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石屋魅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9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超武升级

    常野向一头发疯的公牛,鼻子里喷着气。“不行,我说了算”。

    “哎!常野,你这么干可是坏了本圣门的规矩”。老圣士有些不快,脸拉了老长。

    常野咬着牙,见饶酥一声不吱,连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娥眉淡淡的蹙着,细致的脸蛋上挂着几分不悦。

    见饶酥有些不快,常野口气也变了。“师妹,我陪你去”。

    饶酥也没吱声,转身遁出光罩。

    “师妹,等等我”。常野一溜烟的跟了出去。

    老圣士看眼中年圣士,两圣眉来眉去了几息。

    茂密的森林,夜空被高大的树木枝条割成了一绺一绺的花缎,斑斑驳驳的星光散露下来,随着树叶的曳动,眨着诡秘的眼神。

    常野挡在饶酥的身前,一手举着夜晶灯,一手持着怪异的圣器,伸着脖子,鬼鬼祟祟的走着。

    “小心师妹,这里露水大”。

    饶酥手里拿着颗晶珠,想躲开师兄,却总是被硕大的脑袋挡住视线。

    常野衣襟一紧,心里慌得跟跳兔似的。“师......妹,怎么了”。

    饶酥神识眼透空的天域,眼神闪了闪。“藤草绊到脚了”。

    饶酥把着常野,神识却瞄着黝黑的森林。

    “绊伤了没有”?常野平静了狂跳的心,弯腰看向饶酥脚下。

    饶酥没回应,眼神惊跳的看着晃动的林域,感觉到心跳在不时的加速。

    “那道神识在哪儿?为什么即熟悉又陌生”。饶酥越想越激动,心如开了闸门的洪水奔流而下,圣体不由得颤动起来。

    “别怕师妹,有我陪着你”。常野似乎感应到饶酥心境的变化,心里虽然有点虚,还是装得十分的镇静。

    常野一抬头,心里又来了句。“晕!差点撞上”。

    一棵黑皮皴裂的树干上,挂满了苔丝。沟沟壑壑,像是一道道的山脉和河流。

    常野走过古树看向黑黝黝的林域。“怎么没有哪”?

    饶酥看着眼前的古树,眼里闪着黑莹莹的亮光,伸手轻轻的抚摸着粗糙而又细柔的树皮。脸上凝着妩媚的,温柔的笑容。

    常野怪兮兮回过头,看着饶酥脸上绽开的白兰花般的笑容,眼睛都直了。“师妹别傻笑,看着你的魂珠”。

    “看你的,我看着哪”?饶酥点了下常野的脸,硬是把那张痴迷的脸推到一侧。

    “那就好!我就担心你”。常野受宠若惊,伸着脖子一手点住眉心,神识着黑漆漆密林。

    饶酥抚摸着树皮,指甲轻轻的滑过湿淋淋的苔藓,一阵浓郁的苔香弥漫过来,饶酥的眼神变得迷离,仿佛沉醉在花的香域中。

    “师妹再找找看”?

    饶酥机械似的点点头,眼神变得闪动。

    常野回头看看饶酥,见其紧紧的盯着手中的魂珠,心里也有了底,踏着草尖,一步步走入古林深处。

    老圣士坐在阵眼中,眼神怪怪的。“魂珠”明明感应到微弱的魂息,怎么就消失了?

    “落”!老圣士急呼一声。

    饶酥手中的“魂珠”放出青光,百里外的大阵瞬间落在常野、饶酥周围。十里树域变得亮如白昼,数十颗亮白的火珠出现在天空,照得树间的露珠立即化成水汽,就连那树叶都蔫了般耷拉了脑袋。

    转瞬间苔藓花咧开了嘴,枯成一张簿簿的草皮,皲裂的古树皮张开白润的嘴唇,唇边挂着乳汁般的露珠。

    火珠快把古树烤着了,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杂草抵不住火珠的爆晒,叶子都卷成个细条,现出枯黄的颜色。

    亮白的火珠熄去,干枯的树域恢复了宁静。常野抬起头。“师兄,你想烤肉干呀”!

    站在大阵外的老圣士,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常野、饶酥。“怪了,明明在这里怎么就没了”?

    常野、饶酥遁出大阵,看着十里枯木,也变了脸子。“快走,小心被武陵洞巡逻者发现”。

    “对对”!老圣士也慌了神,刚才太心急了,大阵“火瞳目”开。

    精魂是阴气所化,最怕阳气相悖。“火瞳目”正是阳气凝成的火珠。足可以吸光精魂身上的真气。

    老圣士回头看看一个个疲倦弟子,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身子一个劲的向下坠着。

    “快!分头逃”。老圣士拿出“百里梭”。揽过几个弟子,逃入梭内,红光闪过,一道流星消失在天际。

    常野等师兄弟也不敢怠慢,各拾弟子逃之夭夭。

    数月后,云飞雾绕的山峰上,山顶平坦,四周森林茂密,古树参天,红花绿叶衬着一栋古雅的桐石楼阁。窗棂珠帘,撒出温暖的晶烛光,就像一处处天然的盆景。

    温色的晶光下,常野流了一头的汗,一边拭着,一边看着床上躺着的圣女。

    圣女脸上像盖了一张白纸,颧骨高高地凸起,两颊瘦的都凹成了坑,脸角泛着菜青色,双眼无力地闭着,呼吸十分微弱。

    常野的脸色异样的悲戚、沉痛,像寒冰般冷酷,眼圈黑糊糊的,漠然中似有无限懊悔。拭过汗水的手握着枯柴的骨手,声音哽咽的喊着。“师妹,你醒醒,告诉我,你怎么了”。

    泪水一溜溜的滚下,夹带着咸咸的汗水,哒哒的落在圣女的身上,枯萎如同一张干瘪的黄菜叶圣女,似没了气息,任凭泪水与汗水无情的敲打。

    苍白脸上,圣女眼皮透着血丝,嘴唇因长期干燥而裂出了口子。头发凌乱的,仿佛窗外一阵风吹来就会把她那憔悴的弱不禁风的身子给吹飞了。

    “师妹......!求求你,到底发生了何事”。常野哭喊着,鼻涕都流到了嘴里。

    饶酥的眼睛眨眨的动了动,黑眼珠往上翻,两颊深深地陷进去,仿佛成了两个黑洞,嘴微微在动,急促地呼吸着。“走......开......”。

    “我不,师妹......,我不能没有你......”。常野哭得更凶了,死死的抓着饶酥的手,生怕被师妹甩开。

    饶酥黑眼珠往下移着,眼睛略略动了一下,接着头微微的向一侧倒去,嘴动动,喉咙发出低怨声。“想让我死,你就坐这儿”。

    常野抹着眼泪。“不......不......,我走,师妹,我怕呀”!

    退了几步的常野又扑了上来,压得饶酥脸都青了,咳嗽着,似乎想说话,却又吐不出一个字来。

    常野跳了起来,吓得手都哆嗦了。恋恋不舍的退出灰暗的房间。

    过不多久,一缕小小的光晕从饶酥手心飞出,慢慢的停在她的眉心处,嘶嘶啦啦!一条曲折的光弧飞入眉心。

    饶酥眼睛猛的睁开,道道血丝布满了黑瞳,转眼瞳光变成红色,枯瘦的圣体痉挛般的抽搐着,一股股的白沫从嘴里吐出。

    “师妹......”。常野疯了一般冲了进来,看到饶酥变成这样,吓得站在床前跟着饶酥一起抖着。

    数位弟子守在门外,侧眼看着阁内的怪像,却没有圣者敢进来。这可是四师兄和五师姐安乐窝,想进?除非想脑袋起包。

    饶酥突然从床上坐起,伸出枯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手。

    啪啪!常野被打的转了四五个圈,捂着脸愣了,接着哈哈哈!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师妹,你没事了”。

    “没事,差点让你害死”。饶酥睁着血眼,凶巴巴的娇呵道,声音虽然尖的吓人,常野听得那是个享受,傻傻的乐着。

    “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饶酥白了常野一眼,两弯蹙烟眉,似泣非泣含着点点泪光,看向那镂空的天域。

    “他走了”。

    “谁?啊!师妹,我还在这儿”。常野愣了下,笑呵呵的回道。

    “师妹是不是要吃的东西”?

    “拿来”!饶酥伸出枯瘦的骨质的手。

    “什么”?常野嘻嘻的笑道。

    “把手伸过来”。

    常野的脸抽抽起来,笑道:“师妹,你不是要吃这个吧,我可没洗手”。

    “就吃它”。噗!饶酥一口咬在常野的手腕处,一股子精血从牙缝中挤出。

    常野咧着嘴。“哎!你怎么咬......”。

    眼皮一翻,黑眼仁没了影,一头栽倒在石床边。嘴里还喷着泡泡。“......我,晕......”。

    饶酥放开半截青紫色的手臂,吸了口血腥的灵气,露出雪白的小牙。几吸间,饶酥的瘦得皮包骨头的脸,有了血色,似乎长了不少的肉,塌陷去的双腮也丰满起来。

    “上床吧!你”。常野被拖死狗似的拉上石床。一道轻纱落下,挡住了床上妙漫的身影。

    嘶啦!一阵碎衣破甲的声音,轻纱上的影子更加的苗条。

    “别......别......,师妹,你的嘴离我远点,别放这儿”。常野似乎被碎衣声惊醒了,带着哭声喊道。

    “晕”!趴在石阁门外偷眼的弟子蜂拥而散,一溜烟的逃得无影无踪。

    “哎呀!师妹,咬一口就行了,我的胳膊都青了,要不换个地方,这儿......行不,别......别,还是咬这儿吧!哎哎哎......”。石屋内传出常野的大呼小叫声。

    “......咬......咬上了,痛......痛痛”。

    “啪!啪!嗵”!石屋内又没了声音,一股子血腥味从石屋内飘出。

    远远站着的师妹师弟们傻傻的笑笑,脸色又变得凝重,石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敢神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