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一技乾坤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07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傻傻的想了会儿,魔奴收起大树杈子,扛在肩上,摇摇晃晃的遁向山域深处。

    翻了几座山,魔奴扛着大树杈子停了下来,黑溜溜的魔瞳瞟着身后的茫茫的山野。山野间一片灰白,看不见一点异样。

    嗖!魔奴消失在山谷里。

    数息后,几位圣者遁落在谷地前。看了眼黑森森的山谷,为首的老圣士。哈哈哈的狂笑了起来。

    “熊废,走到这地步了,是否晚了点”。

    “嘿嘿嘿!拍到了”。

    魔奴扛着大树杈子走出山谷,看着圣者们傻傻的笑着,似乎并没把几位圣祖放在眼中。

    “哈哈哈,圣境第一奴不装熊了,这道是奇了”。圣君子笑了起来,圣鬼子、圣月子笑而不语,神识凝在大树杈子上。

    圣月子虽然跟着笑,心里忐忑不安,当年可是大树杈上吃了不小的亏,没有世孙盎然出手相助,早被魔主烤肉片了。

    魔奴翻着白眼仁。“娃娃,你们还不配和我说话”。

    圣君子收敛笑容。魔奴熊废境界相当于化身三阶,“剑山三圣”刚刚突破化身境不久,在魔奴面前确实没什么资本。难怪魔奴根本不把三圣放在眼中。

    “嘿嘿嘿!拍你了”。

    魔奴挥起大树杈子,吓唬着。

    三圣子没有半点退意,脸色却凝重起来。“魔奴,交出盎然,我们过往不究”。

    “嘿嘿嘿!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得去找魔母盛晴”。魔奴拄着大树杈子笑了起来。

    三圣子惊得头发炸立。众所周知,跟着魔主的是魔奴,跟着魔母的是魔卫。何为魔卫,其实不是保护魔母的,而是为了限制魔主。魔主习得魔技,必吸得圣物血肉,但因魔主羽刀是圣族魔者,不能食得圣族血肉,一旦食得必魔性大发,涂炭天地。因此,魔母赡养魔卫监视魔主,发现魔主要吸食圣族血肉必须制止。如果不小心被魔主羽刀食得圣族血肉,魔卫必死。

    小月等魔卫看到魔奴抓圣者,吓得魂飞魄散正是因此原故。还好千余年,三位魔女死看死守,魔主未得到机会,不然哪还能活在世上。

    三圣子怕也是怕在这里,炼化魔卫是魔族密技,圣族无从知晓,魔卫即成,圣族精气化去,生成魔气、魔息,想召回圣族已经不可能。再者,魔卫受控于魔母,出现异样必暴死荒野,无药可救。圣族对此了如指掌。何况身为“圣剑三圣”的三圣子。

    “怎么样明白了吧!走吧!以你们这点本事,连魔母面都见不到,要记得魔母可不是圣族魔者,她可是见了圣族血肉就流口水,特别是神识强者”。魔奴话匣子打开了,说得三圣子心惊肉跳。

    圣月子的话儿软了下来。“请熊魔友找来盎然,我等见见面”。

    魔奴摇摇头,玩着大树杈子。“嘿嘿嘿!拍你了”。

    圣月子吓得躲了下,眼睛燃起怒火。手中石杖不停的点着空域。

    “嘿嘿嘿!吓唬我,有本事自己找”。魔奴扛起大树杈子,转眼遁进山域。

    “熊废!话没说完,没那么容易走吧”?虚空中传来柔柔的声音。

    魔奴定格在空中,魔瞳骨碌碌的乱转,头也不回的遁向山巅。“菩燕子,又想拿鼎炼我”。

    一道纤影挡在魔奴身前,流萤小扇挡住俏容,只留下笑眯的丽目。“那道是不用,你这一身熊骨熊肉吃不出味道”。

    魔奴咧着牙乐了起来。其实,魔奴对“三圣子”客套,不是没有理由,他早就感应到其身后藏着个可怖的家伙。本想溜之大吉,还是让菩燕子挡住了。

    魔奴摆摆手,也不多说。转身遁向别一处山脉。

    唰!“三圣子”分遁三域,挡住魔奴。虚兵都亮了出来。

    魔奴呲着牙,杈间网晶细鸣声声。

    “熊废,别那么大的火气。这次,我不是来找茬的。只想见见的盎然”。菩燕子见魔奴要动粗,平静的说道。

    “菩燕子,你这是难为我。魔卫都跟着魔母,找魔主,问我好使,魔母?我那敢管她呀”!魔奴说得一点不假,他真不知道魔母在哪儿。

    菩燕子脸色阴沉着。“这么说,魔友不肯帮忙了”。

    魔奴见菩燕子变了脸,笑了起来。“一家子事,那有不帮的,我带你去见魔主”。

    菩燕子听说要见魔主,更加的不悦。要知道魔主那酸性子可不是她能对付的。弄不好就是个有去无回。于是也不说去,也不说不去,挡着魔奴就是不放他走。

    魔奴也不敢放肆,只好站在空中对垒着。突然魔奴笑了起来,从魔袋中取出几只虫物。“几位圣友,魔主还等我送吃的,耽误了时日,他会寻来的”。

    菩燕子有心不放魔奴走,心里也明白,一时三刻拿不下魔奴,打得惊天动地,必惊动魔主羽刀。

    “嘿嘿嘿!拍你了”。

    魔奴念着魔语,得意洋洋的遁向山域。菩燕子嫩脸苍白,气得咬牙切齿又没有办法。

    唰!绿光划破了天际。闪亮的圆弧,从云间一路奔下,长长的绿尾光直到天的边缘。

    魔奴、菩燕子停在空中看着照亮天空的绿光,不由的索起眉头。

    绿光打了几个旋,落到菩燕子身前。

    “绿毛欲桐”?菩燕子看着眼前绿毛老植士,植族敢如此嚣张不会有第二个。

    欲桐老祖摇着掉叶的破扇子,瞪着不大的三角眼。“哎呀!是菩燕子长老吧!这位是?哟!小熊奴呀”!

    噗!熊废都气喷了。张嘴要骂欲桐。

    “哎!你嘴慢,我替你说。两位看样子要打架,我这儿有‘战影晶台’,安的很呀”!欲桐老祖拿出一颗晶珠,笑嘻嘻的看着菩燕子。

    “去你妈的!我看你是欠拍”。熊废气得七窍生烟,真想撕了欲桐。

    “滚边去,关我何事,我只是来帮你们”。欲桐对着菩燕子使着眼色。

    熊废一看不好,顾不上再骂,扛着大树杈子遁向远域。

    噗!晶珠爆出一缕白光,菩燕子、熊废消失在光环中。

    “哎!别忘了交点租子”。欲桐对着虚空喊道。

    绿皮脸一拉,现出碧绿的光芒,转头看向“三圣子”。“你们要打架吗”?

    圣鬼子三位圣祖入化身境较晚,听说绿毛欲桐的名声,没见过欲桐。

    “打架?和谁”?“三圣子”摇了摇头。

    “咱们也不能等着,来,过两招”。

    “三圣子”面面相觑,无怨无仇的打什么架?

    “来!来!试试”。

    “三圣子”忙凝出虚兵,虎视着欲桐。

    欲桐抓着蓬松的绿毛。嘿嘿嘿的笑着,摆摆手。“不打就不打,我只是想问个事”。

    “三圣子”挂不住脸了,这不是玩人哪吗?想想,不打也是好事,又收起虚兵。

    “植友请讲”。圣月子点着石杖问道。

    “你那破石头,很有意思,成名之术‘千波逐浪吧’!玩一下,我看看”。欲桐盯着石杖尖处的波环问道。

    圣月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绿杂毛怎么想一出是一出”。

    “哦!不玩就不玩。我想问几位圣友是否认识莫邪”?欲桐撇着大嘴角子,瞪着绿眼看着“三圣子”。

    “莫邪”?听到这个名字,“三圣子”都激灵一下。这个名字太“厌恶”,也太令人“寒心”。太多的隐秘像一根毒针刺痛着“三圣子”的心。

    圣月子生硬的摇摇头。“不认识”。

    “不认识”?欲桐趋起眉头。“那就打一架”。

    说着两张翘尾弯弓凝在空中。“三圣子”心知不好,“唰”!寄出各自的虚兵。

    欲桐并未出手,指着“三圣子”破口大骂。“你们三个小兔崽子,和本祖玩轮子,本祖早就听说莫邪和盎然有一腿”。

    这话一出,“三圣子”顿时火冒三丈。就跟猴屁股上抽了鞭子,红一道白一道。

    圣鬼子手指伸出尺长怪兵,指着欲桐骂道:“绿毛,你不要以老卖老,敢玷污圣剑山”。

    欲桐老祖撇着嘴。“圣剑山是什么东西,一群维利杂种”。

    圣君子想劝阻,晚了,圣鬼子“无影爪”划出五道寒光,虚空被切成六块,雪亮的锋光落下,成扇形切向绿影。

    欲桐嘿嘿嘿的怪笑,身前绿光一闪,小小的绿叶化成碧光小盾。噹......!连着串的绿光爆起,五道爪影被弹飞。

    圣鬼子感觉到神识被重击了一锤,退了数步,脸色微红。心里却有些不甘。

    圣君子拉住圣鬼子,向圣月子使个了眼色。

    见圣鬼子一击未占到便宜。圣月子心里也明白了。“绿毛老祖名不虚传”。

    “欲植友何必这么大的火气,莫邪确实是圣剑山长老,圣域众知,但数十年前去了圣云城后,再也没有回来,植友找他不知为了何事”?

    绿毛欲桐撇着嘴,心里骂道:“是我火气大,还是那小家伙火气大,眼瞎呀”!

    嘴上却没这么说,哼了声,骂道:“那小兔崽子骗了我的术法”。

    哦!“三圣子”心落了地,也算是同道中人。

    “是这样,植友应该到圣云城问问”。圣月子笑道。

    “逗我是不,知道本祖去不了圣云城,还玩我”。绿毛老祖瞪起植目。

    “那知道这事,本祖才入化身境”。圣月忙赔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