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圣域救主

作者:忘我天涯 |字数:641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北宋大丈夫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渐渐的空中闪烁着五色鳞甲,一片片晶莹透剔,变幻异彩和奇光。

    莫邪精魂捻着“阳凝魂骨”,这是第一千缕,“魂寒之火”炼过后,绿色鳞甲即可成形。

    噗!绿色火焰在期待中熄去,晶光一闪,又一片怪异的鳞甲成形。

    莫邪凝视一会儿,打出数道符光。“聚甲”是“凝甲术”最关键一步,莫邪紧张起来,不知道五片鳞甲聚合会成什么样子。

    五道符光刚打到鳞甲上,五色鳞甲爆出一道黑光。这光芒虽然是黑色,刺在莫邪爆瞳上,眼前一黑,竟然什么也看不见了。

    啊!莫邪精魂捂住双瞳,阵阵刺痛直入魂识。疼得莫邪抱着头呻吟起来。

    哼了几声后,揉着爆瞳的骨手慢慢的放开,灰白的亮光射入瞳中。莫邪长长的疏了口气,刚才差点以为自己瞎了。

    咦!莫邪精魂愣了,四下环顾。“鳞甲哪”?

    魂亭空荡荡的,几缕黑丝在空中散去。

    莫邪忙抚摸眉心,却被异物挡住了手。

    “什么东西”?莫邪拿出魂镜。

    不看还好,这一看,莫邪差点没哭了。魂头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件破破烂烂的魂盔。

    这魂盔太破了,像似被某种外力打碎了。莫邪忙四下寻找,难道是黑光爆炸时把魂盔炸碎了?

    莫邪摘下头盔,越看心里越是别扭。破魂盔东缺一块,西少一块,怎么戴,四处都透风。

    “晕!怎么会炼出这东西”。莫邪爆瞳直钩钩的盯着魂盔,囧态没法形容。真想砸了它,想想这些年的辛苦,心里又有几分不舍。瞪了会儿,随手放入魂袋中。

    唰!一阵清凉,破烂的魂盔又戴到头上。莫邪这个懵呀!嘴都撇没了。愣愣的想了会儿,魂甲是用魂识炼化的,早已和魂体溶为一体。“凝神术”中不是说过:“甲与身同,甲破魂伤,甲碎魂亡”。

    莫邪整理整理破烂的魂盔,看看时日。这次修炼久了点吧?葛魂友为何没有来,真出事了。

    越想越不对,莫邪本想炼魂甲,一时变得心情烦燥起来。只好收了“凝神术”,起身出“护法亭”。

    莫邪站在亭前张望一会儿,用力拍了下额头。这才想起,这些时日光顾着凝甲,葛魂和肖魂住在何处都忘记问了。莫邪找了位魂侍一问,不由得吓了一跳。咧咧嘴连声谢都没说就飘向殿少主寝殿。

    风风火火的来到殿前,数百双魂瞳唰的看向莫邪。

    “让开”。莫邪冲开魂群,四下寻找,才从魂使后面找到葛魂。

    灰白魂石上。葛魂干瘪的像只老鱼鹰,弯着腰,一动不动,瞪着蛮瞳呆呆出神。

    “葛魂友”!

    葛魂瞳光呆滞的转过头,茫然若失的蛮瞳看眼莫邪,神情沮丧低下头。

    “莫魂友,你来了”。

    “是,我来了,肖魂哪”?莫邪环视一圈,没有找到肖魂。

    “走了”。

    “走了”?莫邪看着葛魂无神的身影,似从他的瞳神里感受到深刻的、令人颤栗的哀伤。

    “葛魂友到底出了何事”?

    葛魂瞳珠深陷,眼角旁扎着深深的褶皱。慢慢的抬起头,如刀般锋利的蛮瞳穿过浑浊了的瞳孔直射而来。

    “殿少主出事了”。

    莫邪浑身惊悚,发了一身冷汗。之前,莫邪早有些预感,没想到凝甲十载,殿少主还没有回来。

    “坐吧”!葛魂有气无力的说道。

    莫邪只好坐在魂石上,想细问,看得出来,葛魂并不想多说。

    四周魂使都躲了起来,独把二魂凉在魂石上。

    数日过后,杨魂急匆匆的飘来。落到魂石上,什么也不说,闭目坐下。

    葛魂猛的站了起来。“走”。

    莫邪跟着葛魂向远域飘去,过了几座魂殿,穿过魂林,来到一座黑色大殿前。

    “莫魂友,你能回来,说明对殿少主有心。一会儿,不要多言,听从魂老安排”。葛魂停下来,低声的嘱咐道。

    莫邪点点头,对倚魂殿少主,说是有交情,其实等于没有,只是看着殿少主天天忙碌魂族事务,多少有点佩服。

    进了魂殿。幽静的殿域里站着不少的魂者,个个面色冰凝,神色紧张。

    一位老魂士背着手站在殿中,从背影可以看出魂老境界不低。

    “各位都是殿少主的挚友,能来到这里,可见与殿少主交情深厚。如今殿少主有难,请各位多多鼎力。只要救回殿少主,本魂老保证每缕十万魂晶”。魂老没有回身,一字一句,这话说得有些沉重。

    “魂老放心,我等此去必救回殿少主”。当首几位魂者斩钉截铁的回道。

    “好!去吧”!魂老挥挥手,依旧没有回过身来。

    “走”。一侧魂门亮起,当首魂士飘入光环内。

    葛魂拉拉莫邪,魂识道:“此去凶多吉少”。

    莫邪早就神识过,殿中除了魂老是恶影魂者,带头几位魂士都是凶影魂者,其余的是蛮影魂者,包括葛魂。看葛魂没有退出的意思,莫邪也来了豪情,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何事。

    莫邪没吱声,跟在魂使后面进了转送光门。

    一直背对着众魂的魂老慢慢的转过身,看眼消失在光门中的魂影,瞳中凝满了沮丧。

    “关了吧”!

    光门边守卫的护法魂者愣了下,偷偷的看眼魂老。此门一关,意味着“百冥虚殿”已经放弃搭救殿少主。

    “这些魂友......”?护法魂者不敢再想,骨指点向光门。一道符光落在魂门上,青光闪闪的门域暗了下来。

    巍峨的云峰上,群山起伏,连绵不断,峰峦簇拥,怪石危立,宛若凝固的惊涛骇浪,吹起千里巨潮。

    莫邪精魂看着嵯峨黛绿的群山,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辽阔的天空间夹着一条蜿蜒盘旋的云龙,似一座“挡风屏障”隔绝着两个世界。

    很久了,莫邪精魂都没有看过圣域的风光,猛然这片苍绿映在眼前,越多越少有点小小的激动。

    “各位魂友等日冕落下时再进入圣域”。凶影魂士厉声吼道。

    众魂使应声,隐入灰白的林域里。

    莫邪魂识一眼两界的山峰,一半笼罩着一层轻纱绿,影影绰绰,在飘渺的云烟中忽远忽近,若即若离。一半灰灰茫茫,即使有灰林,也看似满山秃露的乱石,在魂冕下显得苍老丑陋,仿佛生癞疤的秃头。

    霎时远域峭壁生辉,脚下山林云消雾散,满山苍翠被黑影吞噬。

    唰!众魂飘入空中。

    凶影魂士飘到前面,一双凶瞳凝视着暗去山域。魂烟从魂士魂体中升起,渐渐的魂躯被青烟吞没。

    葛魂凝结魂雾,回首看向莫魂。蛮瞳凝起红光。“莫魂友,你未结虚甲”?

    “什么是虚甲”?莫邪愣了下,有点懵。扶了扶头上的破魂盔。

    “就凝了顶魂盔”。

    葛魂瞪着蛮瞳,盯着破着洞的烂盔。这些日子,葛魂因殿少主的事心情极差,没心思正眼看过莫魂。这一细看吓了一跳,也差点没气笑了。

    这是什么呀!魂盔?葛魂从来没见过这么破烂的虚甲。如果不是在这境地,能笑死。

    “凝甲呀”!

    凝什么甲?看看众魂友都隐入魂雾中。莫邪精魂苦了脸,魂甲未聚合时,还能化成魂雾,那时至少也能挡住半个脑袋。聚合成这个破烂的魂盔后,别说挡半个脑袋,如今扣在头上,就是空中飘着口破锅。

    莫邪精魂只好摇摇头。

    葛魂没有心思计较,凝雾跟着众魂者飘入圣域。

    莫邪远远的跟着,黑漆漆的夜空里,出现一顶破锅,倒扣在空中,慢慢的飘着。

    惨淡的夜色里,席席的微风吹得发颤的山林。沙沙沙!凝在叶尖的雾滴,随着一阵撼动的风抖落下来。无数的光像萤火虫一闪一闪的照耀着。像似在黑暗中捧起一缕缕晶沙,柔和的随着风儿慢慢泻下。

    这夜好静,也好黑,只有那风扫过阵阵的晶光,被黑色影子撞得漫天萤光飞舞,绽放出了一朵朵的魂花。

    莫邪精魂吓了一跳,没有魂甲是不行。前面的魂者融入夜色里,什么也看不到,只有后面几位境界低的魂友像风一样吹着山林,惊得雾露飞渐。那露水遇到破烂的魂盔就更惨了,一条不长的莹光跟在身后。

    啪啪!莹光爆碎着,几缕凶瞳恶狠狠的扫了过来。莫邪精魂只好慢了下来。与众魂者拉开距离,躲过落下的惊露。

    葛魂飘移渐渐慢了,飘到莫邪精魂身边。轻轻一挥,滚滚黑雾笼罩住莫邪魂体。魂雾落下,那顶破烂的魂盔依旧凝在空中。

    莫邪精魂笑笑。“葛魂,我慢慢跟着就行”。

    “我陪着你”。

    莫邪心里好笑,以为葛魂不过是有些胆小。必竟这里是圣域,渐渐的接近圣族关隘,以葛魂的境界还是低了点。

    “前方就是‘坠魂峰’,魂友要小心”。葛魂突然用魂识提醒道。

    莫邪精魂嗯了声,并没有再意。这座峰的名字有些吓人罢了。

    “殿少主就困在此峰中”。

    莫邪精魂愣了下,转首看向葛魂,惊愕的问道:“你来过”?

    葛魂点点头。“这十年间,我来了九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