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默然分手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0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光剑无声的刺入圣士后背,啊!圣士张着大嘴吸了口气,踉跄的走了几步,伸手扶住石壁,慢慢的转过身,一双死目瞪着暗下的山洞。

    “杜琼,你没死”。

    哒哒哒!石杖声从洞内传来。一位两髯银丝,顴骨高隆,脸上布满皱纹的老圣女摇晃的走了出来。慢条斯理的说道:“吕薪托你的福,看不到你死,我怎么能瞑目”。

    碧波伴清澈的眼神,吕新的脸孔带着几分轻佻,勾起的眉梢唇角仿佛在笑,拭拭嘴角的血丝,站了起来。

    “你......”?杜琼楞了。

    “不错,本祖怎会轻易被你伤到。你没想到吧,我早就防着你”。吕薪笑了几声,看着杜琼的样子,不住的摇着头。

    杜琼圣体不停得抖着,手中石杖啪得碎成粉末。“我跟你......”。

    噗!玉白晶指穿过杜琼眉心,指尖上粉色珠光闪过,啪的一声,爆起一缕白烟。

    吕薪收回手指,噘着嘴吹了口尖尖的指甲。“这回没有怨言了吧”!

    嗵!杜琼圣体重重的落在石头上,吕薪走到尸体边,蹲下身,嘴里响着唏嘘声。“可惜了,到死还是个老处女”。

    吕薪解下杜琼腰间的圣袋,掂了两下,系在腰间。站起身,目光落在尸体丹海处。晶手一伸,杜琼圣体爆成一缕清烟。

    “魂飞魄散可惜了”。吕薪说完看向石地上蜷缩的盎圣女。

    “盎圣友,这就是你榜样,想好了吗”?

    盎然斜眼看着那缕淡淡的清烟,张嘴咬住舌根。两颊一紧,吕薪伸手捏住盎然两腮。“还没到时候”。

    嗖!阴风破壁而出,晶光一闪,分成两股,射入吕薪眉心和丹海。

    吕薪张着嘴,眼里闪着两道箭影。

    “透影碎心箭”?吕薪识域中闪过最后一缕神识,瞬间变得空洞洞的。

    莫邪精魂从石壁遁出,盯着两只晶箭也傻了眼。刚才见到吕薪残忍的杀了杜琼,又擒住盎然。无名之火从魂珠内燃起。

    盎然是谁?莫邪精魂已经不记得,至少在莫邪精魂眼中这个圣女是善良的。不然早就逃命了,还送什么“血噬晶”。

    啪!魂珠内响起一道弦音,莫邪精魂都吓懵了。只见箭光闪过,两只晶箭穿入吕薪圣体。

    盎然也吓傻了,趴在地上盯着晶箭。“魂者能轻易杀了化身境圣祖,还用偷精血吗”?

    “完了,完了”。剑魂飘出石缝,拉住莫邪精魂。“还看什么快跑吧!你惹大事了”。

    莫邪精魂伸出魂丝想拔回晶箭,魂丝透过箭体。盎然也反映过来,伸手抓箭,嘶啦一声。手心升起白烟。

    “别管了,快逃”。莫邪精魂吼道。

    盎然看着尸体,知道想拔出晶箭是不可能了。忙解开圣袋。“快进来”。

    莫邪精魂看看圣袋,又看看剑魂。

    “还看什么,逃命要紧”。

    莫邪精魂、剑魂遁入圣袋内。盎然收好圣袋,顶着顶烈日逃进密林中。林域一丝风也没,尽管是在树阴下,却闷热得透不过气来。

    汗水流到脸上划痕上,火燎燎的像着了火,根本就不敢擦脸上的汗水,不小心抹了一把,痛得盎然眼泪都流了出来。

    盎然没有方向的跑着,嫩白的手被草叶划开细小的口子。露在破圣袍外的膝盖、手臂都血拉拉的,看不到一点好的皮肤。

    不知翻了几座山,过了几条河。缥缈的雾气从峡谷里升起,幽静的紫丁香丛,开着淡紫的花儿,沉浸在月光中。花儿沾湿着露水,沉沉的点着头。

    盎然神识着黑森森的密林,心不由得悬了起来,环视四域,雾霭披上一层薄薄的轻纱,皑皑白白,细细的朦朦的湿气扑来,轻柔的绒毛不堪承载眨了下。

    黑瞳里,立即晶光闪闪,几道淡淡的珠影,在平静的雾海里浮动,雾浪一个又一个地慢速翻滚着,珠影一闪消失在雾气中。

    “魂者”。盎然的心立即悬了起来。如果丹海不封,几个未化魂的魂珠,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而此时,盎然慌了。

    浓雾弥漫,百啭千声的魂息在耳边回荡,看不见魂珠的影子。只有一团团微带寒意的浓雾不时扑在脸上,掠过身旁。

    “摸草,摸呀”!

    盎然伸出手,又收了回来。只要有魂者千万不要抓任何东西,只要碰上,立即会被吸去精血。

    盎然撕下圣袍一角包在手上、脸上,只留下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扒开凝满露水的蒿草,跑进无边的黑暗中。

    几缕魂珠现出身来。“圣女能听到我们说话”。

    “你傻呀!她那是怕草利破了手”。

    “哦!我说她怎么捂的这么严实”。

    盎然整整在山林中逃了近一个月,才来到一座圣城。

    城池看似不大,在晨光雾海里显得幻影迷离。降下极厚的雾帘轻轻的拉开,盎然衣衫褴褛的走出大雾,看见城池的轮廓,长长的出了口气。

    “圣友,碟城已经封城,任何圣者不得入内”。守城圣士看眼要饭花子,将盎然挡在城门外。

    盎然眼里闪过惊芒,看着空荡的城门,不知如何是好。

    “圣友,能不能帮我解开封印”。盎然低声求道。

    守门使冰冷的眼神立即亮了起来。上下打量着盎然,这么甜的声音,怎么会如此的落魄。

    一缕温光从眼中流出,守门使扫眼四域,咧嘴乐了起来。伸手搭在盎然柔弱的肩上。“晚上陪我好吗”?

    盎然眼神透出一股冷意。守门使眼脸松皱,白润的肌肤网沟隐伏,犹如树木的年轮悄然浮现。

    守门使吓得忙收回手。接着呵呵呵两声。“圣友,那我就帮不上忙了”。

    乳白色的雾气汹涌的翻滚,几道圣影出现在城门外石基上。冰冷的气质漫来,一张利刀雕刻的俊脸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哎呀!泰圣祖,你回来了。哇!好帅气的念云服”。守城使立即变了笑脸,深深弯着大躬背,行着大礼。

    头束竹簪的圣士,落在城门前,一股不同的木香味扑面而来。圣士瞳仁灵动,看了眼落迫的圣女。

    “圣友留步,能为我解开封印吗”?盎然怯声声的问道。

    泰阿洗去一脸的冰冷,笑了起来。一道晶光打在盎然小腹上。

    瞬间,一股黑气腾气。

    泰阿脸色一沉,闪身消失在城门内。

    “啊”!守护使吓得脸色苍白,嘶声喊道:“魔气”?

    隐在白蒙蒙的雾点里的城影,随着雾气一阵一阵地翻腾,飘散,一道蓝天浮着几片金色浮云,剑似蓝光像闪电样落在峭壁上。

    噗!石壁裂开深不见底的长缝,整个山崖被一剑劈开。盎然的残影从缝隙中消失。

    嗖!泰阿手持“双行分戳尺”杀气腾腾的神识着层峦叠嶂山峰。“魔头敢侵我圣城”。

    说话间,尺起戳落,迷蒙云雾中,忽然爆开一团红雾。

    城内光门一闪,数位凝气境圣祖遁出城来,看着绛紫色的山峰,衬托着一团红雾。眼神不由得惊跳着。见到泰阿手持圣器杀气腾腾的样子。深行一礼。“泰圣友,不知发生何事”。

    泰阿眼神凶光闪闪,恶狠狠的说道:“刚才有魔者想入城”。

    圣者们眼神惊跳。“碟城在圣族内陆,怎么会有魔者”?

    看看四周未见守城使,眼里闪过晶光。“泰圣友果然技高一筹”。

    泰阿打了个哈哈,若无其事的跟着众圣祖进了城。

    巨岩倒影如墨,曲曲折折的一条闪光道路,荡着细碎的波光。

    盎然抿着嘴,笑吟吟的斜眼瞅着手臂,肤白如新剥鲜菱,血淋淋的口子消失了,完就是个玉美人坐在石头上。

    盎然打开圣袋,两道珠光闪在指甲尖上。

    “两位魂友,我要去圣剑山,不能送你们了”。

    剑魂嗅着血香,瞥眼莫魂友。

    莫邪精魂笑了笑。“盎圣友能送我等这么远已经尽力了,后会有期”。

    盎然呵呵的笑了起来。“谁和你有期,我可不想到圣魂城去”。

    莫邪精魂也笑笑。“是呀!那时又会怎样”。

    “行了,别生离死别了,天快亮了,还是先找个山洞吧”!剑魂拉着感慨万千的莫邪精魂飘向山谷深处。

    盎然挥了挥手,看着二魂消失谷中,这才遁向空域。

    莫邪精魂站在洞口处,如水的凉风轻轻涤荡阳气,空气中处处弥漫着苦槐的花香。树缝里倒影的星星,洒落着波光粼粼的冷光,莫邪精魂就像天上落下孤星,闪闪阵阵幽芒。

    “你这是人鬼情未了”。剑魂飘到莫邪精魂身边,自从看到莫魂一箭杀了化身境圣祖,剑魂与莫魂说话也客气了不少。

    “胡说,我只是感觉盎圣友的气息怪怪的”。莫邪精魂忙辩解道。

    “什么呀!魂者嗅到血气都这样”。剑魂不以为然的笑道。

    “是吧”!莫魂抬头看着璀璨夺目的启明星,深蓝色的天空,多数星星淡去了影子,天际倾洒出万点银灰,镶嵌在漫无边际的炫丽。

    剑魂看了眼渐渐淡白的天际。“别想了,想吮血,等今天晚上吧!哎呀!快进洞,阳气漫来了”。

    莫邪精魂看眼远空的淡黄,眼里闪过漫妙的影子。默然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进了山洞。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