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少主秉性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8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盛晴斜依在飞烟的卵石边,墨玉般的秀发自然地垂落在潭水里,像一股黑色的小瀑布,波浪起伏,乌光闪闪。

    清澈流动的眼神瞄向远空,眼睑的启合微微眨动,闪着锐利如剑的熠熠闪光。嘴角不知不觉的挂起一丝倔犟的微笑。

    远空迸发出续而不断的雷鸣声,气势雄浑、磅礴豪迈。转眼间,几个大大的脚印着透过虚空。嗵!嗵!踩出一溜脚丫子。

    脚丫子一顿,羽刀手舞足蹈的遁出虚空,脸上笑容挂满了顽皮像。

    噗哧一声,盛晴笑了,就像石子投进池水里,脸上漾着欢乐的波纹。乌亮的大眼睛,晶莹透澈得宛如两潭秋水,柔媚的无法覆盖脉脉含情的妖美。

    羽刀魔眼大了一圈。“红肉吃”!

    托宝贝似的,把手伸到盛晴眼前,咧着大嘴呵呵的傻笑。

    盛晴低头看着,眼神不由得起了粉光。瞥眼羽刀,魔主用力的点着头。

    盛晴淡淡的笑着,梳理着水中的长发。“小魂珠,本魔祖找你很久了”。

    莫邪精魂被环光围绕,滚滚的魔焰将其围困在中间。魔音响起,魔焰愕然停止。

    莫邪精魂被烧得体无完肤,喘着厚重的气息。无神的瞥眼盛晴。

    “交出来吧!不然你会魂飞识散”。盛晴温柔的劝道。

    “交什么”?莫邪精魂有点蒙,才逃出磷火烧烤,又被魔火困住,神还同缓过来,就有魔者要东西,交了屁呀!老子那知道交什么。

    魔主羽刀呲起牙,盛晴摇摇头,羽刀手心的魔火熄去。

    “我提醒你,‘冥域神光’还计得吧”?

    “冥域神光”?莫邪精魂绞尽脑汁想着,什么是“冥域神光”,魂珠都要想爆了,也没想起来。只好闪了闪魂光。

    “细肉吃”!羽刀的脸上爆起青筋,眼珠子都红了。

    盛晴“嗯”了声。羽刀眼珠子快瞪了出来。“莫邪,本魔烤了你”。

    莫邪精魂愣了下。“莫邪”?这名字听谁说过。本魂是姓莫,却不知道莫邪是谁?

    “行了,莫小魂友咱们可以商量商量,只要你交出来,本魔放你回魂域”。盛晴柔媚的笑了起来。

    莫邪精魂想了又想,真的想不起来什么是“冥域神光”。

    “看我炼了他”。羽刀咬着牙狠叨叨的吼道。

    莫邪精魂心神一动。“我死时圣袋被泰阿和夏禹抢走”。

    盛晴、羽刀对看一看,眼里魔光闪动。

    啪!一道魔珠在空中炸开。

    蜜香味扑鼻而来。魔奴熊废扛着大树杈子遁出空域。嘴角流着蜜汁。声音变得呜噜。“魔—主—”。

    “细肉吃”!

    魔奴眨巴两下眼睛,嘴咧得跟瓢似的。“不用找了,这两个小圣士,我听说过,前不久被我抓了,给你烤着吃......”。

    羽刀嘴巴子差点掉到地上,双手忙抱住肚子。

    “后来,被魔卫救走了”。魔奴大喘气的说完,脸上现出惜容。

    羽刀偷眼看看盛晴。

    盛晴凝视着天际,魔奴撇着嘴。“魔主,那俩丫头让我骗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

    盛晴小脸沉了下来,魔奴吓得躲到羽刀身后。

    羽刀眨巴着魔眼。“细肉吃”。

    魔奴乐了,扛着大树杈子一溜烟的逃没了影。

    盛晴看眼被“魔域精火”囚困的魂珠,伸手捻来,挂在手腕上。轻轻撩起潭水。

    不知何时静寂的潭水,又变得隆隆地咆哮,喷涌,乳白色的瀑布像团团的浓烟下坠,飞流泻入潭中,水珠四溅,云漫雾绕,万斛晶珠闪出一道银白色的狂癫。

    及至山巅的云雾,风悠空谷般动了下,雾濛濛水涧上空现出两道纤影,双双跪拜在空域。

    盛晴半依着青石,玉白的小腿轻摆着潭水,轻纱时隐时现透着白腻。“呵呵呵!化了”。

    钝钧、小月刚抬头,吓得忙又低下,面颊微红,汗浸青丝。“魔母怎么会知道泰阿和夏禹”?

    小月瞥眼钝钧。钝钧吓得两股乱颤。

    “魔母是这么回事......”。小月见钝钧吓得慌了神,忙解释道。

    盛晴听完,冷眼看着钝钧,道道幻影在眼中闪动。“钧儿把泰阿和夏禹带来”。

    嗵!钝钧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连连磕头。“魔母开恩,泰阿、夏禹是在下异姓兄长,自小情深意重,情同手足......”。

    “呵呵呵!化了”。盛晴一句魔音。

    长长青藤伸出虚空,一声脆响抽在钝钧的背上。钝钧被抽趴在地,魔甲被抽出长长的口子,从肩部直至臀部,滴滴精血从裂口处渗出。

    小月吓得混身发抖。千年来,从来没见过魔母发怒,重罚魔卫少之又少,最多怒呵一声,足以吓得魔卫魂飞魄散。

    “月儿带她下去,办不好,自知后果”。

    小月抱起钝钧,低着头退出潭域。

    群山缭绕,云海翻滚,蓊郁荫翳的树木遮着湛蓝辽阔的天空,隐隐约约看到巍峨的顶峰上,一座小亭子缭绕着云雾,七拐八弯的石阶,通天而上,直达小亭下。

    亭成八角两层,抬头四望,山边湖水连着起伏的山脉和深绿色的山林。

    赤晓坐在亭内,凝望着千里湖光山色。

    “霄儿在哪里”?赤晓的眼里溢满了泪水。

    咔嚓!晴天一道夺目的闪电,随着是滚滚的惊天动地的炸雷,胁迫着狂风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啪啪!一阵狂风挟持着雨丝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抽在湖面上空。两道巨浪分开两叉,穿透了湖底,两侧山峰变成汪洋里的小岛。

    两道掠影穿湖而过,分成两叉逃向各自的方向。

    遁出十几里后,掠影一闪又遁回湖面,背靠背盯着远处滚滚而来的黑云。

    “你们一群废物,两个小圣士都抓不住,非让本祖出手吗”?道道闪电雷霆里,传来骂咧咧的声音。

    两位圣士现出影像,惊愕的盯着远空。

    魔奴扛着大树杈子从雷霆中走出,瞥眼圣士。“跑呀!怎么不跑了”。

    两位圣士脸色苍白,见到魔奴魂都要吓掉了。

    “泰阿、夏禹在哪儿”?魔奴瞪着红眼珠子问道。

    “魔祖,我们真的不知道”。一位圣士怯声声的回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们跑什么”。魔奴跟着问道。

    “我......”。圣士想说,看见魔奴的血目,吓得咽了回去。

    “骗我,去死吧”!魔奴抡起大树杈子。杈间细网,电闪雷鸣,巨蟒从网间飞出,张口扑向圣士。

    噗!一道血剑从空中飞落,剑锋斩过蟒头,将伸出红信子,斩下小小的一截。

    蟒影定格在空中,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剑影轰懵了。

    魔奴收回大树杈子,转眼看向山峰尖上的小亭。

    “熊魔祖,欺负小辈,有点过了吧”!幽然的柔声传来。

    熊废大嘴一咧乐了起来。“世侄在此,好有闲心呀”!

    白色的浓雾随风飘荡,笼罩在山头的云雾,系着山间的白丝带。一道纤影慢慢的走出雾气。

    “是呀!没有闲心,怎么能看到你欺负圣族哪”?赤晓看眼圣士,柔里带钢的问道。

    两位圣士见是赤晓少主,双双跪在空域。“见过少主”。

    魔奴挠着蓬松的乱发,嘿嘿嘿的笑起来。“在圣域,我那敢欺负圣者,我就是问他们件事”。

    “啥事,我知道,你问我吧”?

    “不问了,不问了,我走了”。魔奴扛起大树杈子转身要走。

    “熊魔祖,我想问你一事”。

    魔奴摇摇头。“我疯疯癫癫的什么事也不知道”。

    “你要知道怎么办”。

    魔奴嘿嘿一声。“知道,我也不说”。

    一道黑光遁去,魔奴逃得无影无踪。

    远溢的湖水涌回,山光水色变得颓废。只留下山尖的小小一片绿色。

    赤晓看着向跪拜圣士,眼里闪着犹豫之色。许久才低声问道:“赤霄哪”?

    一位膀大腰圆的圣士低首道:“少主,二弟被圣云城囚禁”。

    赤晓疑惑的盯着圣士,眉头挑起。“你们是怎么出来的”?

    圣士一时无语,似乎不知如何解释。矛盾的心,痛苦地绞缢着他,像一条毒蛇在咬啮他的脏腑。怎么说?圣士吞吞吐吐,真的说不清楚。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编没有用,早晚少主都会知道。

    “我......”。圣士痛哭流涕,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肝肠寸断。

    “少主,我对不起四弟,关键时刻我......”。圣士趴在空中,抽搐着肩膀哭述者。

    赤晓长叹一声,摇了摇头。“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不关心的事,我只想问霄儿的事”。

    赤晓此时比圣士还内疚,如果不离开圣云城,赤霄等圣不会落魄如此。万万没想到,中了圣云城调虎离山之计,非但回不去圣海城,连圣云城也进不去了。

    “少主,我与夏禹离开圣云城时,二弟被关在刑湖”。原来圣士是泰阿,竟然用了易容术。

    赤晓微微闭上眼晴,抬头睁眼看着余辉染红了天角,天光水色浑然相融,熠熠生辉。

    “泰阿、夏禹,你二圣背弃莫邪,我姑且不怨,但你等再背弃赤霄,于情于理都不容,你们走吧”!

    泰阿、夏禹跪在空中,不停的抽泣,迟迟不敢起身。夏禹对赤晓了解的少,泰阿跟了赤晓近千年,对赤晓嫉恶如仇的秉性太了解了。如果不是看在赤霄的面子,那会这么容易放二圣离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