苓机械似的点着头,带着哭腔道:“师姐,我也相信,可是我的脚不听使唤”。

    圣士呵呵两声。“师妹,让你遁入,不是让你走进去”。

    “哦”!芎苓的战襟嗡嗡的抖着,那有刚才妩媚的娇媚样。

    几位圣士没有半点怜悯,眯着眼睛冷冷的站着。“师妹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