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阳凝魂骨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564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曼砣花魂毒有麻痹魂神的毒性,中毒后,“铸甲堂”并不胆心有魂者逃回魂域,就算逃回去也是神魂颠倒,魂识不清,从烈炎峰深域逃出来能如此,已经算是命大的了,魂族并不再意。

    挣扎只是徒劳,挣扎的越猛,曼砣花魂刺越多,毒素越强。有魂者没等进入峰域,就毒死在魂器中。

    一组组魂者被抛入烈炎峰,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四处逃窜,直到魂能被灼气烧焚待尽,魂爆山域。

    莫邪精魂呲着牙,身子一轻,被抛出数百里外。

    灼热的气流被撞出个窟窿,发出了一团刺眼的光芒,莫邪魂体在光芒中,变成黑影火体,缕缕黑燃扑空而去。

    黑影火体回首看眼数百里外的魂泡,一双暴瞳射出极恶的凶光。火燃包裹的骨手轻轻一握。

    慢慢地一缕黑云遮挡住魂冕,幻化成一个巨影抱着巨大的火球。火球燃烧着三色火苗,徐徐升上天穹,巨影云团忽然消逝,仿佛火球烤化了巨影的一只手,火球凌空砸向数百里外的魂器。

    柯魂老捻着虚影胡子,紧张的心境随着最后一组魂者飞出放松下来。突然透过灼气的缝隙,一团燃烧的火球从山后升起。火球抻出三指火焰,似有一只骨手,按着火球凌空砸下。

    “啊”!柯魂老张着大嘴吓愣了,魂识一片空白,似乎忘记了面临危险,瞪着蛮瞳,魂体越来越向下矮去。

    悠闲的堂主猛的抬起头,凶瞳充满了可怖。

    噗!魂器外燃起火焰,火势随着火球压来,向内深陷。

    堂主捏破手中令牌,黑光包裹住近前几位魂者,一闪消失。

    柯魂老与众魂老连动的力气都没有,像一张白纸被硬生生的压扁在魂器内。

    啪!凝在空中的晶轴爆开,无数山影、树影、草影从断轴处飘出,跟着升起一缕白烟,化为乌有。

    燃烧的魂器爆起一包火焰,在岩石上炸出百丈黑圈,圈内的秃石化成青烟,留下火燎的臭味。

    火球“火势”弱去,一只凝白的骨爪停在空中,直到消失,山顶云层外的巨影才随之隐去。

    莫邪精魂收回骨爪,凝视着数百里外的黑圈。刚才一技“影珠”,是不是杀伐太甚。莫魂心里反而有一丝悔意。

    叹了口气,莫邪精魂收回瞳光,环视千里峰域。

    好重的灼气?莫邪精魂感觉灼气似针,不停的灼烧着魂体,以莫魂的魂识,灼气虽然重,不足以威胁魂识。但此处的灼气比起当年修炼的山域强上不只十倍,难怪那些魂友落到此处,不足一刻就爆了魂识。

    魂影一闪,莫魂出现在三百里外一处黑痕处,这是刚才一缕魂士爆裂的石域。

    嘶!莫魂吸口热气,差点没呛到,魂识爆裂,魂骨飞到何处?莫魂以为会象圣域“炼魂阵”一样,魂骨会聚化在岩石间。

    白茫茫升腾着灼气的岩石上,只留下淡淡的黑痕。那不过是火迹,不经意的烤焦了石头。

    莫魂沿着山势行去,看了不少的黑痕,却没有半点魂骨的痕迹。

    不知不觉深入山域数千里,突然,莫魂停住遁影,慢慢的躲到秃石后,一缕白雾火燎的升起,黑影火体淡了下来。

    秃石外,巨崖直立,磷峋怪石横断其上,势如苍龙昂首。崖外,是五座山峰,傲骨嶙峋,峰身细长,似磨砺的峰尖突入凌霄。

    五峰相连,分出五道山脊,顺坡而下,将四流白雾聚在山谷间。

    莫魂吃惊的并非山势,而是山脚下几缕闪动的魂影,魂影头戴圆盔,身着亮甲,显得十分的臃肿,在山坡上慢慢的攀行。魂影移动的非常慢,似在一步步的攀爬,每行一步,落脚非常的重,身后留下黑色的火痕。

    这些魂者在干什么?为何要攀五指峰?在峰下还有数十缕魂影坐在秃石上,凝瞳看着艰难攀行的魂者。

    窥视了会儿,莫魂没看出什么明堂,这些魂影行的太慢了,就跟趴在石头上的蜗牛。看来魂识虽然强,相比之下还是太弱。

    呼!行在山坡上的一缕魂影,晶亮的魂甲燃起黑焰。噔噔!黑焰将魂影击退数丈,魂影无耐的退回到山下。

    数缕魂影飘了过来,扶住颤抖的魂体,行到秃石前坐了下来。

    莫魂看了看三条空荡的山脊,山上有什么?这些魂者玩命的攀峰。

    数日后,攀峰的魂者都退了下来,守在山峰下。

    莫魂越看越奇,难道峰上有“阳凝魂骨”?

    一晃月余日过去,山峰下开启数道光门,光门内行出几缕魂影,身着亮甲,聚在一起谈了一会儿,带着守在山下的魂者飘入光门。

    众魂者走后,闪闪的光门没有消失,孤零零的留在山峰。

    莫魂魂识数个时辰,这才从崖峰上落下,行了数百里来到五指峰下的光门前。

    唰唰!光门爆起青光,似因魂气飘近有了灵性,青光一闪。现出四个金字:“百冥虚殿”。

    虚殿?莫魂听“千石幻殿”殿主说过,虚殿是比幻殿更高一层的魂域殿宇,只有恶影魂者一级的魂者才能入内。

    莫魂飘过五座光门,竟然都是虚殿。难道先前看到的那些魂者都是恶影魂者?站在光门前看了会儿,莫魂瞳光落到五指山。

    从此处看去,五指山峰围着一块独立的石头,高达百丈像根竹笋一样拔地而起,挺立在五指山间。石头凝白,虚幻无形,从直冲云霄的山峰上落下的灼气都聚向幻石。

    莫魂凝视了会儿,未看清幻石是何物?幻石面上凹凸不平,看久了,魂瞳酸痛,有种火燎的刺痛感。

    难怪那些魂者要戴着魂器,如果莫邪精魂魂识太弱,早被幻石上流下的幻光刺爆了双目。

    莫魂微闭双目,飘向五指山峰。转眼间,飘到半峰,远比那些魂者远上数十倍。

    噗!莫魂重重的落在秃石上,似有万斤巨石压在魂体,两道黑痕留在脚下。

    看向脚下秃石,竟然细软如水,魂足踏上,微有下陷感。

    “这是......”?莫魂大惊,要知道魂者踏物无痕,怎么可能会陷入石中。

    无形的吸力裹住魂足,莫魂用力抬起,十分艰难向前移去,每移动一步,都会被拉力向后扯去,差点把莫魂拉个跟头。

    这种负重感,很久没有了。成为魂者后,轻飘飘的,似乎一阵风儿都能吹走。

    一步一痕,莫魂渐渐看清了凝白的石头。那不是石头,而是形似魂花聚成的花石,一层层的重叠在一起。

    是“阳凝魂骨”?莫魂禁不住激动起来,魂体不由得颤抖起来。

    烈炎峰真有“阳凝魂骨”?莫魂打着惊战,不是冷,从“阳凝魂石”上飘下的灼气,直透魂体,几乎令魂体爆燃。

    莫魂不敢再前行。阳凝魂石下,时而爆下一团白光,白光飞出数十里,落在山峰上。啪的一声,白色的飞花落下,在秃石上,开出凝白透明的花朵。

    莫魂接过洁白透明的魂花,抬头看向随风飘舞,摇曳像柳絮般晶莹的光亮,一颗颗小星星降落山间,一朵朵三瓣梅花打着旋儿纷纷落下。轻柔如玉,洁白似雪。晶莹透明的魂花在天空飞舞,洒满了山域,落满了岩石。

    整个山域因朵朵魂花旖旎美态,精灵般飞舞,变得晶莹剔透,温婉如玉。灼气淡了些,莫魂的瞳影里多了醉意,缀着淡淡的忧伤,

    魂花无声的飘落,冰姿柔骨,凌波轻舞,莫魂静立在魂花雨落的山间,遥听片片飞魂呢喃絮语。禁不住心生悲愤,魂足变得更为沉重。

    莫魂能感应到,那飞花落魂极具穿透力,如泣如诉的在山岩上徐徐流淌,似有金质铿锵相击的声连成一片奇异的幻音。那是弱者之音,是儿女情长,忧怨绵长的撞击着心灵,发出强烈的共鸣。

    停在翩跹魂花中,追随着醉人心境的翩翩起舞,融入一幅杀戮的景像里。莫魂打了个激灵,瞳里的魂花变成点点莹光。

    站在深陷的石岩上,莫魂再也不愿听到魂花爆碎的怨气。默默的从魂袋中取出一根魂骨,举向空域。

    唰!魂骨亮起凝白的光芒,瞬间将整个山域笼罩其间,片片骨形波影爆开,细碎的三角魂花,翩跹的聚来,晶莹的魂花勾勒着不同风景的美丽弧线,在微露的华光映衬下,闪耀熠熠粼光,融合在朦胧的骨波里,若有似无,一片纯白。

    几息过后,五指峰间,那块百丈白石消失了。莫魂魂体一轻,飘浮在半山间。

    吸足魂花的魂骨,发出银铃般的清脆声,又似乎蕴含着一种沙、沙的伤感。

    甘露般魂光倾洒在魂骨上,被赋予生命般平添了三分生气。用心聆听,似乎能听到冥声从骨中隐隐流露,有激昂、有伤感、有眷恋和遗憾。

    莫魂不敢凝神魂骨,怕心境被幽冥之声吸纳住。

    这是“阳凝魂骨”?莫魂犹犹豫豫把魂骨放入魂袋内,看眼五指峰间空旷的谷地。谷地出现一小洼潭水,晶莹、明澈。从五指峰间落下的灼气,飞流直下,声如奔雷,激冲下来,撞到山根的秃石,碰得零碎,在山脚激起千波万浪雾花,蒙蒙的聚向洼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