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逃命怨魂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783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莫邪根本不给两缕魂者半点喘息的机会,一道虚弓凝在识域。啪啪!弦声响切域空,两道闪电般的雪白光箭,直射虚影,周边氤氲着朦朦的真气聚向光箭,识域里冰冷气息骤然增添不祥之气。

    两道虚影有如听到葬钟般,一溜烟的逃向识域深处。远远的看见光箭一分为二,消失在识域内,震耳欲聋的霹雷声,沉闷的从远域传来,识域内只留下一个粉色的光点。

    莫邪抬起头,看了眼刑湖的阵眼。只有星星几位圣祖躲在识盾后,目光落在躺在湖边的承影和赤霄身上,一溜泪水顺着嘴角流下。

    几声嘀哒。莫邪长长吸了口气,慢慢的闭上眼睛。脸色变得异常雪白,睁眼看向某一空域。

    “这位圣祖,莫邪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但是有言再先,如果我放弃圣体,我的朋友依旧有危险,我必让圣域尸横遍野,生灵涂炭”。

    远域无声,只有唐琅躲在识盾后,露出半张惊死的眼神。莫邪说的什么,唐琅根本就没再意,至今都没想明白,一个化身一阶的圣士那来的逆天战力。

    莫邪眉心一道粉光闪现,慢慢的变红,似突然长出一颗血色的红痣,越来越红。

    血痣停顿数息,迟迟未离开圣体。唰!红光打了个弧形从眉心处漫来,围着莫邪环成螺形曲升线。红光似血夹杂着金光,在黑暗的空域中极其耀眼。

    嘶!长长的吮吸声,红光失去了血色,留下一条白色的弧芒。粉光一闪,沿着白色弧线飞去,阵阵粉芒散向空域。

    粉光刚刚离开圣体,圣体四肢上的晶链白光大放,猛的拉紧,就听咔嚓声连连,莫邪圣体肢节脱臼,险些被四马分尸。

    断声未止,圣体突然化成虚影消失在刑湖上。

    莫邪神识遁出眉心,粉光一闪,沿着原路遁向圣体。

    嗖!冰寒透骨的煞气从远方飞来,一条猛烈抽甩的藤鞭,伴着闪电,划破虚空,空域撕裂出长长的光痕,好似巨兽咧开血盆大口,欲吞噬粉光。

    五色火环凝在空中,挡住淋来的血煞之气。一柄血剑从破开的光痕里斩落,瞬间落在还未凝结成形的火环上。噗!怪异的声音响起。

    粉光未等五色火环爆开,化成一缕粉芒,拖着淡粉色的尾巴,落向刑湖之外。

    嗡!透明的光罩从刑湖外闪现,粉光重重的撞在光罩上,噼噼啪啪的火花从撞击点处爆开,分着叉的曲折闪电从光罩四域聚来。

    斩破五色光环的血剑,随着爆开的火花刺中光罩上,罩壁深陷,久久未能恢复。

    几息后血剑慢慢的从凹入的光罩中抽出,透明光罩竟然没有半点的裂痕。剑柄处的虚空微微抖动,一阵幽香浸入鼻息。

    哗啦!刑湖外东侧西歪的圣祖们忙整理圣服,深行大礼。“见过城主”。

    紫玲领口低开,露出深深的胸沟,面似芙蓉,媚眼含羞,丹唇凝着笑意。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神,瞄了眼“血灵剑”,不由得锁起眉头。

    黑发美髻抖出炫目的光芒,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吐出一声。“咦,好个小圣士”。

    唐琅未敢抬头,别看在城主修炼地时,唐琅还敢直视,在众圣祖面前,那香再香,容再艳,也没那个胆子。至于发生了事,更不用去管了。

    紫玲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朵朵梅花飞舞在身侧。眼神轻轻流转。嗖!手中“血灵剑”插入静如止水的刑湖内。

    咕咕咕!一股子血泡从湖内涌出,红蕊点点,似梅花落在湖面。紫铃微微扬起的清癯的脸,满眼闪着惊喜与明艳……。

    “血灵剑”轻轻抽起,一只金甲鲤鱼扎在剑尖上。剑尖扎得恰到好处,穿鳍而过,微破鳞甲。

    噼啪!金甲鲤鱼抖了两下身子,无力的软了下来,瞪着两珠死鱼目,张着嘴吐着泡泡。

    “小鱼儿,我以为谁在这里闹妖,原来是你这个小家伙”。

    噗!飞出几串泡泡。“主人,别怪我,我没给莫邪真气”。

    “我问过吗”?紫铃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金鲤。

    “没有,我就帮了他一口气”。金鲤死鱼目可怜巴巴地闪着寒冷的光。

    “一口还少吗?说,莫邪那一缕残魂逃到何处”。紫铃咬咬细牙。

    金鲤听了,简直没吓死,死鱼目差点没爆出来。鱼鳍哆嗦指指湖面。“在......水......里”。

    水里?紫铃脸上的笑容微收,刑湖非同一般,似水非水,似晶非晶,滴水如电,滴血似毒,这条鱼能活在里面就很奇了,魂者怎么可能入刑湖,早就炼化了。

    “骗我”?紫铃城主睁起凤眼,似怒非怒的问道。

    “没!进了刑湖,用‘虫洞’逃了,我刚想进去,就被你叉住了”。金鲤吐着泡泡,哭咧着。

    “来呀!传‘圣云令’,追杀魂者”。紫铃城主弹出一道红光,金光闪闪的云型圣令浮在空中。

    “是”!刑峰上现出数百位圣祖,行礼后,匆匆的遁离刑峰。

    紫铃城主看眼狼狈的唐琅。“唐殿主,请随我来”。

    唐琅眼神闪了闪,应声跟到城主身后。

    绵绵细雨,小小的雨珠飘过湿淋淋的群峰,山前的古树伸着深绿的手触摸着凉凉的雨水。一阵风儿拂过几丝雨水,唰的在雨中掀起一幕水帘,雨儿渐渐小了,细雨中传来一阵阵清淡的花香,已是深秋,躲在叶下的花儿被细雨滋润的格外冷艳。

    忽然,一声闷雷咆哮着从天而降,随后一道闪电划过阴暗的长空。照着雨中绽开的一朵朵美丽而短暂的花儿。猛得花儿随风向一侧倒下,啪的压入草丛中,断了花腕。

    雨越下越大,大大小小的雨滴连成一片,好似银龙在拥挤的空间碰撞、飞溅,画出条条不规则的曲线。压倒的草丛里,那株断开的花柄处凝着一颗不大水珠,像刚下的雨儿,在花柄上不经意驻了脚。

    水珠猛的放开,一道水晶晶的圣形出现在草丛里。

    啊!像似雨的惊扰,水晶晶的圣形蜷缩成一圈,转而又变成小小的珠光。

    咔嚓!阴暗的空域,响起一声炸雷。一双血目凝向这片风雨摇曳的古木林。

    “快来,就这里”!雨淋淋的远域传来呼喊声。

    数位圣祖顶着雨罩成环形围住这片树林,一个个手中托着钟着圣器,钟体放着红光,不停的快速转动。

    圣祖们面色凝重的盯着雨林,却没敢轻易的进入,抬头看看空中的血目。有圣祖神识道:“小心噬魂”。

    唰!顶在头顶的光罩落下,圣祖们头上罩上透明光环。

    嗖!钟型圣器飞向树空,一缕光圈飞落而下。

    “都小心些”。有圣祖喊道。

    雨林中的光圈慢慢的移动,一棵树,一片草,一块石头。光圈罩住什么,一缕青烟升起,碧绿的叶子瞬间枯萎,硕大的石头被击得粉碎。

    转眼间,整片山林烧焦了一般躺在雨中。

    “怪了?怎么没有”?圣祖们看着凋零山峰,脸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

    “封印此峰,别让他跑了”。

    数件钟型圣器飞上空中,成角形站住山势,大大小小的光圈将山峰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住。

    “行了,这山峰都成了石砾了,那可能还有魂者”。一位老圣祖摇头说道。

    众圣祖面面相觑,神识眼矮了半截的山峰,脸上凝出怪怪的笑容。“就是有魂者也被‘镇魂钟’震成烟了”。

    圣祖们收了圣器,向另一处山域搜索去。

    许久后,碎石翻动了下,一颗小小的光珠凝在乱石间。

    青烟从光珠上升起,转眼就变成血红色。

    啪!光珠内伸出水晶晶的手,一把抓在旁边的石头上,石头应声而碎。阵阵波光从光珠上掠过。碎了几块石头后,光珠上的红光淡了下来,珠体拉着长影附在石砾上。

    光珠聆听着雨珠落盘的声音,感受着秋天悲壮惨烈的氛围,这冰冷的韵味在此时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滴滴的水珠打落在石头上,小小碎雨浸着光珠,慢慢的流下,像一颗颗碎了心的眼泪。

    这雨是淡蓝色的,晶莹透彻。千万条银丝,荡漾在半空中,迷迷漫漫的轻纱披在黑幽幽的石砾上,溅起了粒粒水花。不知过了多久,附在石头上的光珠,一闪遁下山峰,落在峰下树林里,卷起了一阵青烟。

    嗖嗖嗖!几息过后,光珠出现在千里之外。突然,猛得遁住光影,光珠上的粉光暗了下去,唰的落下空域。

    啪啪啪!暗下的光珠从一片叶子弹向另一片叶子,一缕缕白烟从叶片上升起,竟然将叶子烧出长长的一道道黑印。

    滚了几下后,光珠落在粗糙的树皮间。

    血目出现空域,练蛇似的闪电摆动着身躯穿梭在层层雾气,在昙花一现间,照亮整个山域。

    数位圣祖手持钟型圣器,站在横跨天际如同蛟龙般的闪电中,看着这片摇晃的山林。

    “这里有魂者”?一位身着行云服圣祖疑惑的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