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护法魂使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8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

    “这么灼热的气流里,会有水潭”?莫魂惊愕了,本来已经转过身,又转了过来。

    山间怨气已失,再也没有压抑感。莫魂的身影已经浮在半空,五指峰变得极其的普通,与圣域山峰差不多。

    一闪,莫魂落在小小的水洼前。灼气扑面而来,一阵撕破的痛感,吓得莫魂后退一步。

    四道灼气旋转的飞入水洼,莫明的消失在水中。水面像铮亮的明镜,平整洁净,如墨绿的翡翠,凝碧晶莹。

    莫魂看了会儿水洼,伸手想取些水,一阵电麻传遍魂体,吓得莫魂收回了手。

    这是什么水?想了会儿。莫魂从魂袋中取出“万魂之骨”,刚才,莫魂落入魂花幻境里,眼看无法行上山峰时,“万魂之骨”无因自鸣。

    惊愕中,莫魂取出“万魂之骨”吸走了峰间·的凝白石头。这回或许应该有些用处。

    莫魂拿着“万魂之骨”伸向水洼。唰!魂手一滑,“万魂之骨”没了踪迹。

    嗡!莫魂的魂识差点炸开了花,魂体都麻栗了。脑信子瞬间大了一圈,差点爆了。

    木了一会儿,莫魂摸了下魂袋。深吸了口气,“万魂之骨”竟然逃回了袋中。

    莫魂盯着水洼看了会儿,试了几次,还是没想出什么法子。

    突然,魂体一沉,雷轰电掣一般,莫魂呆了。只觉得魂脊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魂体向山峰下急退而去。

    青影闪过,莫魂站在光门边。魂容变得透了明,好险!刚才在水洼边,突然化生出强大的吸引力,差点将莫魂吸入水洼里。

    莫魂惜色的看向山峰,水洼之水必是非凡之物,只是不知是何物?无论是什么,此时莫魂没有胆量再上去,那种撕心裂肺的吸力,没有魂甲护体根本挡不住。

    “百冥虚殿”!莫魂看眼光门,一闪飞入。

    一幢精致古殿虚影散落在苍白树木的掩映之中,宁静幽远的感受令人神驰。

    茂密葱茏的白竹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凝白的竹叶逐渐合围,形成圆拱形,魂冕的光芒被隔绝在外。

    林间一面青色的古镜立在竹影下,几缕魂女坐在镜前照着镜子,理着虚幻的发丝。

    一缕魂女对着镜子,凝白透明的魂臂上缠绕着一条骨影蛇,碧玉青蛇凝着血瞳,与其主人的瞳光一样邪魅至极。魂女手里握着耀眼夺目的梳子,轻梳着流发。

    “殿少主越来越妩媚了”。身边魂女嬉笑的打着媚瞳,玩味的说道。

    “是要会情哥吧”!另缕魂女跟着笑道。

    “死丫头,看我裂......”。俏媚的魂女抬起魂手,僵立在空中,凶瞳被镜中的光芒迷幻。

    古镜里雾气涌动,一道淡灰色的魂影飘出,吓得三位魂女都愣了。

    “移魂镜”坏了万余载,如今唯一的作用,就是留给殿中的魂女们修妆了。

    莫魂盯着近在咫尺的魂女也傻了眼,好在魂巾挡着脸看不出半点的窘态。

    “啊!殿少主,果然美艳,在下一饱瞳福”。莫魂撇下一句,向一边让了让,飘向竹林外。

    “站住”!殿少主瞳盼流转,剪水双瞳凝起凶光。

    莫魂魂识眼竹林外的殿宇,还真得停下,慢慢转过身来。

    殿少主楚楚动人的飘过来,凶瞳上下打量的莫魂,螓首蛾眉挑起,一点不客气的问道:“你从哪里来”。

    “我......”。莫魂噎到了,伸伸脖。“千石幻殿”。

    “千石幻殿”?殿少主清脆的重复着,娇滴滴的声音变了调,凶瞳凝出凶残的血色。

    莫魂瞳光变了变,意识到魂女似乎不喜欢“千石幻殿”。忙改口道:“从那儿借道来的”。

    “借道”?殿少主声音变得冷甜,看得莫魂一头的雾水。

    “满口胡言,到了‘百冥虚殿’还敢撒野”。另缕魂女呵斥道。

    “魂友息怒,本祖真的不知此处是虚殿”。莫魂忙服软,向几缕魂女连连谢罪。

    几缕凶影魂士出现在竹林外,似被莫魂的闯入惊动了,围了过来。

    “蝶魂,先把魂士压入地牢”。殿少主冰冷的说道。

    四位魂士将莫魂围住,闪闪的恶骨棒指向莫魂。

    莫魂扫眼凶影魂士,虽然没放在眼中,又不能轻易的出手,只好跟着魂士走出竹林。

    “殿少主,这家伙满口谎言,你怎么轻易关了他”。一缕魂女不满的看着莫魂背影。

    殿少主默不作声,“移魂镜”通向“烈炎峰”,殿内高层无魂不知,自从被破坏掉,万余载没有用过。如今有魂士从“移魂镜”里出来。这可是惊天大事。

    “菲魂,看着古镜,我去见殿主”。殿少主声音未落,魂影已经飘入殿群中。

    菲魂看看少主残影,又看看古镜,似乎感觉到这里面有些蹊跷。

    莫魂坐在透明的晶石牢房里,看着牢外几缕私语的魂士。

    说是地牢,并非在地下,只是阴寒了些,坐在牢里不由得打起寒战。

    魂士瞥眼地牢,又聊了起来。莫魂听了会儿,不过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没有半点新奇。魂士聊得道热闹,不停得打着哈哈。

    魂冕将落,无形的冕虹悬挂在林间上空,洒下无数亮斑,水雾蒙蒙从深林壑中拔出,在天际画个弧,又落入楼壑。

    几缕纤影踏着冕虹而来,轻盈的落在地牢前。魂士忙站起来,深行大礼。“倚殿少主”。

    倚魂点点头。“打开地牢”。

    魂士应声后,轻点晶壁,层层光影拉开。

    莫魂邪魅的带着些玩味坐在倚殿少主面前。

    倚魂凶瞳冰艳,直视着莫邪魂巾。“魂友,能否取下魂巾,通报尊名”。

    魂族有规定。戴魂巾是魂者尊严,非本魂,任何魂者无权取下。

    莫魂拉了拉魂巾,倚魂的凶瞳大了点,跟着又变得冷凝。莫魂竟然没取下魂巾。

    “本魂姓莫”。莫魂玩味的带着笑意回道。

    倚魂知道莫魂有意耍弄,也不气。“莫魂友从烈炎峰主峰来,总得解释一下吧”?

    殿主说到“移魂镜”,倚魂吃惊不小,她一直以为“移魂镜”是进入烈炎峰的传送阵,没想到却是进入烈炎峰主峰“五剑脊”。

    倚魂进过“烈炎峰”,却第一听到有“五剑脊”这个地方。殿主说,能到“五剑脊”都是魂族翘楚。一般魂者在哪里根本无法生存。

    这位魂士来自“五剑脊”,不但殿主吃惊,就连殿内元老们都连连摇头,感到不可思议。

    “移魂镜”铸镜时,凝有本殿血脉。因此各殿“移魂镜”只能传送本殿魂者,不可能会有它殿魂者传送。

    莫魂那里知道这些,莫名的进入。听到殿少主这么问,笑了笑。“倚魂友,在下入烈炎峰修炼,忘记带魂令,历经千辛万苦才找到此阵”。

    莫魂把想好的词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自认这回编得十分的圆滑。

    “编!接着编”。殿少主倚魂瞪着凶瞳,不屑的撇着嘴。

    “真的,我没骗你”!莫魂孩子似的喊了起来,猛然又感到有些过了,不好意思的低了声。

    “就你!能到五剑脊”。殿少主厉声问道。

    莫魂灵光一闪,立即意识到关键问题。“我是被‘百幽虚殿’绑架去的,......”。

    一大堆的谎话开了头,听得倚魂殿少主眉头紧锁,没再呵斥。

    说白了还是开头的谎话编的好。

    “移魂镜”怎么坏的,就是“百幽虚殿”下的黑手,“百冥虚殿”至今对此耿耿于怀,两殿更将彼此视为仇敌。

    莫魂一阵吐沫星子乱飞,把殿少主的心说活了。反而感觉莫魂的遭遇太可怜了,瞳里不由得凝满了酸气。

    效果到了,莫魂又变得垂头叹着气。“殿少主,我也是不得已才逃进本殿光门,只为逃脱一命”。

    看着莫魂可怜兮兮的样子,魂女天生怜悯的本性,令殿少主心生恻隐。“莫魂友,就留在殿里吧”!

    莫魂一听,心里乐了,正想找修炼的地方。“多谢殿少主”。

    蝶魂拉了拉殿少主魂襟。“少主”?

    倚魂凶瞳瞪起。“怎么?我做事还要你吩咐吗”?

    话到嘴边,蝶魂硬生生的压了回去。

    “放了他,跟我走”。殿少主倚魂蛮横的耍着脾气,蝶魂一看没有办法,只好打开地牢。想想也是,莫魂本来就是殿少主关的。

    倚魂瞥眼莫魂。“以后你就跟着我”。

    魂巾下的脸抽动数下,莫魂咧咧嘴。“晕!堂堂暴影魂祖成了凶影魂者的保镖了”。

    倚魂带着莫魂离开地牢,穿过几座大殿,来到一座烟气腾腾的古殿前,殿外燃着粗粗的灯芯,升腾着缕缕黑烟,整个大殿烟雾弥漫,香气窒人,阴沉昏暗。有一种浓香、压抑的、朦胧神秘的气氛。

    数十缕魂者分着伙的聚在一起,见倚魂殿少主过来,只是瞥了眼,连礼都未行。

    殿边一角,飘过两缕魂士,见到倚魂深行大礼。“殿少主”。

    “这是我请来的护法魂使,以后你们共事要尽心尽职”。

    “是殿少主”。

    莫魂见几缕魂女从殿内迎了出来,只好止步在殿外。

    “恭喜魂友,在下葛魂,这缕是肖魂”。两缕魂士等殿少主进了大殿,拱手向莫邪祝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