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兄弟离心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哎!药鹊长吁短叹徘徊着,有心想救莫邪却无能为力。月已经西斜,苍老的身影才消失在晨光中。

    刑湖上,一缕霞光穿破雾气,丝丝暖流飘飘洒洒,随轻风舞动的风,落到湖心垂落的圣体上。

    莫邪抬起头,清新空气迎面而来,深深的吸上一口,顿觉一股清凉流遍身。

    药鹊的身影已经远去,莫邪收回目光,事到如今还有退路可言吗?药鹊救不了自己,唯一可以救自己的易家老祖已经飞升灵境。易绝?只有一面之缘,就算赤晓求救,圣海城城主也不会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圣士。

    莫邪感应到药鹊的神识,只是没有回应,如今身陷囚笼,四面楚歌,怎么可能把唯一一位想帮助自己的圣祖拉下水。

    圣云城至今拿莫邪没有办法,不是没有原因的。莫邪神识太强大了,十几位神识强者连手都无法攻破。

    这次妥协,圣云城再没有派圣者驱动“炼魂兽”,莫邪也少了皮肉之苦,不等于此事就此了结。

    圣云城不知名的空域里,白涓、赤霄、泰阿、夏禹围坐在石桌前,一脸愁容的想着各自的心事。

    自从上次赤霄出事后,此域被封闭,一丝灵气都没有了,别说修炼,连术法都不敢用,体内的真气只够延续性命。随意的消耗,怕是不久就会真气失。

    赤霄没有解释太多,这事用不着去解释,几位挚友本来就是生死弟兄,解释是多余的。

    白涓轻拍圣袋取出三颗“百启真晶”。“三位圣哥,这几枚真晶你们先用着”。

    赤霄笑了笑,摇着“随心扇”。“涓妹,我们都有,你留着吧”!

    夏禹、泰阿眼皮跳得厉害,来圣云城前确实准备了不少,没想到会耽搁这么久。前些时候没命的修炼,“百启真晶”早就消耗光了。听赤霄这么说,有心想接,又不好意思。

    空域被封后,泰阿等都发现一件怪事。坐着不动,丹海内的真气都在慢慢的流失,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用十年,几位圣者将再也没有真气可用。那时,空有一身臭皮囊,什么圣物都无法驱动。

    夏禹咽了口吐沫,瞄眼泰阿,慢慢将头转向一边。泰阿干笑了两声,闭上眼睛。白涓犹豫了会儿,只好将“百启真晶”收回圣袋。

    时光如流水,一晃五载过去。池边的小亭尘封了般,失去了昔日的镏光,暗淡的变得灰土土的。

    亭心里,赤霄、泰阿、夏禹不知去了何处,只有白涓端坐在石墩上,面色依旧红润,看不出半点颓态。只是两鬓多了几丝白发,白晶晶的,在这灰土的色调里显十分的扎眼。

    亭外曲折的石板上,飞起灰尘,有些沉重的脚落在厚厚的尘土里。噗!又一股灰烟升起,石板桥上留下长长一串大大的脚丫子印。

    白涓未抬头,脸儿有些微红。背对着石板桥,半依着石桌。

    石板桥上,夏禹赤条条的站着,腰前挡着一片枯黄的叶子,叶面干枯的皱着,再动几下就得碎裂掉。

    夏禹咽了口吐沫,张张嘴,声音有些沙哑。“涓姐,能否送我一颗‘真晶’”。

    白涓知道,赤霄等圣丹海真气已经消耗殆尽,根本无法再穿圣物,一时不会有性命危险,等同于傀圣无异。

    嗖!一道晶光飞到夏禹身前,吓得夏禹脸都白了,这要是打在身上,就得粉身碎骨。

    晶光停在夏禹嘴前,一股浓郁的灵气飞入鼻息。夏禹忙张嘴咬住“真晶”,雪白的脸瞬间有了血色。一溜烟,夏禹逃的无影无踪。

    白涓转过头,看着石板上错乱的脚丫。泰阿已经来过了,现在只有心气极高的赤霄没有来。不用多想,赤霄体内真气早已经消耗一空,如今采片草叶遮羞的劲都没有了。

    晶光闪过,飞向一处林中的空域。

    “飞过的何物”?数位老圣祖瞪着疑惑的眼神盯着身前“呕灵器”。

    “什么是‘百启真晶’”?

    老圣祖们互相看着,没有一位知道,摇着头。

    “快请大长老”?有圣祖喊道。

    众老圣祖惊慌时,空域里裂开一道光门。汪鹤带着几位长老走出虚空。还没站稳,汪鹤急切的问道:“四位小家伙都成白条鸡了吧”?

    几位老圣祖愣了下,忙低头见礼。吱呜两声,才有老圣祖道:“我等正有要事禀报,本来有三位变成白条鸡,又变了回去”。

    汪鹤锁起眉头,凝气境圣者有些补灵气的圣物不足为奇,就是有千颗“灵石”,也不够“呕灵器”吞噬的。如今五载过去,化身境圣者丹海内也别想存有一丝灵气,何况凝气境圣者。

    几位老圣祖让开路,汪鹤默不做声的来到“呕灵器”前。

    嘶!汪鹤吸口气,眼神被吸住一般。许久才问道:“用了何圣物”?

    “听几位小圣士都问白涓要‘百启真晶’”。

    “‘百启真晶’是何物”?汪鹤惊问道。

    随行来的圣祖们都摇着头,谁也没听说过,一脸的迷茫。

    “呵呵呵!竟然有此奇物”!汪鹤诡笑着,眼里闪着灵光。

    “好!我道要看看小家伙们能撑到几时”?

    众长老嘴角凝出诡异的笑容。荞婉儿小脸拉了老长,心里明白这些不要脸的老不死的笑什么,看到小圣女求饶,才是真正的目的。

    荞婉儿狠狠的瞪眼奸笑的众长老,轻轻走到大长老身边。“大长老,夜长梦多呀”!

    汪鹤止住笑声,立即明白荞婉儿说的什么意思。据报,赤晓已经返回圣海城,再这么等下去,易绝来了,有些事真不好办。

    “柳园主,多久能吸光园内灵气”。

    一位圣祖行礼回道:“器魂开,也得二载”。

    “好!我再给你三年时间,此事的成败都在于你”。汪鹤收敛笑容,面无表情的说道。

    “大长老放心”。数位圣祖忙围在晶罩前,道道黑光打入,晶罩上升起阵阵青烟,像着了火一般。

    白涓依在石桌边,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抬头看向聚来的青白色浓云,滚滚从四域向头顶飘来,越逼越近。刹那间,池中的亭子不见了,亭子四周的绿色变成灰白色。

    一愣间,白涓感应到丹海内的真气流失快了一倍。被吸吮般源源不断的泄出。

    白涓混身打起哆嗦,吓得天旋地转,惊惧的心,跳得厉害,嘴唇抖颇起来,眉毛啪啪的颇动。“这样下去,怕是不到三载体内真气就得耗光”。

    越想越怕,整个人都要抓狂了,可是没有办法。“如果那样,不如****”。

    阵阵土雾腾空而起,泰阿灰头灰脸的跑到亭外。“白圣友,可感觉到什么”。

    白涓点点头,没有回答。泰阿尴尬的等了会儿,张了几次嘴。“白圣友,是否还有‘百启真晶’”。

    白涓慢慢抬起手,石桌上放着一颗“真晶”,这是最后一颗,不敢放在圣袋里。白涓怕真气耗尽后打不开圣袋,只好取出放在石桌上。

    “百启真晶”上环绕着簿簿的红云,闪着莹红的光芒,在灰青的雾气里,红光透出粉底,看得是那样的美丽。

    没有这颗“真晶”!白涓不敢想,心里好怕,也许从此与莫邪将永别。

    “泰阿大哥,我只有一棵了”。

    泰阿眼里闪着粉嫩的光芒,盯着腾起粉雾,眼睛都直了。看了会儿,慢慢的转过身。

    白涓看着泰阿蹒跚的背影,难过的低下头,小声的嘟囔道:“我不怕死,只是不想被侮辱”。

    泰阿没回头,他明白白涓的意思。真气没了,泰阿等圣还可以苟且偷生,白涓不同,为了清白只有一死。

    “如今,谁还能为谁活着”。泰阿摇头笑着,走进池边的树林。

    ?森林里,一片茂密的千年竹林,竹枝翠红,粗如缸口,伸展着细长的枝叶,挤挤攘攘,枝丫重重迭迭,只漏下斑斑点点细碎的日影。

    夏禹光着身子坐在竹桩上,浓黑的眼里布满笑意,看着泰阿走近,低下头拿着竹笋心啃了起来。

    泰阿走到竹桩边,削了几片竹笋,咬了一嘴的白浆。

    “我说你要不来了吧!你不信”。夏禹咧嘴笑道。

    泰阿瞥眼狞笑的夏禹。“老三,不觉得你变得没有亲情了吗”?

    夏禹白眼泰阿。“亲情看对谁,你远离莫邪,仅仅是因为嫉妒吗”?

    泰阿的脸红了起来,知道夏禹说的何意。“怎么说,那也是你我生死的弟兄”。

    “生死弟兄?生死弟兄就可任意欺凌我们的感情了吗”?夏禹的眼睛红了,滴了血似的瞪着。

    泰阿没有出声,只是叹了口气。夏禹和他说过莫邪在“混阴谷”内的所作所为,泰阿听了又惊又心寒,不过细细想想莫邪不应该是那样人,必竟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怎么会干那样的不耻之事。

    “四弟必竟交我们许多秘术”。

    “大哥,什么秘术,教我们秘术都是他用不着的,为什么同是用‘百启真晶’、‘百识真晶’,他能到化身境,我们到不了。他能神识无敌,圣云城长老们都奈何他不得,我们却是阶下囚。他那是心虚,知道对不起兄弟,用此堵我们的口”。泰阿暴跳如雷的吼道,震得竹叶嗡嗡的掉落,针似的扎在草丛中,穿了一地的黑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