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难入关城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37

人气小说:超级医生在都市灵域兵魂邪皇诱宠:毒医世子妃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拜师九叔重生之都市修仙大佬璀璨仙途

    “走,离开这里”。赤晓突然怒呵道。

    泰阿、夏禹慌张的爬了起来,转眼逃得无影无踪。

    赤晓目光落在天空一片深红色的云霭上,蔷薇色的斜晖,化为成群成阵墨点子似的乌鸦落向山林暗处。

    泰阿、夏禹头也不敢回,一口气逃出数万里,这才缓了神来。

    “大哥准备去哪里”?夏禹脸不是色的问道。

    “我去虫域”。

    夏禹看看泰阿,苦苦的笑笑。混到今天这种地步,能怨得谁哪?“也好,我们同去吧!事情还没有传开,等到了化身境再回来”。

    夏禹原想回杜家,看到赤晓少主厌恶的眼神,只好放弃。夏禹虽然是杜琼长老的得意弟子,必竟是外姓,在杜家还不如杜姓的家奴。经常被欺负和岐视,此事传到杜家,后果不想都毛发倒立。

    泰阿不语,低头漠然前行。

    嘶!夏禹、泰阿同时吸口凉气,脸色惨白,动也不动地站在那儿,股股冷汗从脊梁上流下。

    过了几息,夏禹、泰阿的脸色才平缓过来。

    流光闪过,钝钧香汗淋淋的遁到近前。“泰哥,禹哥,你们快点离开这儿,到圣城去,魔主、魔奴在四处抓你们”。

    夏禹、泰阿骨头都要吓散架了,魔奴抓他们已经令其心寒胆战。魔主?想不明白,怎么惹到了这种煞神。当年在圣云城时,听到一些疯转。别说小小的凝气境圣士,就是化身境的圣祖们听到这个名字一样头皮发麻。

    “谢钧妹,泰哥这有几道术法留给你,对你或许有用”。泰阿将莫邪转他的术法,包括自己学到的秘术凝成传功石。

    钝钧急的满脸通红,汗珠直往下掉。看到泰阿刻印传功石,心急如焚,想阻止,又怕泰阿走火入魔。

    夏禹慌了神,顾不得泰阿,疯了似的逃向远域。

    数个时刻后,泰阿从眉心处取下传功石。脸上布满了疲色。“钧妹,这些秘术对修炼境界、神识都有奇效,你一定要练习,我躲过此难必回来找你”。

    钝钧接过传功石。“我知道了,快走,躲到圣城里千万别出来”。

    说话间,泰阿看眼远域。苦笑的点点头。

    “钝钧,你要背叛魔母吗”?一声娇呵,小月骑着魔兽飞遁而来。

    “泰哥快走,我来对付她”。钝钧猛推泰阿,虎背熊腰的泰阿像片羽毛,被推出数百丈远。

    钝钧取出魔环,驱兽挡住小月。

    小月嫩脸粉红,冷眼看着逃遁的泰阿。“钝钧,你要为他与魔母为敌”。

    钝钧摇摇头。“小月,我不敢与魔母为敌,也没有那个资本。但是,我不能让我的朋友因此而受到伤害”。

    小月一听钝钧的话,气得脸色变得煞白,瞪着大眼睛,沽白的牙齿咬住薄薄的嘴唇。“你好糊涂”。

    钝钧见小月语气变了,紧绷的面色随之又缓和下来。“多谢月儿”。

    “谢什么?我什么都没看见。走,追杀圣士”。月儿驾着魔兽慢慢的遁向泰阿逃走的方向。

    钝钧只好驱兽跟了上去,默默的跟在小月身后。

    漆黑的夜晚,寂静阴森,夜风阴冷的嚎叫着,风吹树叶的沙沙惊晃。

    突然一道黑影掠过山脊黑线,雪亮的百里城影将黑暗吞噬。黑影站在山域,长出了一口气,终于到了关城,狂风的心呀!总算可以平静下来了。

    黑影理着粘在一起的黑发,拭着面颊上的汗水,掸落身上的尘土。遁向关城门。

    呼!一股子蜜香风吹来。遁在空中的黑影,脸上现出白光。想逃已经没有机会,身子似被东西粘住,向后拉去。

    “嘿嘿嘿!拍你了”。鬼异的声音响起。

    分叉的树枝子拍在黑影身上,瞬间连头都拍没了。

    咚!咚咚咚!关城上空战鼓如雷,整个城空波光闪动,似有巨大的光罩扣在城上。

    几道白光,流星般划过天际,一柄利剑将夜暮划成左右两边。闪亮的白线劈空斩向树枝影。

    呜......!大树杈子抡了一圈,飞来的利剑惊鸣声声被弹回空域。

    三位化身境圣祖手持虚兵,惊疑的看着空中晶网,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刚张开的嘴,硬生生的合上了。

    大树杈子现出原型形,顽童般在青色天穹上任意抹画。留下几个惊掉魂的大字。“嘿嘿嘿!拍你了”。

    三位圣祖看着深蓝色的天空乱划出银亮的线条。脸色跟猪肝似的,盯着远去的树影,没敢再追。

    树影消失。才有圣祖吐了口气。“快报圣魂城”。

    夜黑风高,阴森的小径上寂静的能听到风语。天上亮,地上黑,阴深的水气把光阻隔了似的,山林黑沉沉的,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过。

    一点微光亮起,夜雾透着晕黄,显得这夜更阴凉。朦胧间,纯黑的影子出现在光外。

    “魔主,我回来了”。

    微光一闪落去,两双红目凝着立睛透过雾气。“细肉吃”。

    “抓到了”。魔奴晃着大膀子,扛着大树杈子,杈间挂着无头尸体。

    嗵!魔奴放下大树杈子,树根扎入石中数尺。伸手抓住圣体。咚!拔酒盖似的将圣体从晶网上拉下,重重的将其扔到地上。

    圣体被摔得吭哧一声,头顶转着星星圈。

    一只大手伸出雾气,扣住星圈头顶。

    “啊”!圣者痛苦的惊呼一声,眼白一翻,整个脸都抽上脑门,身体不停的抽搐。

    小半个时晨后,烂泥巴似的圣体被扔到地上。

    魔奴眼睛瞪的跟火球子似的,大嘴角子咧到了两腮。“魔主......”。

    羽刀背着手走出凝雾,脸色阴得要打雷。

    魔奴摊着手,咧着手。“没有”?

    羽刀点点头,狠狠的盯了眼地上的圣者。

    “二个都没有”?魔奴不甘的问道。

    “嗯”!羽刀从牙齿缝中挤出点声音,听得出来,魔主强压着心头怒火。

    魔奴傻了眼,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我煮了他们”。魔奴抓起地上圣士。

    羽刀抬头嘿嘿了两声。“细肉吃”。

    魔奴瞪了眼,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魔主想干什么,收两个不入流的圣士为魔奴”?

    “****运”!魔奴提起地上的黑影,骂了句,遁离雾域。

    数万里外,细如银丝的雨,仿佛风吹断了似的,笼罩着一层白烟。雨缓缓飘落下来,如缕如丝地飘落。

    盛晴站在雨里,望着连绵的山城。随手一抬,从雨中捻出一颗晶信,神识一眼,轻轻的按在眉心处。

    哦!盛晴瞪起凤眼,脸上现出惊愕之色。抬起手腕看着腕间悬挂的魔珠。幽光闪动,小小的魂光在魔珠里闪动。

    “哎呀!盛魔友,在下在关城久候多时了”。淅淅沥沥如花针的雨雾里,走出宽大的影子,抖着如烟如云绵甲,脸上堆着灿烂的笑容。

    盛晴瞥眼大腹便便的神算子,轻轻的点点头。“有劳圣友,本魔从此去魂域,路过罢了”。

    “哈哈哈!我知道魔友路过,只是魔友不能带着不吉之物入魂域”。神算子抖着绵绵细雨,笑呵呵的看着盛晴。

    “你要挡我”?盛晴挑起眉梢,不屑的看着神算子。

    “错!圣魂城从不与魔城为敌,本祖不挡魔友,只是挡着魔友所带的水不吉之物”。

    盛晴神识眼数百里外的关城,除了神算子,并没有其它圣祖。神算子怎么知道她身上带有魂珠?

    盛晴怒火中烧,气得心都在发抖。“还没有圣者敢挡着本魔”。

    神算子并没生气,反而笑了。“我也不敢,只是魔友带的东西,关系到圣族未来,我不得不挡着”。

    盛晴心里咯噔的跳下,瞄眼手腕上的魔珠。

    神算子乐了。“不错,就是魔友腕上的魔珠,只要把他交与我,圣魂城任魔友出入”。

    “哼”!盛晴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魔友,幽光再现,别错过了时间”。神算子大声喊道,看着盛晴的背影,无计可措。只能默默的看着盛晴离去。

    “小家伙真行呀!躲过了重重追杀,逃出了‘灭魂大阵’,还找了个大魔头当靠山”。神算子心里暗暗的骂道。

    沙沙沙,细雨像万条银丝,飘落在洞檐上,突石滴下一排水滴,像美丽的珠帘,滴哒的落在石头上。

    盛晴坐在雨帘内,看着指尖的魔珠,眼睛不由得湿润了,环峰朦胧,水帘重影,晶莹的黑瞳里只留下小小的幽光。

    两滴玉珠从腮间滑落。激灵!盛晴打了个寒战,悲切的眼神变得魔幻。

    “小魂友,看来你与圣族的恩怨不浅呀!你还是自已找魂门去吧”!盛晴说完,轻轻捻破魔晶。一缕魂光从爆烟中飞出,闪了几下,消失在雨雾中。

    盛晴看着又轻又细的雨,听不见淅淅沥沥的响声,也感不到雨浇的淋漓,只觉得好似湿漉漉的烟雾,轻柔地滋润着失落的心。

    莫邪精魂穿过雨雾,遁出千里后,回首神识远域,盛晴的神识已失。莫邪精魂这才放心在溪流蜿蜒山崖下,找到一处山洞。

    “那位圣者是谁?为何挡着自己入魂域”?透过条条的银线,莫邪精魂看着远处的山、水、树、雨,一色朦朦胧胧的景像。想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