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踏雪麒麟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97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极品全能学生无上神王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至尊重生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吃神

    魔女伤心了一会儿,抬起泪眼。魂珠飘悠悠的影子晃在天际。细牙嘎的一声响,泪瞳聚满狠叨叨的光。“月儿没有做到的事,钧儿一定做到”。

    魔兽晃着小尾巴跑到跟前,魔女斜倚兽背。唰!帚形的流星消逝在星际中。

    莫邪精魂小心翼翼的遁了会儿,借着阴风偷偷的看着背后。“晕!小魔女藏在哪儿”?

    莫邪魂息虽然大不如从前,但依旧能窥视数百里,隐约间,能感应到一缕魔识在跟着,魔女在何处,却根本感应不到。

    夜空中,漫舞的飞絮向一棵高大的苦槐树聚去。参天而立的槐树,挺在低矮的树丛之间,显得极为突出。树冠宽阔婆娑,枝叶交横之间,白花衬着粉头,四处飘来的花粉落在花头上。

    花苞随着聚来的花粉越来越多,慢慢的收拢着花瓣,颜色变得越来越深。啪!花苞爆开,一颗雪亮的花珠从花蕊升起,整棵苦槐树变得越来越亮,从细细的枝条到苍劲的枝杆都被粉色的幽光点亮。

    莫邪精魂愣愣的飘在空中,想不明白,为何魂路消失了,漫天飘来的苦槐花粉点亮了苦槐树。

    围着这棵怪异的苦槐树转了几圈,莫邪精魂始终不敢靠近。魂路已失,只好徘徊在苦槐树周围。

    粉色幽光越来越亮,四域的古林里闪出鬼魅的影子。

    嗖嗖嗖!数十道流星飞落,如闪电急驰,划破黑寂的夜空,瞬间释放出一闪而逝的光芒,落到苦槐树前。

    “莫魂友,我可追上你了”。耀眼的珠光落下,剑魂笑呵呵的飘到莫邪精魂身边。

    莫邪精魂目不转睛的盯着放射着粉光的苦槐树。

    剑魂斜眼看看苦槐树,嘻嘻的笑了起来。“这聚魂树,到了午夜即可以开启幽门,从这儿可以传送到圣魂城”。

    莫邪精魂转头看向剑魂,“这小子怎么什么都懂”?

    “别看我,我可不像你是个独行侠,本魂长着一双快嘴”。剑魂瞥眼莫魂,说得莫邪精魂心里这个郁闷。剑魂说的不错,莫邪这些年来独来独往已经习惯了,与圣者、魂者沟通极少,行事从来不计后果,我行我素,如果三思而后行,不会看不出那么多的漏洞。

    “聚魂树”越来越亮,树身上条条毛虫般的树筋都透着红光。

    剑魂魂光闪闪,拉了下莫邪精魂。

    “什么事”?莫邪精魂小声问道。

    “有点怪”!剑魂说的极快,慢慢的向树林阴影中躲去。

    莫邪精魂感觉到魂体一阵冰凉,急忙跟着躲入林荫里。

    幽静的天穹,现出昙花一现的飞虹。“聚魂树”聚合的粉光瞬间熄去,围在树周围的魂珠惊慌起来,疯了一样逃向四周的密林。密林树丛闪烁起扑朔迷离的光芒,一道道的光弧从林中幻出。

    啪!金弧闪过树域,两道珠光喝醉了酒一般从树林中晃了出来。四处逃散的魂珠惊遁在空中,被飞来的金弧逼得慢慢的后跟。

    几缕魂珠不甘心,直撞向金弧。嘶啦!袅袅清烟升起,魂珠被金色火焰包裹,弹了回来。

    莫邪精魂被金弧击打的晕头转向,仿佛魂体内的精血被金弧吸光了,珠体软塌塌的,打不起精神。

    莫魂拉住萎靡剑魂,一缕魂息飞来。“装!装得越像越有机会”。

    “什么意思”?莫邪精魂有点蒙,容不得细想,画着弧的在空中打着圈,愣在空中的魂友被他撞的踉踉跄跄。

    聚来的弧光慢慢上移,唰的现出一座透明金钟。数位圣祖闪现在钟影外,看着透明金钟笑眯了眼。

    莫邪精魂感觉到阵阵惊寒,整个魂珠都冰透了心,割裂魂体的绞痛越来越重,像无数的蚂蚁,张着巨钳在撒咬着。

    “姚长老,今日收获不小呀”!尖嘴猴腮的殷朔笑了起来。

    “嗯!不错,神算子果然料事如神,这么一棵破树,竟然能引来魂者”。姚战打着哈哈,守在这里十年之久,终于等出个结果。

    “一......十......四十六”。干瘪的要撕破喉咙的声音细细的数着,根本没有理殷朔与姚战。

    “毕问别算了,用不着这么小气,三三分成,多出的送到圣魂城,孝敬神算子”。姚战嘴角凝着不屑的笑意,对毕问的行为有几分不满。

    “我再抓二十魂就可以离开圣魂城了”。撕破声带着怨气回道。

    其余二位祖听了都哈哈起来,点着毕问只笑不语。

    “干什么?老子都要在圣魂城闷死了”。毕问沙哑着声音喊道。

    殷朔、姚战对看一眼,止住笑声。“行了,这次收获不小了。这可比在圣魂城快多了”。

    “收,魂钟”。姚战不耐烦的说道。

    三道晶光从三圣指尖飞出,同时打在钟体上。嗡......!一声长长的惊鸣声,分散在钟内的魂珠,被圈圈钟波击向钟心。

    钟体慢慢的升起,穿过幽深的绿叶后,停在空中。

    嗡!钟体又是一阵蜂鸣,瞬间小的十几圈,缩小到尺许时,钟体竟然缩不了了。

    姚战等三位圣祖立刻惊直了眼,嘴都忘记合上了,一溜哈喇子流了下来。

    殷朔斜眼姚战,见其哈喇子流到了嘴边,一动一动的抽着。“嘶!有这么贪吗”?

    殷朔抽回哈喇子,脸上失去笑容。毕问与姚战哈喇子都没来得及抽,就被眼前的一幕惊愣了。

    魂钟是收魂利器,魂珠是圣者神识所化,看似无形,确是有形。如果魂息过强,魂钟无法收缩。如今魂钟收缩到尺许就不动了,任凭三位圣祖如何击出术法,钟体幽光闪闪,环光四射,就是缩不回去。

    姚战的哈喇子掉在身上,眼睛顿时泛了光彩。“哈哈哈!,这回大发了”。

    三位圣者激动了起来,声音变得哆嗦,吃了兴药似的手舞足蹈。

    突然,三位圣者脸色黑了下来,转身看向一侧空域。

    斑驳点点雾气里,透出淡淡的身影,纤纤的玉手抱着琵琶影。雾太大了,看不清面容,只觉得那身影柔弱的没有一丝杀气。

    三位圣者目光冰凝,并未盯着淡影,而是盯着身影坐着的那只兽影。

    兽影一双血目又凶又狠,闪闪的像两颖鬼火,透过浓重的雾气。唰的从三位圣者眼里掠过,惊得姚战三圣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

    雾里,尖尖的毛耳朵耸立,闪闪的鬃毛立了起来。三圣又退了一步,看着兽影心里越来越发毛。

    在圣境,能骑此兽的不多,但是有一位让圣族圣祖们心惊胆战,那就是魔城城主羽刀。此魔头频频在圣域闹事,十几年前,闹得圣云城鸡飞狗跳。

    见兽如见其魔。三位圣祖早就有所耳闻,何况此魔魔性古怪,高兴了都是兄弟,不高兴都是死尸。

    三位圣祖越看越惊,转身想逃遁,看到“魂钟”还立在空中,有点舍不得,又不敢收回。

    “此钟留下,可以走了”。雾气里传来细甜的声音。

    三位圣祖老眼闪着光彩,千条丝迎风飘动。心里明知不是羽刀,也不敢妄动。眼里凝满惜色,犹犹豫豫的转身离开。换了一个不了解魔兽的小圣士,怕是早与魔女打了起来。三位圣祖可不是吃醋的,心里明镜着哪!

    “踏雪麒麟兽”在此,羽刀离这儿不会太远。

    三位圣祖消失在翻滚的雾气中,一只硕大的兽头伸出雾气,血红的舌头卷住“魂钟”,一闪没了影子。

    “雪麟!等等我”!纤小的身影站在空域,随着喊声消失在雾空。

    “魂钟”内,莫邪精魂长出了口气,钟体没有再缩小,被魂息抗住。刚松口气,一股子腥臭味扑来,外放的魂息猛得收回,差点没把莫邪精魂薰背过气去。

    粘臭的浆液从钟体透入,硕大的臭泡子飞的满域都是。缓过神来的魂者都慌了神,刚才被“魂钟”镇住,众魂者失去了意识。而今不同,这臭液涌来,躲,没地方躲,藏也没处藏。

    一缕魂珠想逃窜,不小心碰到臭泡子,泡子爆开,魂珠暗淡下来。其它魂珠慌了神,想逃没法逃,只好在狭小的空间里转圈子。

    “莫魂友,怎么办”?剑魂惊跳着,吓得魂体都变了色。

    “怎么办!没办法,我们掉到狗嘴里了”。

    “狗嘴?你魂识到了”。剑魂瞪着珠光。

    “魂识什么,这就是臭嘴里的哈喇子”。莫邪精魂没好气的道。

    嗵!莫邪魂识嗡的一声,差点没震到臭泡堆里,魂识臭泡,剑魂没了影子。

    “雪麟,你回来了,钝钧哪”?钟外转来女子笑语声。

    嗵!嗵!几声重锤声打在钟体上。

    莫邪精魂被震得翻了几个跟头。

    咯咯咯!钟外女子笑个不停,断了气似的笑断了音。

    “它呀!见了好东西抢了就跑”。气呼呼的喘声传来,“魂钟”动了下,差点翻个跟头,跟着,一股子臭味浆泡又涌进了钟体内。

    “雪麟,放下魔钟,这是送给魔主的”。一抹淡淡的霞光飘过,挡在魔兽面前。

    “踏雪麒麟兽”含着魂钟,梗着脑袋,呲着獠牙,瞪着血目,就是不肯把口中的魂钟吐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