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生死瞬间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878

人气小说:为死者代言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三国重生马孟起歪歪小狐狸红楼之庶子风流

    青灰色的殿脊,映着镂空的窗花,沐浴在玫瑰红的夜霞中。吊着几钵香油,燃着粗粗的灯芯,升腾着几缕黑烟。两侧是圣甲雕像,像前立着炉香,飘荡着清色的烟雾,弥漫大殿,香气窒人,阴沉昏暗。浓香、压抑朦胧着神秘的气氛。

    殿堂一角,无涯子、仇剑躺在石板上,瞪着无神的眼睛,看着袅袅清烟。

    “行了师哥,别装死了,我们进来了,走吧”!仇剑神识道。

    “滚!我让你唱双簧,有你这么唱的吗?骨头都打断了”。无涯子神识骂道。

    “不演真的,她能信吗”?仇剑翻着眼皮,眼里流动着烟影。

    “等等再说”。无涯子不再理仇剑,眼神落到大殿中央,排开几张石案,案上摆着几件圣器和几卷晶轴。

    “师姐,他俩在装死,我再给他一下”。殿外传来秦月狠叨叨的声音。仇剑吓得牙都打了架,那死丫头真不是说得玩的。那一技,看似打在师兄身上,仇剑伤得比无涯子还重。

    “看着门,我有事问他”。

    “哼!师姐......”。秦月不依不饶的喊着。

    秦姬已经进了大殿内。

    无涯子歪头看着行近的身影,阵阵迷幻的香气,令其有些窒息。

    极窈窕的身影隐隐显露,白皙胜雪的肌肤映入眼帘。无涯子苦着脸指着胸。“世侄,这还断着”。

    秦姬点点头,戴着寒玉的葱指点在无涯子破烂的胸甲上。瞄眼无涯子的酸样,抿嘴笑了起来。“师叔,在圣域混的不错呀”!

    无涯子像似被挖苦了,脸色变得怪怪的。“混不来了,这不逃到这里来躲躲,世侄能不能想想办法,让我去关城”。

    秦姬笑眯着眼。“怎么怕这里不安,放心没有圣者敢乱闯‘烈阳峰’”。

    “真的,那我就放心了”。无涯子长出了一口气,脸上依旧是苦相。

    “师叔为何被追杀,什么仇家这么张狂”。

    无涯子脸上像打了鸡血,红了起来。“说来话长了,还记得我那个师父吧”!

    干将?秦姬当然知道,在傀境时,师徒俩就闹得天翻地覆,连秦姬的父亲秦强都牵扯进去。

    “干将师祖还在抓你”?秦姬真有点笑抽了,想不明白这师徒怎么了,在傀境作对,到了圣境还不依不饶的。

    “人家牛了,成了叛军的小头目,我算个屁呀”!无涯子骂了起来,仇剑脚却了动,想踹无涯子,痛的咧咧嘴,脚没抬起来。

    关于叛军的事,秦姬听峰内长老们谈起过,据说不久前一场血战,死伤无数凝气境圣者。

    “伤好后,就留在这里吧”!秦姬绝美的脸带着几分忧色,略有所思的说道。

    “谢谢世侄”。无涯子抬手想行礼,软软的没有半点力气。

    秦姬眼里放出异样的光,微笑着,瞥了一眼无涯子。“师叔,我想问你件事”。

    秦姬的声音有点像蚊子,说完,脸上显出鲜艳的红晕,渐渐蔓延到身后颈间,透着温柔甘美的肉息。

    “什么事”?

    秦姬迟疑一会儿,红着脸问道:“师叔是否见过莫邪”?

    “见过,见过”。无涯子连连点头。瞬间打开了话匣子,吐沫星子也飞了起来。

    秦姬静静的听着,脸儿粉嫩的红着。一晃千年过去,秦姬因未能带回莫邪,被圣魂城主卞寒逐出圣魂殿,发配到“烈阳峰”。虽然受了不少的委屈,还是顺利突破凝气境,如今在“烈阳峰”地位不高,也有了不错的差事。只是因有圣魂城主禁令,秦姬至今未能离开“烈阳峰”。

    无涯子的话匣子还唠叨个不停,说实在的,无涯子知道莫邪的消息少的太可怜了,要不是上次莫邪在“枯魂谷”救了他,特地恶补了些消息,还真得被秦姬问到了。

    对于秦姬来说,无涯子说的件件都令其兴奋,听得面红耳赤,心随着无涯子吐沫星子飞来飞去。

    “烈阳峰”的圣祖虽然多,大多都被囚禁在峰内,说是守峰,不如说是终身监禁。因此信息十分的闭塞,那场惊天动地叛军之战也许太大了,才会震动了“烈阳峰”。

    无涯子有意的想拉近乎,见秦姬听得入神,把在傀境时给徒弟讲故事的本事拿了出来,添油加醋,轻描淡写,听得仇剑都忘了痛。“心里骂道,老子怎么没听到过”。

    “邪儿突破化身境了”。两片榴花瓣突然飞贴到秦姬的腮上,两颊排红了,热辣辣的,碰上去会烫手。

    无涯子心里有了底,这境遇能遇到个熟人不容易,何况是这么熟悉的,还有这么一根红线。无涯子心里乐开了花,那故事讲得更加的卖力。

    “师姐,殿主叫你过去”。秦月在殿外喊道。

    秦姬缓过神来,歉意的笑了笑。与无涯子道了别,心神恍惚的出了大殿。

    “柳师妹,给两位好友疗伤”。

    秦月眼里闪着星星般的晶莹,看着秦姬失魂落魄的背影,心里怪怪的,秦姬师姐在“烈阳峰”有名的冰美人,很少乐呀!今日怎么像没了魂的影子,少了些冰冷的煞气。

    “死圣士,一定花言巧语,看我怎么疗伤”。秦月转着媚眼行进大殿。

    “哎呀!我的姑奶奶”。无涯子见了秦月走进来,吓得闭上眼睛,心这个慌哪。

    仇剑吓得眼睛都没敢闭呀!可怜的眼神盯着秦月,死也得做个“睁眼鬼”。

    “再看,剜了你眼睛”。秦月凶巴巴的吼了一句,扭着细腰走了过来。仇剑吓得头发都立了起来,那影子每近一步,仇剑的心跟攥在拳手里紧一下。

    要说仇剑挨揍比无涯子少多了,这叫痛者知痛,反而有心理准备,仇剑是不知痛,想不出这痛能达到什么滋味,他可比无涯子更怕。

    秦月抿着小嘴。“哪儿痛”。

    无涯子闭着眼睛指指肋骨,秦月轻轻按下。啊!无涯子杀猪似的叫了起来。痛得脸变了色,汗珠子成了窜的流下来。

    秦月白眼嘴打着寒战的仇剑。“这点小伤自己治疗”。

    无涯子听了差点没骂出声,这是小伤吗?骨头都断了,什么伤是大伤?

    秦月从圣袋中取出一株白花,花无叶,只有光滑的茎。看眼无涯子,眼睛笑眯成缝。

    无涯子虽然紧闭着眼睛,拒绝与小圣女对视,但神识开,窥视着小圣女一举一动。见小圣女笑的诡异,猛的睁开眼睛,恐怖的眼神盯着小圣女手中的白花。

    “怕了,偷窥时不怕,现在落到本祖手里,才知道怕。这叫‘断魂花’,听明白了‘断魂花’”。秦月嘻笑着捻着花株,精致的小脑袋随着笑声晃着。

    这不晃还好,这一晃,无涯子知道大事不好,小圣女不可能轻易放过自己。嘴一咧,求了起来。什么爷爷奶奶的都来了。

    秦月斜着眼,真是半个眼珠都看不起无涯子的熊样,也不吱声,小脸却变得越来越阴寒。

    无涯子那顾得看脸色,一个劲的求着,那好话说的,仇剑听了都脸红。还没轮到自己,仇剑也只好干闷着,是死是活,无涯子是第一个。

    秦月听得实在不耐烦了,拿着白花转过身。无涯子见有了效果,立即变本加利。

    秦月抿着嘴,眼珠来回晃晃。手起花落。

    “啊......啊......”!无涯子叫了起来,叫得比杀猪还凶。

    仇剑脸变了形,嘴咧的跟月牙似的,满脑子瀑着青筋。喉咙里直嗯嗯。

    秦月转眼消失在殿域,大殿里依旧回荡着无涯子干嚎声。

    “师......兄......!别......叫......了,扎......扎......这......了”。仇剑憋的满脸通红,一字一句的蹦着。

    无涯子收了嘴,瞪眼看向仇剑。只见仇剑双手抱着丹海,一朵黑花插在指缝里,整个脸由红变得黑青色,咬着牙,混身打着筛子。

    “师......兄......,我......”。仇剑眼白一翻,晕死在石地上,身子还在抽搐。

    无涯子吓得脑信子冰凉,张着嘴愣了会儿。不堪忍受的怒火直冲脑门,浑身血气上涌,怒火怏要把眼睛都烧红了,一骨碌爬了起来,又摔趴在上,咬牙支着身体,破口大骂。“死圣女,你不得好死,你早晚天打五轰......”。

    哇!骂了一会儿,无涯子气得吐了血,没用,大殿里就他自已扯着嗓子骂,根本没人理他。

    无涯子捶着地大骂着,越骂脸越青,越骂声越小,最后累得趴在地上,支起身体的劲都没了。

    秦月沉着脸出现在殿内。无涯子瞪着眼睛一动不动地逼视着地面,眼中迸出可怕的火花,脸上肌肉不停地抽搐着,牙关咬着咯吱咯吱的响声。“你杀了我吧”!

    “哼!想死容易,没劲了吧!再骂,你离死不远了”!秦月从圣袋中取出白色花株,脚尖挑翻无涯子圣体。无涯子跟一滩烂肉似的晃着,牙都快咬碎了,豆大的汗珠顺着青色脸颊一滴一滴流下来。

    噗!秦月将“断魂花”扎在无涯子丹海处。无涯子嗯了声,叫的力气都没了。

    秦月哼了声,要不是秦师姐,就凭无涯子骂她,死都不会救的。没办法,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