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惊魂血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

    “殿主说......”。石永未说完,刀锋圣祖摆下手。

    “你告诉隆雨,魂者,我会找到”。刀锋圣祖冷冷的说道。

    石永心里明白,师父面狠心慈,看似无情无义,实因关城形势所迫,当年为保秦姬、秦月与城主卞寒都翻了脸,不得以将秦姬、秦月送到“烈阳峰”受罪,这么多年看似不闻不问,却暗中相护,不然,就以秦姬、秦月不为鼎奴一事,早被城主收拾了。这次听说关城将事务交与秦姬,实在放心不下,亲自跟随保护,得知秦姬要放魂者,下了一记重手,其实是给殿主和关城看的。

    “师父放心,我师兄弟不会让师妹出半点差错”。石永斩钉截铁的回道。不谈师兄妹情份,石永的心比谁都痛呀!

    “嗯!去吧”!

    石永退出大殿急切的向“烈阳峰”遁去。

    “大师兄!等等我”。

    石永脸色变变,拉着脸子回过头。见秦月遁来。

    “师妹!不能离开‘火云峰’”。石永厉声说道。

    “大师兄!我想和你看看师姐,她受伤了”。秦月带着哭声求着。

    石永看着秦月,眼神变得怪怪的,上下打量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走吧”!

    “烈阳峰”郁郁青山,肃穆云巅,峻拔的峭壁犹如壮士的傲骨,幽邃的山谷飞流直下,地裂般的怒吼似优琴倾诉,汩汩而诵,靓丽而歌。

    石永、秦月站在犹如斧凿刀削的崖壁上,一条云中小径穿入群峰环抱之间。

    “秦月,秦师妹就囚在这里。我去烈阳殿,回来接你”。石永等秦月应允后,这才放心的离开。

    秦月看着神秘莫测云中小径,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徘徊了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遁上小径。

    青光一闪,秦月出现在云飞雾动的谷地里。霞云漫天,白雾为地,只见两侧山影浮动,却看不清山谷的样子。

    秦姬身披翠羽,袅娜潇洒的披着乌黑的长发,斜依在雾地上。

    “师姐”!秦月怯声声的喊了声。

    秦姬未动,似累了,在静静的醒着。

    “师姐!不是我告诉师父的,他老人家突然到了洞前,我想告诉你,都没了机会......”。秦月带着哭声解释着,说急了,差点没呛到自己。

    秦姬微微动了动。“秦月,我带你如何”。

    秦月一愣,忙回道:“情同姐妹,更似母女”。

    秦姬身子颤栗着。“即如此,我求你办一件事”。

    “师姐谈不上求,十件百件,只要秦月能做到一定帮你”。秦月急得眼里溢着泪花,生怕说慢了师姐有想法。

    “那好,我求你去找到那缕魂者,送他去秘路”。

    “啊”!秦月惊得小嘴都合不上了,想不明白师姐为什么要求这件事,她就是因为放了魂者才落到今天的下场。

    “师姐,我,我的境界一般,无法感应到他”。秦月脸现难色,找着借口。

    “到师父那里偷到‘五行环’,即能找到他”。

    秦月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应师姐。师姐如果让她救她,上刀山,下火海。秦月也会想办法。可是为了一个魂者值得吗?

    “师姐,我......”。话到了嘴边,秦月有如晶针刺喉,张着嘴说不出来话,想拒绝,又对不起师姐,不拒绝,后果难以想象。如今师姐怎么发落都事事难料。

    秦姬突然叹了口长气。“秦月有件事,我得告诉你。你不姓秦,姓莫。你找到魂者,问他姓氏,你就知道为何救他”。

    秦月蒙了,听不明白师姐在说什么?姓莫,自己从记事起就姓秦,怎么改姓莫了。我要救的魂者是谁,为何必须救他?

    “师姐,我不明白”?秦月苦着脸问道。希望从师姐口中能得到答案。

    “你救了他,送到秘路,问他自然明白,去吧”!

    “师姐”?秦月还想问,秦姬却不再回答。只留下秦月挑着眉头,傻傻的站着,脑子这个痛呀!怎么这事落到了自己身上。“我姓莫,怎么就姓莫了”。

    秦月凝着苦瓜脸,看着秦姬漂渺的背景,致使致终,师姐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师姐,我走了”。一缕神识飞来,秦月缓过神来,恋恋不舍的向后退去。

    秦月身影消失在雾气中,秦姬慢慢转过头,满脸流着泪水,眼前模糊一片,嘴角抽动着。“月儿,就靠你了”。

    月的清辉,镶着灿烂的光环,淡淡的浮云轻轻拂过。

    噔......!一声低弦,划破天宇的宁静。接着铿锵之音,有如玉珠滴在弦上。婉约凄美,悠深动魂,仿佛那跳动的音符跃在朦胧的月光上。天籁之音,禁不住令人心生愁怨。

    月光在琴声里荡起一层层细碎的涟漪,忽而急情如雨,忽而细如游丝。百折迂回在流动的夜色里。

    噹......!琴音突断,秦月纤手按在微颤的琴弦上。抬头看着跳着音符的月光。

    琴。是师姐教的,小的时候,因为抚琴,没少被师姐训斥。好久,没有听到师姐的声音。秦月转头看着亭外的月门,空空的,整个园子,只有自己对着孤独的月光抚琴。

    秦月慢慢站起,将琴装入晶匣里,背在身后。青光一闪,消失在轻云流水的月光里。

    火云殿内,刀锋圣祖坐在莲花石垫上,指尖支着脑信子轻轻的揉着。眼睛盯着水晶白菊,似有些失神。

    激情飞越,如歌如泣,撼魂惊魄的琴声已经停了,一缕隐痛却在心内回荡。

    一位弟子小心翼翼的进了大殿,深行一礼。

    “让她进来吧”!

    “是”。弟子还没报,就应声出了大殿。

    秦月背着竖琴进入殿域。嗵!跪在空中。

    刀锋摆摆手。“去吧!我听懂了”。

    “谢师父,我还有一事相求”。秦月拜过,直目看向师父。

    “拿去吧!不要手软”。刀锋圣祖弹出一道青光。“五行环”落到秦月身前。

    “师父放心”。秦月行过大礼,起身遁出大殿。

    刀锋圣祖看向大弟子。

    “师父”。石永行了一礼。

    刀锋圣祖摆摆手。“让他历练,那里有你二师弟”。

    银色月光默默地斜洒下来,绘成斑斑的月影。雾蒙蒙的大地被淡色光辉照亮,森林笼罩在神秘静寂的光环下。

    秦月凝视着微风轻轻拂着茂密的山林,一片片如云似梦的在月光里颤动着。

    从哪儿入手?秦月有点懵了。这些年一直跟着师姐后屁股跑,好的建议没少提,可是等到自己做时,却无从下手了。

    秦月站在空中发了会呆,遁向魂者逃遁的山洞。

    走进洞内,秦月看了眼褐色的石头,血腥味依旧很重。秦月取出“五行环”,青芒环光在指尖闪动。沿着山洞水面向深处行去,不禁有些惊奇。山洞耳门四通八达,七弯八拐的通道相互连接,形象万千的石笋间隔着一个个通道。清泉静静地从洞内流出,弯弯曲曲的汇向洞外的深潭。

    “去”!“五行环”飞入一个洞口,几息后,又落回指尖。秦月噘着嘴摇摇头。“五行环”清光四射,没有半点红芒。

    查了数百个耳洞,秦月失望的站在主洞口。洞内的耳洞太多了,这么查下去根本无法找到魂者逃遁的洞口。

    秦月叹了口气,退回到洞口的突石上。已过午时,忙了一夜,秦月感觉到有一丝疲惫。“五行环”并非虚兵,却是三星杀力的圣器,以秦月的境界,连续催动这种没有炼化的圣器,确实有些力不从心。

    秦月乏力的坐在石头上,背对着洞口,望着织网似的耳洞。“师姐能把魂珠扔到何处”?

    难怪二师兄进洞也没能找到?

    秦月取下背上的横琴,拄着腮,支着懒散的圣体。

    噔!......!有意无神的拨着琴弦。

    “魂兮!魂兮!谁与美人共浴月光千里长相依”!

    “魂兮!魂兮!谁与美人共枕斜阳万里永相忆”!

    哈哈哈哈!一阵狂笑声从洞外传来。

    笑声过后,神识威压凌空扑下,有如火星布落洞域,洞温瞬间升高,令人窒息。

    “美人何必怜春,本祖可以陪你”。

    秦月被神识压得有些喘息,指尖环光大放。“五行环”化成环盾挡向洞口。

    “这点雕虫小技,也敢在本祖面前卖弄”。一道黑光随着狰笑声打在“五行环”化成的环形盾门上。

    “噹”!盾门向内深深的陷去,一股子血气直冲喉咙。

    秦月轻嗯一声,咬着牙关,硬将冲喉血气压了回去。指尖一点盾门,青色龙影,一头扎出洞外。

    “轰”!洞外火光冲天,汹涌的潭水紧贴悬崖咆哮进洞。吞没了半个山洞。

    秦月被浪滔掀出突石,重重的撞在石壁上,哗啦!数根石笋断裂,一根重重的砸在秦月的身上。

    血腥冲鼻而出,染红了一小片水域。

    嗖!血红的水面下射出一支晶箭,洞外传出一声闷哼。似有重物从空中坠落,接着是呻吟和抽搐。

    涌入洞内的潭水落去,落地撞开万朵莲花,顿时水雾飘飘洒洒,整个山洞如同仙境一般。

    莫邪精魂飘在水域上,手里拿着血色的花魂,魂光不停的颤栗。被手中的精血惊得要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