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苦愧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树林阴翳,雾气氤氲,甜腥的气息凝然不动,几朵夜开的花儿奇大,洁白泛青,四片花瓣两两相对,如欲合拢的手掌,更像迟开的夜荷。

    一道青珠混在暗色的露珠上,在夜色的衬托下竟然分不清是露,还是花的蜜。

    青珠闪了下星光,像风儿撼动了珠体,一缕鬼异的神识凝眼百里外的石屋。

    “哎!饶儿谢了”!宁静的夜里,传来不清不明的叹息声。青光一闪,青珠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

    石屋内疯狂晃动的影子猛得停了下来,饶酥已经恢复气色,瞪着惊慌的眼神看着嫩白的手。“莫魂友......”?

    “谁?谁......”?常野抱着饶酥,挡着雪凝的肌肤,惊慌的看向石阁门。

    “晕!师妹,你怎么没屏蔽......”。

    饶酥目光呆滞,望着空域,内心焦躁不安,像被毒蜂鳌了似的,一下子紧缩了。嘴唇痛苦地颤动着,浓密的睫毛底下凝出大股眼泪,闪闪的停留在面颊上。

    常野的心,像沙漠里一棵在风沙下摇曳的小草,完萎缩了。扳着饶酥的香肩。“师妹怎么回事”。

    饶酥眼里弥漫着闪烁的湿气,呜呜的哭个不停,许久才说道:“莫圣友被圣云城害死了”。

    常野半边子黑脸都红了,枯到骨头的青筋爆起。愣了会儿。“你是说,这些日子,莫圣友精魂附在你身体上”?

    “嗯”!饶酥点点头。

    “没有夺舍你”?

    “没有”。

    “晕!这么说,莫圣友想去魂城”。

    饶酥如梦方醒,嗖的站了起来,刚有点血色的脸又煞白,顾不上轻纱落地,春光乍现,转身遁向石阁门。

    “回来,我的姑奶奶”。常野一把拉回变成残影饶酥。

    “哎呀!快帮我穿”!饶酥急着满面红光,细汗淋淋。

    “别急!没有精血,他跑不了多远”。常野手忙脚乱的帮着饶酥披挂,心里急得手都不听使唤,忘记了神念。

    快要落下去的月亮,在黑黝黝的山峰边缘绝望地徘徊,穿过山谷的小溪泛着冰冷银光,没有一丝风息,河边的树梢微微摆动,林荫里的树影恍如幽灵般捉摸不定的影子,像清晨的魔棒变幻的着。

    一道青珠落在黑墨的叶子上,不停得闪着星光,一股淡淡的黑气从珠光上凝聚,几息之后又散开。

    莫邪精魂凝视着深邃微白的天际,几颗散布的星星极其耀眼。又快要天明了,莫邪只剩下残魂,不敢接近阳气,看到薄明的天色,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饶酥说:“十万里外有一座渚城,是晓凉洞边城”。

    看着寥廓苍穹下的那座山影,也许渚城就在那座山后。

    莫邪想遁过山梁,阵阵的灼气从山的另一侧飘来。针刺般的痛感在魂体内漫延,树叶不由得颤栗起来。

    山尖现一缕粉芒,林内的阳气更加的浓重,一溜烟,莫邪精魂隐入树质中。

    黎明的霞光渐渐显出银白色。初升的朝阳透露出深红的光芒。一刹间火球腾空而起,霞光掩去,百道光柱穿透林间叶缝。

    啊!莫邪感觉整缕魂识就要瞬间蒸发,竟管躲在树质中,如同掉到火炉里。嗞!嗞!火燎般的痛,在魂体内漫延。莫邪感到口干的都要着了火。

    嗯!古树在烈阳中摇晃着,片片枯黄的叶子飘落在小溪里,随着哗哗啦啦水儿飘走。

    “师妹们快看,大夏天的还有树儿黄了叶子”。阵阵嘻笑声从溪边传来。一群丽妆圣女遁过小溪边,叽喳喳闹个不停。

    “真的,快看!好漂亮的古树”。

    “有什么奇怪的,没见过秋天吗”?

    “就因为夏天有才漂亮”。圣女们,你一嘴,我一句的坐到小溪边的卵石上,一件件丽纱落在草地上,挂在树上,圣女们散开长长的黑发,撩着冰凉的溪水洗了起来。

    在小溪边,一棵枯黄的古树随风飘动,树上的叶子有的变红,有的半红半绿。红透了的叶子就像燃起的火苗,随着风儿飘去,悄悄地飘落到水中。

    一股黑色的激流向上抛溅,黑发像瀑布似地甩向半空。几滴溅起的溪水落在红叶子,瞬间红色消失,几息后,又从绿色变成红色。

    固根境的小圣女被这一幕惊愣了,理着水淋淋的黑发,侧着头看着溪边的古树,小嘴都惊得合不上了。

    阵阵湿气飘近红叶古树,细白的凝着水滴的手伸向皴裂树杆。

    “啊”!小圣女惊呼一声,伸出的手指竟然被树皮夹住。

    “怎么了,师妹”。水中嘻戏的圣女看向古树。

    湿漉漉的轻纱内,一具黑枯的圣体直挺挺的站在树下。咔吧!圣体摔倒在草丛中,夹在树皮里的手指头被硬生生的掰断。

    众圣女坐在湖边愣了下,疯了般尖叫起来。顾不上收拾地上圣袍,光着身子逃向空域。

    数道晶光,流星般从远域遁来,一息间,遁在小溪上空。

    两道红光直掠血红古树。噗!血光爆开,漫天飞起白色的树质。

    “何方妖孽,敢到晓凉洞撒野”!数位凝气境圣士怒目站在空域,喷着火的红瞳盯着化成灰烬的古树。

    嗖!一道红光打卷从烟气飞出,瞬间消失在密林深处。

    “魂者”!四位凝气境圣士傻了眼,这魂光太快了,一息百里,几息间逃出圣士们的神识范围。

    “追”!有圣士怒呵着。

    “想死呀”!

    众圣士停在空中没敢动,魂影太快了,一息百里。只有化身境的圣者才有这样的速度。

    “快!通报洞中长老”。

    一道晶光划过天穹,消失在远域。

    数刻后,碧蓝的天空裂开丈许黑缝,一胖一瘦两位圣祖面色威严的走出虚空。

    众圣者急忙深行跪拜礼。

    两位圣祖半眯着眼神,扫眼衣冠不整地圣女们。目光又落到草中黑枯的尸骨上。

    “嘶”!圣祖们深吸口凉气,眼里现出惊色。要知道,魂者吸噬圣者精血,大多因未生魂雾,无法隐其魂体。

    “好强的魂识”。瘦面圣祖沉着脸说道。

    “嗯”!胖面圣祖应了声,心里沉甸甸的。

    固根境圣者神识再弱,也不可能被魂者瞬间吸光所有精血,如今看到圣女的尸体,胖面圣祖心里没了底。

    圣者想化魂,只有突破凝气境,吸得阴阳三气后才有希望,看尸体,绝对不是凝气境魂者可以办到的。

    两位圣祖互看一眼,各自心领神会。抬头看向茫茫山域。

    “这点精血,他逃不了多远”。

    胖圣祖点点头,嘴角微微咧起。“你有把握”?

    瘦圣祖嘴动了动,脸上现出愧色。

    “行了,让他去魂城吧!关我们何事”。

    “对对”。

    瘦圣祖回头看向众弟子,脸色阴得十分难看。“还等什么,还不快料理后事”。

    四位凝气境圣祖慌了神,忙带弟子收起草中的枯尸,跟着两位圣祖遁入虚空。

    夜悄悄的来临,灰蒙蒙天色,星星若隐若现的释放着微弱的光芒。

    两道黑影出现在小溪边,端详着这片空无的草地。

    “好浓的尸气”。黑影摸着鼻子。

    “尸什么气,快追!莫魂友又伤圣了”。娇呵声回荡在夜空中。

    “师妹怎么追呀!我们没他遁速快”。黑影怨声回道。

    “你不追,我追”。青光一闪,纤细的黑影遁向远域。

    “哎!师妹等等我”。又一道黑影消失在夜空中。

    疏影横斜,夜雾浮动,流动的夜色里,无数的莹点飞舞在月色下,红蕊点点。密林的空地上,一块隆起的岩石上面长着几片苔藓,变得毛茸茸的,岩石脚下是潺潺的小溪,叮呤的晃着银光闪闪的轻纱。

    莫邪精魂落在毛茸的苔石上,静静的仰望着星空,点点莹光落下,那不是星星,是头顶的苦愧花落下的花粉,就像当年在傀境时看到莹火虫,幽然的闪着冷光。

    是圣者时,莫邪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美丽的花粉,也不知道在魂者的世界里,竟然有比漫天星斗,还漂亮的星空。点点滴滴的莹芒与夜空、星星融汇在一起,使整个视野变得梦幻般的迷幻。

    莫邪精魂没有半点狂喜,心底骤然的凄怆。坐在苦愧树下了,月光照着微微扬起清癯的珠容。

    一朵苦愧花轻轻的落在小小的魂珠前,风一般的细语声回荡在苔石上。“对不起......”。

    一阵风儿吹过,苦愧花落在小溪里,随着莹光飘向远处的山涧。莫邪精魂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怨气在体内回荡,想哭,却没有一滴泪水。

    莫邪精魂并不知道,吸噬圣者精血会这么的可怕,他只是轻轻的吮吸,竟然将小圣女的精血部吸干。或许是小圣女境界太低了,魂魄未定,圣根、培元未分生,连化魂的机会都没有。

    唰!一道晶光聚成鞭形剑影,斩在潺潺的溪水上,落水无声。莫邪精魂痴痴的盯着水面,如今就连想发泄的机会都没有能力。

    魂气凝成的鞭形剑影,根本无法斩动物质,更谈不上发泄心中的苦闷。

    “对不起!......对不起!”莫邪精魂只能重复着风一样的声音,没有圣者能听到,只能自己默默的忏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