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灭魂阵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16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一团团突如其来的紫色火焰,瞬间跃过血色山巅,急速向无尽的黑暗中逃去。

    唰唰!三道蓝光飞遁而来,瞬间挡住紫色的光芒。残影顿停,现出一位老圣士。

    苍老的面容刻着一条条的皱纹,双手双脚微微颤抖,嘴巴一开一张,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嘴里流着血,没有了牙般吐着血泡泡,。一双血色的眼睛深深向里凹进,流着眼泪。

    “呵呵呵!小小培行圣者能活到此时真难得了”。蓝色光环里,传出圣士冰冷的笑着。

    老圣士骨瘦如柴的手抬起,向三道光环行礼。“三位圣祖,在下并非叛军一伙,是被囚禁在军中”。

    晶轴在空中展开。无数的黑光闪动,光影停住。晶屏上现出苍老的面容,影像下闪着两个字。“干将”。

    “干将!叛军嫡系成员,贼首必心子世传弟子。你还有什么话说吗”?晶屏闪着干将详细的出生地、传承系等信息。

    干将脸色铁青,高高的颧显得眼窝更深了。三柄怪剑持在手中,锃亮的剑锋燃着青色的火气。

    “想死!我就送你一程”。蓝色光环里飞出一根指头,在空中划了个叉。叉影殷实,变成蓝色光锥。

    呼!清凉的风吹过,蓝色光环微微颤动一下,弹飞数十丈远。

    光环内圣者,见一股子翻滚的绿浪卷着波涛扑在“九环防身光环”上,没等看清是何物,眉心一阵冰冷,识域变得黑沌空荡。

    啪!蓝光爆碎,三具黑头圣体躺在空域。

    干将下了一跳,明明还没出手,三位凝气境圣者就死了。

    “多谢圣祖救命,干将永生不忘”。干将跪在空中连连磕头,磕了数十下,也不见圣祖说话。

    干将慌张的站了起来,怪异的神识着四域。

    呼!一股子怪香扑鼻而来。干将想逃已经没有机会,一朵花影凝在眉心前,干将吓得都对了眼,盯着花影直咧嘴。

    花影一闪扎入眉心,干将差点没吓哭了。抱着头尖叫起来,跳了两下,身子一挺,直直的站在空中,瞪着混沌的眼神,道道幽光在眼中闪动,咧开的嘴,流下的哈喇子滴了一身。

    半个时辰后,干将打了个寒战,清醒过来。擦着嘴角的口水,摸着微痛的眉心,不由得闭上眼睛,头都要炸开,胀得生痛。细细神识,竟然多出数十种秘术。

    “点空术......化魂决......遁木术......遁石术......遁水术......幻影术......”。干将越看越愣,越看越傻。

    干将在圣域混了千余年,可没有白混,别的看不明白,这惊天秘术还是识得的。这几十种术法,大多没有见过,但却有耳闻,“遁木术”与“遁石”、“遁水”、“遁地”、“遁空”并为五大遁术,当年怎么求世祖必心子,都不肯将“遁木术”传授与他。今天却莫明的得到了,而且还不只一种。

    “只是......”!干将心里又怪怪的,所有的术法都是顶级秘术,为什么还有灵动一阶才练习的点空术。

    干将不敢多想,对虚空拜了三拜,慌张的逃入黑暗的山影内。

    山的那端依旧是血光冲天,旋风卷来阵阵怒号和呼啸,只听得阵阵凄苦的声音,似狼嚎,似嘶吟。

    数天后,才有圣者越过山峰,飞遁到悬空的尸体前。

    二位大圣者惊异的看着脑袋黑枯的三具圣体。吓得脸色苍白。

    “姚长老怎么办,少主被杀了”。玉面圣士声音颤抖的问道。

    姚为一声不吱,面如白纸。“报家主”。

    “是”。玉面圣士刚要寄出信晶。

    “等等......”。姚为喊止,遁到一具枯头尸前,细细的看看。脸上有了点温色。

    “快!少主还没死”。姚为抱起枯头尸,遁向来时的山峰。

    玉面圣士脸色沉了下来,鼻子哼了声,抓起地上的枯尸跟了过去。

    山谷中的岚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游荡。夕阳在金红色的彩霞中滚动,沉入阴暗的地平线。山峰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远处树林暗淡的轮廓浮现出连绵不断的浅蓝色线条。

    幽光从林间飘来,光芒若隐若现。

    莫邪精魂仰望着山峰,血光虽然落去,浓重的血气漫过山顶。

    幽光闪动,莫邪精魂飘向山巅。

    黄蒙蒙的雾点子,一阵一阵地翻腾,绕着黑色的浆石,一会儿奔涌而起,腥臭的气息凝固了,令人阵阵作呕。

    平坦的孔石上,没有星点的骨头。莫邪精魂走了很久,连一件圣器都找不到。唯一留下的是黄烟阵阵,浮去飘来,一切的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

    “走吧!都走吧!留下怨气重,魂城可再生”。黄色的轻霭里转来幽长的声音,凄凄的喊着悲声。

    唰!一片白光飞向空中,化成点点的晶水滴。洒落在墨黑的石面上,几声吱吱的声音。晕黄的雾气变成白色,渐渐的消失,只留下石面上轻轻的、腻腻的潮湿。

    奇异的花药香味儿,有点微醺,渐渐的弥漫开来。

    墨色的空域里飘来硕大的葫芦。药鹊坐在葫芦上,轻轻的撒着符光,符纹飞舞,变得万点晶光,似悲切的泪水从空中滴落,晕黄的血气渐渐的消失,留下浓重的薰香味。

    “去吧,都去吧,留下罪孽重,魂域可修行”。药鹊扬着符光,低着头,声音悲长。

    突然,药鹊抬起头,看向一处烟障。神识波动。“走吧!延着魂路走吧!有恩有怨魂城再见”。

    莫邪精魂远远看着苍发老圣士,心里说不出是何种滋味。无耐的遁向另一域。

    药鹊神识夜霭中远去的粉光,眉头不由得锁起。“必心子战死了,怎么没听到消息。难道是过路的散魂”?

    药鹊心里疑云重重,莫邪精魂虽然没有化魂,还只是一颗魂珠。化身境圣者完可以神识到,魂珠的魂息太重了,只有化身境的魂息才如此的可怖。

    “走吧!都走吧!留下怨气重,魂城可再生”。药鹊一遍遍重复着。

    莫邪精魂穿过千里火岩平原,沿着晶光闪闪的魂路飘去。

    飘出百里,莫邪精魂停遁在空中,凝神看向一处石砾。微弱的魂息从石间弥漫而来。

    “好熟悉的魂息”?莫邪精魂飘到石砾上。

    乱石里,粉色晶光闪着一团磷火,嘶嘶的升着青烟。

    莫邪精魂伸出魂丝想抓起魂珠,啪!魂丝不小心碰到石头上,爆起一团磷火。

    嗡!莫邪魂珠抖了起来,退出数丈远。魂丝被烧去小小的一截。

    “磷火石”。莫邪傻了眼。

    这“磷火石”可不是一般的石头,此石是一种隐阳石,可以击打出火花,在傀境时,傀人常用于取火,称之为“火石”。

    莫邪精魂没想到,这种火石竟然能焚烧魂者魂珠。

    看着“磷火石”里燃烧的魂珠,莫邪精魂傻了眼,眼睁睁的看着青烟燃起。

    嗖!莫邪飘回火岩平原。

    “走吧!都走吧!留下怨气重,魂城可再生”。药鹊扬着符光,凄切的喊着,缕缕的幽香四处弥漫。

    药鹊收回欲扬起的符光,神识着飘近的魂息,眼里闪着疑惑的光芒。

    “圣友,在下有一事相求”。莫邪精魂遁住魂影,神识道。

    药鹊呵呵的笑了起来。“魂友,圣者与魂者势不两立,你求我,想过后果吗”?

    莫邪精魂沉默一息。“魂某相信圣友并非此类圣者”。

    “错”!药鹊打断莫邪精魂的魂识。“本祖在此,不为了救魂者,而是驱赶魂者入‘灭魂阵’”。

    莫邪精魂听得毛骨怵然,没想到会是这样。那磷火石竟然是“灭魂阵”

    “不过,魂友与此事无关,我道可以放你,但想救阵内魂者没那么容易,还会引火烧身,你出不了‘灭魂阵’”。药鹊话峰一转,失去先前的硬气劲。

    莫邪精魂被药鹊弄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那句才是真的。

    “圣友,就算无法出‘灭魂阵’,我也要救这缕魂者,请圣友借我一缕寒息”。

    药鹊哼了声。“魂友,你太放肆了,想至我于不义吗?放你已经是仁慈之举,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死老头子,又硬气起来”。莫邪精魂心里骂道。

    嗖!一团紫色火焰异常诡异打来,莫邪精魂一闪遁出数百丈外。

    “敢骂我,你当本祖感应不到吗”?药鹊捻着火环,瞪着莫邪精魂。“滚!别自找没趣”。

    莫邪精魂盯着远去的葫芦,转身遁向“灭魂阵”。

    药鹊瞄着远去的魂珠,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默默的念叨。“此魂真像莫邪”。

    数百里外,莫邪精魂站在火岩平原边缘,放眼无边无际的石山。

    “都是‘磷火石’”?莫邪精魂这时才发现,漫山的石砾,竟然都是可怖的“磷火石”。果然是阵法。想不出来,战死的圣者与圣族有多大的怨恨,要用如此方法斩尽杀绝。

    “磷火石阵”绵绵何止千里,莫邪精魂魂识着看不到边缘的阵法。

    “好狠毒”!如果莫邪精魂不救那缕魂者,冒然进入大阵,天亮出不了大阵,只有死路一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