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五魄真火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你是什么神吃神

    “启阵”!冷凝的唐琅轻呼一声。

    早已坐在青色环光中的圣祖们,嘴角微动,道道波形光柱射向指尖,指上白光闪过,形成一颗小小的珠体。一指点中另支手腕,珠体爆开白光,闪动几息飞入刑湖。

    白色珠体在刑湖上飞旋着,刺眼的白光似在燃烧着灵气,几个飞旋过后,白色珠体落回阵眼。

    泰阿、夏禹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变得灰白,站在阵眼处,明显感应到刑湖上的灵气被白色珠体燃烬。刑湖看似不大,总比囚困的“呕灵园”要大的多,灵气更是丰盈,竟然在瞬息之间燃烬了灵气,当年在“呕灵器”内时,各位圣祖已经是手下留情。

    “炼阵”!唐琅收回白色珠体,从圣袋取出一颗黑色珠体,看了眼刑湖阵心中的莫邪,沉声命令道。

    五个阵眼内,各圣祖纷纷取出不同颜色的珠子,同时弹入刑湖内。

    唐琅黑色珠体内燃起三色火燃,瞬间飞向湖心莫邪。三色火珠刚接近莫邪百丈,立即化成三条火龙。

    噗!噗!噗!火龙嘴里飞出三色火珠,击向湖心中的莫邪。

    火珠飞近不足十丈时,莫邪猛的抬起头,五色丹环从丹海处飞出,瞬间形成五色火罩。

    唐琅击出三色火珠未等接近五色火罩,火罩内响起火啸风鸣声,黑、青、红三条火鞭抽向三色火珠上。接连几声爆光,三色火珠被击得粉碎。

    阵眼内的唐琅猛得向后坐去,似被强大冲力击中,险些被击出光环。

    嗵!嗵!嗵!阵眼内的其它圣祖圣体随之震动,脸色都变得阴沉下来。

    “五色火燃”?唐琅惊愕的盯着湖心内的五色火罩。

    这五色火罩并非他物,而是阴焚之火、阴烬之火、阴寒之火、阳炎之火、阳炙之火化成的五色阴阳火罩。

    莫邪竟然炼化了五种阴阳之火?唐琅惊的不得了。要知道每炼化一种阳、阴之火都是“奇遇”加上“走运”。唐琅炼化三种阴阳之火已经是傲视圣云城,何况是五种。

    坐在阵眼中的圣祖们,眼睛都绿了。难怪这么久没有圣者能接近莫邪,就凭五种火燃护体,就是城主、大元老、大长老来怕是也无法接近。

    唐琅脸皮不停的抽动着,知道这次真的遇到了茬子,难怪大长老要把这种害人、得不到好的事交给自己。咬咬牙。“各位圣友只能先耗烬其丹海内的真气”。

    各阵眼内的圣祖感知到唐琅的神识,脸色拉了老长,没有办法只能如此了。

    噗噗噗!十几颗燃着真气的“三魄火珠”飞向湖心,化成数十条彩龙环绕着五色火罩上下飞舞。

    五色火罩飞出五色火鞭,在空中来回的舞动,只要魄珠接近,鞭光一抖,魄珠应声而碎。

    阵眼内的圣祖们跟坐在爆竹堆里,震得惊大了眼睛。

    唐琅捻着“三魄火珠”却没有击出。这“三魄火珠”必需用真气才能引燃,消耗真气量极大。丹海内真气不足,“三魄火珠”将无法燃烧,更谈不上什么威力。唐琅预感到就算到了化身二阶,也最多打不出十珠。

    “五魄火罩”?莫邪要维持五种魄火那得消耗多少真气?

    唐琅眼里闪着诡异的灵光,嘴角凝固着可怕的笑容,捻着“三魄火燃”就等着莫邪“五魄火罩”消失时,给其致命一击。

    刑湖上龙飞火舞,脆声轻鸣,充满惶惶不安的气氛。

    莫邪透过披散着黑发看着漫天爆燃的火珠。“三魄火珠”虽然多,但在“五魄火罩”面前几乎不堪一击。就这么攻击下去没有十载,这些老不死的根本无法攻破“五魄火燃”形成的火罩。

    莫邪虽然不担心“三魄火珠”,却也一时想不出可以逃出刑湖的方法,锁在四肢上的晶链,不是锁在骨肉上,而是锁在整个圣体上。这些年来,莫邪想过无数的办法,想破开晶链,却都是徒劳。每一次想挣脱晶链,总感觉到精魂要从圣体内脱出,仿佛晶链上有无法爪子勾着每一块骨头。

    “这是何种圣器会锁住圣体,而不控制精魂,很明显,圣云城只想收这躯圣体”。

    莫邪明知圣云城给自已逃脱的机会,却舍不得这躯圣体,一旦失去,将成为独魂野鬼,只能逃到魂城去。

    “莫邪,还是放弃这躯圣体,圣云城保你魂归魂城。不然你坚持不了十天”。唐琅捻着“三魄火珠”呵呵的冷笑道。

    “只有‘三魄火珠’也想在我面前叫嚣,我给你一载的时间”。莫邪冷眼看着湖边阵眼神识道。

    唐琅虽然知道莫邪可以反击,却被莫邪突如其来的神识波吓得脸色铁青。要知道,在数十位圣祖围攻中还能如此轻松,唐琅没吓死就不错了。

    唐琅神识眼刑峰外的天空。那红艳的云,浮在遥远的天际,不停地流动,演绎着生死的那片血红。

    魔域的进攻依旧没有停止,大长老、城主等圣云城圣祖都在与魔域血战,如果战事不惨烈,早有圣使来过问此事。

    魔城与圣云城开战并不新鲜,每到“魔域邪光”降临时都会有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事,只是这次来的过于急切,圣云城在没有半点预示的情况下仓促应战。

    唐琅并不担心城外战事,而是担心不能在城主要求的时间内击溃莫邪神识。据报圣海城与海族的大战已经接近尾声,一旦圣海城主易绝腾出手来,必会来圣云城,那时,再想杀莫邪就不好办了。

    “狂想”!唐琅狠刀的回道。心里却没了底,不知道是否要用最后的杀手锏。

    爆花般的“三魄火珠”惊心动魄落下,猛烈的山崩似的隆隆滚动,斜若穿过湖空。电光闪过,只歇了半晌,又一阵火珠呼啸滚过去.猛然间又是一片魄落的残花,像炸裂的炮弹,声消形灭。

    突然,刑湖上空静了下来,空旷的湖面上只有星星点点魄落残花掉在湖面上。

    阵眼内,圣祖们个个脸色苍白,失了血一般像具死尸,僵直的坐在环光里。

    荞婉儿从圣袋中取出一件晶钵,掌心相对,一阵清凉的灵气慢慢吸入体内,数个时辰后,荞婉儿雪白的脸上才现出一点红晕。

    “唐殿主,这么下去,怕是十载都无法耗尽莫邪的真气”。荞婉儿神识向唐琅。

    唐琅早就看明白了,“三魄真火”根本就是“五魄真火”的对手,耗尽莫邪真气是迟早的事,但是想速战速决没有半点希望。

    “再去请百位长老”。唐琅气急败坏的吼道。

    荞婉儿叹了口气,明白唐琅的意思。要杀莫邪容易,但想让莫邪放弃圣体难,只有将其逼入绝境时才有胜算。

    几日过后,清澈的湖水被一缕红光照得五彩缤纷、波光闪动。透了血的竹叶上,瞬间照成金色。

    唐琅目光转移到天空,那红光下的彩云里行出数十位圣祖,个个圣甲褴褛,跟一群要饭花子似的。半紫半灰的脸升着烟气,烤糊了一般,只留下两珠黑溜溜的眼睛。

    “唐殿主,我等前来助阵”。众圣祖落在刑峰外,抖着身上的火气。

    唐琅看着这群烤糊巴的圣友,想笑又不能笑。“众长老辛苦了,城外战事如何”?

    “还能怎样,谁能挡住魔火谁走运呗”!

    唐琅干呵呵两声,也不好再问什么,很明显,城外的战事并不乐观。

    “多谢众长老前来助阵”。

    众长老抖落火气,阴着脸应了声。有长老不满的道:“战事紧迫成这样,怎么还有心思窝里斗”。

    “不如把他送入魔火中,要省事的多”。

    唐琅只当没听到。“各位长老十二圣一组进入阵眼”。

    众长老虽然心里有怨气,只得叹口气遁入刑湖阵眼。

    嗖嗖嗖!道道闪光如条条火蛇冲破刑湖的黑暗,湖域划开无数条裂口,接着声声霹雳震得湖岸地动山摇。

    唐琅看着黑黑如漆的湖幕上,“一魄真火”、“二魄真火”化成根根叶脉状的银线。“哎!总比没有强”。

    趁着奇形怪状的真火向四面八方伸展爆光,唐琅看向阵眼外的四位圣者。

    “炼化了没有”。

    夏禹忙睁开眼睛,跪拜空域,支离破碎的脸变幻着颜色。“圣祖,我等已经炼成”。

    “去!攻击莫邪神识”。

    夏禹眼里燃烧着仇恨火花,状如疯狂,磕着头。“请圣祖放心”。

    扁乐、古欣、泰阿站起身,看着漫天飞舞的魄燃,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竟管三圣都不想死,也不想与莫邪撕碎脸皮,真的到与莫邪面对面时,反而有些心慌和胆怯。

    扁乐眼前闪过昔日的情景,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腿灌了铅似的扎在空中,想抬却没有半点的力气。

    泰阿变得面如死灰,看眼湖边的赤霄,愧疚的低下头,战甲一角嗡嗡的颤着。

    “还不快入阵”。唐琅恶狠狠的吼道。

    四圣腿一软,像似被鞭子抽在背上,转眼遁入阵眼内。

    唐琅冷笑的看向湖心。“莫邪到你心痛的时候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