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惊魂三女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6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嗵嗵嗵!几声沉重的爆声后,流着汗的圣祖们面色变得十分的凝重。圣体随着每一声爆音向后退着。

    “老不死的,死去吧”!雪奴越骂越来劲,链晶锤舞得风声更厉,像冬日里刮过树枝的劲气。

    中年圣士咬着牙,眼睛现出无数的重影。吃力的点着空域。“大长老再不出手,我们将守不住了”。

    雾域微微晃动,汪鹤脸上皱纹纵横交错,狠狠地皱着眉头,显得皱纹变得更深了,深陷在眼窝里的双目凝着疑光。干瘦的手抬起,凌空抓了一把,轻轻向怀中拉去。

    八个光柱探出空域,向雪奴撞去。

    禁识奴拉回骷髅头链晶锤,见空中多了个老头子。眼神变得更加恶毒。“老死头子,还有多少都出来”。

    汪鹤哼了声。胸前晶手放开八道光丝,空中光柱像被猛的弹出,撞向跳脚骂娘的雪奴。

    禁识奴抡起骷髅头链晶锤,四域现出八个锤影。锤影才成形,光柱重重的撞在上。噗!锤影爆开,光柱撞着骷髅头飞向雪奴。

    “我......”。空中爆开碎光,禁识奴被八个光柱硬生生的撞在中间。一股晶白色的烟幕升起,禁识奴化成青烟。

    青烟袅袅升起,轻飘飘的飞向刑峰。嘶啦!一片红色弧光从刑峰外亮起,青烟响了几声,渐渐的消失。

    汪鹤拉着青丝,凝视着“乾坤柱”中升起烟幕。“竟然是幻影”?

    众圣祖更是惊愕,这只雪怪竟是幻影,幻影怎么会有这般战力。要知道众圣祖都化身二阶,另说一个幻影,十个幻影也不是圣祖们的对手。

    汪鹤面色阴着脸,看眼迷茫的圣祖们。“守好刑峰”。

    众圣祖深行一礼,汪鹤甩袖踏入光门。

    圣云城外,奇峰高耸万仞,像锋利的宝剑直插蓝天,巨岩壁立成欲倾之势,苍树翠竹点缀其间,层层烟岚飘飘忽忽的陡崖围绕着大山坳升起,坳里郁郁葱葱,浓荫遍地,一条清澈的山溪,在晨光下面,像一片流动着的水银,闪着银色的碎光,唋唋地响着。

    清溪流动,水底的细黄沙和白石子像筛出来的金屑和莹润的珍珠,闪耀着溪边一张晶白的大脸。

    咚!咚!,溪里跳起几个大大的水泡,数滴晶莹的水珠飞溅到峭壁断崖下的黑石上,爆开千百条闪耀的银练,化成晶光闪闪的冰硝。

    “主人,我救不了你,啊!啊啊”!黑石上,禁识奴叉着大腿,咧着大嘴哇哇哇的嚎着。滴滴晶泪掉到溪水里,水流慢了,随着跳起的水泡,爆开一个个环形冰锋。

    禁识奴根本就不再意溪水断流,咧着嘴越哭越伤心,喊的嗓子都沙哑了。整个脸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巨手紧扭着,闪着悲哀和绝望,眼睛里燃起的火焰似乎在焚烧着冰冷的心。

    哽咽几声,禁识奴像胸口闷了气,张着嘴,脸上升起晶烟,捶胸顿足的敲打着,半天才喊出一声:“主—人—”。

    数里外,溪水湍急如飞珠溅玉,从山谷岩石缝隙间流出,落在一块天然岩石的峭壁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错落有致,争然出声。

    哗啦啦的落在粼粼水波间,像丝绸上的细纹,光滑嫩绿。

    啪!一条粉红的轻纱撩起几点水花,轻轻的又落下,接着缕缕黑发甩出一片晶光。

    “月儿姐,在水边洗发被过瘾吗”?水潭边的青石上,一位粉甲圣女笑眯着媚眼,望着激荡的溪水。

    小月披着蝉翼般的薄纱,脉脉含情,凝眸不语。眼睛盯着跳着水花的潭水,痴痴的愣着神。

    哗!涌出石隙的水流,落入莹莹的水中,躲在水中悠然的云碎去,像似千年前,那个晨光中一样迷幻。

    小月打了个恍惚,脸上现出一片红云,羞涩的向秀发里躲了躲。

    “月儿姐,你在想什么”。粉甲圣女落到小月的身后,伸着嫩白的脖子,眨着长长的睫毛看向水中。

    “去!那想什么了。只是这溪水冰冷不少”。小月忙躲开有些模糊的视线。

    “呀!是寒气凌人,还断流了”。粉甲圣女看着升着青烟的潭水,慢慢凝向黑淋淋的石壁缝。

    小月拭了下眼角,看向石崖。果然水花四溅的水流失去了踪迹,一缕缕白烟在深深的石缝中弥漫。

    嗖!粉甲圣女掠空而起,遁上百丈水崖。

    呀!粉甲圣女猛的捂住耳朵,小脸儿挂了一层白霜。

    小月脸色微变,一面精巧奇纹小盾抛向空中,转眼放大数十倍。

    嗵!哗啦!盾面猛的下沉,差点撞到小月的脸上。一团硕大的冰疙瘩从盾上滚下,落到水潭中。霞光倾注的湖水,立即散尽了雾气,变成波粼粼的冰湖。

    小月身形一闪,遁到冰湖上。惊愕的看向冰雪尘封的石崖。

    “啊!主人,我救不了你”。刺耳的哭喊声从崖上飘来。小月脸一侧,双手捂住耳朵。精巧小盾响起爆声,几片冰凌射在盾面上。

    小月慢慢退向远处,想躲开飞落的冰凌,却根本无法逃脱,冰凌如箭落在身前,精巧小盾被砸得快掉下空域。

    “啊”!小月惊呼声,冰凌扎在轻纱上,急退的身形被拉住,一个趔趄,再想逃已经没有机会,雪白的冰霜沿着轻纱侵来,很快蔓延上雪白香肩。

    小月想逃,圣体被冰针刺中般阵阵寒栗,牙齿不由的打起架来。嫩白小脸挂了一层白绒毛,死钉在空中。层层冰凌在小月的四周垒起,瞬间将小月困在冰罩中。

    嗖!一道弧光飞来,散开五道月形光影,重重的斩在冰罩上,无声的没入冰凌内。

    远空遁出一道圣影,粉甲在柔和的晨光里有如落下的彩霞。

    “何......”!圣女娇呵着,被惊愣在空中。小脸唰的白了。

    冰凌里伸出圆圆的大脑袋,呲着牙嘿嘿的对着圣女傻笑。

    圣女在空中旋出一缕粉影,月形魔器挡在身边,一双惊兔似的娇柔眼神对视着那双柔情的小豆眼。

    “圣友尊名,可认识我家主人”?禁识奴呲着牙比哭还难看,吓得圣女向后躲着。

    “你是那来的怪物”。圣女有些惊慌的问道。

    “先回答我,我再回答你”。禁识奴笑得更吓人,看了简直能把胃都吐翻了。

    圣女心里明镜,眼前这只怪物战力极强,只有魔主出手才可能制住,可是如今魔主正在修炼,谁也不敢打忧。

    “不说?不说我可生气了,我要生气可不是玩的”。禁识奴威胁道。

    圣女看看被冰凌封印的小月和钝均,面色冰冷的回道:“盎然”。

    禁识奴大嘴快咧到了耳朵边,两只豆眼来回骨碌着。看眼冰封的圣女。“那两位圣友是谁”?

    盎然不解的看着丑怪物,感觉到其并没有半点杀气。“两位师妹,小月、钝均”。

    啊!禁识奴伸出长长的舌头,惊得只咬舌尖。豆眼转了两圈。呲着笑牙,吸了口凉气,千丈冰封山域转眼消失。

    小月、钝均被冰花轻轻的托起。嘴唇和面颊惨白,眉毛颇动的看着咧着嘴的怪物。

    “嘿嘿嘿!几位主人,雪奴有礼了”。禁识奴嗵的跪在空中,呲着牙磕着头,咚咚有声。

    小月、钝均惊慌有退到盎然身边,不解的看着冰雕玉琢的怪物。

    “谁是你主人”?小月气呼呼的问道。

    “嘿嘿嘿!三位都是”。禁识奴跪在地上,竟然不起来,一本正经的回道。

    小月等圣女互看一眼,眼里闪过疑光。听不明白这个怪物在说什么。“你从那来,为何叫我们主人”。

    “这事说来简单,也很复杂,我一个奴仆说不明白,以后几位主人自会明白,不过我有几件秘术要献给几位主人”。禁识奴咧着嘴,竟然没多解释。

    小月、钝均、盎然都愣了,想不明白雪奴说的什么意思,慢慢的向后退着。

    “哎!几位主人,不能走,不然我可生气了”。禁识奴呲牙的脸笑容消失,反而受看了不少。

    小月、钝均看向盎然,这里只有盎然到了凝气境,有与雪奴一战的实力。小月、钝均都在培行六阶,别说战,逃都没有机会。

    禁识奴见几位圣女停在空中,牙一呲又乐了起来。伸出晶白大手,在腰间扣了会儿,取出三颗传功石。“这几道秘术拿去修炼,术成之日,我家主人必会前来见几位”。

    晶光飞去,小月、钝均、盎然接过传功石,疑惑的看着雪奴。

    雪奴眼里闪过悲切之色,垂头丧气的遁向圣云城。

    小月等圣女忙向远空遁去,几个闪失消失在数百里外的山林中。

    红日从万山丛中冉冉升起,万道霞光染红天空,银白色的山峰尖上,禁识奴目送着远去的身影。

    “石头,好强的魔气”。

    被彩云环绕的“雾化石”吐着云气。“是呀!可惜都帮不了我们”。

    “石头,现在只有靠我们了,你有什么办法能再进入圣云城”?禁识奴咧着嘴,一脸的哭相。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城墙根本不是石头的”。

    禁识奴瞪起豆眼。“这么说就没有办法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