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替师顶罪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69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芎苓、芎华心惊肉跳的走向雾云滚动的刑湖,两条长长的晶链在阵阵冷风中晃动,渐渐的幅度越来越大,秋千似的荡来荡去。

    六色流云从脚下荡过,随着风声响着风哨声。芎华脸上的皮肤收缩了,嘴唇闭得紧紧的,抑制住正要发出来的叫声。

    芎苓蓦地怔了一下,短促而痉挛地呼了一口气,生根似地站住湖上的空域。

    千丈外,淡淡的影子随着风摆去,呼!又荡了回来。

    芎苓、芎华眼神凝住,两道虚形圣影从眉心凝出,渐渐殷实,圣影几乎与芎苓、芎华一般无二,细细端详又似乎比两位圣女更加的丽质,两道修眉和略高的鼻子中间,眼睛非常明亮,射出一种热烈的光,把两位圣女原本天真、活泼的脸添了妩媚的光彩。

    那双大眼睛里的一对眸子,俨如天鹅般的眼眸,偶一流盼,勾魂甜美让人颤抖,柔丝般的荫掩着几分难以说清火辣。

    衬在圣体外的青纱,被一阵风儿吹起,肤光胜雪的白皙闪的眼睛有些发花,纱影挡住的玉峰更是隐隐闪现一点粉红。

    净的有些扎眼,丈许外的二位圣妇豪无表情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没有办法,“媚魂术”就是如此,凝出的圣影,冷艳的令人心跳。

    芎苓不敢看芎华,更不敢看身后是否有师兄弟鬼异的目光,如今,所有的神识都集中在湖心那个荡来荡去的影子。

    芎华无暇的眼神,刻意眯成一条缝,眼神里分明流露出冷峻的杀气。这杀气使她眉宇间涔涔的细汗以及乌黑浓密的的丝发粘连一起,粘在微白的面颊上彰显着娇柔之美。

    两道圣影在空中打了个旋,飞向湖心。

    湖心处,披头散发的莫邪,似乎没有半点生气,四肢被晶链紧紧的锁着,手腕、脚踝处早已经磨破了,嫣红的血浸染了数丈长的晶链。

    两缕半掩圣体的圣影,慢慢的遁来,长长的美腿在风中隐现。

    雾气微动,流动的雾气里,面如冰霜的圣士,如瀑的青丝凌乱地洒在身前。极好看的剑眉,眉角微微向上扬起,勾人心弦的凤目盯着两道渐行渐近的圣影。

    娇媚的影子停在十余丈外,风骚的卖弄柔姿,不经意的挑着青纱,峰影晃动,几近喷血的令人两眼发直。

    幻影行出数丈,面无表情的盯着雾气中的丰腴,那双浓密的睫毛下阴暗的黑瞳闪耀起点点白光。

    媚影停了会儿,扭着细腰渐渐的行近,幻影眼神迷离,不由自主的贴了过去。

    转眼间,三道影子缠绵在一起,四域的雾气渐渐的浓了,惊扰似的滚动起来。

    芎苓、芎华的脸色变成青白,渐渐转作潮红,孩子似的惊慌的眼神里夹着疑光,力避的视线,张惶地有些躲闪。转而脸上的红晕蔓延到颈间,温柔甘美的肉息都蒸发出来。

    “啊”!芎苓无法抑制的张了张殷红的小嘴,一声销魂的呻吟声回荡在湖中。芎华脸儿涨起了一层红晕,一双美目微微的闭着,睫毛不停的颤抖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难以启口的声音咽了回去。

    “动手”!湖边的“炼魂兽”动了下嘴。

    十二道火影沿着晶链无声的烧近空中摆动的莫邪,一吸之间,火影烧近血链边缘,化成十二只怪兽,张开火口扑了过去。

    莫邪低着头随着风势摆动,像似并没有察觉危险的临近。突然,四道幻影在丈许的晶链边凝出,手一抬,龙头凤尾晶弓持在手中。

    啪!啪!啪!每支晶弓射出三支晶箭。

    噗!噗!噗!遁近血链的怪兽,没等扑近即被十二支晶箭钉在晶箭上。

    湖边空域,两个硕大的晶鼎里,六色火焰冰凝在空中,抖动的火苗都定住了。

    啊......!六道圣影猛得捂住眉心,一头栽下空域,摔倒在湖边的草丛中。

    其余六位圣都吓蒙了,明明看到师妹已经困住莫邪的神识,怎么还会有神识幻影凝出?

    远处湖心,扭转的雾气里,幻影黑色眸子凝出闪闪寒光,怀抱着白腻无骨的玉体。突然令人寒毛倒竖的杀气凝起,两把黑色短匕刺入圣女眉心。

    两道丰腴的影子,没有一丝挣扎,头一抑,化成缕缕轻烟,消失在雾气中。

    啊!站在数百丈外的芎苓、芎华,潮红的脸色还没有退去,惊得要死的美目变得异常的恐怖,眉间裂出一条细长的缝,愣了许久,流下一滴鲜细的精血。一声不甘的惊呼脱口而出,两道婀娜圣影坠落湖心。

    大大的浪花卷起,啪的打出两条长长的浪头,在湖面上空爆开一片血雾,两具白莹莹的骨架落入湖里,阵阵白烟升起,骨架在浪中浮动,慢慢的消失在浪头下。

    夕阳余晖里,晚风徐徐地吹过。幻影面色冰冷的神识眼两岸,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雾中。

    刑湖两侧飞出十二名圣士,瞪着惊掉魂的眼神,盯着“炼魂兽”。过了不知多久,才有圣者喊道:“快请刑老”。

    数道晶光飞出刑湖,十几位圣士呆若木鸡的守在湖边,连“炼魂兽”的边都不敢靠近。

    月余日,刑峰外遁来数位圣祖,遁到峰外的小山处。峰内遁出数位化身境圣者,向停在空中圣祖们深行大礼。

    “恭迎大长老”。

    汪鹤亲切的注视着几位行礼圣祖。“怎么至今未能破开莫邪神识”。

    几位圣祖脸儿有些难看。“大长老,不但没有破开,而且还损失了十四位神识卓越弟子”。

    汪鹤眉头动了动。“我知道了,进刑峰吧”!

    圣祖们闪开一条路,跟着大长老遁入峰雾内。

    刑湖隔了层模糊的水气,湖面上金光闪耀,圆圆的水纹延伸开来,“叮咚”,水珠从晶链上下落,在湖面蹦跳起来,水珠特有的清脆响声,迷恋着耳廓久久不肯散去。

    汪鹤带着十余位圣祖,站在水雾淋淋的岸边,凝视着犹如一潭诱人的陈酒湖水,清盈盈的静静晃着。

    “荞特使......”。

    荞婉儿不请愿的行了礼。看着宛如无瑕翡翠,碧绿碧绿的湖水。慢慢的行上湖面。

    响着朦胧回声的湖水,“叮咚”,“叮咚”,“叮咚”……落雷般的轰鸣,轻快的跳动着节奏。

    一点圣影荡来,转而又消失在雾气中。

    荞婉儿看着远去的身影,心里说不出的纠结。“莫圣友,事到如今还是认了吧”!

    圣影荡来,乌黑的发丝重重的垂着,阵阵湖风吹得动圣体和晶链,却吹不散披在脸前的黑发。转眼圣体又消失在雾里。

    “莫圣友,我知道你能听到,向天下圣者认了错,仅凭化身境,圣云城也不会为难你”。

    嵌在眼窝里锐利如剑的眼神透过沉沉的黑发。“荞圣友,是想要栽赃莫某吗”?

    “这道不是,只是有些事,总得有背黑锅的,别的圣者背了,圣域没有圣者会相信,莫圣友背,没有不相信的”。荞婉儿柔声劝道。

    “哈哈哈!依圣友这么说,此事,莫邪不背也得背”。

    “话可以这么说,谁让‘暗云服’在你身上”。

    湖心雾气里静了会儿。“真是‘暗云服’”?

    “不错,不然圣友能活到今天吗”?荞婉儿娇媚的笑道。

    莫邪止住晶链的飞荡,冻结在空中,披散的头发慢慢的抬起,挡在脸前的黑发分开,露出一张微白的俊面。

    说起黑色战甲真得十分怪异,千年来,数百次战事,没有任何圣器和虚兵能斩破战甲,就连“雷影龙纹匕”、“幻影碎心箭”都奈何不了它。“枯魂谷”时,一剑斩开“枯魂之门”,真是圣兵之威吗?

    莫邪有些不解,如果是圣兵,为何会落到师父莽然手中,而师父不过是“飘渺峰”一个小使,境界只有培行境,怎么可能盗得圣兵?

    越想脑袋越痛,几乎脑信子都要炸开。莫邪怎么也想不出事情的原委,沉思了会儿。“如果圣剑山签定出真的是‘暗云服’,莫邪愿为师父承担罪责”。

    “好!莫圣友果然‘义’字冲天”。荞婉儿行礼,退出空域。

    汪鹤满意的点点头。“圣剑山元老何时能到”?

    身边圣祖回道:“大长老,还有年许”。

    汪鹤脸色有些不快,瞪了那位圣祖一眼。“唐琅准备迎接圣剑山元老”。

    莫邪看着众长老离开,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师父,你可害了弟子呀”!

    夕阳落尽了余辉,静谧的夜色渐渐的浓了,仰头看着天空的弯月,莫邪的心情沉得像一潭死水,湖风停了,雾气似乎已经睡了,一切显得那么安谧……。

    刑峰外,树影婆娑,风儿轻轻吹拂着群星晶亮的脸庞。一棵高大的古树下,徘徊着苍老的影子。

    叮噹!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的声音都听得见树里,响起几声清脆的声音,两个大小不一的葫芦撞在一起。

    “完了,完了。莫邪你想死呀!你怎么能答应。怎么能答应”。

    葫芦声独自响着,药鹊骂咧咧着。不时抬眼看看刑峰,无奈的摇着头。

    圣云城处处都是大阵,没有令牌,就是药鹊也无法进入刑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