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逃之夭夭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6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细肉吃”!羽刀嘟囔声魔语。

    急风呼啸而来,唤雷、闪电和流光如雨点般攻击而来,刮得药鹊白发响起边哨声。

    药鹊饱经风霜的脸上现出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印,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魔奴呲着牙,乐了起来。“魔主问你,魂丹炼的怎么样了”。

    药鹊淡淡一笑,心里却对羽刀的魔技惊愕不已,比五十年前相遇又精进了不少。“魔友,化身境魂骨太少”。

    “细肉吃”。羽刀声音冰冷起来。

    药鹊感到身前,风又紧了起,气障光罩将其推出数步远。

    魔奴瞪着红眼珠,恶狠狠的道。“这么说还没有炼成”。

    药鹊脸上堆着笑容,笑的有些生硬。“还差点火候”。

    “药鹊,别推三阻四,魔主已经给你机会,还恬不知耻”。魔奴气得大骂起来,手中的大树杈子嗡鸣着。

    药鹊沉下脸色,狠狠的瞪眼魔奴。“魔主,非我不想炼,我求魔主办的事,也没办成”。

    羽刀鹰眼眨巴下,没再说魔语。

    魔奴似没了底气。“魔主为敌十祖,也伤的不情”。

    药鹊心里骂道:“没弄死你算轻的,堂堂魔域之主,独攻圣云城,不是找死吗?拷,也就是你魔域能干出这种****事”。

    魔奴遁到一侧,奸诈的笑了起来。“魔主说了,既然没炼成,就在这儿炼吧!炼不出来,魔主要拆了你的骨头”。

    药鹊见羽刀不语,知道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圣域圣者都清楚,与魔主讨价还价,是在玩命。眼珠一转。“魔主,魂骨不多了,能否再收集一些”。

    羽刀瞄眼魔奴。

    魔奴从腰间魔袋里取出一颗魔晶,扔向药鹊。“拿去,炼不出来,把你一起炼了”。

    药鹊心里不是个滋味,当年为救莫邪,求羽刀攻打圣云城,没想到城主会醒来,非但没能救下莫邪,反而让魔主以此要挟自己,得不偿失呀!

    药鹊接过魔晶,轻瞄一眼。“那来的这么多化身境魂骨”?

    要知道,化身境魂骨都是化身境魂珠所化,此境的魂珠虽然没有化魂,想抓住太难了。药鹊不用“灭魂阵”,根本无法困住魂珠。

    药鹊看看寂静的山谷,摇了摇头。“此地阴气太重,无法炼‘魂丹’”。

    魔奴气得两颊的肌肉颤动,鼓起了一道道的棱子,狠狠的抽着鼻子。“嘿嘿嘿!拍你了”。

    “魔主不信,炼废了,可不要愿我”。药鹊扬着头,看着天,一脸不屑的样子。

    羽刀闷不作声。魔奴呛得直翻白眼。“去哪儿”?

    “万里外,有座火岫山”。

    羽刀眼里射出两束刀剑寒光,发出一种邪气的蓝色。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药鹊心底升起,寒战连连的流过身。“药鹊,别以为本魔真的什么也不懂”。

    药鹊心血如同结了冰,整个圣体都变得僵硬了。

    “羽刀能说圣语”?药鹊差点没惊死,就连圣云城城主都知道,羽刀只会魔语,听起来就那么一句。“细肉吃”。说的什么意思,都是魔奴来翻译。这一句话,惊得药鹊魂都飞了。

    “细肉吃”。魔幻的声音响起。

    魔奴带着一腔怒火道:“走吧”!

    魔奴点开空域。眼前场景瞬息万变。明媚的阳光洒在山林上,美丽无比的光环透过茫茫云海,挥动着白色的轻纱。那里有溪水,那里有卵石,只有热浪卷着起舞的云海。

    云海中,一座红褐色****山峰挺拔天地,粲然四域,陡坡上耸立着一块岩石,悬空依石是万丈深渊,往下看直觉一阵眩晕,两腿打抖。

    火岫峰?药鹊一愣,怎么到了这里。

    魔奴嘿嘿的笑着。“你以魔主好对付吗”?

    药鹊面色平静,心里打着鼓,想去“火岫峰”要路过圣族大营。当年圣族为剿灭必心子叛军,屯兵在此。必心子叛军在毕家“藩金平原”被剿灭大部,为守“灭魂阵”,此处还留有数十位圣祖和数万圣族大军。

    魔主羽刀怎么过的圣族大营?药鹊心里范着嘀咕。神识眼山域,竟然在“火岫崖”上。

    当年必心子为何首攻“火岫峰”,就是因为此峰是圣境火气极盛之地,白日云飞雾绕,一到夜里,幽深的峡谷之中,升腾着神鬼莫测的火气。是圣域夜间,阳气最重的地方。

    想炼“魂骨”,最怕的是“魂骨”精化散去,“磷火石”可以克魂珠,将其炼化为魂花。却挡不住魂骨的逃逸,特别是夜里。只有在阳气极重之地,才能保证“魂骨”不散。

    “看来,羽刀早有准备”。药鹊心里掂量着。

    这“魂丹”,药鹊真得不想炼。羽刀称其为“魂丹”,实际就是“魂骨”的精化,可以用来强化魔识。

    羽刀的神识远远强过药鹊,再得到“魂丹”。必如虎添翼,怕是圣域无圣在其右。何况,想炼得“魂骨”精华,谈何容易。

    药鹊心存隐念,又不得不为身陷囚笼而自危。一个魔奴已经不好对付,羽刀,药鹊知道魔主在此,连逃的想法都没有。

    晶光一闪,药鹊取出晶鼎。一道青光从鼎下升起,晶鼎浮于崖空。红云从鼎间升起,道道旋光从云间爆开。

    药鹊未急于炼药,坐在崖边凝视着天边的云霞,手中魔晶幽幽的变幻着奇光。

    羽刀、魔奴退到远处,眨着好奇的眼神盯着晶鼎。别看羽刀魔术惊天,圣域圣祖与之单打独斗少有胜者,谈起炼药,那就是用唐诗填宋词—狗屁不通。

    夕阳在金红色的彩霞中滚动,渐渐沉入阴暗的远山后。火岫崖下迸出两三点炽热的火星,近处暗淡的岩石轮廓浮现出连绵不断的浅蓝色线条。

    魔晶突然抖动了起来,缕缕魂骨冲撞向晶壁。

    药鹊嘴形微动,魔晶打了个光旋飞到晶鼎上。嗡嗡的旋转起来。

    “火岫崖”下的浮云,随着几点炽星亮起,似一点火花燎原了整个山谷。青色火气化成数条青鳞火龙,呼得漫上崖空。

    唰!药鹊被三色光罩罩住,青色火气划了弧,扑向羽刀和魔奴。

    羽刀伸着脖子,身前分出人形光弧。魔奴咧着嘴,躲在魔主身后。“晕!差点变成烤熊掌”。

    青色火弧分开后,打了个旋又飞回崖空。

    药鹊目不转睛,眼里闪着青色的龙影。几道咒语从嘴里飞出,落到指尖,形成点点符文。

    羽刀脖子越伸越长,瞪着魔幻的黑瞳,侧着耳朵听着,眉头随着药鹊的咒语挑来扬去。

    药鹊刚要将符文打向魔晶。嗵!一声怪响,惊得药鹊收回符光,目光落到身边的葫芦上。

    羽刀细脖子一收,脸上现出不悦之声,厉光看向葫芦。

    葫芦里装得什么,药鹊当然知道,只是为何在关键的时候会响,令其十分的诧异。

    药鹊拾起葫芦,挂向腰间。黑光一闪,药鹊手空了。惊出冷汗的药鹊忙看向身后羽刀。

    只见羽刀拿着葫芦看来看去,眉头锁起了疙瘩。“细肉吃”。

    躲在身后的魔奴跳了出来。“药鹊!魔主问你是什么东西”。

    “魂珠”。药鹊漫不经心的回道。

    “嘿嘿嘿!拍你了”。魔奴呲着牙乐了起来,笑得那个龌龊。

    羽刀魔眼晶光闪闪,拿着药葫芦伸向药鹊。“嗯”!

    药鹊脸上现出难色,沉吟几息道:“魔主!此魂珠是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羽刀瞪起魔眼,牙齿咬得嘎的一声。

    魔奴抡起大树杈子,要拍向药鹊。

    药鹊叹了口气,术指一点葫芦。啪!葫芦盖飞开,一缕粉光飞出。

    羽刀魔指轻轻一捻,魂珠被捏在手指间,一缕刺目的魂光飞射出来。刺得羽刀半眯起眼睛。

    羽刀眼里放着光彩,脑袋歪来歪去看着小小的,几乎无法神识的魂珠,呲牙乐了起来。

    “细肉吃”!羽刀念着魔语,转身消失在夜空中。

    药鹊一愣。“魔主怎么走了”。

    魔奴嘿嘿两声,伸手抓过“火岫崖”空上的魔晶,扛着大树杈子跟了过去。

    药鹊愣愣的看着夜幕上的残影,即莫明,又哭笑不得。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脱身,就这么完事了。

    药鹊那里还多想,去******,逃吧!药鹊连晶鼎都没顾得收,撒开虚空,跨了进去。

    “魔主!等等我”。魔奴扛着大树杈子,呼哧带喘,没命的追着,那里还有魔主羽刀的影子。

    唰!两道羽光落下。钝钧、小月挡在魔奴面前。

    魔奴停住遁光,斜着黑眼瞥着两位魔卫。

    “魔奴,魔主哪”?小月柔声问道。

    魔奴眼睛眨巴着,像似没听明白,张嘴打着哈欠。抽了两下鼻子。

    “问你,魔主哪”?钝钧没好气喊道。

    魔奴指指远域。“刚跑”。

    二位魔女二话没说,腿蹬一点,魔兽化成羽光。

    魔奴呲着牙乐了。转身向相反的方向遁去。

    一股洪流直冲而下,在日光映射下,砸落在石壁突出的岩石上,琼浆飞进,碧玉粉碎,溅出的水花形成大片喷雾,像一团乳白色的轻烟薄云。

    悬空的彩练,珠花进发,翻滚着白色的浪花。飞溅着似玉如银的水珠,落在黑漆漆的发丝上,闪烁着五彩缤纷的霞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