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故人相逢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30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请叫我鬼差大人

    一阵清凉的风迎面扑来,泥土芳草味带着些潮湿清新的气息,令莫邪精魂猛得清醒了,凝目看向千里外的空域。

    嗖!莫邪精魂逃入洞域深处。

    几息后,细濛濛的雨雾里,现出宽大的身影。

    神算子衣发飘逸,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眼睛里闪动着琉璃的光芒。冷面的凝视着雨雾中的石洞。

    许久,神算子淡淡的笑笑。“莫魂友,既然到了关城,魂域近在咫尺,何必躲躲藏藏”。

    洞域无声,回荡着神算子的可怖的笑声。

    “莫魂友不想理我,其实,我与你素不相识,也无冤无仇,只要魂友不入魂域,我可以放魂友一条生路”。

    神算子说完又等了会儿,洞域内依旧没有神识波。神算子锁起眉头。手里凝出血红色的火珠。

    “你娘的神算子,让不让老子多睡一会儿”。骂咧咧的声音从洞里传出来。

    神算子一愣,心里咯噔的跳着。“绿毛欲桐”?

    一道绿影走出洞域,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绿眼瞪着神算子。

    神算子摸了把脸上的雨水。瞪着绿毛欲桐眼睛都绿了。想不明白,这死绿毛怎么会在洞里。

    “你怎么在洞里”?

    绿毛欲桐回头看看山洞,挑着三角眼。“你家的”。

    神算子气得眼睛一瞪,闪身要遁入洞中。

    绿毛欲桐抬手挡住。“此洞现在姓欲”。

    “滚”!神算子差点气疯了。“欲个屁,这是我关城的洞”。

    “狗屁!再近一步,别惹我急眼”。绿毛欲桐口气也生硬起来。

    “滚!洞中有圣魂城要犯,你想得罪圣魂城”?神算子爆跳如雷,指着绿毛欲桐的鼻子大骂起来。

    绿毛欲桐冷冷的呵呵两声,并没有让开的意思。抱着膀子守在洞口。

    神算子这个气呀!别看神算子给盛晴面子,却不给欲桐面子,似乎对植者,神算子不屑一顾,不然也不能这么骂绿毛欲桐。

    看得出来,绿毛欲桐还也真不给神算子面子,神算子凶神似的发飙,气得直跺脚,绿毛欲桐就是不让位。

    “神算子,别给你脸不要脸,你当我植族真的软弱可欺吗”?绿毛欲桐被骂的也火了起来,本想压住火,如今压是压不住了。

    伸手抓向神算子的嘴。“老子今天先撕了你的臭嘴”。

    嗵!一道青烟爆起,神算子与绿毛欲桐消失在空域中。

    洞域微微晃动,莫邪精魂沿着洞壁遁出,看着无波无澜的雨空,有些打怵。来到洞里竟然没有感应到有植者存在,当绿毛欲桐从洞中走出来时,别说神算子,莫邪精魂都吓傻了。“怎么会有植者躲在洞中”?

    莫邪精魂看眼洞域,不由得毛发惊立。顾不上阴雨连绵,猖狂的逃向另一处山域。

    数日过后,青光一闪,神算子筋鼻子瞪眼,胡子乱扎的遁出空域。“娘的,闹了半天是个幻影”。

    神算子盯着山洞,凝视一会儿,转头看向另一处山域。哼了声,遁向关城。

    数十万里外,天空稀疏地缀着宝石般的星辰,闪着鬼睐眼似的白魅光。潺潺流动的魂路,弯曲的伸展在黑夜中,空气里弥漫着泥土、雾露和叶子的清新气息。

    莫邪精魂摇晃在散着馨香气味的魂路上,条条魂路通向一座怪石峥嵘、幽壑纵横的山峰。

    奇峰苍劲、烟云缥渺,舒目四望,摩天高峰直刺云端,峰上殿影掩映,碧翠斑斓。万丈深谷危崖直立不见其底,谷中斜松幽美、流泉淙淙,白云缭绕,轻柔的薄雾飞来荡去。

    山峰看似绵绣,与圣域名山并无二异。莫邪精魂却越看越奇,沿着魂路走了一次又一次,每条都聚到这座山峰。莫邪精魂不敢靠近,守在千里之外,凝视着远峰近岭上葱茏的古树。

    树影里,隐约可见宫殿飞檐上的龙首凤啄,金鳞丽甲,活灵活现,似欲腾空飞去,仰首低吟着长鸣天穹。

    偶然的丽甲圣女亭亭玉立在深蓝的空域,飘着洁白的轻纱,脸上粉红色或桔黄色的纱巾遮盖着羞涩,飞来落去。

    “幽门”怎么会在这里?莫邪精魂闪着苦闷的光环。

    哎!长长的叹了口气,莫邪精魂落到苍黑似铁岩石上,托着魂珠窥视着千里魂路。

    一日、两日......一月、一年。莫邪精魂整整等了十年之久,莫邪发现此域魂路交错纵横,却没有一位魂者来到这里。十年,只有莫邪精魂独自守着这片荒凉的山域。

    “快来呀!秦师姐,这儿的水好清爽”。阳气弥漫的洞外传来圣女的嘻笑声,噼啪!腻耳的水声涌进山洞。

    莫邪精魂收回神识,向洞内的石缝里躲了又躲。那群不知敛耻的圣女,又来洗澡了。看多了,莫邪精魂习以为常,一群圣女叽叽喳喳的闹得白天黑夜都休息不好,躲都没地方躲呀!

    “秦姬师姐,你总看那个山洞干什么。哎哟!脸又红了”。

    “去你的!死妮子,小心我撒你的嘴”。

    “嗯!可不是吗?我的嘴都让你撕大了,怪不得没有师兄相中我”。

    “贫嘴”。

    哗哗哗的流水声,浸过细嫩光滑的皮肤,哒哒哒!几声细牙的颤抖声,令人不由得生怜。

    “秦姬师姐,你去哪儿,今天的水好冷,冻死我了”。

    洞口微微一暗,身着白色纱衣的圣女轻步行入山洞。轻纱澄澈透明的质感,挡不住柔美娇挺的玉峰,一阵风吹过,飘逸的纤影,令人心神狂跳的要窒息。

    一双清澈流动的眼神,伏在弯弯的眉毛下面,细细的扫过阴湿的山洞,伸手抚摸着苔藓的岩石,一步步向洞内行去。

    每走一段,秦姬会停下,细细看着每一处石缝,那双带着忧郁的眼神里,闪着不明的光芒。

    噹噹......。秦姬纤细的指尖敲击着石壁,阵阵环形青波从指尖敲击处荡开。

    嗡!一波青纹荡过莫邪精魂藏身的石缝,电麻般的寒栗直透珠体,魂珠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变得僵硬起来。

    秦姬目光落到闪着幽光的石缝上,脸上现出一丝喜色。

    “啊!你个臭流氓,敢偷看本姑奶奶”。洞外传来圣女的怒呵声,接着是几声术法的爆音。

    秦姬脸色一变,丽甲遮住精巧细致的身形,细致乌黑的长发甩过双肩。转身遁出山洞。

    “秦师姐快来帮我”。未来得着甲的小师妹,松散着长发,与一位圣士斗在一起。

    “大姐,别打了,我是路过的”。圣士未还手,抱着头四下逃窜,时而被术法震得摔个大大的跟头,爬起来,顾不上痛,咧着嘴接着逃,无论怎么逃,都被小圣女的术法震回去。

    “有脸说路过,这里是什么地方”?小圣女追着,打着,呵斥着,没有半点手软的意思。

    “真不知道呀!我要知道大姐在此,打死我也不敢路过”。圣士带着哭声,求着小圣女。

    “谁是你大姐,看你一脸的褶子”。小圣女更显娇媚妖娆,纤指一跳,青光打在圣士的屁股上。

    啊!圣士一个前趴,嘴啃在空域。“哎呀!妈呀!我的牙”。

    “牙!我打的是你屁股”。小圣女遁到圣士身前,一脚踩在破了洞破甲上。

    圣士捂着屁股,嘴角流着血,杀猪了一般叫着。

    “秦月放了他”。秦姬踏着青雾行来。

    “师姐,不行,我好不容易才抓到”。秦月瞪着仿若透明般大大的眼睛,一闪一闪仿佛会说话,让人不得不喜爱。

    “我认识他”。

    “师姐,你认识这种......”。秦月小小的红唇撇着,说了一半,见师姐的脸色不对,一对小酒窝浅浅一笑,抬脚遁到一边。

    圣士哼呀的想坐起来,屁股没着地,又挺了起来。

    “是无涯师叔吧”!秦姬微行一视。

    圣士愣了下,苦着脸上下打量着丽甲圣女。

    丽甲用彩色的丝线绣着一朵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乌黑秀丽的黑发被一支绣花簪绾成了一个复杂的发髻,浑身散发出冰冷而不易近人的气息。

    无涯子脸色变缓,咧嘴苦笑笑。“是秦师侄”。

    “脸真大”。秦月哼了声,小脸扬上了天,斜着眼角瞥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无涯子。

    无涯子脸腾的红到了脖子根,小圣女骂的不错,秦姬已经凝气三阶,自已才培行五阶。

    “师哥,你没事吧”!远处树林里窜出一道矫健的身影,一闪到了无涯子身边。

    “滚!你就看着我挨打是吧”!无涯子怒声骂道。

    “没有呀!师哥,我就是出手也一样被打”。仇剑扶起两腿不听使唤的无涯子。

    “啊!还有你”!秦月突然叫了起来,凝出青光打向仇剑。

    嗵!无涯子眼睛翻了白,仰面向后飞去。重重的压在仇剑的身上,仇剑舌头伸出老长,抱着无涯子嘴里流着精血。

    秦姬脸色阴了下来。“秦月”。

    秦月伸着小舌头,嘟囔着。“这么不经打”。

    “快把他们救回去烈阳峰”。秦姬抓起无涯子向远峰遁去。

    “师姐,峰里不让外圣进入”。秦月喊了声,见秦姬未理她,只好抓着仇剑遁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