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落入陷阱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57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哦!那不是黑风谷扁乐谷主吗?她也来圣境了”?

    “嗯!她为了报仇......”。泰阿猛得停住,知道自己失了口。

    “为了莫邪,莫邪在哪儿”?钝钧惊慌的问道,心像被捏紧了,手不由得抓住惊跳的魔袋。

    “不知道,我一直没见到他”。泰阿盯眼钝钧的魔袋,脸色也变了,心里暗道:“那是魔魂晶”?

    钝钧失落的低着头,心里一时的惊喜反而落了空,自语道:“他还好吗”?

    泰阿的脸儿变了变。“不知道”。

    “钧妹,你怎么成为魔者”?泰阿满眼凝云的问道。

    钝钧虽然心情失落到极点,还是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说到在椟城见到莫邪时,不由得嘤嘤哭了起来。

    泰阿眼皮阵阵惊跳,生硬的说道:“别难过,难为他了”。

    哭着哭着,钝钧又说了起来,说到圣云城感应到莫邪的神识息时。泰阿的脸都白了,牙齿不由得打着寒战。钝钧笑着羞低了头,被哒哒的牙碰声惊得抬起头,不解的看着泰阿。

    泰阿打了个哆嗦,生硬的道:“别难过,难为你了”。

    钝钧迷惑的盯着泰阿的眼神。“泰哥,你怎么了”。

    “啊!没事,我听入迷了”。泰阿急忙转过脸,不敢看钝钧。

    “哎!只可惜魔主、魔母没能攻下圣云城,要不然就见莫邪哥哥了”。钝钧失落的噘着小嘴。

    “泰哥,你哪”?

    “我......”?泰阿心里发慌,不知道说什么好,甚至不知道如何圆过关键的事。三下五除二,泰阿对他的事说得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听得钝钧直卡巴眼。“就这么简单”?

    “啊!我没遇到什么事,光修炼了”。泰阿笑道。

    “哪你怎么来这儿的”?钝钧迷惑的问道。

    “哦!我忘记说了,......”。泰阿口惹悬河的讲了起来,这都是路上想好的。钝钧听得嘴都合不上了,眨着惊愕的睫毛,被泰阿的故事吓得心惊肉跳。

    “赤霄哥有危险”?钝钧急了,眼眶涌满了泪水,差点急哭了。

    “嗯!圣云城长老说:‘抓不到魔卫,就永远囚禁二弟’”。泰阿脸上现出愧疚之色。

    钝钧咬着细牙,看着泰阿微白的脸。心里明白,泰阿为人忠厚,从来不会撒谎,说别人坏话都会脸红。

    钝钧低头沉思了会儿,抬起头。“泰哥,我来想办法”。

    “真的,我替二弟谢你了”。泰阿激动的抓住钝钧的手。

    钝钧忙抽出手,脸儿红的像天边的飞霞。

    泰阿一阵傻笑。“钧妹,我太高兴了,二弟有救了”。

    钝钧脸色凝重起来。“这事我来安排,你们不要跟着我,太危险,魔主、魔母就在前面”。

    泰阿吓得收了笑容,与钝钧聊天期间,泰阿没敢收回神识,千里内风吹草动都在耳中,唯一令泰阿心惊的,就是钝钧腰间的魔袋,总是砰砰的跳个不停。是什么?想问,又不能问。钝钧轻轻的捂着,始终不说为什么捂着。

    “好,那我先走,有了眉目,你通知我”。泰阿慌张的留下信晶,连个保重的话都没说,转身急遁天域。

    “泰哥小心点”!钝钧挥手喊道,不由得泪满眼眶。

    朦胧的暮色从草原伸展到天际,绿色变成铁灰色,彩色斑斓的草地被鲜艳的夕阳抛弃,慢慢地暗沉下来。

    钝钧脸儿拉了下来,心里打起了鼓。刚才太唐突了,怎么轻易答应了泰哥。想起赤霄哥,钝钧的又咬起牙关。一道黑光飞起,钝钧骑着魔兽消失在暮色里。

    一阵山风吹来,灼热的火气扑向空域,阵阵肉香随着热风卷来。咕噜噜的饥肠声不绝如耳。火堆里的木炭越燃越旺,天空被烘得退去了阴沉的灰色,近处的湖水泛着红光。

    羽刀叉着大腿,靠在大树杈边,长长的黑发挡住半张脸,手里翻着烤得油黄的蜈蚣。魔奴熊废身边立着大杈子,拍着卷成团的尺长蜈蚣。

    “开,你个头”。

    掰开的蜈蚣脑袋被拍瘪了,黑乎乎毒汁从骨钳中流了出来。切了头,魔奴将蜈蚣串进晶针,架在火堆上,噼噼啪啪的油爆声响了起来。魔奴舔了两下舌头,嘿嘿的看着魔主。

    “细肉吃”。

    魔奴瞪着眼睛跳了起来,盯着远空看了会儿。

    “城主放心,老魔婆子没过来,来了二个小魔卫”。

    羽刀瞪着眼睛瞥瞥夜空,远处山峦、湖面上的薄雾渐渐消逝,湖水泛着晶光,山景清晰可见的映出水面,跳着点点火光。

    咔嚓!半只蜈蚣咬入口中,一溜子油星从牙缝里蹦出。羽刀大口大口的啃嚼着,不再理会远空魔识的波动。

    小月、盎然远远的看着魔主,嘴角抽了下。这事看多了,怪也不怪了。第一次看到魔主吃甲虫时,小月差点没把胃吐出来。

    灵气微动,钝钧遁出空域,不经意的摸了下魔袋,惊跳的魔晶安静下来。

    盎然瞄眼钝钧,鼻子里哼了声。

    “找到魔主了”。钝钧走到盎然身边,看着湖对岸的篝火,油香迎面扑来,薰得钝钧轻点鼻息。

    “那不是,又在啃……”。盎然没好气说道。

    “这个死魔奴就会拍马屁,那弄来的臭蜈蚣”。

    盎然哼了声。“已经吃第五条了”。

    钝钧笑笑,只要不吃圣者,就是吃一万虫也管不着。“小月,不如我们也找点吃的与魔主换几道术法”。

    小月撇撇嘴,上次与魔主交换的“化魂术”,现在都没敢修炼,还要换?魔主的术法那一技都是惊天之术,想修炼谈何容易。

    盎然眯着笑眼乐了起来。“真的”。

    “那还用说,魔母不在,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钝钧眼儿闪着灵光,眨着妩媚的眼神。

    小月虽然不理不睬,心里也是痒痒的。“你们去,我看着”。

    盎然靠近钝钧,小声的问道:“在哪儿”?

    “来时,路过萝芸峰,在山谷中看到一只大蚱蝉”。钝钧神神秘秘的说道。

    “真的,魔主很久没吃蚱蝉,一定会喜欢的”。盎然乐的真蹦,拉着钝钧要走。

    “等会儿,我去小解”。钝钧急色的走向湖边树林。

    “哎呀!等你小解完,蚱蝉早跑了”。

    盎然急忙挡住钝钧。“到了萝芸峰再小解”。

    蚱蝉,有翅膀,一息数十里。看魔主吃虫子吃多了,虫儿的这点习性谁不知道。

    “不行,我憋不住了,你先去,我随后到”。钝钧小跑的进了草丛中。

    盎然哼了声,放出魔兽,遁向萝芸峰。

    火焰串出丈许高,挡住了羽刀跳动的魔瞳。

    羽刀打着扑来的火苗,头发里飘出糊臭味。手里拿着大钎子放在嘴边,似乎忘记了啃。

    “细肉吃”。

    魔奴竖了耳朵,嘿嘿的干笑了两声。

    萝芸峰,在这片山域并不起眼,山势高耸直接云端,石壁似骨磷白,与褐红石纹交相辉映,黑苍苍的没边没沿,刀削斧砍般的崖头搅动着云海,像一座大墓似的耸立在夜色中。

    盎然小心的遁落在崖顶,凝视着深不见底的山涧。蚱蝉喜低温,晚行虫物,喜好多汁树林。这么深的山涧会有“蚱蝉”?

    盎然能识虫语,更识得虫性,蚱蝉能躲在这里?“这是只怪虫”。

    盎然慢慢落入涧内,阵阵阴风从涧底涌来,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这里不会有......”?盎然遁住身形,疑惑的盯着涧底。

    蚱蝉虽然喜暗,但不喜阴。盎然刚想遁出山涧。

    唰!一道晶网罩住涧空。盎然大惊失色,环光从手中飞出,直击网罩。

    轰!网波上下抖动,现出无数蚯蚓闪电,嘶啦啦的扩开。跟着无数剑雨落下,划了个弧击飞向涧空。

    盎然急点魔环,连续攻击网罩,盾光闪动,飞出五面透明魔盾挡在身前。

    又是一声齐刷刷的惊雷声。五面光遁被剑雨打的连连暴退,转眼形成五面盾垒。盾面被打的深凹进去。

    四位圣者出现在山涧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在大阵中拼命顽抗的魔女。

    “魔友,我等不想伤你,放下魔器,跟我等回圣云城”。扁乐见魔女虽然被大阵所困,依旧负隅顽抗,同情的劝道。

    盎然收起魔环,看着四位熟悉的圣者,轻行一礼。“几位圣友,在下是圣剑山“三圣子”之孙盎然,请几位往开一面”。

    夏禹呵呵了两声,看眼泰阿。“魔女,我是圣剑山必炎子之子,你信不”。

    泰阿、古欣都笑了起来。魔女真会吓唬人玩呀!死到临头了,还把圣剑山搬了出来。

    “我有物证”。盎然从魔袋中取出“圣剑令”,轻轻的晃了下。

    “哎哟!我好怕怕呀”!夏禹吓得咧着嘴,躲闪着,跳了几下。

    古欣笑得秀发飞扬。

    泰阿阴下脸来,他不想夜长梦多,危声说道:“魔女,不要拖延时间,谁也救不了你”。

    盎然心神一紧,惊得头发都要扎起来。

    山涧四壁石缝间,飘出四缕虚影,手持与四位圣者相同的圣器,目光炯炯的盯着她。

    盎然心里一阵发毛。“四位圣者是圣祖?不可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