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神算子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22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荞婉儿怒气填胸,脸儿红得粘不得半点火星。

    唐琅转过脸看着刑湖上飘动的“五魄火罩”,心里说不出是何滋味,沉吟了一会儿,唐琅拉着脸看向荞婉儿。

    “荞特使,这里先交你来善后,我去去就来”。

    荞婉儿眼睛冒着怒火,两颊惨红,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可是又没有办法,手指奇怪地、不知不觉地抽动着,极不情愿的嗯了声。

    唐琅似乎并不再意这些,低着头遁出刑峰。出峰不远,唐琅遁速慢了下来,回头看了会儿刑峰。

    “唐殿主要去哪儿”?一股奇浓的药香混着冰凉的晨气飘来。

    唐琅抬手点了下鼻息,阴沉的脸儿凝出笑意,回首向一处空域行了一礼。“药长老不炼药,怎么有时间到刑峰”。

    绛紫色的山峰,衬托着一团淡黄的晓雾,像深谷向上反射出光芒。药鹊甩着空洞的圣服,拄着药葫芦石杖站在晨光中。“近来心神不定,炼废了几鼎,特地来向唐殿主请教”。

    “哈哈哈药圣友难为我了,我炼服,你炼药,牛马不相及,我可帮不了你”。唐琅开怀大笑,心中的不快似乎一扫而光。

    “药方在殿主手中,你不帮我,别圣也帮不了”。药鹊低声道。

    唐琅默不作声的看向药鹊,眼皮跳了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现出满面的愁容。“药长老,这事不好办呀!这副药引子关系太复杂了,至今不知道谁要”。

    药鹊的脸皮跟着跳个不停,石杖上的药葫芦噹噹碰着。“殿主能告诉我都谁要用药吗”?

    唐琅神识眼茫茫空域,摇摇头。“长老别费心了,你能见到的都想要”。

    药鹊愣了下,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忙上前挡住要走的唐琅。“殿主去见何圣”?

    唐琅心中渐生烦燥,事前大长老与梅城主提醒过,药鹊要多加提防,果然这药葫芦没安好心。

    “去见城主”。

    药鹊哦了声,远远的看着唐琅消失在山影云雾间。

    云遮雾涌的神秘山峰,渐渐地的挂着皑皑白雪。耐寒的花儿争奇斗艳,风一吹,花儿摇摇摆摆着,

    几位圣者站在白皑皑的群峰的雪线下,守在蜿蜒无尽的翠绿的森林边,重重迭迭的枝丫撑着巨大的伞影,斑斑点点落着细碎的日影。

    一阵枝丫颤动,树叶抖落的凉气扑面而来。唐琅从皑皑的雪影中走出,刚踏在空域的脚下升起淡蓝色的水洼。

    几位圣者眼中无物般站着,眼皮都没抬一下。

    唐琅脸上现出讨好的悦色,急忙行了大礼。“几位护法,城主是否出关”。

    一位面如清芙般洁白无暇的圣女,撇了唐琅一眼。“你来的真是时候,城主刚刚出关”。

    唐琅一听,心里喜出望外。“几位护法请通报一声,唐琅有要事求见”。

    雪影里现出长长的黑发。唐琅吓得急忙深行大礼,头也不敢抬的躬着大背。

    细如蚊的声音转来。“唐殿主辛苦了”。

    唐琅愣了下。“请城主吩咐”。

    “刑湖的事如何”?

    城主就是城主,闭关万载,竟然对圣云城的事了如指掌。“城主,我正为此事而来......”。

    唐琅长话短说,将刑湖炼圣的事一一道来。“城主,我以为莫邪是圣域奇才不可多得......”。

    没等唐琅说完,雪影中传来细柔的断呵声。“好了!按梅城主吩咐的事去做”。

    唐琅好似当头挨了一闷棍,眼睛都惊直了。身子微微的抖着,一流细汗凝在眉尖。

    “去吧”!

    唐琅未敢多语,退着进入空域。此时唐琅更加的迷惑了,本想为莫邪求个生路,竟然惹怒了城主。

    青青苍苍,乳白色的云纱飘游山底,夕阳红光映照着重峦,霞光倾泻在浮云上,暮色中的圣云山凝聚着一片彩霞,经久不灭。

    唐琅回首看着云浮雾动的圣云山,长长的叹了口气。“莫邪,有朝一日不要愿我”。

    突然霞光万丈缀着淡绿的天空,像一朵朵的翠菊沾满了霜花,周身发着冷光,横在天边,一座透明放亮的长桥,越近越低,转眼间到了眼前。

    老圣士身着八卦云图,抖着腥风踏霞而来。厚重的黑色斗篷下,只露出一个鹰勾鼻,一双刀子嘴。

    唐琅脸上闪满了惊讶的神情。“神算子,他不是在圣魂城吗”?

    “别走,在这等我”。唐琅还没反应过来,神算子急火火的说了声,头也不回的遁入圣云山内。

    “这个乌鸦嘴来干什么”?唐琅脸上现出难以琢磨的神色。

    神算子是谁?不得不提起圣魂城,当年圣魂城城主卞寒捉拿飘渺峰余孽时,曾经找过神算子。神算子为卞寒卜了一卦,竟然把神算子吓跑了。

    碧绿的叶子,仿佛一片片从天上飘落下来碧绿色的云。仔细观察,并非是叶子,而是绿色花,花瓣呈梭形,端部狭窄,上部渐渐增宽。中间有八九条纤细的蕊丝,毛茸茸的,宛如清水中的大虾向外伸出触须。

    绿色的花瓣调皮地往里卷曲着,可以看见嫩黄的花蕊。羞羞答答地展开两三片花瓣儿上,一道圣影亭亭的坐在花间,随风舞动着雪白的妙裙,舞着浓郁的花香。

    圣影轻轻抬头,风吹了一般挡在脸前的轻纱飞起,一双美的让人窒息的眼神扫过绿莹莹的空域。

    披散的长发露出,神算子像小孩儿般探出脑袋,小心翼翼地往外瞧了瞧。

    轻挡住眼神,柔媚的声音在花丛间袅袅转来。“神算子,鬼鬼祟祟的在逃命吗”?

    “哈哈哈,紫城主,你醒了,我不是逃命,是来救命”。挤出虚空的半个身子停了,神算子露着半个脑袋,呲着半张牙。

    “咯咯咯”,幽幽笑声响起。紫铃笑了起来。“是得救命,不然你就是半算子了”。

    神算子半边胡子吹起。“紫城主先放我进去,我要给你卜一卦”。

    “怎么?骗了卞城主万年,混不下去了”。

    “这是大事,天大的事,卞城主不知道......”。神算子半张脸露出鬼异的笑容。

    “那就更怪了,本城主从来不信邪的”。紫铃的声音变得有些不快。

    “这次真得算邪,不算都不行。关系到圣族存亡”。

    紫铃脸上的轻纱飞起,明净的眼神里凝着笑意,轻轻一点空域。神算子身子猛的前冲,趔趄着差点趴在空域。

    紫铃未理神算子的狼狈相,柔声问道:“说吧!什么事”。

    神算子眼睛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呲着牙笑道:“城主要杀一圣”。

    紫铃未回应,只是轻纱微飘。

    神算子见紫城主未否定,拍了两下胸,长出了一口气。“此圣不能杀”。

    轻纱里现出俏丽的脸儿,像雨后清晨的一朵荷花,两双水灵的瞳影盯着神算子一动不动,许久,紫铃俏容隐去。“易绝让你来的”。

    “他,他请不动本祖”。

    紫铃知道神算子来了,为何事而来,心里猜了多次。诧异的是,神算子竟然为个圣士而来,这就有点蹊跷了。

    “说说理由”。

    “理由?我也说不清,只是此圣不能杀”。神算子脸色有些微红,像似憋着气在说话。

    紫铃看着神算子快秃了的眉毛,眨了下长长睫毛,眼里凝出几分冷色。“神算子,你的手伸长了点”。

    “不长”。神算子只说了两个字,脸色变成了紫色,伸着脖子喘着粗气半天才挤出来。

    紫铃眼神怪怪的,神算子又名益仞,因此能卜祸福,在培行境时就成名于圣域。因其占卜十有九失,圣友们没少嘲笑他,起了个神算子的名。从那以后,益仞在圣域无圣不晓,神算子从此名响天下。

    这神算子有个毛病,每次占卜过后,要说天机时总是脸红脖子粗,半天说不出几个字,等说完了,总会解释为天机不可泄露。在圣域实在没法混了,跑到了圣魂城与卞寒混到了一起。

    “神算子,你的眉毛又少了”。紫铃瞥眼神算子发青的脸。

    “一根没少,千年前多少,现在就多少”。神算子说话突然顺溜了。

    “呐!你是来捣乱的”。

    “没,真的”。神算子声音又卡住了,脸色都黑了,眼珠子都快爆了出来。

    “说不出理由,他只有死”。

    神算子张着嘴听不清什么声音在喉咙里骨碌,只见伸长的脖子,喉节不停的动着。

    紫铃不已为然,神算子这副德性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次次如此,最后是一句“天机不可泄露”。

    “天机不可泄露”。神算子缓了口气,说了一句紫铃想听的话。

    “那就请回吧,圣云城的事,不用圣魂城操心”。紫铃咯咯咯的笑着,听到这句,神算子基本就不会多说了。

    神算子如严冬初雪落地,脸色缓了过来,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的遮着条条皱纹。看了眼紫铃,长长的叹了口气,转眼走向一处虚空。

    紫铃目送着左右摇晃的圣影,心里凝着几分笑意。

    突然,神算子停住身形,一双深陷眼窝的棕褐色眼睛,看着漫着霞光的虚空。“城主,有一事相求”。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